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1章 涅槃乌

小说: 医路青云 作者: 仙人掌的花 更新时间:2019-05-16 02:42:08 字数:3291 阅读进度:561/566

让一只指甲盖大小的“三条腿乌鸦”,替代精密的大脑,左右人{动物}的所有生理机能以及思维能力,还做到了跟本人毫无异样,怎么听都觉得玄幻!

可是,刚刚那脑死亡还剥香蕉吃的猴子,以及脑死亡还无往不胜的拳击手,统统都证明了,这就是活生生的事实!

这难道是一种源自墨西国的巫术?

可是,巫术也不可能做到这个地步啊!

林衍化身“百思不得其姐”,双眼着魔般的盯着那诡异的小鸟,完全无法挪开视线,脑海里仿佛在欢呼雀跃,急于回应某种沟通一样。

林衍压根没意识到,自己的注意力越来越被那小东西吸引,这已经不是他主动作出的反应,而是被动的被牵扯了!

就在这种诡异的互相牵引中,小乌鸦的翅膀扇动的频率,逐渐跟林衍的脑电波运行频率同步,他像是中邪了一样,涌起一种强烈的占有yù wàng---他想得到这只鸟!

耳边再次传来数据宙斯飘渺的声音,带着幸灾乐祸的蛊惑说道:“哎呦,不愧是人见人爱的陛下,这只涅槃乌看上你了,急着标记你呢,要不要我帮帮小东西的忙,让它飞出来跟你来一次生命之吻呢?”

林衍果断点头:“好!”

数据宙斯声音很大的笑了一声:“哈!你居然说好?你知不知道,那只猴子做出了跟你现在一模一样的选择,它亲吻了涅槃乌,心甘情愿的把身体交给这可爱的精灵。

这精灵也没辜负猴子的厚爱,在它的脑海里扎根,逐渐吸收它的思维习惯,逐渐替代它的大脑,一个月之后,猴子就脑死亡了,这可爱的精灵替代大脑成了身体的主宰。”

林衍明明每个字都听的清清楚楚,也知道,让这诡异的小鸟替代是极大地不妙,但他的大脑越来越狂热的鼓舞他:“开启玻璃,亲吻那宝贝儿吧!接纳她,拥有她,你将会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智慧,获得最大的幸福跟快乐,快!开启,亲吻,人生就完美了!”

这些内容,绝对不是其他人用诱惑的声音或者催眠灌输给林衍的,他分得清楚,这完全是来自他自己的大脑,这种渴望跟兴奋,是他本人自发出现的情绪。

这种渴望马上就要彻底左右林衍的思维,他的大脑甚至开始自发形成完成这个愿望需要的步骤:

---如果总控数据开启了玻璃最好,不开启,他就掏出靴筒里那柄bǐ shǒu,割破手腕,地板跟玻璃之间有微小的间隙,只要有一丝血渗透进去,可爱的宝贝儿就可以顺着血液跟他完成标记。

林衍不可遏制的慢慢下蹲,双眼还是紧盯着玻璃对面的小东西,那东西隔着玻璃顺着他慢慢下滑,始终跟他双瞳保持同一水平线,翅膀震动的频率已经接近跟他脑电波完全同步。

当林衍彻底蹲下,手已经摸向靴筒的时候,一直看热闹的数据宙斯发出一声无声的喟叹,缓慢地飘过来,虚拟的手掌心出现一团亮白色的光芒,想在最后一刻阻止这男人犯傻。

但如果总控出手帮忙了,针对这个“延续”计划,可以对林衍开放的权限就会被彻底锁死,这是宙斯生前亲自设定的,就算林衍以后达到了考验标准,数据宙斯想更改,也绝无可能。

殊不知,在被莫名牵引的过程中,林衍的潜意识里,始终有一根弦紧绷着,在大脑狂热的啸叫中,依旧仅存一丝理智,拼命提醒他这一切都不对头,快醒来!快醒来!

林衍的大脑里,两股势力始终在抗争,一股庞大而热烈,另一股则细微却紧绷,细微这一股如同一支箭被艰难的摆放在弓弦上,承受着庞大的压力一点点扯满。

终于,在林衍被热切的一大股势力驱使,成功抽出bǐ shǒu挥向手腕的时候,那支箭射出去了,千钧一发之际,bǐ shǒu被翻了个个儿,刀背重重击打在手腕上,并没有出血,只是留下一道红色的印子。

与此同时,数据宙斯那团光芒也即将挥出,却敏锐的发现了林衍狼狈的跌倒在地上,扔掉bǐ shǒu,双手捂住眼睛,痛苦的咒骂道:“卧槽什么鬼?差点把老子魂吸走!”

