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7章 出事②和新的故事

小说: 冷血军妻,撩你没商量 作者: 呆萌爱上我 更新时间:2018-11-09 23:10:17 字数:6378 阅读进度:542/547

跟着刹车声随之响起的就是一阵刺耳的救护车鸣笛声,在听到救护车响起之后。

仅存着最后一丝清醒的莫紫琪,光荣的晕了过去。

莫云深先一步打开了房门,径直大步朝二楼卧室飞奔而去。

门没关,莫云深几乎是一冲到二楼,就看到了倒在床边的莫紫琪,顿时吓得瞳孔猛缩,撕心裂肺的喊了句:“紫琪……”

然后身子直奔而去,蹲在莫紫琪的身边,想抱起,却又怕自己误伤了她和肚子里的孩子。

一时间脸色惨白的冲着楼下就喊:“医生,快来,救救她,救救她……”

闻声上来的楚子涵和身后的医护人员,在听到莫云深的声音之后,更是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等上了楼,看到跪在地上的莫云深,还有他身边躺在地上昏迷的莫紫琪。

一时间,医护人员直接挤过楚子涵,围了过去。

专业的医生再看了情况之后,直接做了现场应急措施。

“先生,请您先让开,我们要对产妇做现场检查。情况严重的话,必须马上引产……”

莫云深却仿佛失了魂一般,目光呆愣的看着地上的莫紫琪,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楚子涵眼神中满是疼惜,她上前,拉着莫云深的手,安抚道:“快起来吧,有医生在,紫琪不会有事的。”

莫云深任由楚子涵拉了起来,眼神却一直盯着地上的莫紫琪久久眼珠子都未转动。

“快,产妇羊水破裂,深度昏迷,需要尽快做手术把孩子取出,不然孩子和大人都会有危险……”

太过于专业性的术语,楚子涵并不能完全听懂,而且她也没有生过孩子的经历,只能大致听懂医生说,孩子不及时取出的话,母子都会有危险。

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把莫云深往旁边一拉。楚子涵冲着医生喊到:“不是说情况很危险吗,还不赶快动手治疗,要是孩子和大人有什么危险,你也别想平安无事。”

“小姐,话不是这个理,我也想立刻就救她,可是这里什么都没有,我们必须马上送她到医院,进行专业性的治疗,眼下我能做的就是先给病人挂上葡萄糖和营养液,用来包装病人的身体健康。”

“那还不快,都愣着在干什么?”

“小姐,请您等安静么?我这已经很乱了。”

跟车来的医生,是一个即将要退休的老医生,几乎很少见过这种场面,被楚子涵这心急火燎的一顿吼,耳根脸盘都涨红的。

楚子涵一时尴尬,拉着莫云深的手,紧紧地站在一旁,总算是消停了。

这边医生在给莫紫琪挂了葡萄糖和营养液之后,立刻找担架小心翼翼的抬着莫紫琪放上去之后,抬着及时下了楼。

而原本以为失去神志的莫云深,则在莫紫琪被抬出去之后,也跟着走了出去。

他的目光似乎一刻都不愿离开莫紫琪,好在知道莫紫琪是妹妹,不然难保楚子涵这个醋罐子不吃醋。

原本他们是开车来的,结果下了楼之后,莫云深几乎想都没想,直接钻进了救护车的车箱内。

楚子涵没有办法,只得跟着也钻了进去。

他们坐在一边,看着昏迷不醒的莫紫琪,心里跟被什么东西揪着一般,疼,硬生生的疼。

*****************

小渔村的村口小学,姜淮拿着一把雨伞,站在学校门口眼巴巴的看着从学校里走出来的一个个学生。

唯独看不到弟弟刘天佑!

“哎,小胖,你看到天佑了么?”

小胖是刘方家前面一户人家的孩子,和天佑同岁,两人从小玩到大,平时关系也是最好的。

以前可都是一起上下学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小胖看了停下了脚步,看了姜淮一眼,急的险些哭了出来:“丫丫姐,你快去看看天佑吧……”

姜淮心里一急,一把抓住小胖的手:“天佑怎么了?快带我去找天佑。”

“好,丫丫姐快来。”

学校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因为下着雨,学校里泥泞不堪,好几次姜染都险些摔倒。

跟着小胖来到了天佑他们的教室门口。

教室里只有几张老旧的桌子,凳子,一个灰白色的黑板上涂满了老师留下来的讲课笔记。

第一排角落里的位置上,趴着一个小小的少年。

姜染疾步走了过去,看着天佑趴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心里顿时就急了。

“天佑,天佑……”

