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贺虎臣

小说: 神话版明末 作者: 孤君道 更新时间:2019-06-13 06:51:01 字数:2782 阅读进度:204/215

“报!”

红巾军探马飞驰到于宏志近处,急声呼喝:“大将军!天津新军都司贺虎臣率部来战,这人亲领三百余骑冲驰北营,插翅虎、一条龙、熊山君都已溃败!北营步军战意颓败,牛将军请求支援。”

“贺虎臣不是在保定么?他怎么去了天津?”

于宏志眉头紧皱,摆手:“告诉牛朝利,让他固守营盘。贺虎臣远道而来,人马困乏不能持久,也就这三板斧。只要他挡住这三板斧,待人马精疲力竭时,东营、西营马队自会趋卷向北。到时候人困马乏,我看他贺虎臣能逃到哪里去?”

当即几个亲随一同上马去传达命令,同去同回避免军令传达时失真、延误。

他的军师提议:“大将军,东西两营马队齐出固然能收夹击奇效,可就怕贺虎臣围而不攻休缓体力。等到一个时辰后,贺虎臣麾下步军赶来参战,他马队也是生龙活虎,绝非牛将军及东西马队能应付的。”

于宏志犹豫不能决,展眉去看南城攻势。

负责攻城的是他心腹田付民,惨烈攻城战淘汰了许多人,活下来的人自然而然的学会了章法。

不懂攻城套路、章法的头目、信众,都已付出了惨重代价。

缺口就在面前,田付民领军上前并未冲击,而是重新把攻城时遮挡流矢弹丸的偏车、挡箭牌架起,先以火铳、弓弩、投石压制城头守军,这才组织人力清理缺口坍塌的废墟。

缺口内,左良玉背对着门扇席地而坐,抱着水葫芦仰头喝着,身边乡勇、民壮持弓射击,或用皮索绑了石头朝城外瞎打。

不时也有城外的流矢、石子砸到门板上哚哚作响。

邱磊头顶一面大铁锅从城头跑下来,刚把锅放下,旁边被拆了门扇的民居里就有民妇跑出来把自家的锅拿回去了。

左良玉瞥一眼那要锅不要命的民妇,递出水葫芦:“城上如何说?”

邱磊喘着气,油垢脸上冒汗:“有万人敌,但只能投四个,不能多投。”

“四个应是够用了,再多也无用。”

左良玉说着用手抹一把地上土灰,再搓脸,脸上油污汗迹搓成泥棒。他搓的用力,疼的龇牙咧嘴,还龇牙做笑:“得把这张脸露出来,一会儿保准是贼人大头目带队先冲,这人头抢到手,怎么也能换个队官、把总!”

城外,红巾军探马流星一样来报:“大将军!贺虎臣绕西来攻,大西营、小西营马队抵挡不住,攻城步军腹背受攻业已进退混乱,任由贺虎臣驰马驱赶!”

“山东响马怎就这样不中用!”

于宏志恼怒谩骂,扭头大喝:“儿郎们备战!稍后咱去会一会贺虎臣,看他这三百骑是不是长了翅膀!”

他继续观望,见缺口处废墟快要清理干净,又有东边探马来报:“大将军,山东游击张榜冲击东营,刘将军目中流矢,已然归真。”

紧接着又有东边探马来报:“大将军!济南府各县乡勇旗号出现在东营外,约有七支,不下五千之众。”

“这也是一帮蠢货,待我破了德州开了王府,再来打我岂不是军功、钱财两不耽误!”

于宏志嘲笑两声,也不放在心上。

张榜勇悍,可所部兵丁不过七百;各县乡勇虽有五千,可东营却有近万人。

张榜、乡勇缺乏成建制骑军,自不可能隔断东营与营外攻城将士的联系。哪像贺虎臣,击溃响马凑成的马队后,自能仰仗四蹄冲溃侧翼无备的攻城步军。

约片刻时间,于宏志的骑兵队集结完成,约五百余骑,都是他起家的老弟兄。

也不啰嗦,征北大将军战旗随他移动,五百余骑向西卷去,北营、西营溃逃来的响马散骑依附上来分列两翼,待抵达大西营外时,已有八百余骑。

此时贺虎臣三百骑正下马休缓体力,于宏志仗着人多分出两个百骑队游弋而出,似要夹击贺虎臣部。

贺虎臣端起望远镜详细观察冲来的游骑,不由哂笑:“鞑子都不用的东西,这伙妖匪还在用。”

只见于宏志所部骑卒战法配备与鞑虏一样,是枪骑在前,刀骑在后,后面跟一个弓骑。三骑一组,有冲阵刺击的枪骑,有近战掠杀的刀骑,还有远程射击的弓骑……这已经过时了。

“用跳荡铁骑战法破他,而后全军随我齐射妖贼大旗,一举格杀此獠!”

