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烂咪咪丸

小说: 偷香高手 作者: 偷香高手 更新时间:2015-03-06 23:39:44 字数:8385 阅读进度:129/1960

第一百二十六章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烂咪咪丸

“不知道皇上会将哪位金枝玉叶嫁给吴应熊?”为了更好的拍马屁,韦小宝可是花了一番功夫提高业务水平,跟皇帝相关的一些成语他或多或少都特意去记了一些,“不过这样未免太便宜吴应熊那龟蛋了。『推荐百度/UPU小说网*小/说/网阅读』”

“朕自然不会那么便宜他……”突然意识到什么,康熙看了宋青书一眼,说道:“朕打算将建宁公主嫁给他,到时候小宝你当赐婚使,青书当送嫁大将军,你们两人一路护送建宁到山海关,趁机好好笼络一下吴三桂。”

见康熙语焉不详,韦小宝心中一喜:看来我和小玄子才是自己人,宋大哥肯定不知道建宁是假太后的孽种。

他又突然想到建宁跟自己关系还不错,长相虽然比不上自己那几个老婆,但也算一个美人儿,拿去便宜吴应熊未免可惜,心中有些不舍,但知道这是皇帝的安排,他也无能为力。

不过转念一想,知道吴三桂富甲天下,对朝廷官员向来大方,这次去山海关必定能大大捞一笔,心中顿时又开心起来。

宋青书心中却是大大的不情愿,一来夏青青李沅芷如今下落不明,他还想留在京城打听二人下落,二来他也不太想过于介入满清朝廷内部的事情,帮康熙清除异己。

一个隐患重重,危机四伏的满清朝廷才是对宋青书最有利的,如果康熙真的成功整合了吴三桂与宝亲王的势力,满清没有了内患,再加上康熙这个有为的皇帝,恐怕有席卷天下之势,那样宋青书恐怕真的只有当满清的狗了。

“好了,你们先回去准备一下,三日后启程护送建宁到山海关。”康熙并不知道堂下两人的心思,若是知道自己的两个心腹居然各怀鬼胎,恐怕得气死。

宋青书回到自己院落,在推开房门之前,心中还是有些忐忑,不知道该怎么再次面对周芷若。

当他看见房中空无一人,佳人芳踪杳然,心中失落的同时也有一丝淡淡的庆幸。

其实早间宋青书在床上打量周芷若的时候,就知道她已经醒了。不过对方愿意继续装睡,他也没理由说破。

两人都有一种难得的默契,保持着最后一层面纱没有撕开。宋青书不知道怎么面对周芷若,周芷若也同样不知道怎么面对宋青书。

满腔仇恨地来报复,结果赔了夫人又折兵。周芷若心中充满了难堪,“他此时的武功已经在我之上,昨晚受伤如此好的机会我都没把握住,再想杀他难上加难,看来我得抛弃九阴速成之法,认真钻研里面精妙的武功才有可能报仇了。”

周芷若离去时的喃喃自语,不知道是真的思索着报第一百二十六章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烂咪咪丸

仇还是在掩盖此时心中的慌乱。

也许是意识到自己不寻常的软弱,周芷若眼神转为冰冷,想到洞庭湖畔的那两个小孩:“这两个小孩如此维护宋青书,必然和他关系密切,待我将他们捉到你面前,看你是要他们的命还是自己的命。”周芷若恨恨地看了房间一眼,毅然地转身离去。

宋青书自然不知道这一切,他正看着满地狼藉的房间发呆。碎裂一地的瓷器,还有床上被单已经被撕扯成一滩碎片,让宋青书脸皮抽动起来:“真是个败家娘们,你知不知道这些东西是我好不容易攒起来,以后说不定还能带回现代去卖钱呢,都tm是古董啊!”