趴在桌上的刘天佑惨白这一张稚嫩的脸,鼻梁间和额前都是大片大片的冷汗。

姜淮伸出手,摸了摸天佑的额头,才发现居然烫的厉害。

“糟糕,天佑发烧了。”

姜淮把手里的雨伞塞到了小胖的手里,走到了天佑身边,把天佑的身子扶了起来。

想把天佑背在身上,但是天佑一点意识都没有。

“小胖,帮姐姐一下,把天佑放到姐姐的背上。”

小胖闻言,把伞往书桌上一靠,急忙围了上去。

“丫丫姐,你背的动么?”

姜淮一愣,看了眼天佑的体重,在看了眼自己的体重……

最后笑着点了点头:“背的动,姐姐怎么会背不动天佑呢?”

从小跟着奶奶卢秀在姑姑家长大的天佑,确实要比同龄人要壮实些,个子也要高一些。

但是总归姜淮是姐姐,个头比天佑高,体重自然也比天佑要重一些。

只是等小胖把天佑的身子放到姜淮的后背上之后,才发觉自己的身子确实太弱了。

背着天佑,踉踉跄跄的走了几步,就已经十分吃力了。

教室外还在下雨,虽然不太大,校园里满是积水,泥泞的地面上,一个人都有可能跌倒。

短短十米的路,姜淮背着天佑走了整整五分钟。

“丫丫姐,慢点,我扶着你!”

姜淮心里一软,看着小胖一笑,她实在是没有力气讲话了。

好不容易出了学校门口,看着长长的那条通往村医家的路,姜淮第一次痛恨自己为什么这么娇小。

“小胖,姐姐走不动了,这样,你可不可以帮姐姐喊人来帮忙。我先慢慢走着。”

小胖认真的点了点头:“丫丫姐放心,我去找人来帮忙。”

小胖叫刘春晖,其实并不胖,小时候小胖身子不是很好,每次吃饭都吃那么一点。小胖的奶奶就给小胖起了个小名叫小胖。

据说老人都说赖名好养活。

看着小胖的身影消失在灰蒙蒙的秋雨之中,姜淮一咬牙,两条纤细的胳膊用力的拖了拖天佑趴在后背上的身子。

迈着两条纤细的腿,一步一个水坑的朝前面走着。

雨水打湿了姜淮的身子,落在头发上的雨水顺着头顶流了一脸,眼前的视线变得有些模糊。

极其影响了姜淮的视线,所以走的更加的缓慢了。

小胖跑的很快,中途还不小心跌倒了一次,再次跑起来,朝着家门口就跑去。

隐约看到对面走来了一个人,小胖一边跑一边大喊:“等等,救命啊!”

走在前面撑着伞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陈家乐。

刚从同学家回来,想着去姜淮家看看她自学的情况的,听到有人喊救命,就直接停了下来。

刚转身,就被一个孩子抱出了大腿。

“家乐哥哥,救命,天,天佑晕倒了,丫丫姐正背着天佑要去村医家,求家乐哥哥帮帮丫丫姐,她一个人太吃力了。”

“小胖你说天佑晕倒了,在哪里快带我去。”

“在,在小学门口那条往村医家去得路上,家乐哥哥你快去,我,我实在是跑不动了。”

陈家乐拧眉看了小胖浑身湿透,把手里的雨伞往小胖手里一塞。

“你打伞回去换衣服,然后去通知刘婶,我去帮丫丫。”

陈家乐把话交代好之后,一个身子扎进了绵延不断的秋雨之中。

陈家乐遗传了陈宏的大个子,脚程自然很快就来到那条上学的路。

看着秋雨中,那个娇小的身子,正背着天佑一步步艰难的移动着。

陈家乐眼底一酸,大喊了一声:“丫丫!”

姜淮听到陈家乐的声音,心里一喜,整个人再也支撑不住的跌倒在了地上。

雨水混合着地上的泥泞,让姜淮和天佑像极了两个满是泥泞的丑小鸭。

姜淮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看着跑来的陈家乐,急忙请求道:“家乐哥哥,求求你,先送天佑去村医那,我,实在是走不动了。”

陈家乐拧眉,先把姜淮扶了起来,上下看了一眼:“怎么样?你没有受伤吧?”

