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1章 分道扬镳

小说: 神医废柴妃 作者: 公子夜 更新时间:2016-09-13 09:37:28 字数:2394 阅读进度:551/2077

“切,我不稀罕。”

“……”帝弑天目光沉了沉,她就那么不喜欢他?

“像你这个样子根本是追不到女人的。”南宫浅很认真的说,首先他不会讨女人欢心,其次嘴巴太毒,哪个女人会喜欢他这样的。

红玉笑,你以前可不就是喜欢他,还喜欢的无法自拔。

如果有一天你想起一切,到时候会是怎样的表情?

帝弑天的目光更加阴沉,他怒目瞪着南宫浅,沉声道,“你是不是没有心,难道真的看不出来我喜欢你。”

“没有人规定,你喜欢我,我就得喜欢你,我劝你早些放弃吧。”南宫浅说完朝雪峰里面走去,她现在得寻找碧露草。

帝弑天脸色越来越黑,周身散发着强劲慑人的冰寒之气!

这个死女人,三番几次劝他放弃。

第一次,他帝弑天感到了挫败感。

在他以前的世界里,从来没有人让他如此不知所措。

她的心是不是石头做的?

南宫浅在雪峰里找了一会,便看到悬崖边有一株很茂盛的碧露草,每片叶子都晶莹透亮,上面还沾着一些水雾。

看来到了凌晨,就能收集碧露水了。

确定好位置,南宫浅找了一处隐蔽的地方打坐修炼,这里水系元素特别的深厚,很适合她修炼水系魔法。

在修炼斗气的同时,她并没有忘记魔法。

时间一晃而过,不知不觉便到了凌晨。

南宫浅昏昏欲睡,但想着一会儿要采集碧露水,她哪里敢睡。

“你想睡就睡,我会帮你采集。”帝弑天突然将她拉进怀里强势的抱住,看着她困得差点倒在地上,俊脸黑了黑。

“你那么粗鲁,万一把水弄掉了,我们又得再等一晚上。”南宫浅撇撇嘴,所以她不放心把这种小心翼翼的事交给他。

帝弑天凶狠的瞪着她,他什么时候粗鲁了?

终于熬到凌晨,南宫浅在看到碧露水透明的叶子上凝结出晶莹透亮的水珠时,心情那叫一个好。

只要采集碧露水,就可以炼制祛除她脸上伤疤的药。

南宫浅蹲在碧露草旁边,拿出一个小瓷瓶,小心翼翼的将叶片倾斜,让水珠滑到瓶子里。

帝弑天双手环胸站在旁边,脸色非常的难看,这样的小事难得到他吗?

突然,悬崖边的雪松动了。

南宫浅正专心致志的收集碧露水,根本没有注意到,身子猛地朝下面栽去。

帝弑天眼快手快,伸手一把将她抓住,飞身跃了上去。

落地后,南宫浅第一时间关心手里的瓶子,在看到里面的水没了后,她一阵欲哭无泪,十分的沮丧。

好不容易熬夜等到,终于采集了一些,竟然全部没了。

帝弑天见她哭丧着脸,安慰她道,“这里又不是只有一株碧露草,再找就行了。”

南宫浅撇嘴,他说得倒是轻巧,以为碧露草是那么容易找的吗?

万一这里真的只有一株怎么办?

第二天早上她起来时,帝弑天将两个瓶子塞到她的手里。

“这是……”南宫浅眨眨眼。

“碧露水!”帝弑天冷傲道,不就是找个碧露水,这样的小事难得到他?

南宫浅狠狠吞了吞口水,立刻打开瓶子闻了闻,还真是碧露水,顿时满脸的欣喜。

他是怎么做到的?

昨晚他没有睡觉吗?

南宫浅抬头朝帝弑天望去,能从他那双漂亮的凤眸里看到红血丝,明显是没有休息好的迹象。

他为了帮她找碧露水,昨晚都没有睡觉吗?

南宫浅撇撇嘴,这个人到底是要怎样。

时不时对她毒舌,惹她生气,可又每次都做出让她感动的事。

偏偏她这个人非常有原则,他帮了她,她总不能再对他冷脸相向。

南宫浅内心十分的矛盾复杂又纠结。

看着手里的两瓶碧露水,心里对他的那点怒气瞬间烟消云散。

为什么她对他就真的气不起来。

而这个混蛋每次都有办法让她心里的气消!

他就是她的天敌,是不是上辈子她真的害了他的全家,他这辈子来折磨她的。

“帝弑天,你其实不用这样的。”南宫浅低垂着头叹气道。

“闭嘴!”帝弑天最讨厌她让他放弃。

“……”南宫浅。

“赌约当初是你自己答应的,你现在是想出尔反尔?”帝弑天冷冷的鄙视她。

南宫浅张了张嘴,刚刚平息下去的怒气迅速升腾起来。

她那样说,还不是为了不想伤害他。

他现在自信满满,等一年之后,他爱她太深,到时候输了怎么办?

“我不管你了。”南宫浅没好气的说,转身就走。

他爱追就追,到时候一年时间到,他们就分道扬镳!

帝弑天看着她的背影,眉眼狠狠一沉,他为什么要追着她不放?

他伸手摸着胸口,只因为心里那股异样的感觉。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种他和南宫浅以前认识的感觉!

可如果真的认识,为什么他的记忆里从来没有过她这个人。

南宫浅并没有马上回去北斗学院,下了雪山,她找了一处地方开始炼药。

现在所有的药材已经全部找齐,怎么也得美美哒的回去。

帝弑天一直站在旁边,目光复杂的望着她。

捣鼓了许久,南宫浅满脸欣喜的打开丹炉,只见丹炉里面躺着一团软软的像泥一样的药膏。

没错,就是药膏!

这是她前世就会的炼药术,不凝结成丹,只凝结成膏状。

南宫浅迅速将里面的药膏拿出来,“我们走吧。”

“你不先擦药?”帝弑天指了指她手里那团黑糊糊的东西。

“找家酒楼,我要泡澡。”南宫浅兴奋的说,这么一团药膏哪里够擦脸和全身。

只有将它们放进滚烫的开水里化开,等水凉了后,她整个人泡到药水里,一样会有效果。

她现在身上的伤痕不像之前在圣堂被那几个贱人弄的那条伤疤,当时是被她们涂了那种药,才导致没法消除的。

想到这件事,她恨不得将洛千凝几人全部变成丑八怪,让她们一辈子顶着一张丑陋不堪的脸活着。

这个账,等她再回玄天大陆时,迟早会算

两人离开雪山后直奔最近的都城,然后找了一家酒楼。

帝弑天在外面等着,南宫浅在房间的浴桶里泡着。

当看着身上那些丑陋的伤痕慢慢消失后,南宫浅眉宇间满是喜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