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9章 番外:敢威胁她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8-05 06:27:06 字数:3291 阅读进度:539/573

冷鸢想罢,又叹了口气。

与司卿走的近一些,也怪不得拂欢,谁让她这次是被下令去司卿身边历练的呢!

如此好的机会,为何偏偏轮不到她。

司卿……

自上次浮花苑一见后,这个名字就像刻在她心上一般,再也抹灭不掉。

前几日,得知拂欢被派去司卿身边时,她还暗暗的嫉妒了好久,又是第一次,开始讨厌自己的懂事与分寸。

因为,正是因为拂欢身上有一丝的顽劣,才被天帝选中,去了地界。

“我的好妹妹,你可千万不要抢了姐姐喜欢的人。”冷鸢微微张嘴,望着两人离开的方向,喃喃自语。

……

回到地界,拂欢已经困的睁不开眼了,准备先回房间休息时,却见司卿又去往了书房,顺便扔下一句,“去煮红豆粥来!”

拂欢感觉要疯了,这男人难道都没休息的地方么?

每天除了书房,还是书房……

幸亏他是个神,要是普通人,早就死在这书房里了!

说起来,她到现在,在这地界里,除了大门通往书房的路走的比较顺以外,其他地方连去都没去过。

甚至不知道司卿的寝殿在哪里。

想虽想,拂欢还是去了膳房,准备给司卿做红豆粥的时候,愣了一下,改成了酒酿圆子。

天天做红豆粥,他还以为自己只会这个呢!

端着做好的酒酿圆子来到书房门口时,拂欢刚想敲门,却听里面传来了幽蓝的声音——

“大人,我做了红豆粥,你尝尝吧。”

红豆粥……

拂欢抿了抿唇,不知为何,有种不爽的感觉。

端着手里这碗酒酿圆子,心底暗想,司卿你要是敢吃她的红豆粥试试看!

“不必,拿下去。”司卿冷冽的声音传来。

“可是……”幽蓝顿了顿,似乎有些迟疑,可隔了一会儿,还是出了声,“可拂欢上神做的红豆粥,大人不是都吃下了么?”

“下去。”司卿又重复了一遍。

幽蓝端着红豆粥的手微微颤了颤,洒了些许粥出来,带些不甘的道,“大人只吃拂欢上神做的东西,莫不是,喜欢上拂欢上神了?”

“砰——”里面传出瓷碗掉落在地的碎裂声。

“大人,你……”幽蓝的声音有些颤抖与难以置信。

“滚!”司卿低沉嗔怒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幽蓝睁大眼,不敢相信司卿会对她说出这种字眼,以往他虽冷淡,但对她却是客气,今日居然让她滚……

幽蓝满眼失落,从书房内走了出来。

一走出门,见到外面站着的拂欢,幽蓝稍愣了一下,瞥见拂欢手里的酒酿圆子后,自嘲一笑,“原来是换了口味。”

说完,一人悠悠离去。

拂欢站在门口,有些的尴尬,本想叫守门的小鬼给司卿送进去,却听见司卿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还想站多久?!”

闻言,拂欢暗自叹息,只好走了进去。

“今天吃这个吧。”将酒酿圆子端到司卿的桌旁后,拂欢往后退了两步,生怕他发火把这碗东西砸她身上。

司卿看了眼那酒酿圆子,没有说什么,和往常一般,端了过来,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

拂欢看着这一幕,很想问他,为什么不吃幽蓝做的,却吃她做的东西?

“幽蓝的身份,做这些,不合适。”司卿忽然出声。

“……”拂欢听闻,拧了拧眉心。

好像是这样……

幽蓝是十殿阎王之一,是司卿的属下,给冥神端茶送水的,确实不太合适。

那如此一来,是不是说明司卿吃她做的东西,仅仅是因为她是来受罚历练的?

“不早了,我能不能去休息了?”拂欢闷闷出声。

“嗯。”司卿嗯了一声,应下拂欢的话。

拂欢闻言,这才出了书房。

在回房的路上,意外碰到了幽蓝。

幽蓝似乎特意在她房门口等她的,见到拂欢的身影后,露出一抹笑意,“拂欢上神,我们谈谈,如何?”

“谈什么?”拂欢神情严肃了几分。

她虽是来此历练的,可怎么说也是个上神,可这小小的真君,看样子是把她当成情敌了?

还用这种意味幽深的口气和她说话,真是当她拂欢是软柿子好捏么?

“进来。”拂欢打开了房门,先走了进去,又对着外面的幽蓝开口。

幽蓝倒是诧异拂欢会突然变了脸,重新审视了她一下后,走了进去。

“这么晚了,你特意等在这里,要和我说什么。”拂欢在椅子上坐下,视线落在幽蓝身上。

幽蓝见拂欢没有让她坐下说话,自然也不敢自己入座,“我是想到一件事情,所以特意来提醒上神的。”

“何事?”拂欢问。

“拂欢上神,是天帝派来监视我家大人的吧?”幽蓝悠悠的出声。

拂欢勾唇,“然后呢?”

