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第551章:喜悦夫妇—这一秒,如此爱他

小说: 慕微澜傅寒铮(未婚美妻超级甜) 作者: 未婚美妻超级甜 更新时间:2019-07-12 06:58:48 字数:2399 阅读进度:550/553

天才本站地址s

直升机降落,机舱里下来一个穿着作战服身形挺拔的男人,即使周围很黑,可陆喜宝却还是透过月色看清了男人的脸。

真的是江清越他真的来救她了

江清越一下飞机,周围埋伏了无数的狙击枪红点瞄准器便落在了他身上和脸上。

陆喜宝目光一颤,下意识的扭头看了一圈四周的树林,参天树木茂盛浓密,是个作战埋伏的好地点。

这周围,已经设下了插翅难飞的埋伏,就等着江清越自投罗网。

黑影握着手枪,隔着一段距离,指着江清越的脑袋,命令道“缴械”

江清越丢下手里的枪支弹药,举起双手,冷哼着嘲讽道“没想到你这么怕我,我只身一人过来,你还为我布下这么大的场子。”

江清越意有所指的瞧了一眼四周森林的动静。

“白狼,少跟我耍嘴皮子,我要的东西呢交出来”

陆喜宝怕江清越上当,立刻开口说“你快走他想让你死即使你把东西给他他也不会放过你的”

黑影的大手牢牢攥着陆喜宝的后衣领子,凶神恶煞的瞪着她“你给我闭嘴”

江清越眼里布满森寒和肃杀,一字一句开口道“你敢动她一下试试你若是敢动她,黑影,我保证哪怕是我死了,你也得不到南美运输航线的图纸,更加拿不到契约”

“江清越你快走别管我”

男人如鹰隼般的黑眸,定定的落在陆喜宝那脏兮兮的小脸上,“我走了,谁来救你”

“我只是你的前女友跟你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江清越轻笑了一声,语声却无比坚定而铿锵的开口道“前女友也是女友,我不会丢下你。”

陆喜宝望着他深邃的眼眸,眼圈微微泛了酸

如果他们能一起活着离开这里,她一定会仔细问清楚,他为什么要跟她分手。

若是如他所说,他对她的感情只是一时兴趣,玩玩而已,可是现在他舍命来救她,又作何解释

“相信我,我们一定都能活着离开这里。”

陆喜宝看着他,用力的点点头,她信,她信他。

黑影听着他们“情意绵绵”的你一句,我一句,有些烦躁,“都死到临头了,还有心情谈情说爱白狼,我没空跟你啰嗦,立刻把航线地图和契约交出来,我可以给你和这丫头留个全尸”

江清越没有立刻把东西交出来,“你先把她放过来,我就把东西给你”

“都这时候了还讨价还价”

黑影自认他们周围设了一圈埋伏,即使把陆喜宝放过去,江清越带着一个累赘也根本逃不出这座岛

此时,实力悬殊,黑影胸有成竹,他更想立刻得到东西,然后解决了白狼这个麻烦。

黑影直接将陆喜宝用力推了过去,陆喜宝撞进江清越怀里。

江清越一把抱住她,“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这一刻,回到他怀里,陆喜宝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却还是笑着直摇头,“我没事,我很好。”

黑影握着手枪,子弹上膛,对准他们“白狼,快把东西交出来吧”

江清越将怀中的小女人一把护到身后去,“好,航线而已,我给你”

江清越伸手摸进作战服内里的口袋里,黑眸一闪,从作战服里动作迅速的掏出一把银色手枪对准了黑影

“白狼,你敢耍我全尸不想留了”

江清越冷笑一声“全尸就不必了,你还是想想待会自己怎么死比较好。”

黑影丝毫没有惧怕,轻蔑的笑道“你以为你一个人,可以逃出我布下的埋伏吗你可以仔细数数你身上的红点瞄准器有多少个。”

“我不打没把握的仗,除了感情。”

江清越将枪口精准的瞄准了黑影的眼睛。

在他身后的陆喜宝,听到这句话时,小脸下意识的仰起,望向他英俊的侧脸。

他的意思是,感情是他打过最没把握的仗

“白狼,你这是愚蠢的螳臂挡车”

江清越薄唇勾了勾,“谁愚蠢,还不一定。”

忽然,森林里,传来一阵巨大的炸弹声

两架军`用战斗机从天空南北方向开来,黑影的对讲机忽然响了起来,月如歌的声音从里面传进来。

靠黑玫瑰竟然攻入了他们的通讯系统

“黑影,你的这座岛呢,已经被我们包围了,还有你安排的十个特工狙击手,也全被我们俘虏了,你要是想活命,现在放下枪,乖乖投降没准姑娘我心情好饶你一命”

黑影脸上乌青一片该死的女人

江清越朝黑影挑衅的笑了下。

黑影咬了咬牙,论单人作战的枪法和速度,他远远不及白狼,即使他侥幸赢了白狼,也无法从黑玫瑰的包围中逃出去

权衡之下,黑影直接将手中的枪丢在了草地上。

“我输了,要杀要剐随你们便”

江清越也放下举着的手枪,“现在还没到杀你的时候。”

月如歌和汤姆森分别从两架作战机上下来,押着黑影上了作战机。

月如歌从作战机里探出半个身子,看向江清越和陆喜宝,“嘿,你们两个还愣在那边做什么,赶紧上来啊,这里再怎么说,也是冥组织的地盘我可不敢保证待会儿冥组织有没有救援兵过来”

陆喜宝点点头,伸出小手主动的牵起了江清越的手,正准备朝月如歌走去,江清越忽然把她拉了回来。

男人对月如歌说“我开直升机走。”

月如歌不忘酸他“差点忘了,你一个人开直升机来的,本事大着呢也不怕在空中就被人干死”

月如歌和汤姆森的作战机先走了一步。

江清越抽出自己被陆喜宝握着的手,迈着长腿兀自往直升机边走。

陆喜宝看着空荡荡的手心,眼神里划过一丝受伤。

岛上的路崎岖不平,陆喜宝又经历了这么惊心动魄的事情,这几天,也没好好吃饭补充体力,许是心中积累了太多的恐惧,刚一走路,陆喜宝腿就软了。

江清越意识到身后的小女人还没跟上来,不放心的转身看了一眼,只见她行动艰难。

他大步走来,微微蹙眉询问“腿受伤了”

陆喜宝摇摇头,红着小脸说“没受伤,就是吓得腿软了,走不动了。”

江清越愣了两秒,心口有些闷疼。

是啊,她从小到大,生活在那么安全和谐的地方,怎么可能见过这种场面。

海岛上,月夜下,江清越微微弯腰,将娇小的女人一把打横抱起,从容走向直升机。

陆喜宝目光痴痴的望着他英俊清冷的容颜,这一秒,才发现自己是如此爱他,两只小手偷偷的小心翼翼的,抱住了他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