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8章 出事了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1-26 12:38:01 字数:3325 阅读进度:418/573

沐云槿皱眉,对楚厉话里的意思似懂非懂。

随后,缓缓开了口,“你的意思是,去祭祀大典的燕丘淮,并不是燕丘淮本人?”

楚厉点头。

沐云槿见此,抿了抿唇,想到刚刚来偷军令的黑衣人,轻叹一声,“看来,那些人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

翌日。

早晨楚厉和沐云槿正坐在膳厅用早膳。

丁羡从外面走了进来,走到楚厉身旁,压低声音,“殿下,盘查过了,昨夜那黑衣人,不是东临国之人。”

楚厉淡淡应下。

一旁的沐云槿却是挑了挑眉,不是东临国之人?

那会是谁……

顿了顿,丁羡又开口,“皇上已经下令将燕家株连九族,满门抄斩了,现在燕家所有人的人,都已被押入刑部看守。”

话落,丁羡走了出去。

沐云槿低垂着眼,不发表任何的看法。

只是心底隐隐之间,渐渐开始不安起来。

吃过早膳,沐云槿和楚厉往后花园的方向走去。

后花园里,绮绮和花缨正坐在花园的亭子里,她们的身旁,还有晴梦以及黄炎。

四个人坐在一起,玩着棋盘,分成了两派在棋盘上厮杀。

晴梦和黄炎一派,绮绮和花缨一派。

沐云槿远远看去,便见黄炎和花缨似乎一直刻意避开着对方,只低着头拿棋子落子,都不互看对方一眼。

绮绮大大咧咧,并未发现什么异样,晴梦倒是也看出了一些什么,抿唇笑笑不语。

“要过去?”楚厉偏眸看向沐云槿,语气温软。

沐云槿站在原地,勾了勾唇,“我上次新学的鸳鸯还只绣到一半,我还是璃泉阁的院子里吧。”

话落,挽着楚厉离开。

不一会儿,璃泉阁内。

沐云槿手里捧着一块红色的绣布,低头仔细认真的绣着上面的鸳鸯图案,楚厉坐在一旁,手捧着一本书。

两人谁也不干涉谁,但四周透散出的浓情蜜意,却是让人无法忽视。

不知过了多久,沈嬷嬷端来一些果茶以及水果。

“殿下,王妃,都先休息休息吧。”沈嬷嬷看了眼两人,开了口。

沐云槿点点头,献宝似的将手里的绣布递给沈嬷嬷,“嬷嬷,你看我绣的怎么样?”

沈嬷嬷凑了过去,随后朝着沐云槿竖起一个大拇指,“王妃可真厉害,这才学了多久,就已经绣的那么好了。”

“那你再反过来看看。”沐云槿挑眉。

沈嬷嬷微愣一下,把绣布反了过来,随后惊呼一声,“哎呀,这……”

这一声惊呼,连正在看书的楚厉都忍不住抬头,朝那绣布看了过来,随即亦是眉梢一挑,眼染几分兴味。

绣布的正面,是一对戏水鸳鸯,而反面,是一对交颈鸳鸯。

没想到沐云槿不仅正面的戏水鸳鸯绣的栩栩如生,针法精妙,竟然还在绣布的反面做了文章。

这一针下去,两种花样,可不是个个绣娘都会的。

“王妃,你这都是和谁学的,你千万别告诉我,你以前没学过绣花儿。”沈嬷嬷摸了摸那层布,起先还以为是两层布合在一起的,可摸了好久,发现这就是一块布上面绣出来的。心里不由得感叹,早年是哪个王八犊子传出来王妃胸无半点墨,愚笨不已的,这要那第一才女沐灵珠现在活过来,都不一定能绣出来啊。

真是传闻误人呐。

幸好,咱殿下有眼光,把这么个宝贝娶进门了。

沈嬷嬷越想越惊叹,连连忍不住看了好久这块绣布。

沐云槿喝了口果茶,润了润嗓子,回答沈嬷嬷的话,“我聪明嘛。”

“哎哟,你这小祖宗,赶明儿我得倒跟着你学女红了。”沈嬷嬷打趣开口。

沐云槿勾唇浅笑。

沈嬷嬷没在院子里逗留太久,和沐云槿聊了一会儿就走了出去。

沐云槿继续美滋滋的绣着手里的双面鸳鸯,发现这么消磨消磨时间也挺好的。

此时,丁羡又走进了门。

“殿下,皇上有请进宫。”丁羡开口。

楚厉听到这个,刚想开口推脱,却听丁羡补充一句,“还请了怀远大师,怕是要商议一些要事。”

