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3章 好似有些肉麻!

小说: 野蛮合租(东城) 作者: 东城 更新时间:2019-05-16 02:36:20 字数:5795 阅读进度:384/431

“以真正商业化的道路来改革战魂,并以最先进最具有难度的挑战来提升战魂成员的自身力量。有付出就有回报,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

秦浩很是严肃的说:“我的确是说过要把战魂保全公司的总部搬迁到杭州,但是与你们所想的意思相差了很远。因为,我所想的是,哈尔滨固然要有我们战魂的总部,同时杭州也必须要有我们战魂的总部,更有可能的话,我想全国各大省城都有我们战魂的总部。”

“少主,你的意思是说,我们战魂不管在任何一个城市,都必须要有一个总部?”

“不错!”

秦浩微微点头,说:“哈尔滨有哈尔滨的管辖者,杭州有杭州的管辖者,哈尔滨有哈尔滨早就签订的客户,而杭州也定当有杭州所在的客户。所以,这个可以称之为:分组别管理!而若能完全做到这种方式,我们战魂还会怕没客户,还会怕没得发展吗?即便国际商业也不外如是!”

“我好似有点明白少主意思了!”

唐心满脸吃惊:“少主你的意思是不是说,我们战魂若想要跳入国际商业渠道,就必须要以正规的商业规划的路来走。如果,战魂的名头打得越响亮,我们就越有实力站在国际商业界,让仅仅是保全公司的我们,也有能力站在国际舞台上?”

“解说的很不错,这就是我口中所说的搬迁!”看到唐心的理解能力越来越强,秦浩不由欣慰的笑了笑。

“那少主,如果我们要那样做的话。那么何必还要在这里设立训练场呢?”

“不,每一个地区设立一个训练场是必须的,而且还必须是在类似度假村,或大型别墅设立!”

“难道我们在每一个地区的深山,或别处比较有利的地方设立不是很好吗?”阿紫有些迷惑。

“阿紫,你想想,如果你的公司想要争取在国际舞台立足的地位,你觉得深山沟里面的训练、建设、构造能及在都市之中的同等设施吗?”

“这个……”

秦浩微微摇头,说:“我之前也有过这样的想法,但是,若真要那样做,不然耗费人力财力,还会引来一定的社会争论!正规的保全公司,就必须要正规的训练场所。这对我们来讲,就是比在深山,或者其他有利的地方设立训练场更有利!”

“少主这点我很赞同,想要跻身国际舞台,就得光明正大的跻进去,这样得到的一切才会是实至名归的!”

“哈哈,小心心,多日不见,长进了不少啊!”

听到实至名归的四个字,秦浩不由的朗声大笑,就连唐心的称呼都变成了小心心。

而同样听到赞扬自己,并且还听到秦浩叫自己小心心的唐心,脸色不由闪过一丝殷红。

“……………”

阿紫双手一摊,说:“我败给你们了。”

“阿紫,你要记住一句话,正面击败与暗中击败两个立场所得到的一切是截然不同的。人不可以只想在局限之中发展,要把眼光放远一点!”

“是,阿紫受教!”阿紫知道自己的确有那种只局限在局限位置的发展,因为他能想象出,在那种局限位置的嚣张。

可是,秦浩却不是,他的目光很遥远,而且范围比阿紫所承受的来之更大!

“好好招人,同时也好好发展,你们两兄妹很有可能会一直留在杭州这边跟我一起发展属于杭州的战魂哦!”

“是,我们会努力的!”两人纷纷一笑。

只是,忽然回想起些什么的阿紫,凑近了一点,说:“少主,关于那个萧寒……”

“哦,那件事就算了。毕竟,他已经给撤职,已经失去了控告他的意义。再说,凭着现在的他,已经完全没有可能去揪出那条大鱼了!”

听到萧寒二字,秦浩就知道阿紫想要说什么了。

“哦……”阿紫有些发愣的应了一声,随即说:“少主,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出去监工了。”

“恩,你去吧!”

秦浩来这里的目的不但是给他们说清楚所谓的搬迁,主要还是想要找一下唐心的。

“小心心!”

“请少主能否不要这样称呼我?”唐心觉得有些肉麻。

“哈哈!”秦浩今晚有些玩世不恭,笑道:“好吧,我就不讨你趣了。”

“少主有什么事要我去做?”唐心眨巴着那双魅力的眸子问。

“没事要你做,只是想要和你商量个事!”

“什么事?”

“你能不能收一个人做徒弟?”

收徒?

当听到这两个字,也当说到关系医术上的问题,即便是秦浩,唐心还是以皱眉的姿态面对他。

“少主,你应该清楚,我神医门的规矩!”

“我清楚!”

“既然清楚,那少主何必还叫我收徒?”

“难道就不能破例?”