接下来几日,宋青书到处去打听着夏青青以及李沅芷的消息,结果始终是一无所获。

夏青青在宋青书眼中除了是一个楚楚可怜的红颜知己,还代表着整个金蛇营。李沅芷在他眼中也不仅仅是一个古灵精怪的官家小姐,还代表着她那手握重兵的提督爹爹。

可是如今两人都不知所踪,宋青书只觉得之前大半的努力都化作了一场镜花水月,整个人一下子就变得无精打采起来。

三日过后,宋青书告别了燕京城,与韦小宝一起护送建宁公主前往山海关。

“希望她们回去时能看到自己的留书吧。”宋青书骑在马上,护卫在建宁车撵附近,心神恍惚。

他留在屋内的书信也就是简单地写下了自己的去向而已,他可不敢具体写什么其他东西,要是被其他人发现,私通反贼的罪名可不是说着玩的。

当然宋青书明白,两女回去的概率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这个世界又没有新闻联播,寻人启事都没法登,茫茫人海,再想碰到两女不异于大海捞针。

“正所谓有缘千里来相会,看来只有寄希望于缘分了,我讨厌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宋青书自嘲一笑。

“宋将军,你在说什么缘分?”这个时候身边一个女声传来。

宋青书转头看去,原来是建宁公主掀开了凤撵的窗帘,正好奇地打量着自己。

这是宋青书第一次见到建宁的样子,十五六岁年纪,一张瓜子脸儿,薄薄的嘴唇,眉目灵动,颇有英气,实在无法想象她是集合s属性与m属性于一身的极品。

得益于刘玉翠的扮演,宋青书一直对建宁这个角色没什么好感。虽然他十分佩服刘玉翠惟妙惟肖的演技,但是她的容颜真没法看。没办法,宋青书有时候就是这样一个浅薄的男人。

哪怕另外几个版本的鹿鼎记里面,也不乏美女扮演建宁这个角色,但是刘玉翠给他第一百二十六章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烂咪咪丸

的印象实在无法磨灭,再也无法扭转宋青书心中“建宁不仅变态,还是个丑八怪”的形象。

“哦,对了,还有他扮演的阿紫……希望这个世界的阿紫千万别是那副模样,”宋青书自言自语道,“不过在燕子坞已经见识过阿朱了,她们一个娘生出来的,应该也差不到哪里去。”

“狗奴才,本公主问你话呢!”建宁之前难得好言相向,哪知道宋青书丝毫没有回应的意思,反而一个人在哪里自言自语,建宁本性顿时暴露出来。

“果然粗鄙不堪!”宋青书鄙视地看了她一眼,直接一巴掌就扇了过去。

一声响亮的耳光,建宁捂着脸颊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你这个狗……”剩下的话还没喊出来,已经被宋青书点了哑穴。

宋青书动作太快,加上故意用身躯挡着前后的视线,因此其余人并没有发现他的大逆不道的行为。

“你以后再敢这样骂我一声,我就赏你一耳光。别寄托于其他侍卫,想必你也听说过我的武功,要是惹得我发起狠来,把其余人杀得干干净净,再将你卖到妓寨,让千人骑万人压。”

宋青书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有些女人是拿来疼爱的,不过有些女人天生就欠抽,建宁就是后者中的奇葩。

见她眼光中露出哀求之意,宋青书从怀中掏出一粒糖丸,直接塞到了她嘴里,顺手解了她的哑穴,“刚才给你吃得是武林奇毒——‘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烂咪咪丸’,它的功效光听这名字想必也不用我解释了吧。”

“世上哪有这种古怪的药?”建宁被吓了一跳,不确定地反问道。

“信不信由你,”宋青书冷哼一声,“以后我每天会给你一颗解药压制它的毒性。不过如果你胆敢将今日之事说出去,嘿嘿,就等着烂成一滩脓血吧。”

建宁见他神情不像开玩笑,脸上顿时堆起一丝笑容,媚眼如丝腻声说道:“宋大人,宋哥哥,奴婢之前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得罪,还宋哥哥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奴婢的过错吧。”

宋青书浑身打了一个冷颤,嫌弃地看了她一眼:“不要用那样恶心的声音跟我说话,只要日后你不乱说话,我自然不会让你死。”

