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琉璃一般剔透

小说: 偷香高手 作者: 偷香高手 更新时间:2015-02-12 11:56:54 字数:8020 阅读进度:14/1946

& 4800 nbsp;第十四章琉璃一般剔透

宋青书明知道是田归农从中作梗,不过见到这位娇滴滴的大嫂,心中一动,下意识想和她多呆一段日子,决定先不告诉她真相。

三人来到白马寺附近,碰见一消瘦书生坐在路边假寐,胡夫人上去问道:“你好,请问一下药王庄怎么走?”

书生一抬头,顿时眼前一亮,赞道:“好一个漂亮的小娘子!”

小胡斐最恨不得其他男人色.眯眯地看自己娘,闻言怒道:“你这书生好轻浮!”

书生一看胡斐,口中啧啧有声:“骨骼清奇,好一块练武奇才,拿来试药想来效果肯定不错。”说完就伸手抓了过来,胡斐已经颇有武功底子,伸手使出春蚕掌法格挡,不过在他一抓之下居然毫无作用,一下子受制。

“斐儿!”胡夫人大惊失色,一条白绸急速飞了过去。

“咦?”书生见这白绸来得又快又急,角度又刁钻,连忙伸出手指巧妙地往绸带前端数寸的地方点了过去。

胡夫人见状神色一变,手腕一抖,白绸一下子绕了一个大圈,往书生背后大穴打去。

书生抓住胡斐肩头,点了他穴道,脚步虚晃,宋青书只觉得眼晴一花,就见书生跳出了胡夫人的绸带攻击圈。

“阁下何人,为何清楚我的武功招数。”胡夫人面沉如水地看着对面的书生。

“古墓派的银铃金锁,专打敌人周身穴道,果然名不虚传,只是可惜遇到了在下。”书生摸了摸自己的小胡子,得意地笑道。

“嫂嫂是古墓派的?”宋青书心中一惊,看了一眼长得冰雪一般剔透的胡夫人,心中寻思,从外貌气质上的确符合古墓派的收徒标准,不过除了小龙女,李莫愁,没听说过古墓派还有传人啊?

胡夫人神色更为凝重,“天下间知道古墓派的都寥寥无几,阁下居然还清楚古墓派武功的破法。”

哪知书生却摇了摇头,“在下只懂一些皮毛而已,贵派最高深的武功玉.女心经,玉女素心剑法,又岂是那么好破的。”

“看阁下一派大家风度,想必也是一方宗师人物,又何必为难一个小孩子呢?”宋青书见状上前说道。

书生打量了宋青书一眼,嘴角露出一丝猥.亵的笑容:“妙哉妙哉,一个美若天仙的俏寡妇,与一个俊俏后生一路同行,孤男.寡女,干柴.烈火,真是妙哉妙哉……”

“混帐!”胡夫人一张俏脸胀得通红,娇斥一声,就攻了过去,“小心!”宋青书一眼就瞧破了书生的意图,分明是为了让胡夫人气急攻心,露出破绽。

果不其然第十四章琉璃一般剔透

,胡夫人与他斗了十余招,一声娇呼,胸前已然中了一掌,急速后退,嘴角已经浸出一丝鲜血。

书生也不追击,只是捏了捏手指,在鼻尖深深闻了一下,一脸陶醉:“手感真不错,还这么香~”

“你!”胡夫人气得又打算攻上去,只是牵动了伤口,眉头不由得一皱。

“嫂嫂,且莫中了他的激将法。”宋青书连忙过去将她扶住,只觉一股幽香满怀,哪怕现在形势凶险,也不免有些心猿意马。

“呵呵,算你们今天运气好,要是换了二十年前,碰到这么漂亮的小寡.妇,嘿嘿,我肯定是先歼后杀啦,不过现在我心中记挂着一件大事,可没这个雅致,先借你儿子用一用!”说完就抓着胡斐,几个翻腾,就消失在远处。

