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我不吃亏

小说: 最强剑神系统 作者: 皇枫 更新时间:2015-01-24 22:50:35 字数:3476 阅读进度:123/1274

在这个世界上有些华丽言辞来形容狂妄自大,形容不自量力。(百度搜文學馆)

蚍蜉撼树,螳臂挡车,飞蛾扑火。

在无数道错愕的目光中,持剑而出的苏败就是那蚍蜉,螳螂,亦飞蛾。

深秋的肃杀之意彻底的弥漫而出,渲染着琉璃的灯火。

林释晨望着这抹微寒的剑光,神色微微波动了一下,只是那眼眸间却未有多大的波动,他修长的手掌缓缓的拔出长剑,铿锵一声,身体轻微朝前迈出一步,拔至一半的长剑就犹如蛟龙般直冲而出,闪烁间就没入琉璃的灯火间,若隐若现,其可怕凌厉的气势却锁定苏败,淡漠的眼神看了苏败一眼,这卑微而不识趣的家伙。

嗡!

劲风呼啸,剑气撕心裂肺!

众人只举得眼前犹若一只蛰伏已久的蛟龙乍闻惊雷,腾空而起,暴射向苏败。

盘旋在四周的剑气顿时缠绕在长剑之上,前方的空气顿时被撕开,以着一种惊人的速度掠过,苏败能够感觉到林释晨这可怕一剑内蕴含的无与伦比的力量,直接要将自己的身体撕成碎片。

“不过是半步凝气的修为,岂能挡住林师兄这一剑之威!”

安妩俏丽的嘴角微微扬起,其美眸却落在秦政身上,林释晨尚且有如此实力,那秦政皇子呢?想到这,安妩娇媚的脸上就绽出千万种妩媚的风情。

吹刮而来的劲风将苏败浑身衣衫刮的猎猎作响,甚至苏败能够感受到皮肤上传来的刺痛感,其双眸中却一副古井无波的神情,他先前就说了,林释晨的剑气太虚浮了。

铿锵!

一道轻微的声响,苏败扬起的剑却徒然微挑。在虚空中划过幽暗的剑影,看似云淡风轻却在刹那间,这剑影就犹如那汹涌而下的江川般,赫然掀起了阵阵轰隆声。

咔咔!

汹涌的剑气咔咔而散,掀起的阵阵劲风也荡然无存,两柄剑在琉璃灯火中悍然撞在一起,迸发出一连串的火星,冰冷的剑锋与剑峰顶在一起,相持不下。

这一幕让无数人为之讶然。在正面对抗中,苏败居然接住了林释晨这一剑。

这未免太诡异了,还有苏败先前那莫名的一剑是什么剑式?

众人未来的及细想,林释晨脚下一点,整个人犹如滑翔似的。整个人的速度骤然暴涨,长剑微偏,错开苏败的剑,犹如挣脱一切束缚的蛟龙,携带着万钧之势点落向苏败。

苏败却好似未看到林释晨这一剑,根本没有任何的防御,犹如闲庭信步般迈出。撞上林释晨这一剑,同时长剑也是轻描淡写的递出。

看着这一幕,林释晨眼神微变,第一次看见苏败的眼中出现了凝重。这家伙居然不避开,而是选择一种两败俱伤的方式,疯子,林释晨暗道。其目光却更加的凌厉,直直盯着这道越来越清晰的身影。

苏败也看着林释晨。两抹微寒的剑光在各自的眼瞳中放大着。

无数人的心猛地被揪起来,甚至有些人忍不住的闭上双眼,这看似是两败俱伤的局面,然结果却依旧分出胜负,林师兄其上的剑气会将苏败的身体撕裂,而苏败,最多在林师兄身上留下一道剑痕。

可偏偏是这样的局势,林释晨在最后一刹那,骤然止住,剑微偏,以先前更加恐怖的速度向前避开。

苏败却笑了,脚猛地一踏,踏碎了猩红的红毯,地面一寸寸的龟裂开来,苏败的身体却拖动着残影这轻描淡写的一剑犹如万梅中一点寒星锁住了安妩。

你视自己为瓷器,视我为砖瓦,岂能会有我的疯狂。

安妩俏脸煞白,她能够感受到苏败那漆黑眸子中凝聚的杀意。

只是安妩目光触及秦政那张有些邪气的俊脸时,嘴角就勾勒出一抹笑意。

秦政也笑了,缓缓转过身,漠然的目光落在苏败身上,淡淡道:“在西秦中可未有人敢当着我的面出剑,更没有人敢在我背后出剑!”

话音未落,一道道凌厉无比的剑气在秦政体内汹涌而现,地面上的红毯在剑气下破碎,化为粉齑,令人心惊胆颤的杀机迸发而现,白皙的右指点出,浓郁的剑气至指尖迸发而出,铿锵!

秦政这一指赫然夹住苏败这一剑,仿若万钧之势撞上这一剑,剑止。

一道道狰狞的裂痕至苏败和秦政的脚下,犹如蜘蛛网般蔓延而出。

“往往很多时候越害怕的人始终刻意表现出一副无所畏惧的意思,在你的剑上我的感到了害怕。”看着苏败,秦政轻笑道:“可惜我方才至琅琊宗,还未领会那如画的山水,否则我也不介意前往执法塔玩一玩!”