贺虎臣做出布置,当即两个骑军队官各引四十余骑迎上去,一个个人马合一腾出双手,手里各握一杆一尺四寸长的自生火骑士短铳。

两股骑兵错身掠过,枪骑欲递枪扎刺,刀骑欲劈砍,弓骑则张弓放箭;另一边则左右抬手各放一轮,火药炸响后白烟弥漫,马蹄轰隆践踏声掩盖了骑士落地声。

两翼交锋,烟雾还未散去,于宏志部下骑士就因马匹惊慌四逃而混乱,更无从组织再战。

反倒是官军的马匹经过训练,勉强能聚拢成队。

发起冲锋的于宏志已没时间去看两翼战场,现在烟雾笼罩也看不清楚,他双手持枣槊跃马直冲‘天津左营都司’战旗下的贺虎臣。

他座下骏马奔驰如电,使得他一马当先。

“轰!”

贺虎臣抬手放枪,当即前排骑士一轮齐射,又一轮齐射后就调转马头朝两翼跑,后排的骑士也是两轮齐射。

剧烈炸响声惊扰马匹,于宏志所部马匹惊慌长嘶,又弹丸横飞顷刻间人仰马翻,前队受阻停滞,被自己后队撞上挤成一团。

弹丸肆掠,于宏志却毫发不伤,但座下骏马受惊将他甩了出去,脸先着地滚了三五圈才止住势头,立时死透。

硝烟弥漫,贺虎臣扭身回头只看‘征北大将军’战旗飘扬,也不知战果如何,当即聚拢麾下骑士向南缓行,都在马上重新填装弹丸,意在破坏红巾军攻城节奏。

德王府有失,砍一百个于宏志的脑袋又有什么用?

贺虎臣一路休缓马力,至南城外时,这里红巾军已围攻缺口,贺虎臣哪里还敢体恤马力,当即全力督促朝着缺口聚集的红巾军发动背冲。

城上守军欢声如雷,缺口处田付民一身重甲冲阵在前,三百余重甲红巾军精锐已随他冲入缺口,全靠蛮力撞击,即将冲溃乡勇、民壮设置简陋的栅栏障碍。

突然缺口两侧点燃万人敌投下来,当即缺口处烟火弥漫,呛人鼻眼的浓烟无孔不入。

再是重甲,再是精锐,也睁不开眼,喘不上气。

但也逼的冲入城中的红巾军甲兵决死冲突,反倒冲破民壮设置的防线。

鱼还没死,网先破了。

“开了德王府,城中人人发财!”

田付民抡刀砍翻一个民勇,满是血污的脸对周围民壮嘶吼:“朱家皇帝王爷吃香的喝辣的,你们当牛做马图什么!死在这里,妻儿又有什么好下场!”

“妖言惑众!”

几步外秀才也是呐喊,张弓就朝田付民射击,却被田付民抬盾遮挡,一刀斩断箭杆继续大吼:“藩王宗室坏事做绝,谁家没被欺辱过?都想一想,平日官府如何看待你们,猪狗不如的东西,现在竟给官府卖命,简直愚蠢!”

周围民壮迟疑,一些人手里的刀剑已垂了下来,左良玉手里的雁翎刀也垂了下来,当即答话:“可……可……”

田付民凝目去看,左良玉却蹲身前冲双手握刀往前一推,本就破甲设计显得尖锐的刀尖抵在田付民小腹札甲上,一时没扎穿。

左良玉双目赤红咬牙嘶喝,终于刀尖破开札甲隙缝,瞬间连续扎破里面的锁子甲,血肉骨骼已算不得阻碍。

田付民一双眼睛瞪的圆溜溜,死死盯着左良玉:“蠢货,活该你一辈子当牛做马,死了也骨肉无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