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 死里逃生

小说: 冥龙神尊 作者: 深意童年 更新时间:2017-12-14 19:12:51 字数:2389 阅读进度:6/1500

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之中,许凌风跑完了最后一圈,他停了下来,直接将五百斤石锁扔到地上,五百斤石锁砸在地上,响起一声沉闷的撞击声。

许凌风傲然挺立,看向了练武场中的众人,看向了许广拳,看向了许凌强。

虽然身体疲惫不堪,不过许凌风此时四肢一点都没有颤抖,也没有喘息着粗气,他傲然挺立在那里,俯视着所有人。

完成了,背负五百斤石锁跑一百里,对于一个武道三重武者来说简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如今许凌风完成了,他创造了一个奇迹。

而奇迹,属于英雄。

练武场之中,那些为许凌风加油的子弟一个个脸色涨红,那些年龄较小的孩童,一个个脸上满是崇拜的表情,因为许凌风在他们心中,已经成为了英雄。

“兄弟,这些是你的战利品。”

叫做许凌飞的那个少年走到许凌风身前,将一叠金票递给了许凌风。

练武场中,六成以上的人付出了自己本月的例钱,不过他们此刻一点都不心疼,反而心中激动。

许凌风没有客气,将那一叠金票收入怀中,他知道,自己以后的修炼,怕是会非常烧钱,因为随着自己力量变大,自己的胃口也变大了,且一般的食物根本满足不了他的身体,他必须吃一些大补之物,甚至过段时日,他需要吃一些人参、灵芝等大补的药物才可以,否则身体根本承受不住。

许广拳深深蹙起眉头,他脸色都稍显苍白了起来,许凌风竟然能够背负五百斤石锁跑一百里,这是他完全没有想象到的事情,甚至他此刻都怀疑许凌风恢复了天赋,已经修炼到了武道四重,若是如此的话,他今日得罪了许凌风,待许凌风成长起来之后,自己的日子必然不会好过了。

“拳叔,族规之中可有一条,族中子弟不准赌博。”

许凌强来到许广拳身边,低声提醒道。

许广拳闻言,先是一怔,旋即脸上出现了一副暴怒的表情,他双脚猛然蹬地,向着许凌风跑去,同时大喝道:“许凌风,你竟敢违反族规,聚众赌博,今日若不处罚你,不足以正族规。”

许广拳的速度极快,他身为武道八重的强者,实力在族中都能够排上前十,众人只看到一道影子闪过,许广拳便已经到了许凌风的身边。

许凌风大惊,他没有想到,许广拳竟然真敢对他动手。

他连忙抵挡,只是当自己的手臂挡住许广拳的拳头之后,许凌风的脸色便蓦然变得苍白了几分,只听‘咔擦’一声脆响,许凌风的手臂竟然被许广拳这一击给击断了。

“他想杀我。”

这是许凌风脑海之中突然出现的念头,他自然不甘等死,将自己的断臂向后甩开,许凌风便以左手抵挡许广拳的拳头,并不挡实,而是尽量引开许广拳的拳势,便是如此,许凌风感觉自己的手骨都受到了震荡。

若不是许凌风的骨头比之原先强大了数倍,许广拳的这几拳之下,许凌风的手骨必然会粉碎,造成难以恢复的伤势。

许凌风两脚猛然蹬地,向着后方跑去,旋即提起气息,大吼道:“杀人啦……”

许凌风的吼声非常之大,他并未留手,吼出了自己的最大声音,这声音如一声闷雷一般,在许家府邸之中炸开,传遍了许家,甚至传到许家之外,烈山城之中。

所有人都是被许凌风这一生怒吼惊到了,这个时候,练武场中的其他人才发现,许广拳竟然对许凌风动手了,那电光火石间的几招,竟然令许凌风的右臂变了形。

练武场中的许家子弟一个个脸色变得苍白了起来,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许广拳竟然敢下此狠手,难道许广拳真的要杀许凌风?

许广拳在许凌风的这一吼之下也是一顿,不知他是如何思量的,一顿之后,竟然继续对许凌风动手,施展出了全力,像是真的要击杀许凌风。

许凌风脸色大变,双脚连动,躲避着许广拳,只是许广拳毕竟是武道八重的强者,速度极快,许凌风根本就躲避不开。

“嘭……”

一声闷响响起,许广拳的拳头直接轰击在了许凌风的胸口,将许凌风轰击出去,许凌风仿佛在许广拳这一拳之下直接死去了一般,他的身躯撞击在了练武场的围墙之上,将围墙砸出了一个凹陷,而后掉落在地面之上,没了声息。

“放肆……”

就在这时,六道身影出现在练武场之中,当先一人,乃是一个中年人,他满面威严,身上气势强大无比,正是许家家主许庆山。

在许庆山身后,则是五位许家长老,这六人,便也是许家的六位武道九重的巅峰武者,有了他们六人,许家才足以在烈山城之中位列三大世家之一。

族长和五位长老的出现,令所有人心中一松,不过练武场之中,一些年岁较小的孩童,却是在此时,直接哭嚎了起来。

他们何曾见过这等阵势,幼小的心灵受到的惊吓。

族长许庆山面色冷峻的看了眼已经毫无声息的许凌风,旋即看向了许广拳,声音冰冷的说道:“广拳,你为何要杀同族子弟?”

许广拳脸色苍白,连忙跪拜了下来,道:“族长明鉴,许凌风打伤同族子弟在先,我作为总教练,略作处罚,没想到许凌风竟敢一再触犯族规,聚众赌博。许凌风乃是我许家第一天才,我看着许凌风如此作践自己,非常心痛,毕竟许凌风我最看重的一个后辈,对他寄予厚望,看他如此,我便莫名的愤怒,丧失了理智,才出手如此之重,还望族长处罚我,以还凌风一个公道。”

许广拳的所言,竟然是由爱生恨,这才丧失理智,出手误杀了许凌风,这让练武场中的众人一个个呆愣,因为在他们看来,实情并非如此。

“族长,总教练也是因为对凌风弟弟有着太高的期望,才看不得凌风弟弟作践自己,这才暴怒之下丧失理智误杀了凌风弟弟,还望族长饶恕总教练。”

许凌强跪拜了下来,帮许广拳求情。

练武场之中,一些与许凌强交好的许家子弟,也纷纷跪拜了下来,竟然有着一半还多。

“即便是如此,许广拳,你虽然不用以命抵命,不过活罪难逃,今日便革去你的总教练之职,罚你……”

族长许庆山的声音,突然被一阵剧烈的咳嗽声打断了,众人向着咳嗽声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原本已经毫无声息的许凌风,此时竟然捂着胸口站了起来,随着咳嗽,口中向外吐着鲜血,苍白的脸上,满是狰狞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