“是吗?”苏败有些无趣的摇摇头,微垂在袖子下的左手却徒然松开:“我只是觉得有些无趣,每次我要杀这傻逼女人的时候,他们总会在这关键的时候出现。”苏败话音未落,一抹穿云裂石的剑气就犹如长虹般至漆黑的夜空中直射而现,轰向苏败和秦政,苏败却好似早已料到这一幕,剑峰一转,震开秦政的剑指,云淡风轻的朝后退去。

秦政剑眉也是一皱,向后退出一步。

可怕的剑气迸发溅射,一道醒目的剑痕至二者间蔓延而出。

其次一道略微有些威严的声音泛起,似惊雷般轰隆:“住手!”

璀星广场,人群有些躁动的让出一条路,三道犹如标枪般笔直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迅速的疾驰而来,数息就至苏败面前。

“又见面了,执法者大人!”苏败嘴角勾勒出一抹灿烂的笑意,看着走在最前方的中年人,还剑归鞘,这看似打招呼的一幕却让旁观者神情一怔,这家伙难道不知道执法者出现是意味着什么。

中年人剑眉微挑,眼角的余光扫过地上的尸体。有些无奈的看向苏败:“才出执法塔一天,你就再次犯了宗规!”

紧随中年人而来的两名执法者嘴角也微微抽搐,他们还在想谁敢公众杀人,却不料是苏败,特别是前者那一如既往的云淡风轻,让两人有种无语的感觉,这算是什么事情?这家伙就不能安分点,好不容易走出执法塔。

“如果我安分,那么执法塔的存在又有什么意义!”苏败平静道。

看着苏败那俊逸而平静的脸庞。中年人有些渐渐看不透这少年。

“在我来的时候就已经洗过脸,我想我脸上应该没有什么脏东西!”苏败揉了揉鼻子道,抬头看着天色:“走吧!”

话落,苏败率先朝前走去。

望着这一幕,旁观者神情有些呆滞。大概他们从未想过有人会如此迫不及待的想去执法塔,脸上露出莫名其妙的表情。

只是在苏败迈出数步的时候,林释晨挡住了苏败的去路,冷声道:“希望你能够如同上次那般走出执法塔!”

苏败笑了笑,他明显能够看出林释晨眼眸后的怒火:“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你的命可是我的!”显然经过这件事情后,这场盛宴算是被苏败搞砸了,而后者就这么潇洒的走了。这绝对不是他能够容忍的事情,林释晨缓缓的扬起长剑,冰冷的剑指着苏败,“待到你走出执法塔的那一日。就是取你性命时,我也想看看执法塔里面的风景!”

苏败眉梢微挑,认真道:“执法塔那里有风景?我就记得里面除了妖兽还是妖兽,简直不是人待的地方。有时候莽撞并非代表着勇气。别因为所谓的脸面而去莽撞,丢了性命什么都没有了!”

话落。苏败就朝前走去,同时低眸望着自己仍洁白如雪的白衣,幸好没染上血,否则就糟蹋了一件衣服。

三名执法者紧随其后,直至苏败等人身影消失在璀星广场的刹那,死寂的广场中方才阵阵窃窃私语声,林释晨眉宇间镀上了一层寒霜,转身,凝视着苏败离去的身影,“你苏败尚且能够走出执法塔,我林释晨难道就走不出?”

仿佛想起了什么,林释晨转过身对着秦政行礼:“今日是释晨考虑不周,败坏了殿下的兴致!”

“没,至少觉得这琅琊外门没有看起来那般无趣!”

秦政朗声笑了起来,但笑声中却未感到任何的愉悦,言语带着少许冷意,只见他寒声道:“至少琅琊外中并非全是些酒囊饭袋,不过往往很多时候我更喜欢酒囊饭袋,因为他们懂得摆正自己的位置!”

“我会让他知道如何摆正自己的位置!”林释晨淡淡道。

……

寂静而明暗变化的小道上,苏败和中年人并肩而立。

沉默了许久之后,中年人方才偏头看向苏败:“你不应该动手的,无论是那西秦来的皇子还是那林释晨都是凝气境的修为,若是我晚来片刻,躺在地上的人或许就是你了!”

苏败却是一笑:“我这个人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

凝气境!苏败双眸微眯,凝视着那夜空中的点点繁星,确实,无论是林释晨还是那秦政,皆是凝气的修为,只是死在自己手中的凝气境还少吗?

想到这里,苏败微低着头,看着自己那沾染少许的鲜血的靴子:“执法者大人,如果想进执法塔的话,除了犯了宗规,还有其他途径吗?”

“其他途径?”中年人的挺拔的身躯在风中一颤,怪异的看了苏败一眼:“没有!”

“所以我觉得自己有先见之明!”

“有时候退一步并非是为了海阔天空,而是为了接下来朝前迈出一大步!”苏败轻声喃喃道,微微抬头看着远处直插夜空的漆黑铁塔,嘴角泛起了一抹笑意…… ( 最强剑神系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