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6章,越冬以眠330,小女友来信了?

小说: 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 作者: 三三三爷 更新时间:2017-09-07 14:23:26 字数:2356 阅读进度:1237/1945

晚上九点多,覃竟叙送董眠离开。

“不喜欢这种场合?”

“还好。”他们事务所的人素质挺高,对人挺尊重,她没感觉到困扰。

“怎么了?”不远处,杨轻轻拍了下忽然顿住的石旗。

石旗沉着一张俊脸,“那个……是董眠吗?”

杨轻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了眼,“还真是。”

石旗撂起衣袖,气势凛然的要过去,杨轻拉着他,“你干什么?越铠和她已经分手了,她有权利和其他男人在一起。”

“放屁!”石旗怒,挣开杨轻的手,“前一段时间越铠和她还好好的呢!他们一直有联系!”

杨轻有些惊讶,“怎么没听你说起过?”

“她抛弃越铠七年,巴巴的回国又来撩他,我膈应着呢,说来干什么?”

石旗刚说完,董眠他们就已经上车离开了,眼看根本追不上,他恼怒的把车子当出气筒,狠踢了一脚,然后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你干什么?”杨轻皱眉。

“给越铠打电话,省得他又被那个女人片得团团转。”

黎越铠接起电话,淡淡道:“有事?”

“当然有事了!”石旗憋不住了,“你和董眠是怎么回事?”

黎越铠脚步一顿,“她怎么了?”

石旗撇唇,讽刺道:“她没事,好着呢。”

黎越铠皱眉,不悦道:“你想说什么?”

“我刚才看见她和一个高大的男人在一起,从酒店里出来。”石旗纳闷了,“你们不是复合了吗?她这是脚踏两条船?”

黎越铠沉这俊脸,“说话注意点!”

石旗觉得他很憋屈,他明明是好心好吗?!

黎越铠语气缓了缓,“那个男人是谁?”

“不认识,不过,看侧脸,长得挺不错。”

“只有他们俩?”

“嗯哼。”

“应该是邱彦森,不碍事。”董眠的男性朋友出了邱彦森,就是程颍东了。

“还不碍事?!”石旗对邱彦森仨字挺熟,知道他就是赢了黎越铠,让董眠成功投入他怀抱的男人。

“他们没什么。”

“没什么?什么意思?越铠,你可别忘了这里是酒店,虽然也有吃饭的地方,但也可以住店的!他们俩孤男寡女的到酒店来,难道只是两个人一块吃顿饭这么简单?”

“邱彦森有女朋友了,他们不会有事。”说完,心里虽然对邱彦森和董眠还是放心的,但是,还是忍不住多问一句:“他们刚到酒店?”

“呃……不是,他们刚离开。”

黎越铠放心了一点。

如果真的有什么,他们这回理应刚到酒店,而不是离开酒店。

挂了电话,闲了下来,思念便如潮水般袭上心头。

想到这,他忍不住破戒,随手拨了个电话出去。

可电话还没拨出去,手机就被凌邺抢了去,“出任务期间不能联系外界,会暴露我们所在地,你作为领导,应该以身作则。”

黎越铠撇唇,“知道了。”

“走,开个紧急会议,又出事了。”

***

八一建军节这天,是属于军人们的节日。

研究所里有许多官宦子弟,董眠就算埋首于实验中,也听到了他们关于这个节日的讨论。

“傻站着干什么?”

邱彦森进来实验室,就看到董眠目光远眺,陷入了沉思中。

董眠摇头,“没事。”

然后,她还是拿出了手机,给黎越铠送上了祝福。

这是属于他们军人的节日,她对军人抱有一种深深的敬意,没理由不送祝福。

信息发出去,黎越铠许久都没有回。

大概的了解了他现在的工作性质,他不回信息,她也不会担心的以为他是出了什么事,只觉得他应该还在忙。

黎越铠是三天后,背着一个包囊,下了飞机后,见到董眠的信息。

他顿住,俊美如斯的脸庞慢慢的绽放出慑人心魂的完美笑容。

徐朗做出恶寒的表情,凑过来看,“笑得这么恶心,小女友来信了?”

黎越铠笑着推开他,“一边去。”

“看他那一脸春风得意的笑容,肯定是小女友无误了。”

黎越铠不理他,赶紧回复董眠:前几天在出任务,一直没开机,今天才暂告一段落,所以没有回复你的信息,有没有生气?

董眠及时的打开信息,看到他的内容,先是松了一口气,再在看到他后面那几个时,愣了下:没生气,你平安凯旋就好。

黎越铠站着不动了:最近事情比较多,我可能还要忙一段时间。

董眠:嗯,你注意安全。

黎越铠笑了:好。

凌邺拍了下他的肩膀,“又在打电话?”

黎越铠无辜,“没打,发信息而已。”

凌邺挑眉,“你今天心情不错啊?”

黎越铠笑了,翘起二郎腿坐下,“怎么?我还不能不高兴了?”

“人家的春天来了,能不高兴吗?”徐朗笑。

“别闹了,到会议室来开会。”

“又开会?”徐朗苦着俊脸,不肯动。

黎越铠倒是很积极,和冷琛一人拍一下他的肩膀,“走吧。”

到了会议室,黎越铠又给董眠发了一条信息出去:“我要有事要忙,下次聊。”

董眠回得也很及时:好。

***

过了一段时间,覃竟叙约了董眠一块吃饭。

但他临时有点事忙,没时间去接她,董眠只好自己打车,到他公司外面等他。

她刚下车,就碰到了也刚从车上下来的高韵锦,“小眠?你……来找覃总?”

“对,”董眠笑,“你来找傅师兄?”

“嗯,他叫我跟他一块吃饭,”高韵锦笑道:“你和覃总这算是在一起了?”

董眠摇头,“没有啊。”

“那你们这是……”

“就大家一块吃饭,也不是经常见面。”

“没其他了?”

“……嗯。”

“我之前对覃总不太了解,但因为你和覃总走得比较近,我深入的问了一些覃总的事,傅瑾城说他鲜少和女性走得这么近,而且也从未带过女性朋友到事务所来,更别说参加事务所的聚会了。”

董眠尴尬一笑,“是……是吗?”

高韵锦就提示到这里了,“我们一块上去?”

董眠正要点头,覃竟叙已经下楼来了。

高韵锦也不打扰他们,上楼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