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既来之,则安之

小说: 农家巧妇来种田 作者: 恋小爱 更新时间:2017-12-15 11:04:59 字数:3229 阅读进度:9/872

佟雪莹一行人推着车,顶着北风往回走。车上的小七不停地叫着、笑着,分家了,再也不用挨骂了,自然他是高兴的。一路上,孩子的笑声,公鸡、母鸡的叫声,还挺和谐。

刘常山看着孩子的样子,扭头问道:

“生子,到底因为啥啊,他们家闹分家,不是过得好好地吗!刚才我问她爹,她爹说都不说。还埋怨我分家不公平,这事儿闹的。”

刘生听到这话,冷哼了一声。不过那件事儿确实好说不好听,故而也就摇摇头,说了句“一言难尽”就算了事儿。刘常山问了两次,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来,索性也就不问了。

虽然是冬末春初,可这风还是挺大的。佟雪莹小声的提醒着小七,让他别再张嘴,当心灌一肚子风,晚上该肚子疼。母亲的形象很到位,刘生看着小七也跟着劝说。

孩子小、听劝,顿时就闭上了嘴。快到的时候,刘常山先走了,说是回家取钥匙。佟雪莹接替刘常山的位置,帮忙推车。刘生看着车上的东西,联想到今日分家的那些东西,不禁纳闷的问:

“丫头,你家以前到底是做啥的,怎么那么多东西,银钱啥的就不说了,光是这粮食,大米、白面可是不少啊。”

佟雪莹听了点点头,京城佟府想必是个大户人家,送的东西自然肯定不会少。可该怎么解释呢?琢磨了一下,叹口气说:

“唉!我说这个都嫌丢人,家里有个叔叔,在京城是做大官的。所以每年都给我们送东西。我爹呢,又是个厚脸皮的主儿,年年都要,人家过得好,也不差这点儿东西,所以也就送了。”

“哦,是这样啊。”刘生点头。每年上秋时,村里来的那些马车,他们都是见到的,虽然也会猜测一切,只不过怎么都猜不到,居然是这做官的亲戚,给送的东西,还挺意外的。

又走了一段距离,便看见刘常山在那里等着了。院门很规整,还贴了对联跟福字。将门推开,板车正好可以推进院子。正对着的是三间瓦房,北面是厨房,南面是菜园子,菜园子把头那里是鸡圈。

院子收拾的很干净,看得出来,平日里这刘常山应该总是过来打扫。西面这边是仓房,然后连接着大门,院墙都是用红砖砌起来的。

三间屋子足够他们娘俩住的,南屋就腾出来存放粮食。看着刘生跟刘常山一趟一趟的折腾,佟雪莹心里很是感激。她也没闲着,把那六只鸡赶到鸡圈里,抱着被子、衣服去到房间看看。

屋子很大,外屋地有一个灶台,灶台上有大锅。里屋很简单,东西两面都有窗户,窗子胡的明纸,夏天能形成过堂风。一个大炕,炕上铺着席子,两个樟木箱子在炕梢那里,一个炕桌立在炕里,地上还有两把木椅。

屋地都是红砖的,虽然落了一些灰,不过还能看到本色。将被子、衣服放在炕上,佟雪莹伸手,将小七也抱上炕。这时,外屋地门打开,刘常山走了进来,说:

“丫头,怎么样,这屋子还可以吧。”

佟雪莹点点头,感激地说:“这是太可以了,常山大伯,您当时买这个屋子为啥啊?”农家都有自己的屋子,不可能随便买房子的,大多都是自己盖房子,这个她知道。

“二壮他们走的时候,就不打算回来了,原本这屋子是要送给我们的,那我能要嘛,就要给他五两银子,二壮人不错,知道咱庄稼院没有进项,就要了二两。”刘常山笑呵呵的说着。

“你没去后院看吧,那后院还有一个猪圈呢。二壮他们家盖房子周正,猪圈都是用青砖垒起来的,能用好多年呢。等开春了,跟你伯娘去抓几只猪养着,也是一个进项。”

佟雪莹听了缓缓的点头,嘴角微微上扬。刘常山看她这般,就知道她是满意的,也跟着笑了起来。炕上的小七倒在碎花被子上,嘴里不停地说着“谢谢常山姥爷”,把刘常山哄得更是哈哈大笑。

佟雪莹捉摸了一下,从腰间拿出五两银子,有点儿不好意思的说:

“常山大伯,您看这样行不?这屋子……您就卖给我吧,正好省的我再盖了,所有的东西都包括在内,给您五两银子,行吗?”

