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何为意境?

小说: 最强剑神系统 作者: 皇枫 更新时间:2015-01-24 22:49:56 字数:2694 阅读进度:77/1274

血ri当空,染红了云层。『推荐百度/UPU小说网*小/说/网阅读』

无尽的骸骨静静沐浴在和煦的阳光中,镀了一层淡血sè。

苏败的声音好似在空中回荡着,猩红刺目的鲜血缓缓流淌着。

苏败站在尸体上,微闭着双眼,嘴角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弃青衫很强,在所遇的对手中可谓是最强的一人,而此次与弃青衫交手看似简单,然却惊心动魄。

苏败习惯xing的反思着先前战斗中的不足之处,比如出手的时机,劲道,甚至反应力。

特别是先前那璀璨耀眼的一剑,拨开千万云雾的一剑让苏败有所感悟,心中的困惑也荡然无存。

那一刻,苏败有种莫名的感觉,仿佛整个世界这一剑前都会崩溃。

然而在这一剑消散之后,苏败却感到一种快要窒息到死的孤寂,隐约间,苏败好似懂得了这一剑。

“优雅,唯美,孤傲,寂寞!”苏败轻声喃喃道,站在灿烂阳光中的他好似云层间俯视苍莽大地的仙人般,邪魅的俊脸上露出一抹深思。天外飞仙那一式可谓是将这些字眼的意境体现的淋漓尽致,想此,苏败脑海中不禁再次浮现出那道白衣如雪的身影,以及那道惊心动魄的目光,甚至那道他此生难忘的声音:“你学剑?”

吴钩微按着竹剑,望着满地的尸体,暗自咂舌,特别是苏败先前那一剑,可是深深的震撼了他。

“有种剑意的味道!”吴钩眉头微扬,眼露沉思:“但这可能吗?就算先天强者,也罕有人感悟剑意!”

比起吴钩的震撼,沧月jing致的双眸却在弃青衫等人的尸体上来回扫动着,有着雀跃的神sè闪动,胸脯微起伏着,嘴角噙着一抹轻轻浅浅的笑意:“胖墩,开始收拾战利品!”

“战利品!”吴钩双眸也是微眯,迸发出少许jing明。

苏败缓缓睁开双眼,带着少许血sè的阳光倒映在黑sè眸子中,“这次战利品我要五成,你们两五成!”

“五成!”沧月清脆婉转的声音立即变得尖锐起来,旋即俏丽上露出楚楚可怜的表情,“败类,我可是冒着生命的危险将这些软蛋引到这里,让这些软蛋占尽了便宜,差点都失去了清白之身,你就不补偿下?”苏败淡淡的抬眸望了沧月一眼,嘴角微扬,一副没得商量的表情。

沧月美眸微瞪,旋即双目发光的望着弃青衫等人的尸体,熟练的摸索起来,这熟练的动作让一旁的吴钩一阵汗颜。

苏败双眸再次闭上,心中喃喃着:“剑意!”先前吴钩的那番话他可是听在耳里,传说中武道修炼极致,便可感悟自身的意境,剑道意境既为剑意,刀道意境既为刀意。

一剑西来拨开世间浮云,天地黯然失sè,在这一剑下颤抖着。苏败脑海中浮现着叶孤城出剑的一幕,心中的困惑在这一刻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则是浑然大悟,他知道,为何修炼天外飞仙不能像其他剑技那般,不断练习就能提高熟练度,只是因为这一剑蕴含了叶孤城的剑意,就算完全模仿这一剑,也只有其形,并非真正的天外飞仙。

“何为意境?”苏败心中自问着,这个问题是他从未接触过的,就算很多先天强者也说不上来。

“优雅,孤傲,寂寞!”苏败睁开双眼望着辽阔的苍穹,喃喃道:“什么是剑意?”

“剑意既意志,既人生,既人心!”清脆婉转的声音泛起,沧月数着纤细的玉指道,“很难懂,对吗?”

