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8 六爷的首次约会,拉小手暧昧涌动(3更)

小说: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作者: 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2019-05-16 02:37:33 字数:3006 阅读进度:648/814

傅沉陪着乔艾芸等人,逛了半天设计展,餐饮食宿,亲力亲为,隔天严望川却告知他,不想太麻烦他,就把他一脚踹开了。

但他这几天时间完全空出来了,宋风晚大二之后,各种主课非常多,有时一天可以从早到晚连上十一节,直至晚上九点多才下课,也没空约会。

段林白整天穿得花枝招展,用京寒川的话来说,就和个花孔雀一样,到处宣传设计展,忙得焦头烂额。

他就只能去京家找京寒川。

当他到川北的时候,本以为按照他的脾气秉性,不是窝在隔间研究照片冲洗,就是临塘寒钓。

却不知待他刚到门口,就被告知,京寒川不在家,“不过老爷和夫人在,三爷要不进来坐坐?”

“不用。”傅沉可不愿和京家这两位打交道,太热情。

这一进门,怕是没两三个小时,出不来。

“寒川是去花鸟市场买鱼了?”毕竟寻常这个点,他定然是不出门的。

“不是。”

“到梨园?”傅沉能想到的地方就这么几个。

“也不是。”

傅沉看着京家人嘚瑟的模样,勾了勾唇角,心底暗忖着,应该是上次提醒他的话奏效了,他可算知道主动出击了。

想着昨天和汤望津碰面的时候,他还提到了京家人,说是赠与了邀请函,既然这二人在家,金寒川不在,肯定是约许鸢飞去设计展了。

他上车的时候,嘴角还噙着淡淡的笑。

两人虽然平素见面互相怼,心底也是希望对方好的,所以他能找到喜欢的人,傅沉心里自然是祝福的。

只是难免想作弄他一下,毕竟京寒川这人平素把自己端得太高,没人能拿捏到他的痛脚,极少吃瘪,也想看他仓惶无措,是何等模样。

“三爷,我们现在去哪儿?”十方看向后侧的人。

“直接去公司吧。”

十方点头。

**

另一边

许鸢飞到达和京寒川约好的地点时,隔着很远就看到穿着黑色羽绒服的男子,身长玉立,站在一棵沉雪压枝的雪松下。

双手随意的插在口袋,站姿不算笔挺,慵懒随意,敛着眉眼,不知在思量什么,寒风将他头发吹得略显凌乱……

仍旧恣意潇洒,落拓不羁。

许是余光瞥见许鸢飞,偏头看她,眉梢一吊,透着那么点邪。

“你来得好早。”许鸢飞一早起来就洗头梳妆打扮,淡妆精致,想让他惊艳,又不能让他看出自己有多迫切与他约会,小女生的心思,总是简单又复杂。

他们约了上午十点,许鸢飞已经提前十几分钟到,没想到他已经在等着。

她小跑过去,嘴里呼着白气,小脸红扑扑,声音软绵,听得京寒川又觉得嗓子眼有点干痒。

“我也刚到。”

这里距离设计展,就十分钟左右步行路程,两人并肩而行,中间总隔着稍许距离。

京家人就隔着一点远,安静看着两个人。

话说他家六爷,也是挺能睁眼说瞎话的,分明等了快二十分钟,居然说刚到?

两人今天都穿了黑色羽绒服,居然有那么点情侣装的味道,京寒川目光落在她小细腿上,“冷吗?”

“嗯?”许鸢飞顺着他的目光低头看去,“不冷啊。”

这可是加绒加厚的打底裤,她还贴了暖宝宝,哪里冷?

