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9章 又一年生辰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2-06 00:25:20 字数:3338 阅读进度:429/573

楚厉看了沐云槿一眼,语染深意,“天神令,离开启的日子,也不远了。”

听到这话,沐云槿脚步微微一顿,抿了抿唇,轻轻点头。

七月初一到,一切都将新生,或是永远结束……

……

几日后,楚厉的生辰,小楚沐的满月日。

这一日,宁王府格外的热闹。

一大清早,王府外就走进来了好几个熟人,分别是安国师,云连倾以及云霜冷。

三人刚到不久之后,又一位稀客走了进来。

竟是北堂闻风。

这几人一到,府中的前厅里,一下子充斥满了欢声笑语。

“这小子真不给面子,好歹本太子也是他叔叔,竟然吐了本太子一脸口水。”云连倾一脸嫌弃的把手里的小楚沐递给北堂闻风。

北堂闻风是特意赶在今日到宁王府的。

一来他的孙儿早产两个月多,他早就挂心不已,二来也确实有些要紧事情要说,才索性今日来的。

“哎哟,咱们小沐沐多乖呀,哪里像云叔叔说的那样,是不是……”北堂闻风逗弄着小楚沐。

小楚沐咧嘴笑着。

沐云槿和楚厉此时正待在璃泉阁的房间里。

“你这次,不会又给本王准备了一堆胡萝卜吧?”楚厉低眸看着正给他更衣的沐云槿,眸染笑意。

“当然不会。”沐云槿轻笑。

替楚厉更完外衣后,沐云槿走到了一旁的柜子处,拿出了一样东西,还未走近,楚厉便能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

沐云槿走近后,低下头,把手里的东西,系在楚厉的腰带上。

“都说女子要给心仪的男子绣个香包,正巧前段时间学会了女红,便给你绣了一个。”沐云槿勾起唇角。

楚厉看了眼别在腰间的香包,戏谑出声,“你确定这个不会有损本王形象?”

“那你要还是不要?”沐云槿扁嘴,瞪着楚厉。

“你送的,自然是要的。”楚厉伸手,掐了一把沐云槿的脸。

末了,楚厉又补充一句,“这可比去年的胡萝卜宴好太多了……”

“……”沐云槿嘴角抽了抽。

两人出了璃泉阁,刚一踏进前厅,便听见云连倾夸张的叫声——

“哎哟喂,本太子没看错吧,宁王殿下是挂了个香包?”

话一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落在了楚厉腰间的香包上面。

只一眼,大家便明了这香包是出自谁之手了。

“你羡慕啊。”沐云槿挑眉,开口揶揄云连倾。

云连倾触及到沐云槿的眼神,讪讪一笑,点了点头,“羡慕啊,要不皇嫂你也给我绣一个?”

沐云槿不理他。

“云槿,你还好吧?”北堂闻风走近,上下打量了沐云槿一眼。

沐云槿点点头,“我没事,不用担心。”

闻言,北堂闻风倒是放宽了心。

之前听说沐云槿早产时,正逢那些贼人来犯,生产过程极为惊险,能平安顺利生下孩子,已是万幸。

众人在一起闲聊时,沐云槿把安国师叫了出去。

来到后院,沐云槿抱着双臂,看向安国师,“你知道水云寺里,暗室那尊佛像,后面的机关吗?”

“知道啊。”安国师坦然回答。

沐云槿眼前一亮,“那你知道那是什么机关吗?”

“你问这个干嘛?”安国师问。

“我就是无意间看到了,然后好奇。”沐云槿剔了剔指甲,无谓出声。

安国师挑眉,“那你这好奇心真够强的,都问到这里来了。”

“说了这么多,你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沐云槿感觉真被吊胃口。

“这个机关,说起来就厉害了……”安国师拉长尾音。

沐云槿看着他,听的认真。

“和天神令有关系。”安国师道。

顿了顿,又开了口,“不过其他的,我就不清楚了。”

沐云槿只觉得自己现在满头黑线,这和不知道有什么区别。

“我前几天去,拿天神令和那机关比对了一下,完全吻合。但没确定那机关是什么之前,暂时不敢乱来。”沐云槿提起此事。

“这机关后面到底是什么,总会知道的,眼下过好一天是一天,说不定到了七月初,你就翘辫子了。”安国师挑起眉梢,调侃沐云槿。

沐云槿嘴角抽了抽,“你就不能盼我点好。”

“没事,你命数硬,说不定又要穿越到哪个不知名的朝代去了。”安国师唇角笑意扩大。

“懒得理你。”沐云槿气的跺脚,往里走去。

回到前厅的时候,一众人都坐着在聊天,北堂闻风则抱着他的小孙子,不肯撒手。

沐云槿进门坐下后,站在楚厉身旁的丁羡忽的眉头一皱,“府外有情况。”

