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5章 我想找到他们

小说: 神医废柴妃 作者: 公子夜 更新时间:2017-10-25 10:08:42 字数:2672 阅读进度:1419/2077

“知道了。”死神说完,牵着东方陌就走。

南宫浅立刻跟上。

谢飞燕刚要跟上去时,中年男人叫住了她。

“谢小姐,那是什么情况?”中年男人皱眉问道,内心是波涛汹涌。

死神殿下竟然牵着男人,难不成他是断袖?

谢飞燕心里难受又郁闷,“就是你看到的那样,死神哥哥喜欢男人。”

要是他真的喜欢男人,恐怕她真的没有机会再嫁给他。

中年男人双眸瞪大,一脸惊恐。

在看到谢飞燕走了后,他立刻跟了上去。

要出大事了!

要是让老爷知道这事,一会儿必定会大发雷霆的。

死神牵着东方陌一路前行,然后走进了一座花园里。

东方陌只觉得自己手心满是汗。

“你竟然真的很害怕。”死神嘲笑道。

东方陌翻了翻白眼,“你最好帮我觉醒,不然你死定了!”

“帮我成功推掉婚约,我自然会说到做到。”死神冷傲道。

他向来说一不二,答应的事,自然不会反悔。

“父亲。”

死神冲着不远处的中年男人叫道。

“你来……”

了字还没说,夜柏寒转身看向死神。

当他看到死神牵着一个男人的手时,整个人瞬间变成了雕像,脸上是说不出的震惊。

什么情况?

这个臭小子竟然牵着一个男人。

他是疯了吗?

“父亲,他是我喜欢的男人,是我要相伴一生的人,请你成全。”死神看着夜柏寒直接开门见山的说。

夜柏寒呆若木鸡,这个混账在说什么!

喜欢的男人?

相伴一生的人?

他在胡说八道什么!

“现在立刻放开他,不然我就一掌拍死他。”夜柏寒阴沉着脸暴怒道。

有些事他可以纵容他,但有些事,他绝对不能纵容。

死神身姿站得笔直,毫不惧怕的说道,“父亲,是你逼我的,总是让我选各种各样的女子,到最后我心里厌恶女子,反而喜欢了男人。”

夜柏寒差点气晕过去。

他自己有问题,还推卸责任给他吗?

“混账!”夜柏寒怒声吼道。

“不管你怎么骂我都行,总之这次我不会娶妻,你要是再逼我,我恐怕会更加厌恶女人,真的和他过一生。”死神冷冷道。

夜柏寒瞠目结舌,片刻过后,他说道,“是不是我不逼你现在娶,你就和他分开。”

“会考虑,你应该是最了解我的,越逼我,我越会背道而行。”

“你现在立刻和他分了,这次我不逼你娶。”夜柏寒只能暂时妥协。

总不能让儿子真的和这个男人在一起。

这要是在死神领域传开,他这张脸不是被他丢光了。

“希望父亲能说话算话。”

“当然,现在立刻马上分开。”夜柏寒怒不可遏道,一看到他们手牵手,他觉得自己体内气血在不断翻滚,就差爆炸了。

死神立刻放开东方陌,淡淡道,“要是没事,我就先走了。”

语落,他转身就走。

“等等。”夜柏寒立刻叫住他。

“父亲还有事?”死神转身看着他。

“他和她是怎么回事?”夜柏寒指着东方陌和不远处的南宫浅。

死神挑了挑眉说道,“父亲还记得曾经我差点死,最后自己回来的事吗?”

“记得。”

“就是她救了我,曾经天宫的公主。”死神指着南宫浅说道。

夜柏寒看向南宫浅,打量她一会儿,诧异道,“你是南宫绝和凤红鸾的女儿?”

南宫浅眼睛一亮,立刻朝夜柏寒跑去,激动的说道,“你认识我爹娘?”

“自然。”夜柏寒冷冷道。

他怎么可能不认识他们。

不仅认识,曾经还算有点交情。

“真好,还能遇到认识我爹娘的人。”南宫浅笑笑道。

咦,他也不是那么难说话,似乎挺好说话的。

“你爹娘现在过得好吗?”

“天宫灭的事你不知道吗?”

“知道,你们不是都转世了吗?没有团聚?”夜柏寒皱眉道。

南宫浅心里诧异,没想到这事他竟然都知道。

“相遇了,不过他们又牺牲了自己。”南宫浅脸上是悲伤。

他们团聚的日子太短太短……

“又牺牲了?”夜柏寒诧异道。

“是,他们原本以为牺牲自己可以和敌人同归于尽,最后他们牺牲了,敌人还好好的活着。”南宫浅想到七杀的存在,心里是浓浓的恨意。

还不知道她来死神领域这段时间,他在人界作了什么乱?

夜柏寒叹气一生,说道,“我从来都知道他们夫妻心怀天下,没想到这次他们还牺牲了自己。”

“不知道伯伯能不能帮我查查他们的转世?我想找到他们。”南宫浅面带乞求道。

他们应该回来的。

应该跟大家团聚的。

“我可以试试。”夜柏寒并没有直接拒绝。

“谢谢。”南宫浅感激不已。

夜柏寒拍拍手,既然她曾经救过儿子,他帮她是应该的。

更何况以他和南宫绝的交情,他的确应该帮忙。

只是他只能待在他的领域,并不能出去帮什么忙,不然会违背天地规则。

“夜伯伯。”

谢飞燕立刻跑了过去,一脸的委屈。

“飞燕啊,让你受委屈了。”夜柏寒有些歉意道。

不用想,她肯定知道臭小子和那个男人的事。

“我没委屈,就是死神哥哥喜欢男人,我心里很难受。”

“那个我刚刚答应了他,只要不逼他成亲,他就立刻和这个男人分开。”

夜柏寒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既然他答应了,那谢飞燕和臭小子的婚事自然不算了。

谢飞燕眨眨眼,并没有生气,反而笑了起来。

“好啊,我没意见。”

只有死神哥哥和这个臭男人分开,她才有机会。

等等……

她怎么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

“死神哥哥,你和他故意演戏逼夜伯伯的对不对?”谢飞燕突然大声叫了起来。

“没有。”死神冷冷道。

他自然是不会承认的。

免得老爷子一会儿突然反悔,那岂不是浪费了他那么多的表演。

“可是你不是说喜欢他,你怎么可能那么快答应跟他分开。”谢飞燕依然觉得自己或许猜的没有错。

不然以他那种冷血无情的人,怎么可能短时间内喜欢上一个男人。

所以肯定有问题。

夜柏寒听着蹙了蹙眉头,黑着脸看着死神,“你和他在演戏给我看?”

南宫浅嘴角抽抽,只能在心里憋着笑。

“夜伯伯,他们的确是在演戏。”

想了想,南宫浅开口道。

死神瞪向她,她怎么可以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