说完策马往前驰去,竟一刻也不愿意多呆。

看着宋青书离去的背影,建宁眼中闪过一丝怨毒,招呼一个丫鬟前来吩咐道:“等会儿在前面镇上歇息的时候,你悄悄通知韦爵爷,让他到我房间里来。”

“公主,这恐怕…...恐怕逾礼不合。”宫女犹豫地说道,按照皇室规矩,公主出嫁之前自然不能第一百二十六章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烂咪咪丸

和其他男人过于亲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很显然已经大大地逾礼了。

“我是公主还是你是公主!”建宁闻言大怒,心想被宋青书欺负也就罢了,现在连一个小宫女都敢跟自己摆谱?抓起头上一根簪子就往宫女身上戳去,“叫你去你就去。”

“是是是……”宫女吃痛地往后闪躲道。

二十里过后,送亲队伍在一小城停了下来,知县迎接一行人在当地一个大富绅家的别院中歇息。

宋青书身上的伤势一直没有好完全,一安顿下来就回到了自己房内,运功调息起来。

接到宫女通知,韦小宝来到建宁房间,谄媚笑道:“公主找奴才来,有什么吩咐啊。”心中却暗骂道:你就是个孽种,如今小玄子眼不见心不烦,把你打发到山海关,可惜总有一天小玄子会对吴三桂动手,估计要不了多久,小贱人就会当寡妇了……

建宁公主此时正端着一只碎瓷青花碗,里面盛满了冰镇酸梅汤,一边用匙羹喝了几口,一边吁了口气:“难为他小小一个县令,居然也藏得有冰。”

此时正值盛暑,酸梅汤中清甜的桂花香气弥漫室中,听着小小冰块和匙羹撞击之声,韦小宝不禁垂涎欲滴。

注意到他表情,建宁挥了挥手:“赏韦爵爷一碗,也让他解解渴。”

韦小宝大喜,接过酸梅汤咕哝哝喝了几大口,只觉得凉气直透胸臆,说不出的畅快,心中暗想:看在这碗冰镇酸梅汤份上,老子以后心里就不骂你杂种了……等等,为什么会这么晕?哐当一下,韦小宝一头栽倒在桌上,顿时不省人事。第一百二十七章啪啪啪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昏昏沉沉中韦小宝脑子稍觉清醒,只觉身上冰凉,忽听得格的一笑,睁开眼睛,只见公主笑嘻嘻的望着自己。

韦小宝“啊”的一声,发觉自己躺在地下,忙想支撑起身,哪知手足都已被绑住,大吃一惊,挣扎几下,竟丝毫动弹不得,身上衣服已被脱得精光,赤条条一丝不挂,这一下更是吓得昏天黑地,

建宁嘻嘻一笑:“狗奴才,醒了?”

“公主,莫要开玩笑。”韦小宝心中惊疑不定,这臭婆娘绑就绑呗,为什么非得将自己脱得精光?

“谁跟你开玩笑?”建宁俏脸一沉,一脚踢到他腰间,直疼得韦小宝呲牙咧嘴,“说!你和皇帝哥哥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莫非她也知道了假太后的事情?”

这件事韦小宝哪敢多说半个字,连忙讪笑道:“我们哪有事情瞒着你啊,公主怎么会这样问?”

“哼,为什么好端端的突然把我嫁给那个什么平西王世子,皇帝哥哥跟我说话的时候,也没以前那么和颜悦色了,还有,还有……现在随便一个狗奴才都敢欺负我。”

建宁越说越伤心,不过她心中担心那个什么“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烂咪咪丸”,一时倒也不敢真把宋青书给说出来。

“奴才冤枉啊,”韦小宝以为建宁说的是他,连忙解释道,“将你嫁到山海关,真不是我的主意。”

“是你的主意也好,不是你的主意也好,反正我被嫁到山海关已成定局。”建宁怒道,想到日后当了别人的媳妇,再也不能像在皇宫里那样逍遥自在,心中一股邪火噌的一下便冒了出来。