“不能!”唐心很是认真的说:“作为神医门的一员来讲,严守祖宗规矩是先行条件。而且,少主口中的破例,唐心实在做不到,毕竟唐心不是神医门门主。”

“…………”

在来之前,或许在答应路仙儿那请求之前,秦浩就已经意料到会得到唐心这种回答。

神医门!

秦浩曾经呆过一段时间,学得只是魏老头那些稀奇古怪,至今还没有实践过,也不知有没有用的古老阵法知识罢了。

对于医术,当年死皮赖脸的要魏老头教,可那老头就算是死也不肯教。

可想而知……

要神医门的人传授医术是具有何种程度的难度!

同时,神医门收弟子也是有严格的要求的。

具有一定的医学天赋不说,还必须要具有对待病人的仁心。

嘴里说这些或许很容易,但要做到,实在是很难。

若是要你医治一个杀你全家的禽兽,你会医治吗?

很具体一点来说,你不会。

但是,在神医门的弟子,首先要面对的就是这个门主亲自列出来的考验。

完成各种考验之后,还必须要经历三年非人所能承受的,剥削自由的,毫无尊严的,就好似一条比毛毛虫还毛毛虫的毫无说话权力的生活。

完成了这些之后,才算是真正有资格去学习他神医魏老头的医术。

再者!

说得好听一点是神医门,其实,所谓的神医门也不外是只有十个人不到的一家医馆。

可想而知……

要唐心教别人医术,那是何等的难!

就连秦浩亲自开口,她唐心也不会给秦浩半点脸的去答应。

“真的不行吗?”

“不行!”

“呵……那算了。当我没说过!”

看到秦浩忽然打回头枪,唐心不由有些好奇的问:“少主,能不能告诉唐心,你要我收的徒弟是谁?”

“额!”

“少主不要误会,我只是有些好奇,居然还有人能让明知神医门规矩的少主来找我说这事!”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一个很好的朋友,如果可以,明天晚上一起吃饭,我带她见见你!”

“…………”

唐心这头反应过来,忽然发现,自己好像陷入秦浩的圈套里面,顿时有些不悦的说:“少主,你还在打我主意?”

“咳咳咳,小心心,不要说得那么难听嘛!”秦浩有些尴尬,说:“见一面而已,也没有什么大不了。再说,最终的掌控权还是在你手上。”

“既然如此,那见一见也无妨。”

“恩,你也去忙吧。我还有事,就先走吧!”

“是!”

虽然唐心没有答应秦浩要真要收徒,可始终还是答应了应该,明天晚上与路仙儿见一面。

怎么说,万事都有转机。

能不能成功的学习神医门的医术,那最终还是得看她路仙儿了。

“仙姐,我只能做到这样,能不能成功,还是得靠你了。”

秦浩走出训练场地以后,淡淡一笑的招了招手,找到了一辆出租车。

看了看时间,也已经是快深夜了,于是便按照之前那纸条的位置赶了过去。

与此同时……

在秦浩那所乘坐的出租车后面,忽然跟着一辆漆黑的轿车,也在同一时间,还有着另外一辆漆黑车的悍马跟在其后。

虽然如此,可在这两辆车的行驶速度,以及各种现象来看,根本就看不出他们有观点跟踪的嫌疑,就连秦浩也没有发觉。

由此可见,其跟踪技术已经是炉火纯青到让人难以察觉。

篮球场!

是的,字条上所讲的篮球场还真不如想象之中那般荒废,又或者这球场或许比想象之中要新,要好!

打发了司机走了以后,秦浩独自一人漫步在那阴暗的篮球场之中。

处在已经快接近夏天时分,天气依旧是不冷也不热的。

但是,已经是快到凌晨时间的空气,不得不说还真让人觉得有些冷清。

或许大部分原因是在于这个篮球场比较阴暗,而且周围林立的高楼大厦比较多,所以才会让人产生这种感觉。

可在这种感觉里面,秦浩却能微妙的感觉到另外一种感觉。

孤僻?

又或者是孤寂?

不,准确一点来说,是孤独!

是的!

是一种孤独的感觉。

尤其是当看到那背对着自己的身影,秦浩感到无边的孤独。

孤独可以促使一个变成一把救济天下的名剑。

孤独也可以促使一个人变成一把可以杀尽天下人的魔剑。

单凭从身段来讲,秦浩也已经确认,此刻正背对着他的一名看不清是何等年龄的人是一个用剑高手。

“你来啦!”

声音出其的没有想象之中那么孤傲,或冷漠。

多多少少渗透出一丝难以掩饰的兴奋,这是秦浩听到他声音的第一时间感觉到的。

“飞镖传书这种伎俩都用上了,我岂有不来之理?”

“那么,你可知道我约你出来的目的?”

“知道!”

“哦?”身影慢慢地转了过来,露出的是一张冷漠到极点的面孔。

是的,是冷漠到极点的面孔!

因为秦浩从他脸上看不出有丝毫类似平常人的动容,而且举止之间给人的感觉也是那么的利索快捷,好似完全不需要转弯抹角一样。

这种人,在日常生活里面,别说是多如牛毛,那简直就是跟“大海捞针”那厮发生破天荒的性关系一样,万中无一!

