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6章欲言又止:孙墨是个大女人

小说: 妻主难为:刁蛮将军嫁进门 作者: 七月姽婳 更新时间:2019-06-13 06:52:38 字数:2205 阅读进度:652/652

孙墨微微露出一丝惆怅,叹了口气:

“这……就不用你我操心了,只要休书到了我姑母手里,就等于到了我姥姥姥爷手里,弄不好,我姥姥现在接我爹回尉迟老宅的船都备好了!”换句话说,就是她孙墨想日后在尉迟家偶遇尉迟氏,也唯有姥姥姥爷特意安排才有可能了。

莫名的……孙墨心烦,忽然有些同情起即将被当“家丑”藏入深宅的嫡父尉迟氏了。

肖腾心里也颇不是滋味,尉迟家的老宅,几十进几十出,那密密麻麻的建筑群,起码占了半个村子的旧宅院,无疑就将是公公余生的“墓”——

当然,他不会同情甚至怜悯尉迟氏一分,因为这叫报应!害人终害己。

“哎——”肖腾面露几分悲戚,“娘这也是为你爹和姥姥姥爷家着想,不管怎么说……尉迟家上上下下也是上千口人——

而且你姥姥不管怎么说,也是朝廷三朝重臣了。那似我肖家,树倒胡弥散,自我娘突然债台高筑,姐姐和季叔们忽然也全都各自飞了。我和我爹娘就全指着你了!哎——不想这些了,先用饭吧,孩子们还都在哪儿眼巴巴望着呢!”

言罢,肖腾默默抓起孙墨的手往已经摆好饭的外屋走。

孙墨也知肖腾这话是在暗示她,他肖腾已经无家可归,这自古休夫有七出三不出,其中一不出就是无所归者不可休,但……她心里怎么听着这么怪呢?尤其前面那一桌子的燕窝锅子乌鸡汤横卧其上时,孙墨怀疑这是她那点俸禄吃得起的?

罢罢罢,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她孙墨不吃也蹭了肖家的四五年白食,更别说,腾哥哥还给她孙家养了五个白白嫩嫩的儿子——

柳姐姐说,身为一个女人,如果连自己男人都护不周全,何来顶天立地?又有何面目说妄谈国家兴亡?

是啊,她孙墨如果连腾哥哥和孩子们都自认护不住,又从何来的自信,欲保柳姐姐一生周全呢?

不思退路的只身犯险,或许,自古就是愚勇,失败的英雄从来都是失败者的自谓。刚则易折,如……一直不知迂回的爹——

尉迟氏!

想着,孙墨不自禁默默回握紧肖腾的手。

肖腾微觉诧异,悄悄地回眸暗瞅孙墨,不知墨儿这是又想起了哪一出?

孙墨则淡淡一笑:“看什么?”

肖腾只垂眼看彼此紧握的手。

孙墨索性就再使点劲儿,然后冲着肖腾睁大的眼咧嘴傻笑,直把肖腾看得心里发憷:“墨儿,你这莫不是病了吧?”

孙墨迈开大步,拽着肖腾向前:“或许——”

语音未落,孙墨忽然又顿住了身形,愣了约莫有数秒,孙墨突然又背对着肖腾,没头没脑道了句:

“腾哥哥,这么多年了……其实……墨儿一直……墨儿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

“……”肖腾倏地心内一阵窒息,不是感动,而是紧张,不知墨儿重提旧话,是不是又想“休夫”,急得待要开口堵住孙墨后面的话,岂料素日反应总是慢半拍的孙墨,今儿竟将后面的话一气呵成:

“所以……如果可以……不,我们一定能与柳姐姐他们一起共渡此劫的,所以……在此之前——

请腾哥哥一定要努力和孩子们一起活下来,我孙墨也许身无缚鸡之力,也无何雄才大略,更无三头六臂,但墨儿一定会倾尽全力保护你,保护孩子……像柳姐姐护柳姐夫一样。”

肖腾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心内一边吐槽:快拉倒吧,你柳姐姐那懦妇,眼见我大哥大祸临头,她都想休夫脱逃了,你还想和她一样来保护我?想气死我吧?一边嘴上佯作柳家一切事宜不知的模样,淡淡地温婉笑道:

“说什么傻话呢?只要你一直守着我们父子,就是刀山火海,你腾哥哥也觉得日子过得蜜又甜!这什么海誓山盟,你腾哥哥我听不太懂,也不受用。

我啊,心里吧,就觉得,你能像我娘对我爹似的,去哪儿都带着我们父子几个,我想,这就是最大的好了,你说是不是?

这亡命天涯,有你在,就有家!大不了,这里不给活了,咱们下南洋,那里还有我娘过去做买卖的老朋友,虽没现在尊贵,但顿顿有饱饭,过得也不会太差!

反过来说吧,没你,天天住豪宅吃山珍海味,不也还是守活鳏?”

“……”孙墨微愣,不敢想肖腾其实连今后往哪里跑都想好了——

话说这家主怎么感觉更像腾哥哥?

当然,这也得她为全家早做打算,困死京城可不是良策,狡兔还有三窟呢!不行,她得好好再细细思量思量,活人岂能让尿憋死?既知眼前的形势一触即发……岂能不留后手?

“说起来,咱们家和船行可还有往来?”

孙墨微微一沉吟后,扭头再问。

呃?

这是何意?

肖腾心内再次发憷,微微心虚起来。

“说什么往来不往来的?虽然……我娘这些年算是败了,但……买卖不在交情在,都曾是一条江里混饭吃的老姐妹,真有事,求到门上,想来也是没有不帮忙的?

再是不计恩义的,只要给钱给的足,难道还有和钱过不去的商人?”

“命也敢搭?”孙墨幽幽地试探了句。

肖腾垂眼,虽不知孙墨到底是何用意,但……略微思量思量后,他十分谨慎地声附耳答了句:“我娘曾说,有一路人,只要利够厚,就是江底的老龙王,他们都敢掀上一掀!”

肖腾没敢直接说人家就是刀口添血的道上人,何来怕死一说?

言罢,肖腾万般心地观察墨儿的神色,不料孙墨竟没露出一丝惊讶,反而拢紧了两眉,十分郑重地点了点头后,后面的话又没了,弄得肖腾心里更纳闷。

“墨儿……你莫不是想……”肖腾等了大半刻,眼见孙墨半只鸡腿都要啃完,还不吱声,不禁急了。

孙墨点点头:“有些事,需要见见……对了,娘,今儿晚上在屋里吗?”

得,肖腾心闷,心知孙墨孙家大女人的老脾性又犯了,估摸着是不会和他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