不过许鸢飞心底也清楚,他在注意自己,心底难免有些焦躁,有些拘谨,连走路都快不会了。

积雪初融,落在地上,化水成冰,越是小心拘谨,越是容易出错,她脚下一滑,猝不及防整个人直直往前栽去。

许鸢飞心底气结,下意识伸手要去稳住身子,不过刚往前倾斜,手就被人一把攥住了。

“慢点。”

“谢谢。”许鸢飞心底懊恼,真是越急越容易出错,要命了。

等她晃过神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手还被京寒川握在手里,男人手心干燥又温柔,手劲不算很大,就堪堪抓着她的。

许鸢飞手指动了下,理智告诉她,应该把手抽出来,可是感性一面告诉她,不愿松开,所以最后……

她手指动了下,轻轻合拢,微微反握了他的。

京寒川原想着,可能她就把自己甩开了,没想到她会轻轻扣住自己,那种感觉有些奇特,手心发热,浑身所有感官似乎都集中在了那一处……

似乎她稍微蹭动一下手指,都会被无限放大般。

总透着些许小心翼翼。

冷风吹来,似乎都感觉不到一点凉意。

到了展馆里面的时候,因为人非常多,加上不少搞艺术的人,都弄得特立独行,里面更是不乏戴着口罩的明星,两人低调得从一侧进入,很有默契的循着人少的展区,慢慢观看。

对艺术作品,都停留在表面欣赏层面,若说多大造诣也不可能。

只是从始至终,两人的手就没松开过。

许鸢飞哪有心情看展览,满心满眼都被某人填充满了。

他手心不算滚烫,却潮热热,暖烘烘,从手心,一点点钻进她的心底,让人心慌意乱,甚至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人很多,会走丢。”京寒川语气如常一般,轻松平淡。

“嗯。”许鸢飞声音越发细微。

两人过于低调,偶有人驻足多看两眼,只当是寻常情侣,也不会过多留意。

京家人没门票,蹲在外面,和保安聊天。

这天气,真是贼特么舒爽。

自家六爷在里面牵着妹子约会,他们在外面寒风饮雪?这都什么事儿啊。

还有比这个更虐的吗?

**

另一侧

傅沉去公司后,接待了几个客户,洽谈了一下业务。

“三爷,那接下来我派人过来再和您商量一下细节。”那人起身,笑着与傅沉握手。

“随时欢迎。”傅沉也跟着起身,“中午一起吃饭?”

“不了,我还有点事,要去看汤大师的设计展。”

傅沉笑着点头,说真的,懂艺术的人不多,去凑热闹的不少,似乎这样,就显得自己是阳春白雪般的人物了。

那人许是猜到了傅沉的心思,不好意思的笑着,“我也不懂那些个东西,这不是偶然打听到,许爷今天可能会去吗?要是能偶遇,混个眼熟也不错。”

“许爷?”傅沉神色未变。

“你们傅家人脉广,傅老和许家关系好,想认识许爷太容易了,我们这……”那人倒也坦荡。

“你听谁说的啊?”

“总有小道消息嘛,那我先走了……”

道别后,傅沉摩挲着手中的佛珠,似乎在思索事情。

舌尖舔了下腮帮,沉吟片刻,给许鸢飞发了条信息,他曾经给宋风晚网购过甜品,联系方式是有的。

许鸢飞手机装在包里,加之设计展厅内播放着悠扬的音乐,她此时整个人的心都轻飘飘的,像是能飞起来,压根没注意手机震动提示。

就在两人逛了半个小时左右,戴着墨镜,穿着长款羽绒风衣的中年男人,携着妻子,大步进入展馆。

站在门口守着的京家人,差点吓懵逼了。

我勒个擦,这不是……

赶紧通知六爷啊,这要是撞了个正着,岂不是要尴尬死。

许爷伸手摘下墨镜,“门口那几个是京家人?”

“似乎是的。”

“还真是冤家路窄,要是遇到京寒川那小子就好了,也好久没见到他了,中午还能一起吃个饭,顺便……”

他勾唇笑着,“叙叙旧。”

身侧的女人无奈笑着,她是觉得小孩子打打闹闹,破皮流血都是常见的事,就是不懂自己丈夫,为何耿耿于怀,嫉恨了二十多年。

其实京寒川当年还知道背着自己女儿去看医生。

最起码有担当,也敢负责。

傅沉久久没得到许鸢飞回复,略微蹙眉,他通知到位了,要是被活捉,那就不怪他了。

------题外话------

三更结束啦~

大家看完,记得留言投票票哈,爱你们

**

话说,你们猜,这次会被活捉嘛,哈哈

这要是撞到了,怕是要被当场打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