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2章 半月形玉佩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2-07 20:25:08 字数:3293 阅读进度:432/573

因为水云寺又出了事情,且惊动了太后以及皇后,到了午时的时候,楚烨派来了一拨人,将水云寺暂时查封。

瑞太后和李莺璇都受了惊,先坐马车回了宫中。

其余女眷,也都一一回城。

沐云槿看着这场面,微叹口气,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她想,她以后还是不参与这些集体活动了……

“王妃,我们现在是回城吗?”黄炎在一旁开口。

沐云槿微微点了点头。

“那你们先回去吧,容岷还被关在这里,我留下来善后。”宋淳看向沐云槿和黄炎。

绮绮也招呼其余的兽灵先回去,自己则和沐云槿一起去宁王府。

……

回到宁王府后,沐云槿直接先回了璃泉阁。

璃泉阁的院子里,楚厉正抱着小楚沐走来走去,听到外面的脚步声后,转眸看了过去。

“祈福祈的怎么样了?”楚厉看着她,语染一丝戏谑。

看这表情,沐云槿便清楚了楚厉知道了水云寺的事情,于是闷闷开口,“挺好的,佛祖说会好好保佑我们的。”

楚厉轻笑,“看来,以后还是不能放你出去了。”

“你让我出去,我也不去。”沐云槿抱过小楚沐,见他没有在睡觉,便低头逗弄着他。

“对了……”沐云槿想起一事。

楚厉看着她。

“今天去暗室的时候,发现佛像后面的机关又不见了。”沐云槿道。

话落,又道一句,“容岷今日也是冲着这佛像来的,恐怕已经有人知道了这佛像背后的猫腻。”

楚厉闻言,眸光闪动,“黑袍与秋叶等人,也都是些阅历丰富之人,知道佛像的机关,倒也不奇怪。”

“此次派出容岷,恐怕也是想借助容岷之手,来达成目的。若成功了,自然是好,若不成功,牺牲一个容岷,对他们来说,根本无关痛痒。”楚厉道。

沐云槿撇嘴,“还想了声东击西这一出,要不是及时反应过来,说不定还真会被容岷得手了。”

“别想那么多了,忙了一上午累不累?”楚厉笑看着她。

沐云槿点点头,眨巴了一下眼睛,“累。”

“先去用膳。”楚厉将小楚沐递给了一旁的丁羡。

丁羡抱过小楚沐,走向一旁。

自从沐云槿早产生下小楚沐后,两人从来不会将小楚沐随便交给别人看管,甚至连沈嬷嬷单独照看都不放心。

大多时间,都是沐云槿一整日不离小楚沐片刻,偶尔楚厉有空,便由他来照看。

眼下贼人未除,随时都有隐患,不得不防。

……

膳厅内。

“喂,小猫,花缨怎么没和你一起来啊?”膳桌上,刚一安定下来,黄炎便凑近绮绮。

绮绮正美滋滋的啃着一条红烧鱼,听到黄炎的话,挑了挑眉,“她不舒服,所以没来。”

“不舒服?哪里不舒服?”黄炎急着问。

“有点头疼肚子疼吧。”绮绮回答。

黄炎皱起眉头,“她不会是医术吗?怎么还会不舒服?”

“人家是会毒术,又不是医术,再说了,会医术的人就不能生病啦?”绮绮故意逗着黄炎。

黄炎一下子吃了瘪。

一转念,又握紧拳头,绷着一张脸,“算了算了,我就随便问问,谁管她舒不舒服。”

绮绮撇嘴,“口是心非。”

沐云槿和楚厉正慢条斯理的在吃着饭菜,听着两人的拌嘴声,两人好似没听见一般,自顾自吃着。

正吃着时,怀远大师匆匆跑了进来。

“殿下,王妃……”

怀远大师是罕见的稀客,平时除非天塌下来了,否则基本不出水云寺的门,这会儿他们前脚刚走,他后脚就来了,不由得让楚厉和沐云槿心底一沉。

“怎么了?”楚厉看向怀远大师。

怀远大师皱眉,“坏了,容岷他们移动佛像的时候,不知道触碰到了哪里,现在佛像后面的机关隐藏起来了,找不到开启方法了。”

“机关?”绮绮和黄炎诧异。

他们在暗室的时候,看了一圈佛像,没看见有什么机关啊。

沐云槿拧眉,看着怀远大师,“大师,那佛像后面的机关,到底是什么用途?”

“这个老衲也不清楚,只知道那机关能开启至关重要的东西,曾经我也因此询问过空释方丈,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所以这些年,我一直小心翼翼的照看着这尊佛像,没想到还是被贼人惦记上了。”

黄炎听明白了一些,“那容岷他们突然来打佛像的主意,是不是意味着,这尊佛像里能开启的机关,对他们是不利的?”

