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4章 火星四溅

小说: 偷香高手 作者: 偷香高手 更新时间:2016-02-07 09:46:41 字数:2459 阅读进度:660/1946

玄慈说道:“若是几位单独光降敝山,原该恭迎入寺。只是三位和张真人一同前来,张真人少年之时不告而离少林寺,本派数百年的规矩,张真人想亦知道,凡是本派弃徒叛徒,终身不许再入寺门一步,否则当受削足之刑。”

张三丰笑而不语,宋青书却没那么好的性子,冷笑道:“太师父年幼之时,虽曾在少林寺服侍觉远大师,但那是扫地烹茶的杂役,既没有剃度,亦不拜师,怎么算得上是少林弟子。”

玄慈冷冷的道:“可是张真人却从少林寺中偷学了武功去。”

宋青书回忆起张三丰曾亲口说过的那句话:“我武当派的武功,虽是我后来潜心所创,但推本溯源,若非觉远大师传我‘九阳真经’,郭女侠又赠了我那一对少林铁罗汉,此后一切武功全是无所依凭。说我的武功得自少林,也不为过。”

不过张三丰看得开,却不代表宋青书看得开,见少林寺张口闭口就是叛徒之类的字眼,不禁怒气上涌:“你们口口声声污蔑太师父偷学了少林的武功,那如今武当的武功江湖中人所共知,你们倒是说说哪一门功夫是你们少林的功夫?”

玄慈淡淡说道:“张真人的《九阳神功》便是敝寺之物。”

宋青书不禁语塞,不过他素来心思机敏,很快便有了主意:“太师父要真会九阳神功,当年就不会带着张无忌来少林寺受你们白眼了。再说了,当今世上只有明教教主张无忌一人会九阳神功,而他的《九阳神功》秘笈则是来自昆仑一处山谷,可不是来自你们少林,真算起来,说不定反而是你们少林不知道从哪里偷学了一些九阳真经的片段,便扯着虎皮做大旗,吹嘘九阳神功是你们少林之物。”

听到他的话,对面一干僧侣纷纷大怒斥责起来,玄慈眉头一皱,不过幸亏他身为方丈,对这段往事也略知一二,缓缓答道:“当年本寺的《九阳真经》被尹克西、潇湘子盗走,想必张教主在昆仑得到的秘笈正是二人盗走的秘笈,此事张真人也是知道的。”

张三丰点了点头,沉声说道:“青书,不可无礼,还记得之前你答应过我什么么?”

宋青书无奈地点

(本章未完,请翻页)点头,心中不由苦笑,太师父啊太师父,您又何必这么老实,本来只要您否认,我三言两语就能让少林以后再也没法拿此事说项……

不过他心中清楚,张三丰是何等人物,自然不屑于说谎。

“贫道今日前来并非为了和贵寺争论当年旧事,而是另有所求。”张三丰心平气和地说道。

玄慈与方证对视一眼,心想:“不知他来干甚么?带了这么多高手一同前来,想来不见得有甚么好意。”玄慈便道:“请示其详。”

“前不久我几个徒儿相继失踪……”张三丰缓缓而谈,将张松溪、殷梨亭失踪以及后来宋远桥去找他们同样失去联系的事情说了一遍。

玄慈不禁奇道:“宋大侠等人遭此大难,贫僧深感遗憾,只不过真人为何会来少林呢?莫非是怀疑我们少林下的手不曾?”

宋青书哼了一声,从包袱里拿出在破庙里挖下来的木板,指着上面的掌印说道:“各位大师都是高手,想必认得出这是什么功夫造成的掌印吧?”

“咦?”方证大师接过木板一看,犹自有些不敢确定,递到了玄慈面前,“师兄,你看这是不是?”

玄慈不禁点头:“不错,这的确是本寺的般若掌掌力所造成的。”

见对方确认,宋青书便伸手遥遥一吸,便将玄慈手中的木板吸了过来,这一手顿时让场中众人纷纷失色。

玄慈心中寻思:我虽然没有防备,但我手中之物,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被拿走的,对方这样虚空一抓,便将木板夺了回去,莫非是江湖中失传已久的擒龙功?

鸠摩智也是看得暗暗心惊,一段时间不见,他的武功似乎有有突破,也不知道我的控鹤功和起他这一抓比起来,谁胜谁负?

任我行也是沉思不已:我的吸星大.法也有类似效果,只不过一般只能对付功力远不及我之人,要从少林方丈手中这般轻松夺取东西,恐怕很难做到。

“姓宋的,你这是什么意思?”上次玄澄败于张三丰之手,回来闭关苦修,今日听到寺中警钟大鸣,方才出关查探,这才比其余诸僧晚出来,正好看到这一幕,玄澄不禁大怒。

(本章未完,请翻页)“怕你们毁灭证据啊。”宋青书淡淡答道。

玄澄听出他语气中的讥讽,忍不住说道:“姓宋的,把话给我说清楚。”

“在下虽然没怎么读过佛经,却也明白修佛之人戒贪、戒嗔、戒痴,阁下言语之中火气这么大,看来修为不到家啊。”宋青书一番话气得玄澄七窍生烟,不过他也懒得继续理对方,而是对玄慈说道,“方丈,你可知这快木板是在哪里找到的?”

玄慈心中隐隐约约有个不好的猜想,可事到如今,只好硬着头皮问道:“老衲不知,还请金蛇王指教。”

宋青书神色木然:“我张四叔、殷六叔失踪的现场充满了打斗痕迹,而这块般若掌掌印是则留在了现场,此时还望众位大师给我们一个解释。”

虽然之前依旧隐隐猜到,可听对方说出来,玄慈还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周围群僧也纷纷色变。

“此事绝非少林所为,还望张真人明察。”玄慈急忙说道。

张三丰叹了一口气:“贫道也不相信他们的失踪与贵寺有关,不过我那两位徒儿武功虽说不高,却也并非一般人能制服的,般若掌又是贵寺不传之秘,能将般若掌修到如此境界的,除了贵寺高僧外,贫道实在想不出江湖上还有其他什么人。”

一旁的空智闻言按捺不住,指着张三丰怒道:“听张真人的意思,莫非是要冤枉我们少林是此事主谋?”

少林见闻空智四大神僧之中,空见慈悲为怀,可惜逝世最早;空闻城府极深,喜怒不形于色:空性浑浑噩噩,天真烂漫,不通世务;空智却气量褊隘,常觉张三丰在少林寺偷学了不少武功去,反而使武当派的名望骎骎然有凌驾少林派之势,向来心中不忿,是以犹如火药桶一般,一点就炸。

任我行身为魔教教主,平日里何等快意恩仇,今日却平白无故跟着张三丰受了一肚子气,正在恼怒之际,见空智动作无礼,顿时冷笑道:“素闻少林见闻性智四大神僧何等了得,今日一见,却不外如是。空智秃驴,本座看你身材瘦小,又愁眉苦脸,正是一副短命夭折之相,还是注意一下言行的为好。”

(本章完)

...

...(..) ( 偷香高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