姜淮摇了摇头:“家乐哥哥,我很好,求求你先送天佑去看村医,我一会儿就会跟上的。”

陈家乐见姜淮无事,这才从地面上把天佑直接抱在了臂弯里。

“我先带天佑去看村医,你自己路上慢点。知道么?”

姜淮感激的点了点头:“家乐哥哥,谢谢你!”

“傻瓜,这有什么,记住注意安全,我已经让小胖通知刘婶了,你别担心。”

陈家乐抱着刘天佑走了,姜会啊心里一松,再次跌坐在满是泥泞和雨水的地面上。

千万不要有事啊!

一定不要有事!

她记得上辈子的时候,天佑的身子一直很好的,难不成真的是跟着她和养母日子过得太苦了么?

秋雨渐止,眼看着天就要黑了,姜淮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寒颤。

从地上爬了起来,朝着村医家迈着两条仿佛不是自己的腿,一步步的走到了村医家。

姜淮赶到的时候,养母林淑芬,奶奶卢秀,还有姑姑刘丽丽,居然都到了。

还没有进屋,姜淮就已经听到奶奶那满是愤怒的声音。

“林淑芬我告诉你,要是天佑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

“就是,大嫂不是我说你,你看看你那个家,连自己和一个养女都养不起了,还要天佑跟着你受苦,啧啧啧,你这样的妈,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卢秀一听女儿这么说,顿时就更加生气了。

“我跟你讲,等天佑好了,我就把天佑接到自己身边,省的跟在你身边受苦。”

林淑芬充耳不闻,满腹心思都放在躺在床上的天佑身上,她想不通上学的时候,还好好的儿子,怎么会在学校突然晕倒了呢。

在站门外的姜淮,不动声色的走到了林淑芬的身边。

冰凉的小手握住了林淑芬粗粝的大手。清脆的声音安抚道:“妈,别怕,天佑会没事的。”

这时林淑芬才猛地回头,看了一眼浑身湿透的姜淮,一时间心里更加的难受了。

“你看看浑身都湿透了,一定很冷吧,快回去换衣服,这里有我。”

姜淮有些虚弱的摇了摇头:“妈妈,我不冷,我要在这里一起守着天佑……”

话还没有说完,姜淮小小的身子径直朝后倒去。

“丫丫……丫丫,你醒醒,你不能吓妈妈啊。”

儿子的昏迷,在加上姜淮的昏迷,一时间让林淑芬泣不成声。哭得不能自已,陈家乐急忙走了过去,从林淑芬的怀里把姜淮抱了出来,放到了天佑隔壁的床上。

摸了摸姜淮的额头,有些烫,估计是淋了雨发烧了。

“李叔,你这里干毛巾么?”

正在给天佑开药的村医叫李泗水,是小渔村唯一的一个村医。

听到陈家乐讲话,扭头看了姜染一眼,走了过去,翻了翻眼皮,探了探体温。

“这丫头没事,就是淋了雨,有些感冒,等下配些药拿回家吃就好了,只是天佑他……”

村医的话说了一半,搞得林淑芬,卢秀,还有刘丽丽一个心顿时就提了起来,只不过刘丽丽那眼底带着的却是一丝丝期待。

“天佑他怎么了?李大哥你可不要吓我啊,求求你一定要救救天佑,救救他!”

林淑芬直接跪在了李泗水的身边,一双满是青筋的手紧紧地拉住了李广才的衣袖。

就连卢秀也吓得乱了心神,天佑可是她唯一的孙子,要是孙子也出事了,她可还怎么活啊,他日离开人世了,还有何颜面去见刘家的列祖列宗啊。

“哎呦喂,他叔啊,我家孙子到底怎么了?不管花多少钱,就是炸锅卖铁,也要把我的乖孙给治好啊!”

“是啊是啊,李大哥,我侄子他?到底怎么了?”

李泗水把林淑芬从地上扶了起来,正色厉声道:“刘大嫂,你今天给天佑都吃了些什么啊?”

林淑芬愣怔了几秒,想了想早上吃的饭,一边想一边是说:“也没有吃什么啊,一个鸡蛋,一碗玉米面糊糊,还有一个玉米锅贴。”

知道自己家条件不好,林淑芬在吃的方面都是把最好的给两个孩子,怕他们吃不饱饭,每次上学的时候,还会在天佑的书包里放一个煮好的鸡蛋。

李泗水拧眉,看了眼天佑还有些惨白的脸,不解道:”刘大嫂确定就给天佑吃了这些东西,没有别的了?”