隐隐约约传来了小胡斐害怕的声音:“你这个变态,居然喜欢男人,你敢对我不轨,我就咬舌自尽……”

宋青书听得一头黑线,胡夫人也是又气又怒,牵动胸前伤势,一下子晕了过去。

宋青书见状大惊,又担心那个书生改变主意折返回来,连忙抱起胡夫人离开了原地。

胡夫人身材高挑,没想到抱起来却柔若无骨,似乎一点重量都没有,宋青书一路上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香味,偶尔肌肤间的碰触,只觉得一片雪腻滑.嫩,心中不由得一荡,突然又想到自己已跟胡一刀结拜,暗暗鄙视了自己一番,镇定心神,四处寻找着避难之处。

终于见到一间废弃的破屋,宋青书用干草在地上铺上了厚厚一层,才轻轻将胡夫人放了上去。

“嗯~”想必是牵扯到伤口,胡夫人嘤咛一声,表情痛苦。

宋青书一时也不知道她究竟伤在哪个具体地方,也不知道伤势情况如何,有心替她查看一下,刚伸出手去,看到胡夫人冰肌玉骨,脸上散发出一丝圣洁气息,一时间真不敢冒犯。

宋青书使劲扇了自己一耳光,检查伤势只是一个借口而已,对方明明伤在胸口,自己只是想找个正大光明的理由占她便宜而已。

不过转念一想,自己身为一个穿越者,何必要遵循这个世界的礼仪之防,前世女人的身体也不是没见过,哪用这么瞻前顾后……

宋青书正在纠结的时候,胡夫人已经幽幽转醒,醒来见到宋青书,连忙追问:“斐儿呢?”

“没那个书生带走了,我见嫂嫂身受重伤,只好先扶你来疗伤。”宋青书有些赧颜,明明是自己害怕书生折返害,这一刻他突然有些恼恨自己为什么现在有如废物一般,一点用都没有,完全是个累赘。第十四章琉璃一般剔透

“我要去救斐儿!”胡夫人挣扎着想站起来,一声痛呼,又跌坐了下来。

“嫂嫂,你的伤势如何?刚才我不方便查探。”宋青书一把将她扶住,只觉得入手处尽是温香软玉。

胡夫人俏脸一红,不动声色地离开了他的怀抱,皱眉说道:“我的肋骨恐怕断了。”

“嫂嫂,我们先治好你的伤,再去救斐儿,不然现在追上他也没什么用。”宋青书扶着胡夫人坐了下来。

“不用,我们直接去追那个书生。”胡夫人却是脸色一红,摇了摇头。原来她心中寻思,这里远离市集,一来一回不知道要耽误多少时间,再说了,如今天下郎中普遍都是男人,自己怎么能让一个男人摸自己那里…..第十五章肋骨在下面啊

这种戏码在电视剧里见多了,见她神色扭捏,宋青书顿时了然于心,故作不知道:“嫂嫂可是担心一来一回耽误太久?兄弟我久病成医,也懂得接骨之术,如果嫂嫂不嫌弃,我帮你接好了骨,再去追那个书生。”

“这怎么行,”胡夫人一张俏脸顿时像一块红布一般,呐呐地说道,“你我……男女有别,怎么方便……”

“如今斐儿危在旦夕,只可很我如今经脉尽断,没法独自去救他回来,只有依靠嫂嫂。男女授受不亲,礼也;嫂溺援之以手者,权也。胡大哥在天有灵,也不会怪你的。”宋青书正色说道。

胡夫人见他说得不伦不类,脸色顿时有些古怪,心想胡大哥天生豪迈,这种情况当然不会介意,不过自己是个女人,可是介意得很。

“刚才那个书生好像说要拿斐儿试药……”宋青书见她还在犹豫,不由得再加了一把火。

胡夫人心中一跳,最终母爱的本能战胜了女人的羞涩,她银牙一咬:“叔……叔叔,劳烦你答应我从今往后,彻底忘掉今天发生的事情。”