迎上美目,苏败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青丝如瀑布般顺着纤细的柳腰垂落而下,沧月轻握着玉蝶剑,信手扬起,摇曳的剑影好似翩翩起舞的蝴蝶般,“因为每个人的经历不同,这就决定了每个人的道路都不同!”

“很多时候,他们将其自身的意志,将其赋予手中的剑,这就成了剑意!”

苏败双眸微眯,凝视着在血ri下舞剑的女子,那翩然的倩影举手投足间都带着一种惊心动魄的美,点缀着这无尽骸骨的世界。

目光落在这一道道让人心醉的剑光中,苏败却蓦然一叹,在这一剑又一剑中,他感到了莫名的悲伤。

剑落,沧月展颜微笑,点染曲眉间的美依旧让人目眩,“看出了些什么?”

“悲伤!”苏败不假思索道。

沧月眼角似是轻轻的弯了弯,“可不是,你一人独占了五成的战利品,我能不悲伤!”

闻言,苏败不由翻了下白眼。

嘴角扬起笑意,沧月摇摇头,语重心长道:“败类,黑夜给了你双黑sè的眼睛,可不是让你用来翻白眼的!”

“这句话我倒是有些认同!”苏败眼中掠过一抹笑意,抬手指着沧月的香肩,似笑非笑道:“你亵衣又露出来了!”

亵衣!沧月神sè自然的拉起丝带,那羊脂般细美的香肩让和煦的朝阳都失sè了。

“看够了没?”沧月轻轻的掀起嘴角,眼中露出少许jing明:“看一眼,你就要多给我一成战利品!”话落,沧月丝毫不给苏败拒绝的机会,莲步款款的向着吴钩走去。

苏败摸了摸鼻子,然后视线猛的向着林海的尽头处望去,一道道尖锐的破风声骤然在险峻的山石中泛起,只见一道道身影直掠而出,这些人身上或多或少都带着伤势,有些狼狈,然当这些人目光触及那巨大的血炼之门时,各个眼中迸发出劫后余生的雀跃,向着血炼之门疾驰而去。

“百尺宗,刀剑阁,天涯阁,庄梦阁!”苏败漆黑的眸子中掠过一抹淡淡的寒意,抬步向着血炼之门走去:“猎物出现了!”

沧月和吴钩也纷纷起身,紧随其后。

当这些幸存的诸宗弟子掠至血炼之门数十丈前,其身形猛的止住,失声而出:“苏败!”

“诸位好久不见了?”苏败站在血炼之门前,邪魅的俊脸上噙着灿烂的笑意,让人有种如沐chun风的感觉,然这些诸宗弟子眼神皆是一变,特别是前者的笑容,隐约间有着危险缓缓渗透出来的感觉,让他们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其中一名百尺宗的青年,目光有些变化不定的望了吴钩一眼,抬步上前,向着苏败拱手道:“在下百尺宗韩错!”

“我对你的名字没有兴趣!”苏败淡淡道,缓缓闭上眼,就这般站在血炼之门前,消瘦的身影却给人一种压迫感。

对于苏败冷淡的态度,这名自称韩错的青年讪讪一笑,有些尴尬道:“血炼之门已经开启,敢问阁下能否让我等进入血炼之门!”

“进入血炼之门?”吴钩望了双目微闭的苏败,裂嘴笑道:“等人全部到了再说!”

这些诸宗弟子多数都是有幸在剑墓中逃离出来,先前血炼之门开启的时候,冲天的血光照耀了整片血炼空间,这些人见到血光,纷纷意识到血炼之门已经开启,极为有默契的向着血炼之门赶来,就算彼此间有恩怨,在这一刻也纷纷放下自身恩怨。

韩错眉头微皱,心中隐约间有些不好的预感,目光有些yin沉的在苏败三人身上掠过,心头猛的一沉,“这家伙该不会是要把我们全部留在这里?”

这个突如其来的念头让韩错心脏砰砰加快跳动着,随即又摇摇头,为自己这想法感到荒唐。

突然,韩错眼瞳猛地一缩,其目光落在那无尽骸骨的尽头,一具让他心惊胆跳的的尸体……

; ( 最强剑神系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