数据宙斯缓缓举起手,把那团光芒收回,讥讽的说道:“一针见血,不愧是陛下。”

林衍也顾不得形象了,浑身冷汗淋漓,四仰八叉的瘫软在地板上,眼睛都不敢睁了,刚刚那种神魂不稳,思维被莫名的兴奋彻底占据的滋味,太他妈吓人了,当时是不受控制的渴望,这会子越想,越觉得毛骨悚然。

听到总控的讥讽,林衍闭着眼叫道:“这到底是什么鬼?难道‘延续’项目,是神魂控制吗?我擦,刚刚秘银是玄幻,现在又给我弄出灵异来了,好好做人不行吗?”

“宙斯”盘旋飘飞到林衍脑袋边上,蹲下看着他紧闭的双眼,怜悯的说道:“啧,你不要一次次用你的无知来掩盖无能了,涅槃乌固然是见到胎生动物,都有迷惑入侵的功能,但如果是心智强大的人,是绝不会受影响的。

正牌宙斯就可以走进孵化巢里,跟成千上万的小东西和睦相处,没有一只可以成功标记他。

你虽然最后关头挣脱了,却被这种最普通的d级替代物成功诱惑,这能力简直了!”

林衍好一阵子才觉得活过来,翻身起来后,再也不敢脸贴在玻璃上跟里面的妖异东西相对凝视了,他也自动忽略了总控对他的讥讽,刚刚被诱惑是事实,如果宙斯能够置身里面还不受影响,那的确比他强悍的多,这一点不能不服气。

呆呆的看着玻璃房里,那只失去沟通的小东西狂躁的一次次撞向玻璃,还想继续刚刚那种沟通,林衍再次后退几步,玻璃房里那数不清的银白色光点,每一只都可以俘获一个活生生的生命,这东西到底是什么?

不管怎样,林衍都不想继续在这里呆下去了,他转身迈出那血红色的两扇门,数据团飘出来跟在他身边,揶揄的问:“我的王,接下来去哪里?”

林衍没回头,却清晰地感觉到,背后那两扇血红色大门无声地关闭了,因为,始终让他大脑保持若有所失的遗憾那种感觉,总算是彻底被斩断了。

这足以说明,就算是他及时阻止了所谓的“标记”,还及时退后,那只小东西对他形成的影响依旧存在,只有两扇门被彻底关上,才被真正切断了。

这种状态,让林衍对这种研究越发忌惮!

虽然对比宙斯那变态的意志力,林衍承认比不上,但天才向来都是神经病,他们可以专注于某一个方面,而彻底忽略其他方面,这是性格的缺陷,并不代表是优秀,宙斯更是这方面的极品,并不能作为正常人的代表标杆。

林衍觉得,自己当初深陷恶魔岛,醒来就发现被锁进一个铁笼子里,还被迫观看了惨绝人寰的各种虐杀,当时能不崩溃,也没有丧失希望跟其他猎物一样被动等死,而是保持着理智积极寻求逃生机会,这种精神力绝对不算差!

像自己一样的人,都会被看上去妖异无比的一只小小鸟迷惑神志,这东西的来历必然不简单,而且听总控刚刚解释的那样,那猴子竟然就是被小小鸟诱惑,才导致大脑功能被替代,被动脑死亡的!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岂不是说明,这东西能够在无声无息间侵入活人的大脑,无声无息复制本人的大脑运转轨迹,随后再无声无息的弄死本人的意识取而代之?

这他妈跟被夺舍有什么区别?

试想一旦被这鬼玩意成功“标记”,被侵入到大脑里,本人的意识眼睁睁看着自己被一点点侵蚀,被替代,最后被抹杀,那该是怎样的绝望啊!

林衍激灵灵打个寒战,脸色铁青的说道:“带我去资料室,我必须详细弄明白,这见鬼的玩意到底是什么!”

总控听着林衍斩钉截铁的命令,如同非常为难一样一动不动,林衍也没有丝毫改变命令的意思,冷冰冰跟它对视。

终于,它妥协了:“我的王,如您所愿,跟我来。”

电梯开启,这一次,总控宙斯没闹幺蛾子,乖乖带着林衍直达99层。

踏出电梯,林衍就发现,这虽然是最高层,却绝对不是他第一次被宙斯带上来,让他出去验证武器威力那个出口,那次电梯外面是走廊,不远处,就是通往天台的步梯,跟大多数建筑并无两样。

这一次,踏出来,就置身于一间庞大的书房里。

看起来,这基地的建筑实在精妙,许多看似一摸一样的电梯,走出来却截然不同的位置,这做派果然很宙斯!

这间书房准确点讲,都能说是小型图书馆了,四壁都是书架,摆满了整整齐齐的书籍,正中心位置,有一个庞大的工作台,上面摆放着好多台电脑,还有一个熟悉的带轮子的皮转椅,看上去更像一个舒适的轮椅。

数据宙斯一抬手,庞大的显示器启动,里面出现了一个文档,标题是两个血红的字迹:“延续”!

林衍急切地走过去坐在椅子上,点开了这个档案。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