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魏明

小说: 权御八荒 作者: 六街老马 更新时间:2018-11-09 23:15:16 字数:2510 阅读进度:230/231

风陵渡水军大寨。总兵都督府。

在翠微居滋事的黑脸儿带着残兵败将一溜烟儿来到风陵渡水军大寨,进了总兵都督府,见到魏明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魏明矮胖身材,发髻线有些斑秃,长脸圆眼,太阳穴高高隆起内功殊为不弱。此刻他手里捧着一只翡翠玉壶,玉壶墨绿茭白相间,是极为名贵的磐石宝翠。他一边把玩玉壶,一边斜眼扫一眼满头是包、鼻青脸肿的黑脸儿,说道:“方皮,谁把你打成这个惨样儿?”

方皮说道:“一个叫牛三木的人。”

“牛三木?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过。”魏明又问,“那个叫牛三木的人,是在翠微居打的你?”

“是的。”方皮说道,“他有一个手下,用剑,武功很高。我打不过他。“

魏明对于方皮被打这件事明显不放在心上,连个嘘寒问暖的问候也没有,他继续把玩着翡翠玉壶。“可惜这么好的玩意儿马上就不属于我了。“

魏明说的明显是翡翠玉壶,但是方皮理解成了翠微居。他额头立刻冒了汗,哆嗦着说道:“总兵大人请息怒,我一定将翠微居给您弄到手,一定!”

“那就去把翠微居给我抢过来。哦对了,商景然将翠微居标价十万恩泽币,如果那个牛什么木以这个价格买了去,那么你就用一万恩泽币买过来。毕竟打了我的人,总得出点儿医药费是不是?”

“是。我这就去。”方皮说动不动,跪在地上迟迟不起来。

魏明问他:“你怎么还不走?”

方皮说道:“还请总兵大人给我一些人手,最好是穿官衣儿的,我们这种流氓打扮,吓不住牛三木。”

魏明说道:“给你两百步军。三天之内,我要见到翠微居的地契上写着我的名字。“

方皮大喜过望。有了正经八百的军人,他可不信牛三木还能蹦跶上天。他磕头谢恩。“谢总兵大人。三天之内,我一定将翠微居的地契双手奉上。“

“还有那个叫牛什么木的人头,也给我割下来。“

“得令!“

方皮眉开眼笑,喜滋滋站起来向门外走。将要出门时候,许是走到太匆忙、太得意忘形,一头与门外来人撞了一个满怀。他刚要发怒,只见来人衣着华贵,像个名流,于是急忙低下头,连说道歉。

恰在此时,方皮看见了这一幕。他大惊失色,匆忙忙跑过来跪在这名华贵着装的人面前,瑟缩道歉说道:“慕容皇子,我的属下方皮冒犯了您,他罪该万死。您且息怒,我即刻刀刮了他。“

方皮听之吓得六神无主,屎尿险些喷洒一地。原来他撞到的人是奥克帝国皇子慕容恪。

慕容恪摆手说道:“如果只是因为我被撞了一下,你就要将他刀刮斧杀,以后谁还会听你号令?“

“您的意思是……“魏明欲言又止。

“放他去吧。他也是无心。“慕容恪笑着说,”我没那么娇贵。“

方皮也是机灵,立刻接话说道:“谢慕容皇子不杀之恩。“

“用不着谢我,你谢魏总兵即可。“

方皮转头对魏明说道:“谢总兵不杀之恩。“

魏明骂方皮:“还不快滚!“

方皮果然躺倒在地上,真的滚了出去。

慕容恪看得直笑。“总兵大人治军有方,威严无匹。佩服佩服。“

魏明跪在地上,假如慕容恪没发话他是不敢站立起来的。魏明说道:“慕容皇子说笑了,我们整个巴德王国都依仗您的提携,我哪里有什么威压。如果有,也是您的光辉传染了我。“

慕容恪只是笑笑,脸上见不到多余的表情。他对魏明说道:“魏总兵请起来吧。“

魏明毕恭毕敬地站起来,斑秃的发髻线上都是冷汗。他说道:“我治军不严,让皇子殿下笑话了。”

慕容恪不以为意地回答说道:“我们来说说牧清吧。根据我的情报显示,牧清率领一万人已经到达了枫林镇外围,你准备怎么办?“

魏明双目激凸。“什么?!他到了枫林镇外围,这怎么可能?我的情报系统怎么一点儿不知道呢。”

慕容恪微微笑了一下。“我想是因为魏总兵没把牧清放在心上的原因吧。假如魏总兵稍加留意,我想牧清军队的行踪一定瞒不过你的耳目。”

魏明嘴角含笑,傲娇之意甚为明显。“那是自然。牧清算什么,不过黄口小儿罢了。我当然没将他放在眼里。”

慕容恪说道:“魏总兵不可大意,牧清此人颇为机智,尤其擅长随机应变。现在贵国已经将牧清列为敌对,所以掉以轻心。要知道,易枫的张顺兄弟、史仁、盖斯,甚至是小池春树兄弟都曾经在他手里吃了大亏。尤其是小池春树,先被伏后被杀,皆是大意所致。“

魏明显然没有将慕容恪的建议听到心里去。“牧清乃是黄口小儿,任他千变万变我都无惧,我只用实力碾压他就可以了。莫说他带了一万人潜行到枫林镇,他就是来到了风陵渡如何?我现在幼树湾水军,怕他作甚。我若想杀他,分分钟就可以将他剿灭。“

魏明对于慕容恪的建言无动于衷,他的这种傲娇态度激怒了慕容恪身边的侍从。侍从年级不大,十八九岁,长得眉清目秀眼睛大,他叱问魏明:“大胆!慕容皇子教你谨慎,你凭什么敢顶撞反抗?现在贵我两国视牧清为敌人,你的这种态度会导致战局被动的。“

魏明听之一惊,急忙对慕容恪道歉:“下官知错了,请皇子殿下海涵。“

慕容恪回应说道:“该说道歉的人是我,我的侍从没大没小乱插话,实在是该打。不过他说的也不是全无道理。诚然,从兵力上看,牧清绝对劣势,但是从古至今以少胜多的战例屡见不鲜。况且牧清最擅长以少打多并且战而胜之的例子也不少,三河口打张顺,乱葬岗打史仁全部印证了这一点……”

魏明噤若寒蝉。“是。慕容皇子教训的极是。我即可发兵五万,不对,我即可亲自率军风陵渡十万将士前往枫林镇与牧清决战。”

慕容恪摆手阻止魏明。“那倒也不必。矫枉过正也未必是好事。再者说了,贵我两国虽然明面上和牧清敌对,可若是我们先发制人,岂不是让泰达帝国坐收渔翁之利?“

魏明说道:“殿下说的极是。前日陛下还给我传信说,切不可做那出头之鸟。易枫若是想打牧清,那就让他打好了。我们可以等他们斗得两败俱伤之后,再进行收割。“

“这个想法是极好的。可问题是……我们能想到的事情,他泰达帝国怎么又可能想不到呢。“慕容恪给侍从拿出了一封烫金信封,看印戳是光明教廷教皇陛下的手谕,”教皇陛下已经我国陛下下大了命令,要我们在十日后发兵西进去剿灭牧清。这是我前来风陵渡的原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