第五百九十三章 解救

小说: 最强剑神系统 作者: 皇枫 更新时间:2015-01-24 22:56:21 字数:4573 阅读进度:605/1274

昏暗的偏殿中,一道刺目的光芒暴射而出。

尖锐的破风声骤然响起,苏败眼神漠然,右手猛的抬起,凌厉的剑意在他的指尖萦绕着,如同一道剑芒般快若闪电的撞向这道刺目的光芒,铿锵声骤然响起。

铛!

空荡荡的走廊中回荡着金铁相交声,而后偏殿中也响起一道沉闷声,那道光芒在苏败的剑芒指下溃散开来,赫然是一柄淌血的长矛,而在长矛后方则是一张面目平凡的脸庞,只不过这张脸庞上布满着凝重以及错愕之色,“是你…徐家的修行者…”

苏败漠然的望着这名修行者,暴刺而出的手指并没有停顿,而是将长矛弹开后,以一种极为狠辣的姿态向着修行者的胸脯处点落而去,其上弥漫开来的气息让这名修行者脸色剧变。

“手下留情…我是郭家的修行者…”仿佛一柄绝世利剑破空而来,这名修行者连忙开口道:“我郭家素来与你们徐家交好,刚刚还和你们徐家的徐静合作了,我不知道你是徐家的修行者,否则的话我是万万不会出手偷袭你的…”

这名修行者的语速很快,导致言辞模糊,不过苏败还是大概的听清楚,手指距这名修行者还有寸些的时候猛然止住,剑眉微挑,问道:“你见过徐静?”

“见过,还见过你们徐家的修行者。”这名修行者额头冷汗直冒,有些心惊胆颤的望着苏败的手指,其上涌动的气息竟是让他有种隐隐刺痛的感觉,他知道,只要苏败这一指落在他身上,他非死不可。

“你刚刚和徐家修行者合作了?”苏败淡淡道,其目光却是转向偏殿中,眼神蓦然一寒,只见在偏殿中正躺着数具尸体。滚烫的鲜血正涌溅出来,染红满地,而这些尸体中,不乏有苏败熟悉的数道身影。徐家修行者。

凛冽的杀机自苏败眸中汹涌而出,这名修行者只觉得有种置身于冰窖中的感觉,连忙开口道:“他们不是我杀的,是司徒家还有宋家那些人杀的…我郭家也有不少修行者死在这里…”

“怎么回事?”苏败淡淡瞥了这些尸体一眼,而后看向这名修行者。

冰冷的眼神让这名修行者一阵窒息,轻声道:“在进入这座青铜古殿后,我们就遇上不少的宋家、司徒家以及白家的修行者,这些世家修行者见到我们的时候就出手,试图将我们从宫殿中驱除出去,不过后来你们徐家出现了。在徐静的提议下,我们这些世家组成同盟,共同抵抗宋家、司徒家以及白家的修行者…”

“我们这方的实力虽然不如那三家,不过胜在人数多,宋家那行人不得不妥协。默许了我们的存在,而是将精力放在宫殿上,我们也开始探索这座宫殿,双方相安无事。”

“但在我们发现这座偏殿的时候,宋家那些人再也忍不住的出手了。”这名修行者脸上多出些许气愤的神情,“妈的,宋家和司徒家那些人自己运气不佳。见我们在这座偏殿中得到些许精血,他们就眼红了,三家联袂而来试图让我们交出那些精血,我们自然不愿意,就大打出手了…”

说到这里,他脸上徒然多出些许黯然的神情。“在那三家修行者的追杀下,徐静她们恐怕凶多吉少…”

“他们三家的修行者都进入这座青铜巨门?”苏败眉头微皱,按照他先前所想,这三家应该不会同时进入同一座青铜巨门。

“并非全部的修行者,其他家修行者曾目睹过。宋浩、司徒烨以及白行刀带着部分修行者进入其他三座青铜巨门,同时这三家也派遣一些修行者进入这座青铜巨门。”这名修行者语气极为不甘道。

“胃口还真大,看来这三家是要将这座鲲鹏宝藏全部占据。”苏败冷笑一声,退出偏殿,目光望向前方更昏暗的走廊,缕缕清风扑面而来,携带者些许血腥味。

“唉!他们三家联手的话,就算宋浩、司徒烨那些人不在这里,也足以横扫我等世家,小兄弟,这鲲鹏宝藏不是我们可以染指的…”这名青年轻声道。

“一群乌合之众而已,不足为虑!”苏败淡淡道,声音话落的刹那,整个身体如剑虹般暴掠而出,转瞬间便已消失在青年面前,留下一脸目瞪口呆的青年。

“徐静这娘们虽然说话难听了点,不过本性并不…她若是死在这里的话,徐雯那妮子估计要伤心一阵子了。”