话落,飞身离开了前厅。

此话一出,众人的心莫名的一沉。

“不会吧,今天我们这么多人在这里,还有不怕死的敢来闹事?”风玄道人脑海里下意识的划过黑袍那些人的脸。

黄炎也是眉头一皱,“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

沐云槿一颗心提起,走到北堂闻风身旁,把小楚沐抱回了自己的身边,才稍稍安心了一些。

很快,丁羡从外面跑了进来。

一进门后,第一眼看向了楚厉,“殿下……”

“是谁在外面?”楚厉沉声开口。

“是,是容妃娘娘。”丁羡回答。

听到容妃二字,众人面上,神色不一,都没有说话。

“让她进来吧。”沐云槿出声。

丁羡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容妃踏进了王府的前厅,身形素雅清丽,面上只抹了淡淡的一层妆容,整个人看起来棱角磨平了许多,人也婉约许多。

容妃进了门,看到那么多人都在,还有些不好意思,触及到楚厉的眼神后,容妃尴尬的扯了扯嘴角。

“厉儿,我想着你的生辰要到了,便来附近看看,没想到在府外就被发现了。”容妃说话底气不足。

对于眼前的容妃,坐在一旁的沐云槿心底也是感慨不已。

往昔那么骄傲那么执拗的一个人,现在竟然愿意把自己的身段放到了最低……

容妃话落,又扫向了沐云槿手里抱着的小楚沐,站在原地,张望了几下,看不清孩子的面容。

隔了一会儿,容妃许是觉得自己站在这里太突兀了,垂下眼帘,悻悻一笑,“那我就先不打扰你们了,知道你们都好,那我也放心了。”

话落,准备转身离开。

“既然来了,就留下用膳吧。”沐云槿浅浅一笑,看着容妃。

毕竟是楚厉的母亲,怎么也不能太过,何况如今也已经有了悔过之心。

听到沐云槿的话,容妃脚步一顿,眸露一丝欣喜,接着又看向了楚厉,眼露几分迟疑。

“留下吧。”楚厉清淡出声,眸间隐忍着某种情绪。

听楚厉和沐云槿都这么说,容妃面上抑制不住露出了笑意,连连点头,“好好好。”

“我能看看这个孩子吗?”容妃站在原地,指了指沐云槿手里的小楚沐。

沐云槿起身,抱着孩子走向容妃。

走近后,容妃低头看去,随即脸上的笑容难掩,“和厉儿小时候简直一模一样。”

“名字取了吗?”容妃又问。

“出生的突然,还没有想到更好的名字,于是就叫了楚沐。”沐云槿回答道。

容妃听闻,低喃了一下楚沐这个名字,“楚沐好,楚沐好,有你有他……”

“你抱抱吧。”沐云槿把小楚沐递给容妃。

容妃看着小楚沐,手伸在了半空,又缩了回来,“还是算了,我看看就好,就不抱了。”

沐云槿扯了扯嘴角,没有多说什么。

……

中午用午膳时,气氛格外的好。

难得这么多人今日都聚在一起,风玄道人拉着一众人都要喝酒。

“今日是楚厉生辰,先让楚厉来敬酒。”风玄道人开口。

闻言,一旁的沈嬷嬷把楚厉的酒杯里斟满酒。

楚厉拿起酒杯,侧身看向了沐云槿,眸光里隐藏着浓浓的情深,“第一杯酒,敬本王最爱的人。”

沐云槿莫名就红了脸,忍着笑意,端起酒杯,与楚厉碰了碰杯,“生辰快乐。”

楚厉轻笑,旁边的大家都跟着笑。

一杯酒下肚后,沈嬷嬷又帮楚厉倒了第二杯酒。

第二杯酒,楚厉看向了容妃,缓缓出声,“母妃,这么多年,辛苦你了。”

容妃完全没有想到第二杯酒楚厉会敬给她,最近一段时间,她才想明白了,这些年因为她的执念,害苦了自己的儿子。

她以为楚厉不会再认她这个母亲了,没想到……

容妃一下子就忍不住落了泪,端起酒杯,“是母妃对不起你,以后你和沐儿好好的过日子,母妃再也不干涉了。”

楚厉唇角露出一丝极淡的弧度,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第三杯酒,楚厉敬给了**雪和北堂闻风。

“哎哟,这好好的生辰宴,弄的我快要哭了。”风玄道人许是酒喝多了,人也变得感性。

“我这么些年,一直一人漂泊在外,虽然是天下三大高手之一,名声在外,可日子过的和乞丐没什么区别。”

“当初第一眼见到这个臭丫头,就觉得她与我有缘,才硬是要收她为徒,可我对她其实又不好,还经常骂她。可这臭丫头,怎么心眼就那么大呢,又给我买新衣服,又给我买新鞋子的。”

“说起来,我这师父,当的还真惭愧。”

风玄道人说完,抹了把眼睛里的泪,“我这一生,无子无女,是这臭丫头,让我感受到了一丝亲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