林淑芬再次仔细回想了的下,一脸认真的点了头。

“大家也都知道,我家条件不好,能给孩子吃的,除了鸡蛋也没有别的了。”

总不能是鸡蛋出了问题了吧。

李泗水一边往姜染床边走,一边唏嘘道:“这就怪了,鸡蛋家家户户都有,这孩子又没有吃其他的东西,怎么会食物中毒呢?”

“食物中毒?不,不可能的,天佑吃的东西都是我亲手做的,怎么可能会有毒。”

围观来的邻居也都纷纷出声:“是啊是啊,要是中毒也不可能就天佑自己啊,丫丫和淑芬吃的可都一样啊。”

李广才把目光移到了卢秀的身上,看着她眼神恍惚,神色紧张,不由的一笑:“刘婶,可是给天佑吃了什么东西?”

猛地被李广才这么一问,卢秀急忙挥了挥手。

“没,我什么都没有给天佑吃,我可是天佑的亲奶奶,怎么会给孩子吃带毒的食物呢,泗水你可别开这种玩笑。”

刘丽丽急忙附和道:“是啊,是啊,我妈疼天佑还来不及,怎么会害天佑,李大哥还是赶快给天佑看病吧!”

卢秀心里一松,有些紧张的抓住了刘丽丽的手:“对,对,赶快给天佑治病,可别耽误了。”

李泗水不疾不徐的给姜淮量了量体温,打了一针退烧的针,又开了一副药。

才有时间去处理天佑食物中毒的事情。

只见他从天佑的衣服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吃了只剩下一半的方便面袋子。

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卢秀的身边。

“刘婶,这个可是你给天佑吃的?”

卢秀眼神闪烁,下意识的摇了摇头:“不,不是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就在这时,门外的小胖直接冲了进来。

指着卢秀说:“你说谎,这就是你中午的时候,给天佑的,天佑不舍的吃,只吃了一半,说是另一半要带回家给姐姐吃的。”

被人当面戳穿,卢秀一时间面色惨白。

急忙挥了挥手:“不,不是这样的,我并不知道这面有毒啊,我也是无心的啊!”

她已经有一段日子没有见天佑了,于是在刘丽丽家拿了一包开了口的方便面就去了学校。

把面塞到了天佑的口袋里。

“乖孙子,可想死奶奶了。你想不想奶奶?”

刘天佑看了一眼卢秀,点了点头,然后就讲:“奶奶,我要上课了,小胖还在等我。”

就这样,小胖把卢秀给天佑方便面的过程看的一清二楚,哪里还容得下卢秀抵赖。

所有人看着卢秀的眼神顿时变了样。

特别是林淑芬,更是双目愤怒的看着自己的婆婆。

“妈,天佑是您的亲孙子,你怎么能给天佑吃有毒的方便面,我林淑芬是穷,是给孩子买不起零食,但是我也不会给孩子吃带毒的东西啊!妈你太过分了……”

“不,不是这样的,我不知道有毒的,我真的不知道的!”

突然间像是想到了什么,卢秀一下子握住了刘丽丽的手。

“是你?是你要害我孙子是不是?啊,刘丽丽你个没良心的,那可是我们刘家唯一的血脉,你居然敢害天佑,我打死你!”

刘丽丽向后躲了一下,也是一脸愤怒的看着卢秀。

“妈,我是你的女儿,平日里我是如何对天佑的,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在我家吃住那么些年,我说过一句过分的话没有,这次真不是我的错。那包开了口的方便面是大海去田里抓野鸡野兔时候准备的,谁会知道您居然会拿去给天佑吃……”

卢秀一时间没了气势,有些尴尬的站在那里:“我,我哪里知道那里会有毒,我……”

李泗水见谜底解开,这才笑着打断了母女的对话。

“行了,好在毒素不强,我给孩子开了些泻药,等醒了回去吃了,把体内的毒素排出来,多休息几天就好了。”

林淑芬松了一口气,目光依旧愤怒的看着卢秀。

“妈,以后没有其他事,别去看天佑了,我们天佑没有福气吃的东西,不吃也照样可以长得健健康康的……”

“你这话什么意思,天佑是我刘家的孙子,我看都不能看了,再说了这次都说清楚了,也不是我的错啊。”

卢秀依旧不知悔改,甚至还公然和林淑芬吵了起来,彻底打消了林淑芬心里让天佑认奶奶的念头。

这个恶毒的奶奶不要也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