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5章 血拼

小说: 逍遥皇帝打江山 作者: 难山之下 更新时间:2018-11-09 23:08:41 字数:2277 阅读进度:656/678

这样远的距离,他不可能一箭射死叶北这样的绝顶高手,他那一箭也只是为了留下叶北。

当然,他也不想一箭射死叶北。他要杀叶北,绝不能让叶北死的那么痛快。

他要一刀一刀的劈死叶北。

所以他的箭像是夺命幽魂一样射向了其余人,他们也都该死!

叶北没有转身逃走,因为无处可逃。身边的人一个个中箭倒下,唯独没有箭射向他,但是他也没有去救其他人,因为那只会徒劳无功。

来人是林向南,他必须全力以赴。叶北凝神站在那里,凝视着数十骑疾驰而来。

箭雨已停,尸体遍地,叶北就持刀站在遍地的尸体之中。

数十骑带着满天的煞气停在了他的面前,但是他的眼里却只有一人,林向南。

“林将军为何来追我?”叶北微微皱眉问道。

“杀你!”林向南嘴里蹦出了两个字,隐约有金戈铁马之声。

叶北微微笑道:“二皇子愚蠢之辈,确实不值林将军另眼相看,不过我神殿屹立世间千年,难道也不值得林将军另眼相看吗?”

“老师一直对林将军赞赏有假,说林将军是世间最有可能超脱九品的人,难道林将军就对神石不感兴趣吗?”

林向南沉声道:“他日我自会去橘山一观神石之谜,现在,我只想将你千刀万剐!”

千刀万剐?这是何等恨意?叶北微微皱眉问道:“为何?”

林向南冷冷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杀父之仇?叶北脸色变得难看起来,杀父之仇确实不共戴天,虽然他知道林向南不至于连杀父之仇的都弄错,还是抱着一丝侥幸心理。

而且他心里也确实纳闷,他根本就没有和林府的人起过冲突,怎么会和林向南有杀父之仇?

叶北问道:“林将军搞错了吧?我何时遇到过令尊?又怎么可能伤害令尊?”

林向南沉声道:“唐府别院,可是你出的手?”

唐府别院?叶北的眼睛微微一眯,他记起来了,他确实在唐府别院杀了一个人,一个八品高手。

只是,那人是唐宁的老管家!

叶北皱眉道:“我是在唐府别院杀过一人,但那人是唐府的管家。”

林向南紧了紧背着的长袍,一字一句道:“那就是我爹!”

此话犹如一声炸雷在叶北的耳边响起,那就是林向南的父亲?林向南的父亲是唐宁的管家?是从小照顾唐宁长大的老仆?

那林向南和唐宁是什么关系?叶北真想吐血,妙妙和二皇子还想拉拢林向南,你们是有多坑啊!

怪不得林向南反手就把二皇子给卖了,有林向南在,有林向南的父亲在,谁能争的过唐宁?

二皇子和妙妙在京城折腾了这么些年,竟然连这点事都没有折腾明白,这不是瞎折腾吗?

自己怎么就一拳把那老管家给打死了呢?叶北也不禁后悔起来,只是此时后悔也已经没用了。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他心里明白,今天他和林向南只可能有一个人活着离开。

叶北添了添嘴唇,反倒是沉下心来了。既然这场死战躲不过,那就只能拼了!

“一直听老师盛赞林将军,心里也一直渴望和林将军切磋一下,还曾想着等林将军去橘山的时候比试一番,没想到会在今天分个生死。”叶北沉声道。

林向南不再多言,而是小心的紧了紧身后背着的长袍。他并没有将自己父亲的残骸放下来。

他要和自己的父亲一起,一起杀了叶北!林向南缓缓抽出了长刀。

世人皆知他的箭天下第一,却鲜少有人谈及他的刀。

周围的亲兵全都散了开来,虽然他们恨不得冲上来将叶北砍个稀巴烂,但是他们知道,将军不希望他们插手。

是啊,杀父之仇又岂能假手他人?

叶北并没有胆怯,反而短刀一扬率先出手,重重的跺了一下地,人就像是一颗天降陨石一般重重的砸向了林向南。

叶北的刀大开大合,又快又沉又狠!

能射出天下最快的箭,林向南的刀又岂会慢?林向南的刀更快更沉更狠!带着心里的恨意,犹如石破天惊一般!

嘭!两人战在了一起,一个是神殿的武痴,一个是久经沙场的悍将,两人之间没有花里胡哨的动作,比的就是快比的就是狠!

两人都是天下九品中的顶尖高手,早已化繁为简,一招一式看似朴实无华,却又招招致命!

血拼了数十招之后,林向南终究是公认的天下唯二的最接近超脱九品的人,凭借着强大的实力压制了叶北。

林向南的长刀一刀接一刀的斩向叶北,暴虐凌厉的长刀将叶北斩的不断后退。

叶北的短刀不断的招架,每退一步都是一个深深的脚印,他的虎口早已崩裂,但是却仍然咬牙坚持着。

但是林向南的长刀斩下却如大山压顶一般,叶北紧紧咬着牙,脸色涨的几乎发紫持刀的手开始颤抖起来。

周围的亲兵们见此也不禁动容,他们追随在大将军的身边才知道大将军的刀有多么厉害,就算是颗巨石也被斩碎了,这人竟然能硬撑着接下大将军这么多刀!

林向南心里有些动容,叶北绝对比之神殿裁决司的高手何为还要厉害!

又是一刀斩下,叶北的短刀终于招架不住了,被长刀斩的向下一顿,长刀滑下落在了叶北的臂膀上。

顿时鲜血喷涌,如此势大力沉的一刀就是金石也经受不住,更不用说血肉之躯。

叶北的左臂被这一刀生生斩了下来。

叶北吃痛之下,双眼反而愈发的明亮了起来,他不进反退短刀凌厉的斩向了林向南。

林向南眼中闪过一丝惊艳之色,左手握拳一拳砸在了短刀上,将这凌厉的一刀砸偏了。

叶北一个趔趄,林向南长刀反向撩起,刀尖划破了叶北的衣袍,带着血珠扬起。

林向南后退一步,叶北向后踉跄了两步,低头看着自己流出的肠子,他反手握刀将肠子塞进了肚子里,随即抬头大喝一声扬刀冲了上来。

只是连受重创的他,早已没了最初的实力,林向南没有犹豫,长刀重重的斩下,好大一颗头颅在空中翻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