苏败的速度很快,短短数息间便已掠出数十丈,而随着不断深入,苏败察觉到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越来越浓郁,极为刺鼻,“希望徐静他们能够多支撑一会儿…”

……

古老恢宏的偏殿中,狂暴真气犹如潮水般席卷而开,在如此恐怖的冲击下,普通的殿宇恐怕早就崩塌,但这座青铜偏殿却只是轻微的抖动着,固若金汤。

轰!

而在偏殿的正中央处,两道身影犹如闪电般的交错而过,旋即双刃交锋间,可怕的气劲如涛浪般汹涌而现,伴随着震耳欲聋的铿锵声。

徐静面色阴沉的望着倒退而去的身影,手中的长枪徒然旋转起来,快若奔雷的暴射而出,洞穿了那道倒退而去的身影,但就在这一刹那,徐静那阴沉的眸子中顿时涌出了慌张之色,只见这道身影在她长枪下渐渐化作虚无,显然这只是一道残影。

“呵呵…奔雷之枪,大炎皇朝中无数强者对这枪法给予极高的评价,不过在宋某看来这奔雷之枪也不过如此。”偏殿上空,一道身影破风而现,这是一名身材魁梧的男子,他袒露着双臂,粗壮的青筋起伏着,蕴含着恐怖无比的力量,这名男子刚刚出现的刹那,直接抬掌向着正下方的徐静拍落,雄浑的先天真气暴涌而出,凝聚成磅礴巨掌,遮天蔽日。声势浩大。

轰!轰!

一股无形的劲风在下方的地面上荡漾开来,磅礴如岳的压迫笼罩住徐静全身,徐静抬起头,眼神凝重的盯着这道自天空上降临而下的掌影。手中紧握的长枪徒然一震,而后便有无数道雷光在枪尖上疯狂的凝聚着,掀起洪亮的雷鸣声,犹如要撕裂天宇。

徐家的奔雷之枪,在大炎皇朝中也算是赫赫有名的存在,这是徐家家主成为玄战者,大炎皇朝赏赐下来的武技,岂是普通武技。

但徐静对奔雷之枪的掌握只有登堂入室的境界,勉强才能施展出奔雷之枪的雏形,未得其意。

唰!

徐静的身体冲天而起。雷光弥漫的长枪暴刺而出,掀起道道枪影,铺天盖地的对着上空笼罩而来的巨掌涌去。

“这才有点奔雷之枪的样子,不过就这半吊子的奔雷之枪妄想挡住我的三重叠浪掌。”男子眼中涌出些许冷意,只见他手掌再次抬起。而后快速的拍落两下,顿时有着惊涛海浪般的轰鸣声响起,两道磅礴巨掌在上空凝聚而出,直坠而去。

远远望去,这三道掌影如同潮浪般,一浪接着一浪,轰落在枪影上。

砰!砰!砰!

轰鸣声不断。震耳欲聋。

漫天的枪影在这三道掌影下接二连三的崩溃,最后这三道掌影几乎落在徐静的长枪上,雷光溃散,徐静娇躯一震,身体不受控制的向着下方落去,一口殷红的鲜血更是喷溅而出。将她原本看起来有些朱红的玉唇染的更加血红。

“徐静姐…”徐家众人神情剧变,不顾身上的伤势疾掠而来,将徐静围住。

其他世家的修行者连忙聚拢过来,各个神情凝重的望着半空中那道威风凛凛的身影,宋家的先天九重修行者。宋缺。

“呵呵,刚刚宋某就说过自己是个粗人,下手从来不分轻重,更不懂得怜香惜玉,你还不相信,现在总该相信了吧。”宋缺身体缓缓落地,隔空对着徐静伸出手道:“交出那些精血,那些精血可不是你们这些世家可以染指的…”

“徐静,宋缺的狠辣就算是我司徒家都有所耳闻,你如果不再识趣点的话,下场恐怕很槽糕。”在司徒家修行者中,一名青年双臂交叉抱在胸前,站在石台上,居高临下,神情略微有些戏虐的看向徐静,啧啧笑道:“而且,白衣兄好像看起来有些不耐烦的样子,显然是没有什么心思和你们继续耗下去了…”