“这是自然,”宋青书神色一整,“嫂嫂,等会儿我会以布条遮住眼睛,不会看到一丝不该看的东西。”

胡夫人终于舒了一口气,微不可见的点点头:“那好吧。”

宋青书嘴角露出一丝不可察觉的微笑,扯下一根布条,将眼睛蒙了起来,见状胡夫人也羞涩地将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解了开来。

耳朵里听到衣带悉悉索索的声音,宋青书幻想着现在眼前是如何一番美景,只可惜过犹不及,他可不敢扯下眼前的布条。

“叔叔~好了……”胡夫人娇怯怯地说道。

“嫂嫂,忍着点。”宋青书伸手摸了过去。

“哎呀!你干什么啊,肋骨在下面……”胡夫人一阵气苦,委屈得眼泪都快流了下来。

“对不起,对不起。”宋青书忙不迭地道歉,心中却在回味着刚才手心传来的盈盈一握那娇嫩雪腻感觉,暗自得意,《神雕侠侣》没白看,没想到杨过对陆无双那一招自己也有机会一试。

刚才提出了用布条蒙着眼睛,看似正人君子,其实宋青书早就做好打算,眼睛看不见,那就算摸到了什么不该摸的东西,嫂嫂也没法怪到自己身上……

真是肤若凝脂,手指传来的触.感让宋青书心中一荡,不过他也不敢太过分,终于顺利地将胡夫人的肋骨接好了。

待她穿好衣裳之后,宋青书扯下布条,入眼处是一张红得快滴水的俏脸,胡夫人故作镇定地说道:“我们快点出第十五章肋骨在下面啊

这种戏码在电视剧里见多了,见她神色扭捏,宋青书顿时了然于心,故作不知道:“嫂嫂可是担心一来一回耽误太久?兄弟我久病成医,也懂得接骨之术,如果嫂嫂不嫌弃,我帮你接好了骨,再去追那个书生。”

“这怎么行,”胡夫人一张俏脸顿时像一块红布一般,呐呐地说道,“你我……男女有别,怎么方便……”

“如今斐儿危在旦夕,只可很我如今经脉尽断,没法独自去救他回来,只有依靠嫂嫂。男女授受不亲,礼也;嫂溺援之以手者,权也。胡大哥在天有灵,也不会怪你的。”宋青书正色说道。

胡夫人见他说得不伦不类,脸色顿时有些古怪,心想胡大哥天生豪迈,这种情况当然不会介意,不过自己是个女人,可是介意得很。

“刚才那个书生好像说要拿斐儿试药……”宋青书见她还在犹豫,不由得再加了一把火。

胡夫人心中一跳,最终母爱的本能战胜了女人的羞涩,她银牙一咬:“叔……叔叔,劳烦你答应我从今往后,彻底忘掉今天发生的事情。”

“这是自然,”宋青书神色一整,“嫂嫂,等会儿我会以布条遮住眼睛,不会看到一丝不该看的东西。”

胡夫人终于舒了一口气,微不可见的点点头:“那好吧。”

宋青书嘴角露出一丝不可察觉的微笑,扯下一根布条,将眼睛蒙了起来,见状胡夫人也羞涩地将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解了开来。

耳朵里听到衣带悉悉索索的声音,宋青书幻想着现在眼前是如何一番美景,只可惜过犹不及,他可不敢扯下眼前的布条。

“叔叔~好了……”胡夫人娇怯怯地说道。

“嫂嫂,忍着点。”宋青书伸手摸了过去。

“哎呀!你干什么啊,肋骨在下面……”胡夫人一阵气苦,委屈得眼泪都快流了下来。

“对不起,对不起。”宋青书忙不迭地道歉,心中却在回味着刚才手心传来的盈盈一握那娇嫩雪腻感觉,暗自得意,《神雕侠侣》没白看,没想到杨过对陆无双那一招自己也有机会一试。