“小桂子,我最爱打人了,要是你让我打舒服了,说不定本宫一高兴就放了你,不然……”建宁从被褥下面摸出一根皮鞭,不怀好意地往韦小宝走去。

“不然怎样?”看着那根在油里浸泡地发亮的皮鞭,韦小宝胆战心惊地问道。

“不然本公主就对外宣称你非礼我,嘿嘿,到时候别说是皇帝哥哥了,就连吴三桂都会砍掉你的脑袋。”建宁啪啪啪一连在韦小宝精光的皮肤上连抽十几下,看着对方身上血痕累累,眼神中顿时充满着异样的兴奋。

“你个疯婆子,臭婊子,老子碰到你简直是祖宗十八代都作了孽!”韦小宝疼得死去活来,手脚又被紧紧绑着,顿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破口大骂起来。

“狗奴才,你骂谁?”建宁马上又是几鞭抽了过去,到了最后,韦小宝连骂的力气都没有了。

建宁蹲了下来,轻轻抚摸着他身上的伤痕,顿第一百二十七章啪啪啪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昏昏沉沉中韦小宝脑子稍觉清醒,只觉身上冰凉,忽听得格的一笑,睁开眼睛,只见公主笑嘻嘻的望着自己。

韦小宝“啊”的一声,发觉自己躺在地下,忙想支撑起身,哪知手足都已被绑住,大吃一惊,挣扎几下,竟丝毫动弹不得,身上衣服已被脱得精光,赤条条一丝不挂,这一下更是吓得昏天黑地,

建宁嘻嘻一笑:“狗奴才,醒了?”

“公主,莫要开玩笑。”韦小宝心中惊疑不定,这臭婆娘绑就绑呗,为什么非得将自己脱得精光?

“谁跟你开玩笑?”建宁俏脸一沉,一脚踢到他腰间,直疼得韦小宝呲牙咧嘴,“说!你和皇帝哥哥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莫非她也知道了假太后的事情?”

这件事韦小宝哪敢多说半个字,连忙讪笑道:“我们哪有事情瞒着你啊,公主怎么会这样问?”

“哼,为什么好端端的突然把我嫁给那个什么平西王世子,皇帝哥哥跟我说话的时候,也没以前那么和颜悦色了,还有,还有……现在随便一个狗奴才都敢欺负我。”

建宁越说越伤心,不过她心中担心那个什么“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烂咪咪丸”,一时倒也不敢真把宋青书给说出来。

“奴才冤枉啊,”韦小宝以为建宁说的是他,连忙解释道,“将你嫁到山海关,真不是我的主意。”

“是你的主意也好,不是你的主意也好,反正我被嫁到山海关已成定局。”建宁怒道,想到日后当了别人的媳妇,再也不能像在皇宫里那样逍遥自在,心中一股邪火噌的一下便冒了出来。

“小桂子,我最爱打人了,要是你让我打舒服了,说不定本宫一高兴就放了你,不然……”建宁从被褥下面摸出一根皮鞭,不怀好意地往韦小宝走去。

“不然怎样?”看着那根在油里浸泡地发亮的皮鞭,韦小宝胆战心惊地问道。

“不然本公主就对外宣称你非礼我,嘿嘿,到时候别说是皇帝哥哥了,就连吴三桂都会砍掉你的脑袋。”建宁啪啪啪一连在韦小宝精光的皮肤上连抽十几下,看着对方身上血痕累累,眼神中顿时充满着异样的兴奋。

“你个疯婆子,臭婊子,老子碰到你简直是祖宗十八代都作了孽!”韦小宝疼得死去活来,手脚又被紧紧绑着,顿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破口大骂起来。

“狗奴才,你骂谁?”建宁马上又是几鞭抽了过去,到了最后,韦小宝连骂的力气都没有了。

建宁蹲了下来,轻轻抚摸着他身上的伤痕,顿第一百二十七章啪啪啪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昏昏沉沉中韦小宝脑子稍觉清醒,只觉身上冰凉,忽听得格的一笑,睁开眼睛,只见公主笑嘻嘻的望着自己。

韦小宝“啊”的一声,发觉自己躺在地下,忙想支撑起身,哪知手足都已被绑住,大吃一惊,挣扎几下,竟丝毫动弹不得,身上衣服已被脱得精光,赤条条一丝不挂,这一下更是吓得昏天黑地,

建宁嘻嘻一笑:“狗奴才,醒了?”

