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2章,越冬以眠066,抱她坐在自己腿上

小说: 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 作者: 三三三爷 更新时间:2017-04-25 14:29:03 字数:2281 阅读进度:979/1945

叶盼云假意笑道:“哟,出门了?要不要叫你爸爸送你去火车站?”

“不用,我坐飞机。”

董荃冷哼一声:“有钱了,翅膀硬了,读个书不坐火车坐飞机,还真当自己是有钱人了!我可警告你,日后不够钱别哭着问我要,我一分钱也不会给你!”

董眠不再说一句话,拖着行李箱离开了。

刚出转弯不远处,黎越铠的车已经等着了。

黎越铠帮她把行李箱放上了车,见董眠不哼声,食指轻弹着她的小脑袋,“又不开心了?”

董眠摇头,黎越铠看着她眼眶红彤彤的,像个受伤的小兔子,心里痒得不行。

车子远离了董家范围,黎越铠忽然伸手,直接将董眠抱了起来,坐在了自己的腿上。

董眠那股淡淡的难受被黎越铠这一抱,消散得无踪无影,小脸滚烫得冒烟了,被吓到了,“你……”

她刚张嘴,发现两人距离太近,两人呼吸的热气想都能感觉到。

她从来没有和人如此亲密过,颇为不自在,“你怎么抱着我?我不用抱的,自己坐就行……”

“我怕你伤心,想抱抱你,安慰你。”

黎越铠说得义正言辞。

董眠身上是洗得发白的短袖t恤,露出一截雪白纤细的藕臂,下面穿着收脚螺纹裤口的运动裤,很普通的打扮,也没喷任何人造香水,身上却散发着一股很淡,却甘甜的芳香。

黎越铠抱着她却觉得她气息青涩干净得让人难以自持,黎越铠喜欢得不行。

只是,她还在发育期,过一米六的个子90斤不到,抱着有点磕手,可他依旧觉得很舒服,抱在怀里上了瘾,舍不得撒手。

董眠就算再迟钝也明白,单纯的普通异性朋友之间这事是做不得的,因为太亲近了。

她脸上的热气一直不退,在黎越铠的怀里挣扎着,“我不伤心了,你放我下来……”

她小巧却有点肉的臀部一直蹭着他的腹部和三角地带,黎越铠自认自己是很单纯的抱一抱她,顺便吃点豆腐过一下瘾,可没有更深入,更龌龊的念头。

而他太低估董眠的影响力,也忘记了自己正血气方刚的年纪,多少个夜晚她的身躯都出现在他梦中,任他……

他轻咳一下。

她只要轻轻一撩拨,就算是无意,也足够把他隐藏得很好的**全数释放!

黎越铠觉得自己该!给自己挖了这么一个坑。

可他妈的还是甘之如饴,舍不得放开,在水与火之间来回拉扯,痛并快乐着。

他声音变得沙哑:“乖,不要乱动,脑袋撞到车顶会疼。”虽然这个可能性并不大。

“我……”

“嘘,困不困?睡一会?”

“这么坐,会出事的。”

“不会。”

“会被人看到。”

“外面的人看不到。”

董眠:“……”

“我也要睡了,乖乖的坐着。”

外面很热,车子里开着冷气,有点凉,董眠穿着一件t恤衫觉得有点冷,不过身躯和他紧贴的时候真的感觉挺舒服的,热热的,暖暖的,刚刚好。

而且,被黎越铠抱着,坐在他的怀里,真的……

很舒服。

让人有很安心的感觉。

他身上有一股淡淡的味道,也……很好闻。

越想她心跳的节奏越是不明所以的乱了……

“乖,睡一会。”

她老实了,他心里长舒一口气,也温柔了下来,轻声哄着。

“那我这样坐着你,你会不会……不舒服?”

“你这点像猫儿般的重量,确定要和我讨论这个问题?还是你想以后每顿都要我盯着你吃,每次都多塞你半碗饭?”

黎越铠近一米九,身材已经有成熟男人的精壮和饱满的力量感,抱她确实只是小儿科。

董眠慌忙摇头。

“乖,机场距离这边有段距离,睡一会,醒来了我叫你。”

“……哦。”

话虽这么说,董眠还是很想从黎越铠车上下来的,她还是很不好意思。

只是……

有点舍不得。

唇边不知何时已经掀起了羞涩的笑意。

娇躯紧贴着他宽阔的胸膛,睡意袭来,她竟然真的……

睡了过去。

黎越铠感觉到她呼吸变得均匀绵长,心坎就软了,将她往怀里抱紧了些。

鼻息间是她好闻的气息,这是董眠第一次让一个人坐在自己的怀里,自己的腿上。

脑袋里涌出这个人是属于他的想法让他非常喜欢,翘着唇,微凉的鼻尖在董眠纤细,白皙又滑腻的脖颈间游弋……

就着这个姿势,他干燥温热的唇轻轻的贴在董眠温热的脖颈上,感受她身上的馨香和几乎的触感,压根收不住。

还没一会,就惊扰了还没完全睡熟的董眠,蹙了小巧的眉头,在他的怀里找了个更舒服的位置,胸前青涩却分量不小的一对柔软都贴在了黎越铠胸膛和手臂上。

黎越铠脑袋轰隆一声要炸开了,她t恤的领口穿在她身上过于宽大,露出了锁骨下晶莹雪白的肌肤,再往前一点,她一对包裹在并不怎么适合的内衣里,只包裹了一半的柔软,挤出了一道不深不浅的沟,映入了他的眼睑。

黎越铠在作风开放的国外呆过不算短的一段时间,东方和西方女性胸前的尺寸差别悬殊。

他对两性之间那点东西,在年少时也好奇过。

他在国外也确实玩得疯,只不过托他爷爷的福,18岁之前不能乱来,他还真的没乱来。

怎知,他爷爷却在半途中将他绑回来国内上高中了。

国内也不是没碰到火辣的,只是在外面晃的,怕不干净,干净的,年纪大的他没心情,年纪小的玩不起。

所以,这些年来他可以说是守身如玉的。

但他见得不少,却从未有像看到董眠身上的时候,让他这么的……

血脉喷张。

黎越铠再次认识到他的自制力在董眠面前如此的不堪一击。

他闷哼一声,快速的别开视线,压抑着自己身上的欲火,担心被董眠发现自己龌龊的心思而吓到她。

黎越铠接下来目不斜视,不敢再造次,慢慢的身上那股邪火也压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