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 三种入魔方式

小说: 我的老婆是大BOSS 作者: 中二少年肤浅 更新时间:2019-02-11 18:59:39 字数:2382 阅读进度:305/305

颜苒这么一顿操作,也给方冷整懵逼了。

这是干啥呢?

“主人,奴家知错了……”

颜苒虽然一脸高贵矜持的样子,但她媚骨天成,这番话说出来,竟带着几分诱惑,这诱惑有几分像苏酥,却又有不同。

苏酥是很娇媚,而颜苒则是……

简单地描述,就是一脸嫌弃地给你看胖(和谐)次……

“你这是干嘛?”

方冷都惊了,赶紧给她扶起来,肌肤相亲的瞬间,方冷竟然有种莫名的感觉,曾经在幻境中的情愫又浮现在心头。

颜苒却是轻哼一声,忽然看到方冷的背后还背着一个人影。她顿时瞪大了眼睛,指着张星道:“你还带了别人来”

一想到被第三个人看到了自己的样子,颜苒想死的心都有了。

“是啊,我就是想要问和她有关的事情。至于我们的赌约,当时的事情,你我都是太感情用事了,你又何必太放在心上?”

颜苒:“……”

这能不放心上么,当时可是立下了誓言的,如果不照做,天谴谁能顶得住啊!

这都不是重点,如果只是让方冷一个人看到她那样子,颜苒其实没觉得有什么不能接受的,毕竟,在她的记忆中,和方冷一起经历的故事太多了,什么羞耻的姿势也经历过了,自然不差叫他一声主人,可是,别人不行啊!

颜苒心态爆炸,自然也没有了好语气。

“哼,本尊速来一诺千金,既然是许下的赌约,自然不会赖账。”

方冷背后的张星默默吃瓜,这里肯定有故事。

“好吧,反正当时的事情现在都过去了,咱们还是说说正事吧!”

方冷试图把话题带回来,颜苒却勃然大怒,人家都跪你面前叫你主人了,你就没有一点情绪波动吗?

没有被诱惑到吗?

颜苒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我以为除了这个,和你没有什么别的事情好谈了。”

颜苒默默收回了幽影蛊,就是因为这个,自己的神识也被蒙蔽了,没能感知到方冷背上的人,可恶!

方冷发现房间里面忽然亮堂了许多,颜苒的模样也更加清楚了。

虽然她语气不好,但方冷是来求人帮忙的,态度自然是诚恳一些。

“我知道你博学多识,所以,这个问题我也只能想到找你请教了,麻烦你看一看吧!”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颜苒听方冷这么一说,心里也有一些得意,哼,小样,也知道本尊博学。

至于方冷说只能想到找她帮忙,更是让颜苒心里暗喜,但骄傲的颜苒绝对不会笑,就算嘴角上扬也绝对不会笑出声。

“看在你说的这么可怜的份上,我就看看她吧!我只是看你可怜,你可不要多想。”

方冷:“……”

行行行,我就是个小可怜。

方冷这才将张星放下来,但是没有给她松绑。

话说,张星已经被绑了好久了,她现在都已经放弃反抗了,只是方冷坚持不肯放开她而已。

看到方冷这么复杂的操作,颜苒也觉得很奇怪。

方冷既然愿意为她低头,应该是朋友吧,但这样子对待,是不是太过分了,莫非是有什么特殊的爱好?

颜苒没有再多想,指尖出现一只透明的虫子,飞向张星。

“这是探知蛊,你身体有什么问题,它都会告诉我。”

虫子是透明的,但张星感觉到体内有东西在蠕动,还是恶心得头皮发麻,浑身不禁散发出了一道道黑气。

“魔气!你是魔族?”

颜苒忽然理解方冷为什么要绑着她了,虽然她理解的和方冷想的不是一个东西。

“她原本是人族,后来被诅咒了,才成为魔族的。”

方冷解释了一句,颜苒却摇头道:“世上本就没有魔族,所有的魔,都是人堕落的,或者妖堕落的。从没有一种诅咒可以让人变成魔,她是自己堕落成魔的。”

颜苒很笃定地说道,方冷却愣愣地,说不出话来。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魔,就像你的师父,本来是可以成神的,在渡劫的时候被勾出了心里的魔念,才会堕落成魔,这个姑娘也应该是差不多。”

说着说着,那只透明的虫子又回到了颜苒的手里,颜苒闭上眼睛感受了一下,方冷忐忑地道:“怎么样?”

“你好像很紧张她?”

颜苒斜着眼睛看了方冷一眼,方冷顿时一脸的卧槽,这什么时候了,还关注这些旁枝末节的问题,不知道我很着急么?

“她是我很重要的人。”

“又是小情人么?”

方冷:“……”

颜苒同学,你有没有闻到空气中有一股酸味。

最怕空气忽然安静,但颜苒也没有继续执着这个问题。

“她的情况有些不一样。”

“怎么个不一样法?”

方冷当了一次捧哏,颜苒顺着话道:“人成魔,有三种方式,第一种,像你师父那样的,算是执念入魔,这种魔有自己的意志,虽然会性格大变,但还会保留心智,不会疯癫。第二种,便是外魔引诱,弱小的魔头潜入人心中,引人堕落成魔,第三种,便是魔力转化,她是得到了一股魔力,继承了魔力,也堕落成了魔族。”

“这个应该怎么化解呢?”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但显然,获得不属于自己的力量,自然也无法控制这股力量,只会被力量侵蚀,以后活着的事她的躯体,但并不是她这个人了。”

这一刻,张星仿佛就是个被医生宣读尽力了的患者,方冷就像是患者的家属。

内心极度悲伤,又不愿意相信,希望还有机会。

“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么?”

方冷情绪十分低落,张星感受到他的悲伤,想要安慰他一番,但想起自己难听的声音,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

颜苒一看方冷为别的女人难过,心里颇有几分不快,但不免会想,如果有一天,我也半死不活了,你会这样为我难过吗?

“我只是说我不知道,可没说没有办法!”

颜苒撇了撇嘴,又在心里给自己解释了一句。

我只是看他可怜,才不是想帮他!

“有什么办法?”

方冷顿时很激动,颜苒淡淡地道:“你可以把她这种情况当成是病了,而天下有一个人,只要是病,他就能治。”

“这个人是谁?”

方冷已经打定了主意,赶紧带着张星去求医。

颜苒却淡淡地道:“神医鬼手。

方冷:“……”

没记错的话,前段时间我刚弄断了他哥哥的一条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