“你既然知道,怎么还敢来?”

嘴唇牵动,说话的语气并没有与他外表一样冷漠,只是显得相当直接。

秦浩淡淡一笑,与之相比之下,他秦浩比较从容不迫,比较蛋定。

“这些问题都不是关键,关键是,我想知道,你是什么人?”

“这些我觉得没必要告诉你!”

“你觉得没必要,可我觉得有。那要怎么办?”

“如果你想知道,就必须先打败我手中的剑。”冷漠的一剑封喉冷冷地瞥了一眼秦浩,说:“当然,即使你能打败我,也未必能在我口中知道些什么。毕竟,职业操守这种东西,人人都具备!”

“你说话还真够直接的!”秦浩微微一笑,说:“既然如此,那就动手吧!”

嗖……

高剑一举,神情冷漠,仿佛这个是他对敌之前必须要出示的姿态一般,问:“你的武器呢?”

“呵呵,对你来说需要武器。对我来说,我的武器就是我的双手!”秦浩兰花指一瓣,犹如春雨过后一般的截然不同。

或许,这也就是太极所带给人的神秘性质!

一剑封喉并非不以为然,手中剑紧了紧,对于秦浩所摆出来的姿势,他可不认为是一个傻瓜在自己面前卖弄。

精纯的纯天然气势,那可不是人人都有的,而且,即便再怎么厉害的高手,也未必能拥有这种可以随便那么一站就可以与自然几乎并驱一体的境界。

“我和他差不多一年没有见了吧?”

“是的!”

“他又长大了。”

“的确,之前在他师傅那边的时候,属下还有把握与他一分高下。可现在,单凭一个气势,属下已经是败了。”

“他成长了是不错。但,那个人也不是吃素的,他的实力至少在浩儿之上!”

“那……”

“哎……”不容他说多半句的一名坐在漆黑色轿车的中年人,摆了摆手,说:“世事无绝对,有些时候,实力强弱并非是两人对战的关键。”

“难道家主认为,小少爷还有机会?”

“恩!”

知子莫若父,能清楚的看清楚眼前局势的,恐怕也只有这位今天才到达杭州,并且碰巧看到秦浩有战况的秦家阎王爷了。

不过,有那么一句话也叫做,长哥当父!

作为大哥的秦榆,此刻居然只是在埋怨一剑封喉是否太磨蹭了一点?

为何不直接一剑解决掉他的心腹大患呢?

兴许,天理循环,冥冥之中都有注定。

当秦榆派人找秦浩麻烦的同时,居然给自己的父亲看到,恐怕这两兄弟之间的自相残杀也会有一个结果了。

“嘭!”

秦浩两眼一怔,看着刚刚跃开的地面,一条深深地剑痕刺激着他。

剑气!

凡是用剑的高手都很中意的一种威慑性的攻击!

对方居然能做到这点,这说明他的实力绝非平庸。

也正因为这点,秦浩彻底警惕了起来,即便自己的实力得到过增长,但比起这道剑气,他知道自己与对方的实力有些许差距。

“喝……”

一剑封喉不容秦浩多想一秒,高喝一声,长剑划破长空,发出一阵狰狞的寒风。

秦浩心里一惊,连忙迎了上去,暗暗警鸣:“看来今晚是一番苦战啊!”

人们常常都认为,高手过招必然是惊天地泣鬼神的。

可恰恰……

在某种意义上,高手过招其实也只是在那么一瞬间就可以分出胜负。

所以,打得难分难解的对手,在当今世上,那是很不易见到的。

可又恰恰……

今日此新颖的篮球场上却上演着一场打得难分难解的战斗!

战斗!

这两个词儿放在古代,或许人们会觉得是一种很神圣的字眼。

但放在现今,那几乎是幼稚的代表词。

处在现今社会这种科技发达的时代,要说战斗,要么直接搬一枚核弹,或者开一架战斗机,直接把你家门口给轰了了事。

可是,就是有着那么一些人……

像秦浩,像一些懂得武术的人,甚至是一些稍微有些许正气的人来说。

战斗是双方使出浑身解数在对战之余,还是一种人生考验。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适者生存也是同等的一个道理。

当然,这种道理也只能放在古时候,现在,杀人是犯法的。

除非你的杀人伎俩极端高明,能让警察对你丝毫怀疑都没有。

否则,你杀人,等待的就是坐牢,甚至是死刑!

杀秦浩?

不……

即便是再怎么恨,再怎么有威胁,秦榆也没有那个心真的想彻底抹杀了秦浩在这个世界上的生存权力。

他要的只是那种,活着的却不能威胁到他的,活着的,还能让他再也无法与自己有争夺秦家地位的权力。

活抓?

擒获?(https://www.x.upuxs.com/book/3993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upu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x.upu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