“公主,莫要开玩笑。”韦小宝心中惊疑不定,这臭婆娘绑就绑呗,为什么非得将自己脱得精光?

“谁跟你开玩笑?”建宁俏脸一沉,一脚踢到他腰间,直疼得韦小宝呲牙咧嘴,“说!你和皇帝哥哥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莫非她也知道了假太后的事情?”

这件事韦小宝哪敢多说半个字,连忙讪笑道:“我们哪有事情瞒着你啊,公主怎么会这样问?”

“哼,为什么好端端的突然把我嫁给那个什么平西王世子,皇帝哥哥跟我说话的时候,也没以前那么和颜悦色了,还有,还有……现在随便一个狗奴才都敢欺负我。”

建宁越说越伤心,不过她心中担心那个什么“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烂咪咪丸”,一时倒也不敢真把宋青书给说出来。

“奴才冤枉啊,”韦小宝以为建宁说的是他,连忙解释道,“将你嫁到山海关,真不是我的主意。”

“是你的主意也好,不是你的主意也好,反正我被嫁到山海关已成定局。”建宁怒道,想到日后当了别人的媳妇,再也不能像在皇宫里那样逍遥自在,心中一股邪火噌的一下便冒了出来。

“小桂子,我最爱打人了,要是你让我打舒服了,说不定本宫一高兴就放了你,不然……”建宁从被褥下面摸出一根皮鞭,不怀好意地往韦小宝走去。

“不然怎样?”看着那根在油里浸泡地发亮的皮鞭,韦小宝胆战心惊地问道。

“不然本公主就对外宣称你非礼我,嘿嘿,到时候别说是皇帝哥哥了,就连吴三桂都会砍掉你的脑袋。”建宁啪啪啪一连在韦小宝精光的皮肤上连抽十几下,看着对方身上血痕累累,眼神中顿时充满着异样的兴奋。

“你个疯婆子,臭婊子,老子碰到你简直是祖宗十八代都作了孽!”韦小宝疼得死去活来,手脚又被紧紧绑着,顿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破口大骂起来。

“狗奴才,你骂谁?”建宁马上又是几鞭抽了过去,到了最后,韦小宝连骂的力气都没有了。

建宁蹲了下来,轻轻抚摸着他身上的伤痕,顿第一百二十七章啪啪啪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昏昏沉沉中韦小宝脑子稍觉清醒,只觉身上冰凉,忽听得格的一笑,睁开眼睛,只见公主笑嘻嘻的望着自己。

韦小宝“啊”的一声,发觉自己躺在地下,忙想支撑起身,哪知手足都已被绑住,大吃一惊,挣扎几下,竟丝毫动弹不得,身上衣服已被脱得精光,赤条条一丝不挂,这一下更是吓得昏天黑地,

建宁嘻嘻一笑:“狗奴才,醒了?”

“公主,莫要开玩笑。”韦小宝心中惊疑不定,这臭婆娘绑就绑呗,为什么非得将自己脱得精光?

“谁跟你开玩笑?”建宁俏脸一沉,一脚踢到他腰间,直疼得韦小宝呲牙咧嘴,“说!你和皇帝哥哥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莫非她也知道了假太后的事情?”

这件事韦小宝哪敢多说半个字,连忙讪笑道:“我们哪有事情瞒着你啊,公主怎么会这样问?”

