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9章,越冬以眠532,暂时不会原谅他们

小说: 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 作者: 三三三爷 更新时间:2017-11-16 04:11:09 字数:2304 阅读进度:1427/2084

刚说完,他就兴致勃勃的说:“小眠,我们宝宝就叫黎爱绵,小名绵绵,好吗?”

董眠小脸通红,还没说话,黎越铠就翻到了字典绵的那页,觉得这个字挺不错,拍板道:“就这么决定了!”

董眠:“……”

简芷颜吐槽,“还说我老公恶心,你自己更肉麻。”

至少沈慎之用的是慕,比较委婉,黎越铠这是简单直白啊。

“我乐意。”

董眠看黎越铠不像是开玩笑,“你是说真的啊?”

“这还有假的?”黎越铠阖上字典,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笑眯眯的看着她,“还是小眠觉得黎爱董好听?”

董眠哪里不明白他这是让她二选一的意思。

她忙罢手,“那还是第一个吧。”

“嗯,我也这么觉得的。”黎越铠对此非常满意。

简芷颜摸了摸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啧,肉麻死了,鸡皮疙瘩都掉一地了,你们夫妻俩慢慢恩爱吧,我们先走了。”

说完,直接拖着沈慎之跑了。

林晚他们知道黎越铠给女儿起的这个名字之后,都笑成了一团。

黎越铠一点害羞的意思都没有,大大方方的让他们笑。

下午的时候,倪舒和黎老爷子,还有黎靳北都到了,过来看望董眠和黎家的新成员。

只是,由于黎越铠失忆那件事,黎越铠对倪舒和黎老爷子脸色有些冷淡。

黎老爷子倒像是个没事人一样,倪舒有些不好意思,叫了人来照顾董眠,没逗留多久就回去了了。

离去的时候,倪舒还是忍不住了,“小铠,出来送一下我和你爷爷?”

黎越铠还是出去了。

“小铠,之前的事,以后再也不会发生了,你真的不能原谅我和你爷爷吗?”

黎越铠这一次,比任何时候都要冷漠,倪舒是真的担心黎越铠会因为这件事,和他们长辈的隔阂,永远都解不开。

“就算不原谅你们,我又能怎么样?”黎越铠淡淡的反问,“就算你们再有下一次我又能怎么样?你们说我能怎么样?”

他们是他的家人,他能把他们怎么样?

他们的理由很好啊,都是为他好,他要是稍有不对,就是不孝。

他们毕竟是生他养他的人,他除了冷漠一点,认了,他还能对他们怎么样?

倪舒噎住了,也看到了黎越铠眼底的悲哀。

“你们是我的亲人,可我对你们的信任却近乎零,”黎越铠嗤笑了下,“再过一段时间,就过年了,我甚至不知道,今年我该不该带小眠和我们的女儿回去跟你们一起过年。”

“越铠——”

黎越铠打断她,“因为我不知道你们会不会趁我们不注意,把我女儿给丢了,因为你们始终以为,要是没了孩子,我和小眠之间要分开,会容易得多。就算我和小眠结婚了,你们还是能介绍别的女性往我身边凑,试图拆散我们!”

“没有,越铠,我们没有想过做伤害董眠性命的事。”

“是吗?”

黎越铠冷冽一笑,眼里是深深的怀疑,还有痛苦。

他淡淡道:“今年过年,我会和小眠留在京城,不回去g市了。”

说完,他不理会倪舒的叫喊,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了。

倪舒红了眼眶,看向沉默的黎老爷子。

黎老爷子脸色也有几分阴沉,却什么都没说,转身离开了。

“怎么了?”

黎越铠回来病房之后,整个人身上笼罩着一股冷冽气息,董眠看得出来,他眼里存在着几分悲痛。

黎越铠没说话,只是俯身,轻轻的抱着她。

董眠顿了下,小手轻轻的摩挲着他的发端,“是和家里人吵架了?”

“他们,太过分了。”

以前的事,他都可以既往不咎,但他失忆之后,他们的所作所为,实在让他心寒。

董眠侧头,思考了许久之后,才说:“可是越铠,你不觉得,你也应该理解他们吗?”

黎越铠蓦然抬头,“他们想伤害你和我们的孩子,你让我怎么理解他们?”

“可我是云卿的女儿。”

这两年,董眠也不再如当年去美国时,思想这么纯粹了。

在她的心里,很多事都可以分开来,就事论事的谈的,但她也明白,别人可不一定是这么想的。

“不。”黎越铠却笑了,眼神很冷,“这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原因。”

“是吗?”董眠错愕。

“如果你家和我们家家世匹敌,这种情况,绝对不会发生。”

他们最在意的,不过是董眠不是他们心仪的儿媳妇,或者是孙媳妇罢了。

“是……这样吗?”

“就是这样。”他太了解他们了。

董眠没再说话。

黎越铠鼻尖亲昵的在她的脖颈间摩挲着,“小眠,今年过年,我们就在京城过,就我们一家三口一起过,好吗?”

董眠没回答:“你跟他们说了?”

“嗯。”

董眠没第一时间回答,黎越铠抬头,亲了亲她的小嘴,笑着保证:“你放心,就算只有我们一家三口一起过,我也会给你一个美好的新年的。”

“越铠……”

董眠看得出来,就算黎越铠做出了这个决定,心里还是不会是非常高兴的,他心里始终有一个坎在。

而她不想让他不高兴。

而她似乎还是其中关节的重要因素。

黎越铠亲着她,“我不能再轻易的原谅他们了,这样他们会有恃无恐,还会有下一次,下下次,除非,他们能让我看到他们的诚意。”

“可是他们——”

黎越铠说着说着,笑了笑,心情好了很多,“你放心,这些我自己会处理好的,这方面的东西,你一点都不懂,你啊,就不要瞎操心了,嗯?”

“那好吧。”

董眠想了下,小手轻轻的握住了他的手,“我觉得没什么啊,过去的事都过去了,你也不用太在意。”

黎越铠亲了亲她的鼻尖,“我知道。但我做不到。”

他不能让这些事,还有机会发生,尤其是,日后的他,无法进场陪伴她身边,这让他很不安。

“那——”

“现在下午一点多了,你不困?”他指尖在她温热的唇上流连,转移了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