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0章,暮檐凉薄130沈慕檐,宁语

小说: 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 作者: 三三三爷 更新时间:2018-02-09 08:27:51 字数:2275 阅读进度:1574/2084

宁语讪笑,“没事,我……担心自己忘记了什么,回来看看。”

“那也不用锁门啊。”

“我……下意识的动作。”

她佯装的在病房沙发上看了眼,又跟自己外婆道别后,小心翼翼的开了门。

她已经大概的猜到了沈慕檐到医院来的目的了,出门时小心的朝着裴渐策病房那个方向看了几眼。

她现在还不适合和沈慕檐在医院碰面,左右看了看,发现没有了沈慕檐的身影,她才快速的离开。

***

沈慕檐找到裴渐策病房时,他正百无聊赖的坐在病床上看电视,见到沈慕檐,一顿,随即笑开了,“你还真来了啊?”

沈慕檐把自己到附近花店买的花交给了佣人,在旁边坐下,“怎么样了?”

裴渐策耸肩,“就那样啊,没大碍。还有,你来就来,干嘛还带花来?我是男的,花对我没什么吸引力。”

“路过,随手买的。”

“好吧,”他随即又笑,“对了,考得怎么样?”

“正常发挥吧。”

裴渐策点头,“你所谓的正常,对我们来说已经是逆天了。”

沈慕檐淡笑。

两人经过了那一次的吵架后,虽和解了,但气氛总有些奇怪,也已经回不去事情后发生之前那般的自若了。

莫名之间,好像多了几许隔阂,虽然,他们之间并不想。

裴渐策是受不了这中氛围的人,讪笑一会,摸了摸鼻子,又笑道:“我就说让你不要过来了,你来了,也只能跟我在医院里大眼瞪小眼而已。”

“嫌我无趣?”沈慕檐难得的说了一个笑话。

裴渐策罢手,“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只是,他们俩大男人,没什么好聊的,也不能一起玩游戏,除了大眼瞪小眼,也没别的可以干了啊。

不过,沈慕檐过来,他也已经明白沈慕檐的意思了,他心里,也是在意他这个朋友的。

这就够了。

沈慕檐不善交谈,裴渐策也不尬聊,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一眨眼,竟然就九点多了,还是简芷颜先打了电话过来,让沈慕檐记得早点回家,沈慕檐才离开了。

但他没有回家,而是去了学校。

他到了学校,薄凉那边正好下了晚自习,立刻就给他打了电话过来,“你睡了吗?”

“没这么快。”

电话里,她的声音高兴又兴奋,感染了他,他的薄唇微微上扬,“什么事这么高兴?”

“想到你高中毕业了就高兴。”

她实话实说。

“为什么?”他还以为,他毕业了,他们相对的来说,见面的次数变少了,她反而会不高兴的。

“我能放下心来了啊。”

沈慕檐听得有点迷糊,“嗯?”

“哎,反正就是高兴。”

“嗯。”他笑着附和着,没追问。

薄凉跟他聊着,正要说点什么,在到了楼下,看到不远处站着,捏着电话,唇角微微上扬的低着头的身影时,愣了下。

沈慕檐似乎擦觉到了她的视线,抬头对她勾唇浅笑,把手机放了下来。

薄凉激动的从前了过去,想抱他,考虑到场合,忍住了,“你……你怎么来了?”

沈慕檐上前,握住了她的手,自若的拉着她往她宿舍的方向走,“不是你说晚上见的吗?”

“我本来想以为只是晚上联系。”她看了眼他,“你是从医院过来的?”

“嗯。”

“那明天晚上,我们也一起去医院看裴渐策?”明天是星期五。

“嗯,明天中午一块吃饭。”

“不用,你明天又从家里过来?不方便啊。”

“明天我有事,要回学校一趟。”

“那好。”

两人说了好一会,时间不早了之后,薄凉回去了宿舍,沈慕檐也回家了。

第二天沈慕檐就回来了学校,见了老师,也见了不少学校的领导,挺忙的,一直没时间联系薄凉。

到了中午,本以为可以有空余时间了,老师又拉着他们一块去吃饭了,宁语他们,一共五六个学生都去了,沈慕檐也只好跟着一块去,他只好给薄凉发了条信息,说明原因。

薄凉有些失落,但回复沈慕檐的时候,字里行间却没有表露出来。

“和凉凉联系?”

沈慕檐这边,他和宁语坐一辆车,宁语笑着问。

“嗯。”

“对了,我可能再过一小段时间会提前过去一趟美国那边,适应一下那边的生活,你呢?”

“我没计划。”

他是不想。

“我本来也没这个计划的,这是我爸妈安排的,我想叔叔阿姨估计也有差不多的计划的,如果你到时候到了美国,我们记得联系一下啊,在异国他乡,有个熟人,彼此也有个照应。”

“嗯。”

她说一大堆,沈慕檐往往只回只字片语,宁语脸皮薄,又爱面子,又自傲,面子上有点过不去,故作轻松道:“我……是不是太多话,吵到你了?”

“还好。”

她吵不吵对他来说无所谓,她就是再吵,他如果脑子里想着什么,她也打不断,他能自动摒除掉所有杂音。

“对不起,想到未来念大学的日子,我只是,一时有些兴奋。”

“嗯。”

宁语就是再不会看脸色这回也知道他对自己的话题不感兴趣了,不想遭人嫌弃,识趣的闭了嘴。

吃饭时,宁语都自若的往沈慕檐身边凑,营造出一种,两人关系很好,很亲近的‘假象’,果然,一顿饭下来,班上的同学,包括老师在内,都暗地里用某种含义不明的眼神看向他们。

现在高中毕业了,老师也不会再管束着他们,相反,老师觉得他们郎才女貌,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眼眸里竟然是有几分喜悦和欣慰的。

但沈慕檐对这一切都并不上心。

应酬过后,各自散去,沈慕檐和宁语算顺路,两人一块坐车离去,先到了宁语家,宁语下车,忙说:“要不,到我家坐坐?”

沈慕檐正要拒绝,宁父宁母就从里面出来了,看到他都挺惊喜,“这……这是沈同学吧?既然到了,就到家里坐一坐吧,快进来块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