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2章 番外:去花灯节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8-05 06:27:16 字数:3266 阅读进度:542/573

“羽婆婆,你别去”

拂欢连忙拉住子羽,又拉着她坐了下来。

“主子,你这是做什么?”子羽不解拂欢此番行为,她是最了解她家小主人的,一向嫉恶如仇,有仇必报,哪里是吃的下如此大亏之人。

“让她去折腾吧,她再折腾,司卿也不喜欢她。”拂欢尽管恶心幽蓝做的事情,却也不会真的在这个时机去找她麻烦。

毕竟天帝可没说此事是幽蓝抖出来的。

况且,天帝也没指明她和司卿有男女之情,她现在跑去找幽蓝,不是给自己没事找事么?

按幽蓝那副怜柔的样子,说不定到时候又要折腾一些不大不小的事情出来。

算了算了,先由她去。

“难得主子会咽下这口气。”子羽叹气。

“我倒不是忍了这口气,只不过不想在现在闹腾点事情出来。”拂欢说完,又伸了个懒腰,“我先回去睡会儿。”

说完,回了房间。

躺在房间的床榻上,拂欢扯过被子蒙住了脑袋,闭上眼准备好好睡一觉。

可她一闭眼,眼前便浮现司卿那张脸。

连着翻了几个身,这个现象一点都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夸张,惹的她睡意全无,踢开被子,从床榻上坐了起来。

“疯了,一定是疯了。”拂欢揉了揉脑袋,走下床榻,打开了房门。

外面的天已经渐渐暗了下来,拂欢倚着门框,望着地界的那个方向,一时出了神。

按平时这个时辰,她已经做好了红豆粥端去他的书房,不知今日,他吃的是什么

拂欢对自己有些无语了,现在怎么满脑子都是司卿。

算了,还是出去散散心。

出了凰羽阁,拂欢去往了浮生树的方向。

来到浮生树时,当拂欢见到树下坐下的那抹身影,以及一旁蹲坐着的那只麒麟兽后,脚步一顿,整个人有些愣在原地。

司卿

这么巧。

司卿似乎是察觉到有人来此,一抬眼,触及到眼前那抹娇小的身影后,倒是没有太诧异,原先冰冷的眉眼,柔了几分。

见司卿正看着她,拂欢莫名其妙的又开始心跳加速,总觉得这颗心按这个频率跳下去,随时都可能跳出来的感觉。

“冥神大人。”拂欢一步步走近司卿,随后朝他行了个礼。

平时,听她这么称呼自己,司卿倒没什么感觉,此刻听这四个字,倒是觉得格外刺耳。

似乎这个称呼

显得太陌生了。

“嗯。”最终,司卿也只是点点头,应下了她的请安。

打完招呼后,拂欢本想在旁边找个地方坐下,可今日这只墨麒麟不知是怎么回事,把平时拂欢所坐的位置给占了。

现在,只有司卿的身旁,还有空余的地方可以坐。

但这和司卿也挨的太近了

“坐下吧,站着做什么?”司卿嘴角微微勾起,似是心情不错。

拂欢闻言,也不好再顾忌其他,弯腰在司卿的身旁坐了下来,这一坐,她的身体几乎是贴着司卿的身体。

一旁的某人,又默默的催动了读心术。

“天帝把旨意撤回了,你知道了吧?”拂欢坐下后,侧眸看向司卿。

司卿点头。

见此,拂欢也没继续再说什么,手撑着下巴,视线凝在前方一处。

心底,确实满满的思绪。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在凰羽阁满脑子都是身边这个男人,现在跑出来了,居然还碰见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好想告诉他,就是因为幽蓝在背后使坏,向天帝告状他们有男女私情,天帝才撤回旨意的。

可是,这么说似乎也不妥。

她和他现在的关系,不适合谈论这种事情,毕竟他们本身就毫无关系,谈了此事,也是无端增添负担而已。

算了算了,不想了。

拂欢想想觉得头疼,揉了揉太阳穴,轻叹口气。

司卿在一旁坐着,窥探到她心内的想法后,眉心皱了皱。

关于天帝突然撤回旨意,他倒是没想的太多,以为只是单纯的撤旨而已,没想到,背后竟大有文章。

幽蓝

倒是小看她了。

不过,刚才身边这女人是说,回凰羽阁时,满脑子都是他?

司卿的眼底,不禁染上一丝笑意。

“今夜是凡界的花灯节。”又坐了一会儿,司卿忽然冒出这么一句。

拂欢一愣,扭头看向司卿,“花灯节?”

