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他化自在天

小说: 天枢(灰狼) 作者: 灰狼 更新时间:2019-02-11 18:41:33 字数:5374 阅读进度:274/376

歌烈已经找找一种可以离开神国的方法,就是祭炼天命书简并以灵hún新生的方式去人间。可是不论他以这种方式来回多少次,有一种事实是无法改变的,那就是神国还是这样的神国,无非因为他的见知增长而变得更加丰富多彩。

歌烈在世人眼中已接近于完人,几乎各方面的成就都达到一个凡人所能达到的巅峰,就算阿努以同样的方式再来多少次,那新生的神灵在人间能够超越歌烈的可能xìng都非常小了。况且就算歌烈成功了”也无非是收复复阿努纳启神系昔日的神域,将神系恢复成众神之战爆发前的样子,这和恩里尔的目的并无区别。

听见阿méng的话,阿努连连点头道:“歌烈之死使我领悟了一件事,我身为歌烈在人间的时候,愿心中也不想要这样的神系,这是自我的背弃,并把这愿心带回了神国。到人间成为歌烈,是我千年以来最大的收获,当我带着歌烈的愿心回到神国之后,也没必要再做同样的事情。很感谢你告诉我你所印证,所以我才会希望与你做出约定。”

阿méng又问道:“可你为何偏偏要找我呢?”

阿努看着阿méng,问了一连串的问题,并自问自答道:“除了你,我还能去找谁?如今谁有这样的境界?难道让我将马尔都克喜宙斯找到这里来?就算他们肯,我也不愿:就算我愿,阿努纳启众神也不愿。

是谁炼化融合了天命书简,汲取了我开创阿努纳启神国的灵hún印迹与修炼见知?谁能够给阿努纳启众神另一种指引,又能让他们听从指引?

只有你,阿méng!

穆芸与珀兰罗丝毫无疑问会支持你,内尔伽勒与埃雷彼也被你收服。像南纳尔和乌图之流,他们本就不关心人间诸事,只想在永恒的神国享受安宁,只要你能融合这个神国继续我的承诺,他们就不会反对。而最重要的智慧之神埃阿,他也是最明智的,知道该做出怎样的选择。

恩里尔陨落、马尔都克膛离之后,你又斩杀了阿达多与阿达德,实际上你已收服这个神系。这些事情都是你自己做的,当时我身为歌烈还在人间,如果不是这样,我此刻怎能向你提出这种井求?你的出现和所作所为,也正是我立下誓愿的契机。”

阿méng的表情说不清是想哭还是想笑,以手抚额道:“看来真是我自己做的事”给您做好了铺垫。您现在提出这种要求、想做出那样的约定,我本是无法拒绝的。可您似乎来晚了”我已经答应安一拉的条件,成为造物主之后将斩杀塞特,并取代塞特成为九联神系的主神。”

阿méng如果加入九联神系成为主神,理论上就不可能答应阿努的要求。可阿努突然笑了,他笑着说道:“阿méng,这两件事并不矛盾。现在我已清楚,安一拉为何要向你提出那种条件,他的想法与我是一样的。

我打造了天命书简,他打造了太初莲huā,偏偏都映射在你的灵hún中被炼化融合。你若斩落塞特”恐怕不仅会成为九联神系的主神,也会继承安一拉对九联神系众神的承诺,在你开创的神国中融合九联神国,而安一拉将脱身而去。

阿méng微微一皱眉:“你就这么肯定?”

阿努点头道:“我可以确定!听说他同意你斩落塞特,我就能确定了。他想让你融合九联神国,必须要让九联众神也愿意接受你的指引、奉你为唯一的神,唯一的障碍就是塞特。是你自己要扫除这个障碍,安一拉便顺势让你扫除。”

阿méng若有所思道:“九联众神我不熟,只见过荷鲁斯与奥西里斯,就算我斩落了塞特,这两位神灵恐怕也未必能听从我的指引。”

阿努冷笑道:“未必?可别忘了塞特做的事情”众神自称天使,奉安一拉为唯一的神,荷鲁斯与奥西里斯不也是默认了吗?只要你斩落了塞特,唯一的麻烦就是奥西里斯,但我想你自有办法收服这位冥王。至于九联神系其余众神”只会尊重安一拉的意志,到了那时,你的意志也就取代了安一拉的意志。”

阿méng苦笑道:“照你这么一说,这些事情又是我自己做的,因为我答应了奥林匹斯神系的阿尔忒弥斯,将着她去九联神系的冥府找奥西里斯的麻烦。我这次的目的与去埃雷彼的冥府不同,不是想拆了冥府,就是想收服奥西里斯。”

阿努又眨了眨眼睛道:“你是唯一可以融合这两个神系的人,偏偏我与安一拉又都有同样的想法。到了那时,你所开创的世界将融合阿努纳启神国与九联神国,这两个古老的神系得丹延续但又不复存在,等于是你取代了我和安一拉。众神皆成为所谓的天使,奉你为唯一的神灵,想一想,这是否就应验了众神之神的预言?”