闻言,楚厉面色沉了沉。

沐云槿在一旁听着,微微叹气一声,这刚从临隐都奔波两日回来,又得进宫了。

这和西明皇约定的一年,什么时候才能过完。

……

楚厉出门之后,沐云槿也没了耐心刺绣,紫香恰好端着一个药碗走进门,见到沐云槿独自一人坐在院子里后,迎了上来。

“小姐……”紫香笑眯眯的走近。

沐云槿看向紫香。

“厨房刚熬好的安胎药。”紫香将药放到了桌上。

一看见安胎药,沐云槿头都大了,见还在冒着热气,便先放在一旁凉了凉。

绮绮和花缨此时走了进来。

“呀,主子,你还真的在绣花啊,我刚听沈嬷嬷说,我还不信呢!”绮绮看着沐云槿面前桌上摆着的绣线以及绣布,满是难以置信。

沐云槿得意的扬眉。

“给我看看沈嬷嬷说得双面绣法。”绮绮在一旁的位置上坐下,新奇的看着沐云槿手里的绣布。

花缨站在一旁,一进这璃泉阁没多久,她的眉心便微微的拧起,视线流转,四处看着。

“哎呀,你们怎么都跑了,下棋还没下完呢!”黄炎和晴梦此时走了进来。

璃泉阁里一下子变得热闹不已。

沐云槿见他们都来了,便收起绣布和绣线,把桌子空了出来。

几人一起坐下。

沐云槿见安胎药也凉的差不多了,便端起碗来喝了一口,刚一喝,黄炎的一句话险要她喷出药来。

“喂,你个蛇女,干嘛一见到我来就皱个眉头?”黄炎不悦的看向花缨,尤其是见花缨一直皱眉绷着一张脸。

沐云槿是讶异黄炎会对花缨大胆的用蛇女这两个字称呼。

花缨看了眼黄炎,面露嗔怒,“要你管。”

“行,也是,我管不着。”黄炎嗤笑一声。

沐云槿叹息,仰头将一碗安胎药一饮而尽。

“这玩意儿味道真辛,一看就苦。”绮绮看了眼这黑乎乎的安胎药,捏住鼻子。

沐云槿把碗递给绮绮,“你要不要添一口?”

绮绮立即摆手。

花缨撑着下巴,静静不语。

沐云槿察觉到了花缨的情绪,偏眸扫了她一眼,眼底露出几分的思忖。

……

一连平静的过了半个多月,季节正式步入初夏。

这期间,一丝一毫风吹草动都没有,沐云槿原先还每日多几分戒心,可渐渐的,也松懈了下来。

更让她惊奇的是,她腹部那股热胀的感觉,在这半个月里,从来没有出现过。

转眼,她怀孕已经满七个月了。

花缨和绮绮这段时间一直没有回凰羽阁,陪在沐云槿的身边。

紫香和宋淳的婚宴,在五日后。

楚厉特意送了宋淳一套四合院,给宋淳迎亲做准备,也是以后他和紫香的住宅。

今日,几个女人聚在一起,帮紫香挑选嫁衣。

“这件好,这件好!”

“我觉得这件好像更好看诶。”

“不会啊,这件绣工好,精致……”

几个女人七嘴八舌的,让试衣服试了几遍的紫香完全拿不定任何主意。

“小姐……”紫香求救的眼光投向沐云槿。

沐云槿在一旁看着,勾了勾嘴角,见紫香被绮绮她们绕晕了,便走了过去,帮紫香选了一件,“这个吧。”

紫香立即点下头。

“唔,小紫香都要嫁人了,什么时候轮到我呀。”绮绮撑着下巴,感叹一声。

“等你找到个匹配的猫灵再说。”花缨看向绮绮。

闻言,绮绮顿时叹了口气。

此时,房间的门被人敲了敲,听这敲门的力道,绮绮扬了扬眉,“是谁呀……”

“绮绮姑娘,是我宋淳。”宋淳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你有什么事吗?”绮绮开口。

话落,外面响起宋淳木木的声音,“我来找紫香说一些事情,能不能让她出来一下。”

听闻宋淳的话,紫香的脸一红,放下了手里的嫁衣,走出了门。

“花缨,等参加完紫香的婚宴,我也回去,寻寻觅觅我的猫灵了……”绮绮唇边勾起一抹笑意。

“你准备抛弃你的雷阎哥哥了?”花缨挑眉。

绮绮轻笑一声,“你都抛弃黄炎了,我还不能抛弃雷阎哥吗?”

“……”花缨接不上话。

……

夜晚。

楚厉沐浴完走出温泉池的时候,沐云槿坐在房间的摇椅上,轻轻的一下下摇晃着。

“楚厉,你来看看这个,看看我有没有缺漏什么?”沐云槿见到楚厉,把手里一本写着嫁妆明细的册子,递给楚厉。

楚厉拿过册子,大致的看了眼,“好像都齐了。”

“那就好。”沐云槿心满意足的笑了笑,“紫香是曾经我在相府最诚心待我的人,好几次我要被挨打的时候,她都冲在我的面前,现在她要嫁人了,我自然想把最好的都给她。”

说起这些,沐云槿想起以前刚来这异世,在相府里的那一段日子,一眨眼,竟然快一年了。

楚厉走到沐云槿身旁,伸手轻轻的揉了揉她的脑袋,“别看了,快去沐浴休息了。”

沐云槿点点头,坐起身来。

楚厉看着她挺个大肚子,伸手帮她解开衣带。

此时,璃泉阁外忽然想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随后是楚厉和沐云槿的房门被连着拍打了好几下

“殿下,出事了!紫香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