司卿微微点头。

拂欢倒是许久没去看过花灯节了,以前还小的时候,倒是缠着紫微爹爹或者羽婆婆带她来过,现在大了,反而看的少了。

“那我们去看看?”拂欢想罢,对着司卿提议。

司卿一向对此等事情不感兴趣,方才也是突然想起这一茬,对拂欢提了提而已。

“嗯。”司卿到底还是没有拒绝拂欢。

今日她离开地界后,他一直在书房待着,手边叠了一堆的册子,他却是一刻也没有看进去,手边的砚台内,墨汁空空。

书房内,一下子就缺少了一股生气。

来这浮生树下,他是特意在这等她的,没想到,她真的来了。

两人离开浮生树时,特意将自己的气息藏匿起来,身上所穿的衣物,也都简化了一番,素淡不少。

大街上,到处都是卖花灯的吆喝声,不少男男女女手提着新买的花灯,朝着放灯的地方跑了过去。

拂欢看着这各式各样的花灯,面露喜色,拉了拉身旁司卿的衣袖,“我们也去买花灯。”

“嗯。”司卿看了眼拂欢拉着她衣袖的手,点头应下。

走到一个小摊前,拂欢挑选了一盏莲花灯,见司卿一动不动的站在一旁,又问,“你要什么灯?”

“姑娘,你们小俩口,放一盏灯就行了。”摊主是个中年大婶,长的和蔼慈善,见拂欢要买两盏,笑眯眯的出声。

拂欢被大婶口中的小俩口惊了一下,面露几分错愕,讪讪一笑,刚要出声解释,司卿已经将花灯的钱付给了大婶,提着拂欢手里的莲花灯离开。

拂欢一愣,连忙追了上去。

走在司卿的身旁,拂欢也没追问司卿为什么不买两盏灯,心想着估计是这大男人不喜欢放花灯吧。

来到放花灯的地方,拂欢看着一群蹲在河边放灯的男女,又看了眼他们的花灯,拧了拧眉,“他们的花灯上面都写了字。”

司卿往那看去,果真那些花灯上面,都写了字。

“你也想写?”司卿问她。

“既然要放,就好好的放吧,那边好像有提供笔墨。”拂欢环顾了眼四周,发现另一边摆了一张桌子,桌子旁也坐了一位大婶,看样子是卖笔墨的。

拂欢和司卿走了过去。

“提供笔墨,十文钱一次。”走近后,大婶朝两人报了个价格。

司卿听后,二话不说,给了大婶一锭银子,“不用找了。”

大婶一听,眼前一亮,连忙收起银子,望着两人的眼神也热忱许多,连忙起身,亲自帮拂欢和司卿研墨,又递上毛笔。

接过毛笔后,拂欢握着花灯,有些无从下手的感觉,看向司卿,“这个要写些什么呢?”

“我不知道。”司卿瞟了眼拂欢,语气淡淡。

拂欢撇了撇嘴。

“姑娘,花灯上面,一般要先写上你们小俩口的名字,再写上一些词,比如天长地久啊,甜甜蜜蜜啊,生生世世这种词就行。”大婶好心的在一旁提醒。

“”拂欢和司卿闻言,皆是沉默,不知如何作答。

大婶看着他们这别扭的样子,偷偷一笑,暗想这一定是刚好上的小俩口,所以才如此扭捏,放不开。

既是如此,那她就帮帮他们。

“这样,姑娘你先写上这位公子的名字,再让这位公子写你的名字,最后你们再一人想一个词,这不就结了嘛!”

大婶说完,激动的走到拂欢身旁,督促她先写司卿的名字。

拂欢嘴角抽了抽,写冥神大人,估计会把这个大婶吓到的,写司卿,这也不行呀,地界之主的名讳,可不是她随便就能叫呢。

“这位公子叫什么名字?”大婶见拂欢久久不落笔,好奇的问道。

拂欢闻言,抬眼往司卿看去。

司卿站在一旁,感觉到拂欢的视线后,往那大婶看了过去,“司卿。”

“”拂欢感觉见鬼了。

“司卿,真是个好听的名字,姑娘,那你就快点写上吧。”大婶催促拂欢。

拂欢点头,正要落笔时,那大婶忽然又开口,“写司卿好像生分一些,写卿哥哥吧,这样更显得你们小俩口浓情蜜意呢。”

“”拂欢再次感觉见鬼了。

司卿也莫名的泛起一层鸡皮疙瘩。

“快写呀”大婶似乎比拂欢还着急,不停的催促她。

拂欢抿唇,默默的在心里叹了口气,反正这花灯也是闹着玩的,写就写吧。

卿哥哥

真肉麻的称呼。

最终,拂欢还是在花灯上,写上了卿哥哥三个字。

“给你。”写完后,拂欢把笔和花灯,都递给司卿。

司卿伸手接过,瞥见花灯上字迹清秀的卿哥哥三个字后,却觉得格外顺耳。

于是悠悠的落笔,在花灯上写下了个两字

欢儿。

这回,拂欢的鸡皮疙瘩层层泛起。

他们不就是放个花灯而已,为什么要把自己弄的这么尴尬。

卿哥哥

欢儿

这要被天帝看见了,可打死也说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