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0章,暮檐凉薄050

小说: 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 作者: 三三三爷 更新时间:2017-12-15 04:44:25 字数:2338 阅读进度:1494/1945

太缺少爱了,也希望自己的想法是错的。

毕竟,谁不想要一个爱自己的父亲呢?

“我……我只是——”

她说了半天,没说出话来。

严婆婆沉默了一会,说:“小姐,你还小,有些话严婆婆也不方便跟你说得太清楚。其实,夫妻之间的事情,是很美妙的,你和慕檐都还小,还不懂大人的世界,大人们表现出什么,你们就相信什么。其实,大人们的世界,远比你们想象的要复杂。”

薄凉愣住了,“你是说,慕檐爸爸妈妈的恩爱都是假的?可不可能,我觉得他们感情真的很好——”

“小姐,我明白你的意思。”严婆婆顿了顿,“小姐,您妈妈还在,您更小的时候,是不是觉得你爸爸对你妈妈比你长大一些要好好一些?”

“……嗯。”她攥紧了手机。

“你爸爸对你妈妈特别好的那段时间,公司的许多事,还是你妈妈和你外婆处理的,你爸爸相对来说,是处于弱势的。后来你外婆去世了,公司的很多事被你爸爸掌控了,变成了你爸爸主外,你爸爸对你妈妈说话也凶了不少,因为你妈妈已经处于弱势了。”

“而慕檐的家境你可能不太明白,慕檐的妈妈家,也就是慕檐的外婆家是非常厉害的,比他爸爸家要厉害得多,也就是说,慕檐的爸爸是处于弱势的。往往,处于弱势的人,是没有什么说话权的,就是夫妻也是一样,得听厉害的人的话,小姐,我说了这么多,你能明白吗?”

薄凉心一凉,“可是,我就是母的叔叔对阿姨很好的。”

“或许吧,但婆婆告诉你的,是大多数家庭的通病,就是家人,你也不一定会了解真正的他们。小姐如果对姑爷还有什么想法的,可以多考虑一些,反正现在也不急着做决定,不是吗?”

“……嗯,我知道了。”

严婆婆在电话那边,心情也很沉重。

薄凉现在12岁多了,已经有了自己的思考能力,她不希望她能单纯,但也不希望她只是一张白纸。

有时候,太过天真,也不是一件好事。

“妈,在干什么呢?出来吃饭了。”刚挂了电话,她的儿子就过来了。

“嗯。”

“又在跟那个千金大小姐通电话?”

“怎么说话的呢?”严婆婆皱眉。

“妈,你还是没跟她说,让她回来这边读书吗?你一个人去那边,家里出了什么事也没人照应,多不好。”

“这些事不用你操心。”

“好吧,我不说还不行吗?”说的,她儿子顿了下,“对了,元旦过后,我会去你老东家公司那边去面试。”

严婆婆脸色一变,“你说什么?!不许去!”

“为什么?我现在工厂倒闭了,我也破产了,人家帮了我不少忙,人家不嫌弃我,还让我到他公司去面试,妈你就不知道感激感激人家吗?”

“我警告你,不许和他走太近。你出事,本来就不应该找他帮忙,你要是敢跟他走太近,你以后就别认我这个妈了!”

“虽然我不知道你老东家那边发生了什么事。但做人不能太古板了,你现在跟着一个臭丫头忙上忙下的能有什么好处?现在整个薄家都已经改姓了。”

“是你做人不能太忘本了!要是没有原来的本家,我哪来的钱供你读书玩乐?让你过得跟个大少爷似的?我警告你,你要是真的敢去那边面试,你就别认我这个妈了!”

“知道了知道了,我不去还不行吗?”

严婆婆脸色才好看了一点。

她也是回来了这边才知道,薄凉的父亲帮了自己儿子不少忙,要是没有他,自己儿子现在可不能这么快活。

自己确实欠了对方人情。

越是这样,她的心就越不安。

如果不知知道这次的事是意外,也是她儿子情急之下主动找对方帮的忙,她还真的以为这会是一个策划已久的陷阱!

***

薄凉跟简芷颜他们一家四口出了门。

一路上都非常开心,气氛也非常好。

而薄凉却一直观察着简芷颜和沈慎之。

沈慎之和简芷颜自然是注意到了的,尤其是简芷颜,她想了半天,将沈慎之推到一边,抱住了他。

沈慎之愣了下,“芷芷?”

“你有没有觉得凉凉怪怪的?她该不会……喜欢上你了吧?”

沈慎之犹如化石,随后哭笑不得,“芷芷你胡说什么?我的年纪估计比她爸爸还大很多。”

“现在不是最流行什么大叔萝莉配吗?”虽然她喜欢薄凉,但也只是希望她能做自己的儿媳妇而已,如果她跟她抢老公……

沈慎之摸了摸她的脑袋,“芷芷,别闹。”

其实,别说是简芷颜,就是沈慕檐也发现了,“凉凉,你怎么还是看着我妈妈和爸爸?”

“我……我能再问你一点事吗?”

薄凉心里依旧忐忑不定。

“嗯?”

“就是,是不是你妈妈比你爸爸有钱?”

沈慕檐沉吟了下,“你怎么忽然问这个了?”

“你别管,你回答我。”

“现在是的。”

薄凉脸色垮了下来,然后,就听到沈慕檐继续说:“但之前我妈妈说我爸爸比我妈妈有钱很多的,但在我妈妈和我爸爸离婚的时候,我爸爸把所有的钱都给了我妈妈,后来他们又复婚了,我爸爸又赚到很多钱,但全都是存到我妈妈的名下的,所以,我爸爸现在基本上是没有什么钱的。”

薄凉听呆了,但随即很高兴,“这么说,你爸爸是真的对你妈妈很好的?不是因为你爸爸没钱,你妈妈很有钱才对你妈妈好的?”

沈慕檐听得眉头都皱了起来,“当然不是啊,我爸爸不在乎钱的,他只要我妈妈,因为我爸爸很喜欢我妈妈的。再说了,喜欢一个人,为什么要跟钱挂钩?难道对方没钱,就不喜欢她了吗?如果因为钱才喜欢,那还是喜欢吗?”

沈慕檐说完,又凝视着她,说:“凉凉,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薄凉别开脸,“我……是严婆婆跟我说的,她是这么说我爸爸妈妈的。”

沈慕檐有些不自在,不知道该怎么说。

薄凉却回头,笑了下,“我虽然有些难过,却还是很高兴的。”

至少,她会知道,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人都像她爸爸妈妈那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