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8章 把脉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8-05 06:26:39 字数:3260 阅读进度:528/573

第二日,瞿歆瑶和许禾虞来了南庭国,一来便去了四合院找楚厉和沐云槿。

绮绮恰好也在四合院住着,见瞿歆瑶他们来了,一脸惊奇的道,“歆瑶姐,昨日我还提起你了,没想到今天就碰见你们了。”

“听说你们近日都在这南庭国待着,我闲着无事,便让呆子带我也过来玩玩。”瞿歆瑶说着,往身旁的许禾虞眨了眨眼。

许禾虞会意,扬起唇角,“是啊,殿下和王妃呢?”

“殿下一早和丁羡出去了,说是去忙些事情了,王妃还在房里睡觉呢。”绮绮指了指沐云槿的房间。

“她倒是一向贪睡。”瞿歆瑶打趣道。

此时,房间内的沐云槿,正捂着昏昏沉沉的脑袋,坐在床榻上。

沐云槿早就醒来一会儿了,可刚想下床榻的时候,便觉得头晕的厉害,只好坐着稳了稳心神。

坐在床榻上时,听到外面正传来嬉笑声,仔细一听,似乎听到了瞿歆瑶和许禾虞的声音,沐云槿立即走下床榻,开始换衣服。

不一会儿,穿戴整齐的沐云槿打开了房门。

“你可终于舍得起来啦?”瞿歆瑶瞥见沐云槿的身影后,忍不住开口揶揄。

“一不小心睡过头了。”沐云槿有些不好意思,走过去坐了下来。

绮绮笑眯眯的跑进厨房去拿正热着的早膳,然后又出门端到沐云槿的面前,“主子,你最爱的红豆粥。”

沐云槿伸手接过,拿起勺子,正准备先吃一口时,忽然就没了什么胃口,拿起桌上的水杯,先喝了杯水。

“主子,怎么不吃啊?”绮绮诧异的问道。

“可能起太晚了,没什么胃口吧。”沐云槿喝完一杯水后,看了看红豆粥,还是觉得没胃口,可胃里又觉得有些饿。

瞿歆瑶撑着下巴,把玩着手里的茶杯,“听说你们这段时间,发生了不少趣事啊?”

“大多不是什么好事,不过却也因祸得福了。”沐云槿揉了揉昏沉的脑袋,怎么刚起来,又觉得困了。

是不是秋天来了,秋困也来了啊。

“嗯,我倒是有些耳闻,说是云太子遇见一个什么女神医,连空释大师,也碰见了一个什么荡漾什么的……”瞿歆瑶有些记不大清。

听到这两人的姻缘,沐云槿忍不住轻笑,“这两对,一个八字已经有了一撇,一个恐怕是……”

沐云槿也没有接着说下去,给了瞿歆瑶一个你自己意会的眼神。

瞿歆瑶自然懂,“我好久没出过门了,现在精神也不错,不如你们带我出去走走吧?”

瞿歆瑶说完这话,还瞟了眼许禾虞。

这段时间,她可算是闷坏了,整日待在河月城的城主府内,几乎都不怎么出门。

别看许禾虞这呆子平日里对她言听计从,可自从上次她婚礼被劫后,现在怀了孕,这家伙便敏感兮兮的,不太放她出来。

要不是这次殿下……来了口信,要他们来一趟南庭国,恐怕许呆子要等她生完才准出门。

真是霸道!

看她生完以后,怎么教训这许呆子。

“好啊,那走吧。”沐云槿欣然同意,反正这红豆粥也不想吃,不如去街市买些吃的。

“呆子,你怎么说?”瞿歆瑶挑眉,看向许禾虞。

许禾虞无奈笑笑,伸手扶住了瞿歆瑶,“歆歆,既然都出来了,那我若不放你出门走走,那确实是我的不是了。”

“呆子,算你识相。”瞿歆瑶勾唇,站起身来,随沐云槿和绮绮一起去往街市。

……

在南庭国待了一小段时间,沐云槿已经将这皇城的路都摸熟了,很快就带着瞿歆瑶和许禾虞来到了街市。

街市这会儿正值最热闹的时候,大街上人来人往,人声鼎沸。

许禾虞见到这么多人后,默默的将瞿歆瑶护在怀里,小心翼翼的走在路上,生怕有人不小心撞到了瞿歆瑶。

“主子,前面有卖梅花糕的,你不是最爱吃了吗?”绮绮勾着沐云槿的手臂,指了指前面的一个小摊。

往日,沐云槿确实喜欢吃这些甜甜的糕点,可今日总觉得嘴里淡淡的,想吃些口味重的东西。

正想着,余光瞥见一处卖辣卤鸭脖的小摊,蓦地眼前一亮,对着绮绮指了指那个,“我们去吃那个吧!”

绮绮闻言,朝那个小摊看去,皱了皱眉,又看向沐云槿,“主子,你确定吗?你不是不爱吃这种东西吗?”

