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1章,暮檐凉薄291

小说: 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 作者: 三三三爷 更新时间:2018-05-15 04:18:28 字数:2286 阅读进度:1736/2089

简芷颜一顿,又笑着问:“对了,这位夫人和你女儿也是来挑礼服的吗?”

冯清琯眼底闪过一丝窘迫,“不是,我们只是恰巧路过,没想到会碰到沈夫人,就想进来给您打个招呼。”

这倒是实话。

这家私人订制的礼服店,在京城里是出了名的,以他们现在费家的情况,她们暂时消费不起。

再说,沈家虽然并不是京城四大家族之一,简芷颜却是四大家族简家出来的人,沈家现在在京城的地位也并不比四大家族差,她们虽然有心,却不可能会作死的去跟踪简芷颜。

这次会碰到简芷颜,也纯属巧合,对冯清琯来说,也是莫大的惊喜,自然就不会放过这次搭讪的机会了。

两人不熟,自然是没什么话题可聊的,但冯清琯交际手段还是可以的,恰到好处的笑着问:”沈夫人是又要参加晚宴了吗?”

“不是,是我儿子和儿媳妇要办婚礼,他们年轻人不懂这些,只好由我这个老太婆来操心了。”

话说得像是责备,眼底的欢喜是怎么也藏不住的。

“沈夫人真爱说笑,沈夫人依旧年轻貌美,”冯清琯恭维的说着:“我想任何人见到沈夫人您,都不会相信您儿子都是能娶媳妇的人了,不夸张的说,我女儿贞贞和沈夫人比起来,还差得远呢。”

简芷颜被夸得笑了笑,冯清琯一顿,又说:“令公子年纪应该不大吧?这么早就结婚了,真让人羡慕啊,不像我女儿,给她介绍对象跟向她讨债似的。”

“嗯,今年也23,快24了,不小了,这个年纪结婚正好。”

“这么小啊?比我女儿年纪还小一些呢。”冯清琯是真的惊讶,现在大城市里的年轻人,结婚都晚,这么早结婚的,还真是少见。

“是啊,不过谁叫我儿子喜欢人家姑娘呢,觉得早日定下来才能安心,女孩子又是我们自小看着长大的,知根知底,我和我老公都很喜欢,他们结婚早些,我们大人也没什么意见。”

简芷颜说得煞有其事,薄凉在里面听着,哭笑不得,怎么这些事,从简芷颜嘴里说出来,就成了沈慕檐非她不可了呢?

冯清琯眼眸一闪,似乎想到了什么,笑道:“不知是哪家的姑娘,竟这么幸运,竟能讨得沈家少爷的欢心。”

更衣室的薄凉十指紧攥,定神一听,就听到了简芷颜的笑声:“夫人要是感兴趣,待他们办婚礼的时候,夫人也前来喝一杯喜酒?”

冯清琯一喜,“这……这会不会不太妥?”

如果能参加沈氏集团未来继承人的婚礼,这对他们来说,绝对是一个机会!

“怎么不妥了?新人嘛,最需要的就是他人的祝福,他们小两口肯定会很开心的。”

“如果沈夫人不嫌弃,我们一定到,一定到。”

“好。”简芷颜笑,意味深长的说:“说好了就一定要到啊,别到时候推辞说有事来不了什么的。”

“不会不会,绝对不会。”冯清琯连连保证。

她是认真的,这么重要的事,她怎么可能会推辞?

“好,等婚礼的地址和时间出来了,我一定给两位送请柬过去。”

“好好好。”

冯清琯心里也是畅快。

不过,两人都聊这么久了,要是继续聊下去,反而给人印象不好,她忙说:“那今天先聊到这?我就不打扰沈夫人挑礼服了。”

“好,你们满足。”

冯清琯和费一贞笑着离开了。

直到他们走远了,薄凉才从更衣室里出来,简芷颜忙起身拉她,“怎么样?是不是快要在里面憋坏了?”

“没有。”哪有这么夸张。

不过,“婚礼的时候,真的请他们吗?”

简芷颜笑眯眯的问:“你不想请他们?”

薄凉肯定的点头,简芷颜倒是有些诧异了,“为什么?”

“那是我和慕檐的婚礼,这么重要的日子,自然是要开开心心的,不想被其他人影响心情。”

简芷颜一顿,觉得很有道理,“我也是这么想的。”

薄凉:“……”

简芷颜见她不信,笑道:“没听到我叮嘱他们一定要来吗?”

意思是,她知道,他们肯定来不了,或者是,根本不可能会来。

再说了,她的想法也是和薄凉一样的,她盼了快20年了,儿子终于结婚了,哪能让一些不相干的人来破坏他们办喜事的好心情?

***

“妈,你说人和人之间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走出了店铺,走远了后,费一贞有些落寞的说。。

冯清琯心情还是很不错,“怎么这么问?”

“就是那个要嫁给沈白集团继承人的女人,沈家有钱有势,她未来丈夫和公公婆婆都这么喜欢她,你说她该有多幸福?”

费一贞笑:“哪个母亲在儿子结婚之前不都欢欢喜喜的?但婚后就不一定了,你怎麽忽然想这些了?”

“我们现在和裴家是闹掰了吗?”费一贞却问。

冯清琯笑容一顿,“嗯”了一声。

“你看,条件好的,裴渐策不喜欢我,裴伯父被裴伯母也是看在我们当初家世适合才撮合我和裴渐策的,可现在……”

现在费家已经今非昔比了。

是他们配不上裴家了。

想到当时她打电话给裴渐策,骂他不知趣,愚昧,她心里就别扭。

“先别想这些,家里还有希望的,”冯清琯劝道:“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怎么样把我们的事摆平。”

“可我们来了这边这么久,还是一点用都没有,薄凉那边她又死命不肯签字。”

费一贞还在抱怨,那边冯清琯的手机响了起来,她忙接起,然后说:“我一会就到了。”

然后跟费一贞说:“好了,别想这些了,你爸爸他们都已经在等我们了。”

一会后,他们到了一家饭店里。

这家饭店依旧是京城里数一数二的大饭店,那里,除了费远明还有唐英在。

“怎么这么久?”费远明皱眉,“不知道我和唐总都在这边等着吗?”

“抱歉唐总,”冯清琯忙赔笑,“刚才碰到了那沈白集团的沈夫人,跟沈夫人聊了几句,耽搁了点时间,真是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