刚才提出了用布条蒙着眼睛,看似正人君子,其实宋青书早就做好打算,眼睛看不见,那就算摸到了什么不该摸的东西,嫂嫂也没法怪到自己身上……

真是肤若凝脂,手指传来的触.感让宋青书心中一荡,不过他也不敢太过分,终于顺利地将胡夫人的肋骨接好了。

待她穿好衣裳之后,宋青书扯下布条,入眼处是一张红得快滴水的俏脸,胡夫人故作镇定地说道:“我们快点出第十五章肋骨在下面啊

这种戏码在电视剧里见多了,见她神色扭捏,宋青书顿时了然于心,故作不知道:“嫂嫂可是担心一来一回耽误太久?兄弟我久病成医,也懂得接骨之术,如果嫂嫂不嫌弃,我帮你接好了骨,再去追那个书生。”

“这怎么行,”胡夫人一张俏脸顿时像一块红布一般,呐呐地说道,“你我……男女有别,怎么方便……”

“如今斐儿危在旦夕,只可很我如今经脉尽断,没法独自去救他回来,只有依靠嫂嫂。男女授受不亲,礼也;嫂溺援之以手者,权也。胡大哥在天有灵,也不会怪你的。”宋青书正色说道。

胡夫人见他说得不伦不类,脸色顿时有些古怪,心想胡大哥天生豪迈,这种情况当然不会介意,不过自己是个女人,可是介意得很。

“刚才那个书生好像说要拿斐儿试药……”宋青书见她还在犹豫,不由得再加了一把火。

胡夫人心中一跳,最终母爱的本能战胜了女人的羞涩,她银牙一咬:“叔……叔叔,劳烦你答应我从今往后,彻底忘掉今天发生的事情。”

“这是自然,”宋青书神色一整,“嫂嫂,等会儿我会以布条遮住眼睛,不会看到一丝不该看的东西。”

胡夫人终于舒了一口气,微不可见的点点头:“那好吧。”

宋青书嘴角露出一丝不可察觉的微笑,扯下一根布条,将眼睛蒙了起来,见状胡夫人也羞涩地将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解了开来。

耳朵里听到衣带悉悉索索的声音,宋青书幻想着现在眼前是如何一番美景,只可惜过犹不及,他可不敢扯下眼前的布条。

“叔叔~好了……”胡夫人娇怯怯地说道。

“嫂嫂,忍着点。”宋青书伸手摸了过去。

“哎呀!你干什么啊,肋骨在下面……”胡夫人一阵气苦,委屈得眼泪都快流了下来。

“对不起,对不起。”宋青书忙不迭地道歉,心中却在回味着刚才手心传来的盈盈一握那娇嫩雪腻感觉,暗自得意,《神雕侠侣》没白看,没想到杨过对陆无双那一招自己也有机会一试。

刚才提出了用布条蒙着眼睛,看似正人君子,其实宋青书早就做好打算,眼睛看不见,那就算摸到了什么不该摸的东西,嫂嫂也没法怪到自己身上……

真是肤若凝脂,手指传来的触.感让宋青书心中一荡,不过他也不敢太过分,终于顺利地将胡夫人的肋骨接好了。

待她穿好衣裳之后,宋青书扯下布条,入眼处是一张红得快滴水的俏脸,胡夫人故作镇定地说道:“我们快点出第十五章肋骨在下面啊

这种戏码在电视剧里见多了,见她神色扭捏,宋青书顿时了然于心,故作不知道:“嫂嫂可是担心一来一回耽误太久?兄弟我久病成医,也懂得接骨之术,如果嫂嫂不嫌弃,我帮你接好了骨,再去追那个书生。”

“这怎么行,”胡夫人一张俏脸顿时像一块红布一般,呐呐地说道,“你我……男女有别,怎么方便……”

“如今斐儿危在旦夕,只可很我如今经脉尽断,没法独自去救他回来,只有依靠嫂嫂。男女授受不亲,礼也;嫂溺援之以手者,权也。胡大哥在天有灵,也不会怪你的。”宋青书正色说道。