“偶尔想吃一次嘛。”沐云槿走到小摊前,买了一份辣卤鸭脖,想要问瞿歆瑶要不要时,回眸看过去,瞿歆瑶对她摆了摆手。

沐云槿只得自己吃一份。

绮绮素来也不爱这些东西,虽然变成了普通人,可猫的本性还在,只爱吃一些小鱼干之类的东西。

沐云槿吃了块鸭脖,麻麻辣辣的感觉到了嘴里,这才觉得整个人舒畅很多。

绮绮真是觉得稀奇了,今日主子居然不喝红豆粥,也不吃梅花糕,吃个辣卤鸭脖,还吃的这么欢快。

这……

见鬼了见鬼了。

在街市闲逛时,几人碰见了在街角摆了个摊义诊的白清欢。

有白清欢在的地方,自然也有云连倾。

云连倾今日坐在离白清欢有些远的地方,虽是如此,可视线一直停留在白清欢身上没有离开过,但凡白清欢需要找药或者写药方时,云连倾都是一个冲过去。

但白清欢却连眼皮都没抬一下,自顾自的找纸笔写药方,递给看病的百姓,顺便嘱托一句。

云连倾碰了一鼻子灰,一个人坐在一旁,时不时的叹气。

“咳……”绮绮走近云连倾,咳了咳声。

云连倾抬起头来,见到身侧站着的人后,微微愣了一下,目光率先落在瞿歆瑶和许禾虞身上,“好久没见你们了!”

“云太子,近来可好?”许禾虞微微一笑。

“都好都好,恭喜你要当爹了。”云太子看了眼瞿歆瑶的肚子,眼露笑意。

许禾虞闻言,往云连倾身后的白清欢看了一眼,“听说云太子的姻缘也已经到了,恭喜恭喜。”

提起这个,云连倾脸上的笑意顿时垮了下来,长长的叹了口气。

见此,沐云槿和绮绮八卦了,一左一右围到了云连倾的身旁,小声的问,“你昨日回太子府后,可是经历了什么?”

云连倾撇嘴,闷着一张脸,不愿多说。

绮绮拉了拉云连倾的衣袖,“她知道你手臂的伤口,是自己砍的吗?”

“唉……”一声叹息。

云连倾叹了口气后,伸出自己的左手,端倪了一下,“那静华寺算姻缘的老和尚,怕是个坑货,本太子这段感情,到如今一点眉目都没有。”

“清欢就像一块石头,冷冷清清的,昨日本太子回府后,想着骗她不好,就和她坦白了一切,你们知道她说什么吗?”云连倾道。

沐云槿和绮绮摇头。

云连倾压低声音,小声的道,“她很严肃的说,云太子,你知不知道你这种行为,是我们学医之人最看不起的?多少人想要健康都得不到,可你却如此挥霍自己的身体,我真是替你感到悲哀……”

云连倾用白清欢的口气说出此话。

此话一出,沐云槿立即抿住了唇瓣,生怕自己一个绷不住笑出了声,虽然这话对云连倾有些打击,可确实是大实话没错啊……

绮绮没沐云槿那么好忍,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当时云连倾自己砍一刀她就忍不住了,这会儿砍了一刀还被心仪的人说成这样,这倒霉催的,他有苦和谁说呀?

虽然好心酸,但真的好好笑。

这么不靠谱的太子,以后南庭国子民该怎么办呀?

云连倾见绮绮笑了,伸手戳了戳她的脑门,“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好了好了,不笑了。”绮绮捂住嘴巴,不让自己笑出来。

云连倾气恼,此时余光瞥见沐云槿手里拿着一个油纸袋后,好奇的投去一眼,“皇嫂,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吃的。”沐云槿把手里的东西递近云连倾。

云连倾嫌弃的皱眉,“我皇兄对你很不好么?怎么吃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

“不懂欣赏。”沐云槿瞪了眼云连倾。

云连倾撇嘴,“皇嫂,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才好?清欢对我的印象,可是越来越差了。”

“你与她不是已经定了婚期吗?你还在愁什么?来日方长,感情也是要慢慢培养的,急不得一时。”沐云槿算了算日子,这云连倾和白清欢认识都还不到一个月呢。

云连倾又是叹气,话虽如此,可他就是急啊!

“既然这边云太子的心上人在义诊,又听说是医学世家的传人,那我也来把个脉好了,看看我腹中孩儿的情况。”瞿歆瑶走到一旁,开始排起队来。

沐云槿本想找个地方坐着等瞿歆瑶,却被云连倾轻轻的推了推,“皇嫂,你也去排队,你是女人,多和清欢打打照面,应该很容易和她打成一片的,我还指望你以后帮我探探口风呢。”

“可我身体好好的,排队诊病做什么啊?”沐云槿皱眉,云连倾这小子又给她出馊主意了。

“你就说你头晕,眼花,让她帮你诊治看看,快去吧!”云连倾说完,把她推向队伍。

沐云槿是彻底无奈了,都说坠入爱河中的人智商为零,看来都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