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人走茶凉

小说: 隐形巨富 作者: 犯二的神经病 更新时间:2019-05-11 16:37:05 字数:3236 阅读进度:87/342

砰!

椅子重重的砸在严华的肩膀上,他嘴里也同时发出一声惨叫。

“你冤枉我!”严华疼的一个劲的倒吸冷气,抱头鼠窜。

元涛根本没想有听他解释的打算,和发了疯似的用椅子砸在他身上。

这贱人,一次次的给自己下绊子,不把他狠狠的打一顿,还真以为老子好欺负了。

张鹏在一旁早就忍不住了,撸起袖子也加入了战场。

一边打还一边回头看木卉,对着她喊:“小卉你还等啥呢?来啊,这种贱人不打浑身都发痒!”

木卉有些犹豫,毕竟这么多人看着呢。

她虽然脾气火爆,但也没打过男人,有点不太好意思。

“木卉你个贱货,你要是敢动老子一下,老子一定弄死你!”严华一边抱着头,一边红着眼睛骂。

被张鹏和元涛打,他还没觉得有什么,毕竟对方都是男人。

可被一个女人打,他这脸往哪儿放?

严华不骂还好,刚骂完,木卉就气呼呼的朝他冲了过来,一脚狠狠的踹在他的双腿间。

“噢!”

严华嘴里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哀嚎,突然倒在地上,脸庞极度扭曲。

红润的脸色突然如同见到洪水猛兽一样血色尽退,苍白的像白纸一般。

眼睛瞪的老大,眉毛皱在了一起扭曲的不成形,好像两条眉毛扭打在一起正挣个你死我活。

额头不停地冒者冷汗,打湿了他额前的刘海。

嘴唇也由正常的红色变成了苍白的白色,双唇不停地发抖,他似乎想说点什么,但是只能从颤抖的嘴巴里吐出几个单字音节。

一抽一抽的面部肌肉正显示着他的主人有多么痛苦。

元涛和张鹏都停了下来,一脸震惊的看着木卉。

看严华这痛苦的样子,这一脚该是有多疼啊!

不会连蛋都碎了吧?

两人相识对望一眼,同时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恐惧。

不敢惹,不敢惹!

“让你骂我,不给你一点颜色看看,还以为老娘是加菲猫呢!”木卉叉着腰,一副刚打完胜仗的女将军似的,傲娇的仰着头。

与此同时,五六个持qiāng民警一窝蜂的冲了进来。

看到这么多警察冲进来,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

木卉原本还雄赳赳气昂昂的,瞬间吓得一下子缩在元涛的背后,还以为这帮人是来抓她的。

“警察同志,警察同志,快把他们三个抓起来,他们……他们打人!”

看到民警,严华痛苦的伸着手在地上哀嚎,仿佛看到了救命稻草。

“你就是严华?”其中一个长得比较威严的民警朝着严华走了过来,把他从地上扶起。

“是是,我是严华!”严华一愣,不知道为什么这民警会知道自己的名字。

但此时他心里极度的愤怒,也没想这么多。

指着元涛,张鹏和木卉咆哮:“快把他们抓起来,他们乱打人!”

“之前是不是你报警举报,知道有人偷了两百万?”那民警只是淡淡的看了元涛一眼,又把目光投射在严华身上。

“这……是的!”严华心头一惊,他们怎么知道是自己报的警?

话音刚落,一双闪着银光的手铐‘咔嚓’一声铐在了他的手腕上。

“警察同志,你……你怎么抓我?”严华瞬间蒙了,结结巴巴的问。

“你虚报假警,诬陷良好市民,可知道这是犯罪的?有什么话跟我会派出所在说吧!带走!”那民警也没给严华好脸色,说完压着严华就走。

“我没有报假警,是元涛偷的,我亲眼看到了。”

“喂,你们放开我,我要给我爸打电话。”

“不要抓我,不要抓我,我知道错了!”

严华的惨叫声远去,到最后直接变成了哀嚎。

一直听到警车闪着警笛呼啸着离去,周围的人才反应过来,一个个惊叹不已。

“没想到元涛还真是无辜的,是严华报的警啊!”

“既然元涛是无辜的,岂不是说他真的是大老板?乖乖,不得了啊!看样子以后要多和他打好关系才行了!”

“没想到严华居然这么坏,都是同一个班的,他这是想害死元涛啊,真为有这种同学感到羞耻。”

“之前元涛被抓你也这么说,你怎么这么容易羞耻?”