胡夫人见他说得不伦不类,脸色顿时有些古怪,心想胡大哥天生豪迈,这种情况当然不会介意,不过自己是个女人,可是介意得很。

“刚才那个书生好像说要拿斐儿试药……”宋青书见她还在犹豫,不由得再加了一把火。

胡夫人心中一跳,最终母爱的本能战胜了女人的羞涩,她银牙一咬:“叔……叔叔,劳烦你答应我从今往后,彻底忘掉今天发生的事情。”

“这是自然,”宋青书神色一整,“嫂嫂,等会儿我会以布条遮住眼睛,不会看到一丝不该看的东西。”

胡夫人终于舒了一口气,微不可见的点点头:“那好吧。”

宋青书嘴角露出一丝不可察觉的微笑,扯下一根布条,将眼睛蒙了起来,见状胡夫人也羞涩地将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解了开来。

耳朵里听到衣带悉悉索索的声音,宋青书幻想着现在眼前是如何一番美景,只可惜过犹不及,他可不敢扯下眼前的布条。

“叔叔~好了……”胡夫人娇怯怯地说道。

“嫂嫂,忍着点。”宋青书伸手摸了过去。

“哎呀!你干什么啊,肋骨在下面……”胡夫人一阵气苦,委屈得眼泪都快流了下来。

“对不起,对不起。”宋青书忙不迭地道歉,心中却在回味着刚才手心传来的盈盈一握那娇嫩雪腻感觉,暗自得意,《神雕侠侣》没白看,没想到杨过对陆无双那一招自己也有机会一试。

刚才提出了用布条蒙着眼睛,看似正人君子,其实宋青书早就做好打算,眼睛看不见,那就算摸到了什么不该摸的东西,嫂嫂也没法怪到自己身上……

真是肤若凝脂,手指传来的触.感让宋青书心中一荡,不过他也不敢太过分,终于顺利地将胡夫人的肋骨接好了。

待她穿好衣裳之后,宋青书扯下布条,入眼处是一张红得快滴水的俏脸,胡夫人故作镇定地说道:“我们快点出第十五章肋骨在下面啊

这种戏码在电视剧里见多了,见她神色扭捏,宋青书顿时了然于心,故作不知道:“嫂嫂可是担心一来一回耽误太久?兄弟我久病成医,也懂得接骨之术,如果嫂嫂不嫌弃,我帮你接好了骨,再去追那个书生。”

“这怎么行,”胡夫人一张俏脸顿时像一块红布一般,呐呐地说道,“你我……男女有别,怎么方便……”

“如今斐儿危在旦夕,只可很我如今经脉尽断,没法独自去救他回来,只有依靠嫂嫂。男女授受不亲,礼也;嫂溺援之以手者,权也。胡大哥在天有灵,也不会怪你的。”宋青书正色说道。

胡夫人见他说得不伦不类,脸色顿时有些古怪,心想胡大哥天生豪迈,这种情况当然不会介意,不过自己是个女人,可是介意得很。

“刚才那个书生好像说要拿斐儿试药……”宋青书见她还在犹豫,不由得再加了一把火。

胡夫人心中一跳,最终母爱的本能战胜了女人的羞涩,她银牙一咬:“叔……叔叔,劳烦你答应我从今往后,彻底忘掉今天发生的事情。”

“这是自然,”宋青书神色一整,“嫂嫂,等会儿我会以布条遮住眼睛,不会看到一丝不该看的东西。”

胡夫人终于舒了一口气,微不可见的点点头:“那好吧。”

宋青书嘴角露出一丝不可察觉的微笑,扯下一根布条,将眼睛蒙了起来,见状胡夫人也羞涩地将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解了开来。