话落,这名青年目光转向一侧,白家修行者所在的方位,停留在一名神情漠然的白衣男子身上,这名白衣男子正低着头,小心翼翼的擦拭着他怀中的刀器,好似察觉到青年投来的目光,抬起头挑眉道:“杀了这些人就是,又何必浪费这么多时间在这里…”

“杀了就有些可惜,留着这些人还有些用处。”宋缺摇头轻笑道,眼神却是徒然凛冽起来,“不过你们要是继续不知好歹的话,那我也只能按照白衣兄的意思去做了,到时候,你们手上的精血还是落在我手中。”

擦拭嘴角的血迹,徐静抬起头,紧咬着银牙,美眸中犹如要喷火般,她恨不得将眼前这些人碎尸万段,不过她也知道,以她的修为对上宋缺都有些棘手,更何况一旁虎视眈眈的司徒牧以及白衣。

“我徐家没有孬种,想要得到精血就放马过来,不过我手上的精血就只有一份,而你们却有三家,不知道这精血最后会落入谁手中。”徐静声音冰寒,玉手上一道光华泛起,旋即一个晶莹剔透的玉瓶在她手中显现,其内有着一滴猩红的液体,就算有着玉瓶的遮挡,但也掩盖不住这滴猩红液体内弥漫开来的雄浑波动。

“如此拙劣的离间计就想引起我们三家的内讧?看来多说无益了,呵呵,女人我倒是杀过不少,不过像你如此漂亮的女人我还是从来没有杀过,今天算是尝尝鲜了。”宋缺轻笑道,龙行虎步的向着徐静走去,雄浑的气息,挺拔如岳的身影给人一种骇人的压迫感,特别是他身上弥漫开来的气息,使得众多世家修行者脸色剧变。

“徐静,将这精血给他吧。”

“反正我们最后也守不住这精血,现在让出去还能保留一条性命。”其他世家的修行者都是开口劝说道,尽管他们知道,就算将精血给宋缺,也无法摆脱眼前这三家修行者的控制,但就算如此,至少能够活下来。

徐家的修行者也有所意动,目光转向徐静。

一名看起来较年长的女子,低头侧到徐静耳旁道,“他们说的对,将这精血给宋家,这样的话我们还能幸存下来,这样我们才能有机会见到徐倩姐,到时就是这些混蛋的死到临头的时候。”

徐静柳眉微蹙,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的道理她也懂得,只是她知道,这些人不对自己赶尽杀绝恐怕也不是让他们活下来那么简单,想到这,徐静略微有些迟疑,不过在宋缺即将来临的时候,她还是做出决定,晃动着手中的玉瓶,冷声道:“宋缺,希望在我交出精血后你能够留我等一条活路,否则的话,就算是鱼死网破,我徐家也要让你们宋家、白家、司徒家付出代价。”

“这个是自然。”宋缺止步,轻笑道。

闻言,徐静直接将手中的玉瓶对着宋缺抛去。

看着玉瓶内流转的猩红液体,宋缺脸上有着笑意弥漫,一手抓住玉瓶,神情骤然变得狰狞起来,“杀无赦!”

干净利落的话语却弥漫着凛冽的杀机,先前精血在徐静手中,宋缺怕精血被徐静毁去,从而与白衣和司徒牧演出这一场戏,没想到,这些蠢货还真真的交出精血,这无疑让他高兴不已。

“你…”徐静俏脸上布满了寒霜,其后的众人更是勃然大怒。

“嘿嘿…早就看这些家伙不耐烦了,兄弟们抄家伙,男的全部就地处死,至于娇滴滴的娘们就先留下来,特别是那徐静,老子可要尝尝味道,看她有多野。”宋家修行者鱼贯而出,向着徐家众人冲去,司徒家和白家的修行者不落其后,从左右两个方向冲出,将徐家等世家修行者围住,显然一副赶尽杀绝的模样。

“哼…就算我等不是你们的对手,不过要让你们付出点代价还是能做到的,徐家子弟听令,引燃真火,就算是死,也要拉着这些狗娘养的陪葬!”徐静瞧得这些冲来的身影,紧咬着银牙,体内的先天真气徒然变得狂暴无比,一股炙热无比的气息弥漫开来,正欲点燃这些先天真气。

“呵呵,我精血你们也敢染指,看来你们宋家是嫌命太长了。”然而就在徐静点燃真火的刹那,一道充满着凛冽寒意的声音,突兀的在偏殿外响起,紧接着,一道沉稳的脚步声愈来愈近…… ( 最强剑神系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