刘常山乍听这话愣了一下,随即笑着摇摇头,摆手说:“啥买不买的,你们就在这儿住吧,回头我跟生子说下,让他把红契、白契都改下名字,那个银钱你出就是了。”

“那哪行啊,那不行,肯定不行,该怎么是怎么的。”佟雪莹不依的摇着头。这么大的人情,她咋还啊!明显不能这么做,哪能占这个便宜。

刘常山边笑边后退,没办法,这妮子正要把那银锭子塞给他,这可不行。

塞了几下,都被躲开了,佟雪莹不禁跺起了脚,撒娇耍赖的说着:

“哎呀常山大伯,您这是干啥啊,买卖东西不是正常的嘛,您这样我咋能住啊,我……我会不好意思的啊!”

就像跟长辈撒娇一般,佟雪莹觉得没啥,可刘常山顿时受不了了,指了指外屋地,扔下一句“你自己收拾吧!”然后落荒而逃。

佟雪莹拿着五两银子站在原地,竟有种欲哭无泪的赶脚。迈步追出去,刘常山又跟着刘生推车走了。还有一些柴禾没有拉过来,估计是去拉柴禾了。

轻轻的叹口气,将那银子收好,既然不收钱,那明儿就去镇上买点东西吧。不然这么大的人情,她都觉得背后有啥阴谋。

没法子,上辈子生活在那样的一个环境下,还真的不能怪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看起来,以后要适应的、要改正的会很多,慢慢来吧。

既来之,则安之。

更何况现在已经分家出来了,好日子会越来越像她靠拢的。怎么说她都是做珠宝的,这古代也有人戴戒指、项链吧,应该饿不着她。

来到外屋地,想通了的小妮子心情愉悦,就连生火,她都觉得是个十分幸福的事情。锅里添水,灶膛添火,没一会儿水就热了。

地上就是一个盆,兑了温水之后,拿着抹布进屋开始收拾,脑子里不停的盘算着要买的东西,锅碗瓢盆多多少少都得添置一些,她跟小七的衣服也得添几件。

还有就是日常用品,油盐酱醋这些不能省,生活用品也得有吧。姚氏洗脸她看的真切,是用胰子的,这地方没有洗面奶,用个香胰子也还算可以。

哎哟哟,要买的东西太多了,也不知道这个地方的物价是什么样的,那些钱到底够不够她花的啊?!炕擦干净之后,把他们娘俩原来铺的那床被褥,直接铺在席子上。

哦,对了,还得买床单,不然就这么洗,得洗哪辈子去!姚氏给的那两床碎花被子,叠好放在箱盖上。小七躺在炕上,可怜巴巴的看着母亲,说:

“娘亲,小七肚子好饿哦。”

佟雪莹听到这话,猛然想起来,已经临近中午了啊。心疼的摸了摸小七的脸颊,歉意的说道:

“哎哟对不起,对不起,娘亲把这事儿给忘了,娘这就去做饭,啊!”

“娘,多做点儿,两位姥爷也没吃呢。”

小七这话,提醒了佟雪莹。人家帮着干活不要钱,可这饭也不能不管啊,不然可就四六不懂了。冲着儿子点点头,佟雪莹赶忙下地去厨房那边做饭。

来到厨房,这里面的空间还挺大,一共三个灶台,两口大缸,刘生他们已经帮着把碗筷啥的拿过来了,佟雪莹看着许久未有人问津的厨房,不禁摇了摇头。

先点上火,然后烧水、刷锅。本来打算用盆和面蒸几个白面馒头的,可没想到竟然没有大盆,那个姚氏就给了她两个小盆、两个小碗,四双筷子。

当初分家的时候,说吃饭的家伙事儿给四套。敢情这就是四套了,真是……无力吐槽!

挫败该的耷拉着肩膀,突然感觉到有人拍她,吓得佟雪莹赶忙转身,却见是一位妇人。四十上下的年纪,慈眉善目,头发梳的一丝不苟,身上穿着灰色的粗布衣服。

“丫头,你常山伯刚才说,你这边啥都没有,让我给你们娘俩送点儿吃的。先别做了,吃饱了收拾完了,明儿在开火也是一样的。”

佟雪莹一听这话,顿时知道这就是刘常山的媳妇儿高氏。再看她手里端的碗,白菜炖土豆,四个黑面馒头。一时情急,竟然鼻头发酸起来。

高氏见她这样,赶忙用另一只手拍拍她的肩头,说:“好孩子,哭啥呢?我听你大伯说了,分家给你分了不少,以后带着孩子好好过,足够了。”

“常山伯娘,我……”佟雪莹是个性情中人,前世虽然永远都那么不可一世。可了解她的都知道,她就是一只纸老虎。谁要是对她好,那她肯定对谁掏心掏肺。

从打穿过来,今儿是第五天了,除了那对狗男女,她接触的刘生跟刘常山都是好人。柳氏对她没的说,没想到这高氏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