耳朵里听到衣带悉悉索索的声音,宋青书幻想着现在眼前是如何一番美景,只可惜过犹不及,他可不敢扯下眼前的布条。

“叔叔~好了……”胡夫人娇怯怯地说道。

“嫂嫂,忍着点。”宋青书伸手摸了过去。

“哎呀!你干什么啊,肋骨在下面……”胡夫人一阵气苦,委屈得眼泪都快流了下来。

“对不起,对不起。”宋青书忙不迭地道歉,心中却在回味着刚才手心传来的盈盈一握那娇嫩雪腻感觉,暗自得意,《神雕侠侣》没白看,没想到杨过对陆无双那一招自己也有机会一试。

刚才提出了用布条蒙着眼睛,看似正人君子,其实宋青书早就做好打算,眼睛看不见,那就算摸到了什么不该摸的东西,嫂嫂也没法怪到自己身上……

真是肤若凝脂,手指传来的触.感让宋青书心中一荡,不过他也不敢太过分,终于顺利地将胡夫人的肋骨接好了。

待她穿好衣裳之后,宋青书扯下布条,入眼处是一张红得快滴水的俏脸,胡夫人故作镇定地说道:“我们快点出第十五章肋骨在下面啊

这种戏码在电视剧里见多了,见她神色扭捏,宋青书顿时了然于心,故作不知道:“嫂嫂可是担心一来一回耽误太久?兄弟我久病成医,也懂得接骨之术,如果嫂嫂不嫌弃,我帮你接好了骨,再去追那个书生。”

“这怎么行,”胡夫人一张俏脸顿时像一块红布一般,呐呐地说道,“你我……男女有别,怎么方便……”

“如今斐儿危在旦夕,只可很我如今经脉尽断,没法独自去救他回来,只有依靠嫂嫂。男女授受不亲,礼也;嫂溺援之以手者,权也。胡大哥在天有灵,也不会怪你的。”宋青书正色说道。

胡夫人见他说得不伦不类,脸色顿时有些古怪,心想胡大哥天生豪迈,这种情况当然不会介意,不过自己是个女人,可是介意得很。

“刚才那个书生好像说要拿斐儿试药……”宋青书见她还在犹豫, 58c 挥傻迷偌恿艘话鸦稹

胡夫人心中一跳,最终母爱的本能战胜了女人的羞涩,她银牙一咬:“叔……叔叔,劳烦你答应我从今往后,彻底忘掉今天发生的事情。”

“这是自然,”宋青书神色一整,“嫂嫂,等会儿我会以布条遮住眼睛,不会看到一丝不该看的东西。”

胡夫人终于舒了一口气,微不可见的点点头:“那好吧。”

宋青书嘴角露出一丝不可察觉的微笑,扯下一根布条,将眼睛蒙了起来,见状胡夫人也羞涩地将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解了开来。

耳朵里听到衣带悉悉索索的声音,宋青书幻想着现在眼前是如何一番美景,只可惜过犹不及,他可不敢扯下眼前的布条。

“叔叔~好了……”胡夫人娇怯怯地说道。

“嫂嫂,忍着点。”宋青书伸手摸了过去。

“哎呀!你干什么啊,肋骨在下面……”胡夫人一阵气苦,委屈得眼泪都快流了下来。

“对不起,对不起。”宋青书忙不迭地道歉,心中却在回味着刚才手心传来的盈盈一握那娇嫩雪腻感觉,暗自得意,《神雕侠侣》没白看,没想到杨过对陆无双那一招自己也有机会一试。

刚才提出了用布条蒙着眼睛,看似正人君子,其实宋青书早就做好打算,眼睛看不见,那就算摸到了什么不该摸的东西,嫂嫂也没法怪到自己身上……

真是肤若凝脂,手指传来的触.感让宋青书心中一荡,不过他也不敢太过分,终于顺 828 地将胡夫人的肋骨接好了。

待她穿好衣裳之后,宋青书扯下布条,入眼处是一张红得快滴水的俏脸,胡夫人故作镇定地说道:“我们快点出 ( 偷香高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