阿méng又皱起了尼头:“难道您认为实现那预言的人会是我吗?我可从来没有想过!”他又一指棋盘上的光彩道:“那么马尔都克做的又是什么呢?哈梯已灭、亚述与只伦即将被吞并,而埃居〖中〗国也难以避免被征服的命运。阿努纳启神系与九联神系千年以来的神域即将被马尔都克占据,为何不说他是众神之神?”

阿努摇头道:,“他只占领了人间的神域,而你融合的却是神国,成为了真正的众神之神。人间国度的兴衰谁也难言,但神国是永恒井。”

阿méng以手托腮看着棋盘道:,“我在想一个问题,马尔都克开创的神国世界会是什么样子?”

阿努眯起了眼睛:,“我不知道,但可以猜测。就像你所说,阿努纳启神国与九联神国都带着人间国度的影子,这一点从神系在人间的神域就可以看出来。我不得不承认马尔都克是一位很了不起的神灵,他与你一样是自行领悟了本源力量超脱了永生,同时他也是一位很有意思的神,所作所为非常耐人寻味。”

阿méng轻轻点了点头:,“我见过他,他的所作所为确实很有意思。您是这世上最古老的创世神,就您的推断,马尔都克开创的神国会是怎样的情形?”

阿努指着那棋盘道:“你看看bō兹王国的所为”必然有着马尔都克神谕的指引,他们征服了新的疆域建立行省”却允许当地的民众保留原先的信仰,贵族与祭司拥有原先的地位。随着bō兹王国的扩张,他的领土上包容着大大小小真真假假的神灵信仰,而bō兹王国的主神信仰却随着扩张传遍天枢大陆。”

阿méng微微动容道:,“我也看出一点痕迹来。假如人间的神域就代表马尔都克某种誓愿的映射,那么他所建立的神国几乎是来者不拒,能包容各种各样不同的神灵存在,灵hún印迹却不能完全融合,只是一种简单的容纳。它能容纳多少”马尔都克便能汲取多少修炼见知。”

阿努:“这样开创的神国世界确实很有意思,是个五huā八门无奇不有的地方”众神彼此的信念并不相融,甚至纷争冲突不断。马尔都克倒是很爱看热闹,但是这样的神国不能包容比造物主成就更高的世界。

若有创世神的成就,自然就用不着凑这个热闹了。”

阿méng思索道:,“假如马尔都克真的开创了这样一个神国,成为这样的神国之主,也是很了不起的事情,看来他确实超越了创世神的成就。他的神国已经开创了吗,真的会是这样吗?”

阿努摇了摇头:“应该还没有,bō兹王国在人间扩张所做的一切,正是马尔都克在灵hún中所做的印证,我猜测他誓愿中的神国应该是那个样子。”

阿méng又看着棋盘皱眉道:,“bō兹这样的大帝国,强盛时可能会很广大,但是一旦bō兹本土衰落,就会失去对疆域的控制,很容易分崩离析。在我眼中,歌烈不仅是一位成就极高的大神术师,也是一位伟大的军事家与政治家,您难道就看不出这一点吗?”

阿努又摇了摇头:,“我当然能看到,相信马尔都克也一样能看到。但这就是马尔都克求证的过程,如果他成功开辟了那样的神国,bō兹大帝国能长期强盛自然更好,在历史中衰弱也无所谓了,因为马尔都克的誓愿已成。”

阿méng终于很认真的点了点头:,“我明白了,如今的形势”是天枢大陆以来千年所未见的大变局。

马尔都克自有他的追求,而我有我的誓愿”你和安一拉又有各自的决择。我来找你的目的,原本是想与您这位古老的创世神好好印证一番修炼的境界,是来向您请教的。”

阿努笑道:“我所知的一切自然会知无不言。我的情况和安一拉还不一样,你只是在阿达多那里得到了天命书简的映射,而今天我要将我所知、所得、所印证彻底告诉你。”

神灵之间的交流很简单,哪怕是人间堆积如山的典籍内容,可能只是一念之间就印入灵hún。但阿méng与阿努之间如此庞然信息的印证,也是颇费功夫。两人不知在这里又谈了多久,阿méng终于起身告辞。

阿努说道:,“我就在此等你,再见你时恐怕就是最后一次见面了,届时你将已融合了九联神。

你这就要去斩杀塞特吗?”

阿méng摇头道道:,“我还得先去人间,到伊甸园见众门徒。有一件事要提醒您,拉斐尔与华来特如今被我的门徒救回了伊甸园,您已回到神国,是否要继续指引他们?”