“你管我,我就喜欢羞耻咋地?”

……

严华被带走,这事情也告一段落。

不过元涛估计严华也不会被关太久,要么四十八小时,要么拘留十五天。

希望这一次也给他个深刻的教训吧。

元涛也没有在教室里多待,周围的人都用怪异的眼光看得他有些不自然,去请了个假之后就离开了学校。

他想去医院看看秦果儿。

如果秦果儿真的是因为自己受伤的,那这个仇他必须要报!

到了医院,元涛才感觉到什么叫做人走茶凉。

秦果儿住在很普通的三人病房,另外两个病人都有家属来看,很是热闹。

就秦果儿孤零零的一个人坐在床上,仰靠在床头看着窗外发呆,眼睛里的落寞一览无遗。

她的右边脸上裹着厚厚的白色纱布,把她原本漂亮的小脸遮挡住一半,面色也很憔悴。

头发乱糟糟的,看样子是好些天都没有整理过了。

双脚上都打着石膏,掉在半空中。

看到秦果儿这副模样,元涛心头也很不好受。

这一个花季少女,本应该在阳光下享受奔跑,微笑,和好姐妹,好闺蜜到处去旅游,享受她这年纪该有的欢乐。

可她只能躺在冰冷的床上,孤孤单单的。

“秦果儿!”元涛忍不住叫了声。

听到声音,秦果儿身子猛地一颤,飞快的转过头,眼中闪过一丝惊喜。

等她看到是元涛时,眼里的惊喜变成了愤恨。

“你来干什么,给我滚出去!”秦果儿情绪突然变得很激动,指着门口的方向咆哮,眼泪水哗哗的往下流。

“我来看看你,你好些了吗?”元涛也没生气,脸上挤出个笑容。

看到秦果儿这模样,他心里已经断定了,这事情跟他有关。

“不用你假惺惺的,要不是因为你我也不会变成这样!你给我滚,滚啊!”秦果儿愤怒的抓起床头吃过饭的碗,狠狠的砸向元涛。

元涛身子一侧,躲了过去。

其他两个病床的人和他们的亲戚也被声音吸引了过来,疑惑的看着元涛和秦果儿。

秦果儿很愤怒,也很委屈。

自从出了事以后,她的那些好闺蜜,朋友全都跑了,连来看她的人也没有。

那个说爱一直保护她,爱她的严华,跑的比谁都快。

加上爸爸的公司破产,她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我知道是因为我会你才会变成这样,你放心,我会负责的!”元涛叹了口气,把饭碗从地上捡起来放在床头,拉过一张椅子坐下。

“负责?”秦果儿的脸上露出一抹冷笑,“你知不知道我的脸被毁容了?腿也断了,我这辈子也许只能坐在轮椅上,你跟我说负责,你用什么负责?”

说完她激动的伸出手猛地撕掉脸上的纱布。

脸上的纱布刚揭开,元涛顿时倒吸一口冷气。

那张原本精致的脸颊,出现了两道深红色的刀伤。

因为纱布被暴力的撕开,伤口上渗透出猩红色的血水和黄色的脓血混合在一起,看起来异常的恶心和恐怖。

“看到了没?这都是拜你所赐,现在满意了吗?满意了就请你滚吧!”

秦果儿冷笑不已,因为牵动脸上的伤口,让那三道刀伤看起来就如同活着的蜈蚣一养。

“对不起!”元涛内疚的道。

此时此刻除了说对不起,他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呵,对不起能让我的脸复原吗?能让我的双腿变好吗?”秦果儿说着眼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

“我会让你好起来的!保证帮你恢复成以前的样子!”元涛认真的点了点头。

他来病房之前问过医生了,秦果儿的脸并不是没有恢复的可能,双脚也能变回正常的样子。

但医疗费用太高,而且这个医院并没有太权威的整容医生。

看看秦果儿住的病房就知道了,她爸的公司倒闭,人走茶凉,只能住在这种普通的病房,那高昂的医药费根本就负担不起。

“帮我恢复成以前的样子?你以为你自己是谁啊!就你这个穷逼?真以为自己是有钱有势的人了!”

秦果儿讥讽的笑。

元涛也没搭理秦果儿的嘲讽,因为这些都是他害得。

元涛拿出手机给李管家打了个电话。

“管家,把家族里最好的医生给我用专机接到望北市第一医院,半个小时之内不到,就让他们滚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