“哼,为什么好端端的突然把我嫁给那个什么平西王世子,皇帝哥哥跟我说话的时候,也没以前那么和颜悦色了,还有,还有……现在随便一个狗奴才都敢欺负我。”

建宁越说越伤心,不过她心中担心那个什么“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烂咪咪丸”,一时倒也不敢真把宋青书给说出来。

“奴才冤枉啊,”韦小宝以为建宁说的是他,连忙解释道,“将你嫁到山海关,真不是我的主意。”

“是你的主意也好,不是你的主意也好,反正我被嫁到山海关已成定局。”建宁怒道,想到日后当了别人的媳妇,再也不能像在皇宫里那样逍遥自在,心中一股邪火噌的一下便冒了出来。

“小桂子,我最爱打人了,要是你让我打舒服了,说不定本宫一高兴就放了你,不然……”建宁从被褥下面摸出一根皮鞭,不怀好意地往韦小宝走去。

“不然怎样?”看着那根在油里浸泡地发亮的皮鞭,韦小宝胆战心惊地问道。

“不然本公主就对外宣称你非礼我,嘿嘿,到时候别说是皇帝哥哥了,就连吴三桂都会砍掉你的脑袋。”建宁啪啪啪一连在韦小宝精光的皮肤上连抽十几下,看着对方身上血痕累累,眼神中顿时充满着异样的兴奋。

“你个疯婆子,臭婊子,老子碰到你简直是祖宗十八代都作了孽!”韦小宝疼得死去活来,手脚又被紧紧绑着,顿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破口大骂起来。

“狗奴才,你骂谁?”建宁马上又是几鞭抽了过去,到了最后,韦小宝连骂的力气都没有了。

建宁蹲了下来,轻轻抚摸着他身上的伤痕,顿第一百二十七章啪啪啪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昏昏沉沉中韦小宝脑子稍觉清醒,只觉身上冰凉,忽听得格的一笑,睁开眼睛,只见公主笑嘻嘻的望着自己。

韦小宝“啊”的一声,发觉自己躺在地下,忙想支撑起身,哪知手足都已被绑住,大吃一惊,挣扎几下,竟丝毫动弹不得,身上衣服已被脱得精光,赤条条一丝不挂,这一下更是吓得昏天黑地,

建宁嘻嘻一笑:“狗奴才,醒了?”

“公主,莫要开玩笑。”韦小宝心中惊疑不定,这臭婆娘绑就绑呗,为什么非得将自己脱得精光?

“谁跟你开玩笑?”建宁俏脸一沉,一脚踢到他腰间,直疼得韦小宝呲牙咧嘴,“说!你和皇帝哥哥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莫非她也知道了假太后的事情?”

这件事韦小宝哪敢多说半个字,连忙讪笑道:“我们哪有事情瞒着你啊,公主怎么会这样问?”

“哼,为什么好端端的突然把我嫁给那个什么平西王世子,皇帝哥哥跟我说话的时候,也没以前那么和颜悦色了,还有,还有……现在随便一个狗奴才都敢欺负我。”

建宁越说越伤心,不过她心中担心那个什么“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烂咪咪丸”,一时倒也不敢真把宋青书给说出来。

“奴才冤枉啊,”韦小宝以为建宁说的是他,连忙解释道,“将你嫁到山海关,真不是我的主意。”

“是你的主意也好,不是你的主意也好,反正我被嫁到山海关已成定局。”建宁怒道,想到日后当了别人的媳妇,再也不能像在皇宫里那样逍遥自在,心中一股邪火噌的一下便冒了出来。

“小桂子,我最爱打人了,要是你让我打舒服了,说不定本宫一高兴就放了你,不然……”建宁从被褥下面摸出一根皮鞭,不怀好意地往韦小宝走去。

“不然怎样?”看着那根在油里浸泡地发亮的皮鞭,韦小宝胆战心惊地问道。

“不然本公主就对外宣称你非礼我,嘿嘿,到时候别说是皇帝哥哥了,就连吴三桂都会砍掉你的脑袋。”建宁啪啪啪一连在韦小宝精光的皮肤上连抽十几下,看着对方身上血痕累累,眼神中顿时充满着异样的兴奋。

“你个疯婆子,臭婊子,老子碰到你简直是祖宗十八代都作了孽!”韦小宝疼得死去活来,手脚又被紧紧绑着,顿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破口大骂起来。

“狗奴才,你骂谁?”建宁马上又是几鞭抽了过去,到了最后,韦小宝连骂的力气都没有了。

建宁蹲了下来,轻轻抚摸着他身上的伤痕,顿 ( 偷香高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