“这倒是无法确定。”怀远大师叹气。

沐云槿听到这些,下意识的摸了摸衣袖里藏着的天神令,对那佛像身后的机关,越发的好奇了。

“这事情先不要管了。”楚厉对着怀远大师道。

怀远大师叹了口气,点点头。

隔了一会儿,正准备要离开的时候,脚步顿了顿,看向楚厉,“在容岷的身上,搜出了这个。”

沐云槿看去,是一枚半月形的玉佩。

楚厉伸手接过那半月玉佩,放在手里端倪了一下,微拧眉心,“只有一半,怕是谁给他的信物。”

“老衲搜出这玉佩的时候,容岷的表情十分的怪异,问他这玉佩的来历,吞吞吐吐的,不愿多说。”怀远大师道。

“这容岷也是有意思,一天到晚的,也不知道在琢磨一些什么小心思。”沐云槿轻笑,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怀远大师也是笑了笑,“那老衲先告辞了。”

话落,怀远大师离开。

在怀远大师走后,绮绮和黄炎都凑了过来,盯着这枚半月形的玉佩看。

“这一看就是女儿家的东西,半月形的,像是什么定情之物,可能还有一半就在对方手里。”黄炎开口。

“也不一定啊,说不定这玩意儿是个钥匙,可以打开一些什么机关。”绮绮猜测道。

沐云槿听他们俩这么说,也做了一个大胆的假设,“也许这个东西是诱饵,故意引我们来探究的。”

话一出,楚厉,绮绮以及黄炎,‘唰’的一下都看向了沐云槿。

“有道理,咱们可别轻易上当了。”黄炎道。

“先保管在本王这里。”楚厉收起半月形玉佩。

几人点头同意。

……

接下来的两日,沐云槿两耳不闻窗外事,每日在府中待着,不出门,也不关心外面发生了什么。

掐算了一下时间,离七月初还有六日。

这一日,楚青媛来了府里。

“六嫂,六嫂……”

一到璃泉阁,楚青媛便扯着嗓子喊沐云槿。

沐云槿听到她的声音,打开房门,“小九,进来吧。”

楚青媛见到沐云槿,跑进了沐云槿的房间,一进门,便苦着脸开口,“六嫂,你帮帮我吧,我快不行了。”

“你怎么了?”沐云槿走到小床边坐下,转头看向楚青媛。

楚青媛的视线落在了小楚沐的身上,伸手碰了碰小楚沐的小手,“听说北鸣国那个北祁律要娶南庭国的十公主了,然后父皇知道了,向皇兄施压,五日内给我搞定一门亲事。”

“现在,真准备把我嫁给那个东临国的容靳王爷了。”楚青媛哭丧着脸。

沐云槿也是无奈,叹了口气,“说起来,你和北祁律年龄相当,那孩子看着心眼也不坏,你若嫁给了他,以后日子怕是也不难过。”

“东临国那里,如今内斗厉害,加上不熟悉容靳的秉性,你贸然嫁过去,未必对你有益。”

楚青媛自然明白这些,小脸垮了下来,“六嫂,你能不能帮小九说说情,让小九嫁给暮南哥哥吧?”

沐云槿一愣。

“先声明,我并不是抓着暮南哥哥不放,只是如若硬是要嫁人的话,不如嫁的近一些,而且暮南哥哥对我不坏,嫁过去了,我也不会吃亏的……”楚青媛急着道。

沐云槿抿了抿唇,想了想这件事情,“秦暮南虽然回了秦府,可如今还是戴罪之身……”

“所以,我才来求你的,只要你让六哥和皇兄说说情,皇兄一定会同意的。”

“我是真的不想远嫁东临国……”

楚青媛越说越委屈。

“那你要嫁秦暮南这件事情,秦暮南知道吗?万一你皇兄那边帮你说通了,秦暮南那里不同意呢?”沐云槿又问。

楚青媛微愣一下,“只要皇兄下了圣旨,暮南哥哥就无法拒绝了。”

“……”沐云槿要被这孩子给气死了。

“小九,你太天真了……”秦暮南连死都不怕,又怎么不敢抗旨?

楚青媛缩了缩脖子,讪讪开口,“那我到底该怎么办……”

“这件事情,除非你和秦暮南先商量好,达成了共识,否则你贸然行动的话,最后吃亏的还是你自己。”沐云槿看着楚青媛。

“可我怎么才能和暮南哥哥去说这个事情呢……”楚青媛满脸为难。

想了一会儿,忽然眼前一亮,看向沐云槿,“六嫂,你一会儿陪我去一趟秦府吧,帮我一起游说暮南哥哥。”

“我不去!”沐云槿果断拒绝。

小九这死孩子真是爱坑她。

“六嫂,为了我的终身幸福,你就帮帮我吧,你忍心看着我远嫁东临国吗?”楚青媛抱着沐云槿的手臂,可怜巴巴的看着她。

沐云槿挣脱开楚青媛,走到一旁坐下,“不行就是不行,什么都好说,唯独这个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