“那幽蓝先提醒上神一句,既然是有任务在身,那最好不要和天帝下旨的初衷背道而驰,否则小心自找麻烦。”幽蓝说这番话时,语气内带着满满的关切。

拂欢眯起眸子,对上幽蓝热切的眼神,“你在威胁我。”

拂欢用的肯定句。

“不,不是威胁,是好心提醒。”幽蓝对着拂欢微微一笑。

拂欢看着这刺眼的笑,心底冷笑,莫名其妙被当成情敌不说,竟然还被这女人明目张胆的威胁了。

威胁是么?

好啊,谁怕谁。

拂欢站起身来,缓步走到幽蓝的面前,“你一个十殿阎王,威胁一个上神,你应该知道这是个什么罪名。”

“上神何必把我的好心提醒,理解成是威胁,我说的话难道不对么?”幽蓝反驳拂欢的话,她既然特意来找拂欢谈话,就已经有了足够的信心,说什么也不会被拂欢唬住。

“那我就是要理解成威胁呢?”拂欢反问,投给幽蓝一个你能耐我何的眼神。

幽蓝轻笑,“那我只好找天帝说理去了。”

“嗯,也好。”拂欢赞同幽蓝这个说法,又重新坐下,“我一个上神,冲撞了天帝,被罚来了地界。”

“不知道你一个小真君,会罚去哪里呢?”拂欢冥思苦想中。

幽蓝发觉,她这趟来错了。

原以为,前面接触过几次,拂欢只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虽挂有上神头衔,却什么都不懂,没想到,她却如此不讲道理,又能颠倒是非。

是她小看她了。

看来,她不该亲自出面。

“是幽蓝说错话了,还请上神恕罪。”幽蓝朝拂欢弯了弯腰,解释道,“这地界耳目众多,幽蓝是怕上神若是与大人太过亲近,会传到天帝耳朵里,到时候会对上神不利。”

地界耳目……

拂欢轻笑,“你不是说我是被天帝派来监视你家大人的么?既然如此,我和他亲近一些,天帝又怎会责怪?”

“唔,看来呀,你们对我这天帝伯伯,都有很深的误解。”

拂欢悠悠叹气,故意搬出了伯伯这个称呼。

这称呼,是她小的时候,紫微大帝让她称呼天帝的,那时候天帝也格外疼爱她,因此默认了这个称呼,但也只是私底下没人的时候,她才会叫。

如今长大了,她便遵守规矩,再也不喊这个称呼了。

“不早了,上神早些歇息吧。”幽蓝打了退堂鼓。

“嗯。”拂欢懒得与她周旋下去,摆了摆手,示意幽蓝离开。

幽蓝微微一笑,刚一转过身,身后的拂欢便露出一抹狡黠的笑意,指尖凝起丝丝灵力,接着点点星光,从她的指尖不断溢出,扫向背对着她的幽蓝。

她紫微爹爹给她的星象阵法,算是派上用场了。

这星象阵,一旦开启后,会凝出万千星光聚在被困之人的周身,将她的身体笼罩在星光中,无法挣脱出来。

星光刺眼,加上万千星光聚在一起,被困之人,如若不想瞎眼的话,是万般不敢睁开眼的,只能生生忍受这些折磨。

这星象阵,说是阵法,倒不如说是个刑罚。

今日,她先小试牛刀,教训教训这个幽蓝真君。

幽蓝似还没注意到跟在她身后的点点星辉,由于气愤,正快步的往幽府而去。

……

翌日,天界传来消息,说是天帝宣司卿议事。

拂欢作为司卿最近几日的小跟班,便和他一起来了天界。

“那你先去找天帝吧,我去冷鸢姐姐那里走走。”拂欢憋了好久了,哪怕不找冷鸢,也要去紫微宫,或是其他地方走走。

“不准。”司卿一口否决拂欢。

拂欢皱起眉头,“你和天帝议事,我也是站在门外,你不如让我去走走,等你们说完了再来找你,不好么?”

拂欢软糯的语气,让司卿整个人一下子软了下来,望着她的眼神,也柔了许多,“给你半个时辰的时间。”

“嗯,那我半个时辰后,来这里等你。”拂欢笑眯眯的看向司卿。

司卿点头。

拂欢得到了同意,欢天喜地的跑开。

司卿见她走了,这才去了天帝那里。

两人走后,冷鸢的身影再度隐了出来,眼内存上满满的落寞,她一早收到消息,知道司卿要来找天帝,便守在这里了。

可她没想到,一日不到的时间里,拂欢与司卿的关系竟然亲近了那么多,昨日不还是冷漠疏离的两个人么?

今日为何,给了她一种打情骂俏的感觉……

欢儿……

你何必要如此与姐姐作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