阿努摇了摇头:,“对于他们来说,歌烈已逝。当我身为歌烈的时候,曾请求你继续指引我那两位学生,也给他们留下了这样的遗言。我既然连神国都要交给你,这里的众神也将听从你的指引,自然也包括他们。”

阿méng与阿努见面,以人间岁月计算,足足用了三年。此刻距他上次离开人间总计已经过去了十五年,伊甸园中的众门徒终于盼来了阿méng神回归。阿méng回到伊甸园的时候,身边还跟随着穆芸与珀兰罗丝这两位女神。

再méng的众门徒中,加百列已趁脱永生。但是阿méng并没有像开创一个神国指引她进入,所以加百列仍然留在伊甸园。对于阿méng的门徒而言,有一点情况与其它神系是不一样的,在阿努纳启或九联神系中,若是一位神使成为超脱永生的神灵,地位也就随之改变了。

但在伊甸园中梅丹佐仍然是众门徒之长,加百列只是目前成就最高的天使而已因为他们只信奉唯一的神。阿méng这次回来,伊甸园中又多了三位客人,就是拉斐尔、华莱特与西lì娅。

在歌烈组织最后的残军与bō兹大军进行决战时,这三人也在军中,哈梯战败、歌烈阵亡,他们也做好了死战到最后一刻的准备,却在混战中被人救走的。海鸥当然要去救西lì娅,云梦也要去救拉斐尔谣里奥也一起去了。

想把这三位大神术师强行带走并不容易,可当时他们已在战斗中精疲力竭华莱特还身受重伤,三位神使突然从天而降,将人从bō兹大军的重重包围中摄走。既然阿méng手下的神使插手了,马尔都克手下的神使也会出面阻止。

当时阿méng正在不生不灭的永恒中,开辟一片孤寂的时空守护加百列疗伤,察觉事态立刻要加百列返回人间,掩护与接应那三位门徒。

加百列已是神灵,她虽然出现在战场,却并没有直接插手双方的战斗,只是救几个人走马尔都克一方的神使倒也不便扩大冲突。

阿méng回到伊甸园,梅丹佐与加百列率众门徒迎接。门徒们再一次见到了曾帮助他们凿建伊甸同的珀兰罗丝,如今已成为真正的神灵、阿努纳启的春天与生命之神,纷纷上前恭贺。珀兰罗丝微笑着答道:“你们不必叫我女神,也许用不了多久,我和你们一样也是接受阿méng所指引的天使。”

阿努的决定以及阿努纳启神国的命运阿努纳启众神已经清楚,所以珀兰罗丝才会这么说。但门徒们并不了解内情,纷纷用惊讶的眼光看着阿méng,十五年不见,这刚回来就听说了这么惊人的消息一阿méng神把珀兰罗丝怎么了?

阿méng却摇头对珀兰罗丝道:“先不要这么说因为我尚未做到。”

然后又环顾众门徒问道:“我怎么没有看见华莱特?”

拉斐尔面有戚容,叹息一声道:“华莱特受了伤,这三年来一直就没有完全恢复总是一个人独坐在林中不言不语。您回伊甸园的消息太突然,大家都着急赶来见你竟把他给忘了,我这就去把他找来。”

加百列插话道:“不必去找他,我已经叫他来了。”

阿méng抬眼望去,果然看见华莱特从远方的密林中走了出来,身形贴着地面飘飞到眼前,向他拜伏于地亲wěn着泥土行礼。这位大神术师确实带着伤,在伊甸园中三年都没有痊愈,想必这伤痛更多的是在心里。

他扶起华莱特问道:“华莱特,你叫什么名字?”

华莱特被阿méng问愣了,这简直是个白痴问题,他当然叫华莱特!他曾经想过阿méng神回到人间时的无数种情景,心中也有无数的疑问要向这位神灵求教,大多是关于他的老师歌烈的,却万没想到这位神灵竟会有此一问。

见华莱特发愣,阿méng解释道:“我知道你是一名纯粹的祭司,就像你的老师歌烈一样,终生未娶,从接受神职开始就将一切献给了神灵,不再用家族的姓氏与名衔。但你应该清楚歌烈的信念早已背弃了神殿中的主神,现在的你恐怕也是,我想问你原来的名字。”

华莱特低头答道:“我叫沙利耶。”

这时他的灵hún中突然印入了一段信息,便是歌烈的来龙去脉,以及阿méng与阿努在神国中交谈的很多内容,然后听见阿méng的声音悄然道:“沙利耶,我知道你心中的伤痛尚未平复,我也为歌烈哀伤,但这种哀伤与遗憾不应使你感到mí茫。有关阿努与歌烈的事情,等你超脱永生之后自会明了,我本没打算告诉你。

但看见你现在的样子,不告诉你的话解不开你的心结。歌烈不仅希望我能指引你,也希望我融合阿努纳启的神国。这并不是一句话,

而是一种信念的转变。愿意做到的事情并非就意味着能够做到,如果你能接受我的指引,从此我就称呼你这个名字。

华莱特抬起头道:“我的神,请您给我指引!从今天起,我就是伊甸园中的沙利耶。”

阿méng微微一笑,抬手发出一道金光落在沙利耶的身上,沙利耶浑身所散发的气息似乎有了微妙的转变。众门徒都松了一口气,这三年来无论他们用何种高明的治疗神术,都无法完全治愈华莱特的伤势,如今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看样子华莱特的伤势竟然在金光中神奇的痊愈了。@。(https:///book/640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