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章 乌龙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1-22 14:22:33 字数:3322 阅读进度:411/573

云连倾在瞥见沐云槿手里那块东临国的军令后,差点惊掉下巴。

随即,一脸狐疑的看着沐云槿,“喂,你和容玖是什么关系?他居然能把这关乎国家生死的东西,放在你这里……”

“不是放在我这里的,是他送给我的。”沐云槿收回军令,握在手心内。

以前还真没感觉到,这个军令是这么重要的东西,能关乎到一个国家的生死……

这么贵重的东西,拿在手里烫手,还是有机会,给容玖送回去吧。

“送给你?你还说你们没关系?”云连倾诧异,语气不自觉的激动起来。

沐云槿扁了扁嘴,“我以前也不知道这军令到底有多重要啊……”

“啧啧啧,这东南西北四国,各国使臣每年要花多少精力来维持表面上的和平,你倒是好,每个国都有盟友,且都是些大人物……”

“佩服,佩服!”云连倾双手抱拳,看着沐云槿,语气内有几分的赞叹。

沐云槿挑眉,顺着云连倾的话说了下去,揶揄他,“那你还不快点巴结我,小心等你当皇帝了,我撺掇其他三国来祸害你们南庭国。”

“别呀,好歹本太子喊你一声皇嫂呢!”云连倾话落,又道,“我皇兄呢?”

“进宫了。”沐云槿回答。

随后,下意识的看了眼时辰,这都快黄昏了,该回来了吧……

正想着,一抹身影走进了院子里。

楚厉一进王府就有人通知他云连倾来了,这会儿看到云连倾,也不意外。

“你来做什么?”走近后,楚厉扫了眼云连倾,语气淡淡,听不出喜怒。

“在南庭国太闷了,来找你们玩玩。”云连倾道。

楚厉嗯了一声,不再理云连倾,转眸看向沐云槿,“身体有没有哪里不适?”

楚厉今天在宫里待了一天,可还是一直牵挂着沐云槿这里,总觉得她无端出这么多汗,有些的蹊跷。

“没有,挺好的。”沐云槿回答。

闻言,楚厉倒是放宽了心。

……

晚上,膳桌上。

有云连倾和黄炎在,膳厅的气氛格外的热烈。

“我说云太子,你有没有考虑什么时候娶妻?”黄炎看着云连倾,有些好奇。

云连倾挑眉,“你问这个干嘛?”

“问问嘛。”黄炎回答。

“本太子娶妃这种事,可得好好慎重考虑,前段时间不是说你们西元国的九公主要嫁给本太子嘛,最近怎么没下文了?”云连倾说罢,看向楚厉。

楚厉正在帮沐云槿夹菜,听到云连倾的话,侧目看去,“小九轮不到你。”

“哟呵,轮不到我?那我就好奇这个九公主了……赶明儿我进宫看看去!”云连倾开口。

“原来你也没对象啊!”黄炎顿时乐了。

云连倾蓦地飞去一个刀眼,“你什么意思?”

“没啊,替你着急。”黄炎胡诌一个借口。

沐云槿在一旁听着,微微扯了扯嘴角,默默的吃自己的饭菜,也不加入话题。

楚厉也不参与,不时帮沐云槿夹菜递汤。

“你不用一直顾我,你快吃!”沐云槿看着一直在帮自己夹菜的楚厉。

随后,也夹了一些楚厉爱吃的给他。

楚厉唇角划开一丝弧度,“嗯。”

“对了,今日我把紫香和宋淳大婚的日期定了,下个月的二十,你看怎么样?”沐云槿问。

“这事你决定就好。”楚厉温声道。

沐云槿闻言,点头应下。

一旁,云连倾和黄炎已经聊到了赌术。

“那些赌场内部都是做了手脚的,哪会让你一家独大!”黄炎道。

“那我上次输给你,是因为……”

两人聊的起劲,没发现楚厉和沐云槿吃完后,便走出了膳厅。

外面天色已黑,沐云槿和楚厉手牵手走在回璃泉阁的路上。

“楚厉,容玖的军令在我这里,找个时间还给他吧。”沐云槿想起这事。

提起军令,楚厉眼眸闪了闪,微微点头,“嗯。”

“再给你看一样东西。”沐云槿忽的停下脚步,笑眯眯的看着楚厉。

触及到她脸上的笑容,楚厉眉目瞬间柔和了下来,“什么东西?”

随后,沐云槿献宝似的把自己刚才绣完的牡丹拿了出来。

“我绣的。”沐云槿得意扬眉。

楚厉伸手接过绣布,端倪了一下上面的牡丹,的确,针法精细,花样繁琐,一点都不像是个新手可以绣出来的。

“漂亮吧?”沐云槿仰着脑袋,看着楚厉。

楚厉点点头,“漂亮。”

“那就送给你了。”沐云槿唇角笑意更浓。

“好。”楚厉勾起嘴角,将这块白色绣着牡丹花的绣布,放进怀里。

随后,弯了弯腰,视线平视沐云槿,“想要奖励吗?”

沐云槿立即点头。

楚厉满意的勾唇,凑近沐云槿,在她的唇瓣落下深深的一吻。

这一吻,一发不可收拾。

楚厉抱住沐云槿,吻的渐渐深入,唇齿相依间,满满的柔情从四周溢出。

直到——

“啧啧,没想到,宁王殿下居然是这种人。”说话的人,是云连倾。

从膳厅出来,走了没多久,便见楚厉和沐云槿在这打情骂俏的。

没想到,等了一会儿,居然还亲上了……

这哪里是什么冷面宁王,明明就是表里不一……

哦不,上次听黄炎说了个词,叫闷骚……

被人突然打断,楚厉很不高兴,侧目看向云连倾时,却见他脸上还有戏谑的笑。

“摆阵。”

楚厉道出两个字后,便带着沐云槿回房。

一旁,云连倾还没反应过来摆阵两个字,便见身旁的黄炎忽然怂了怂肩膀,随后指尖一点,一道白光一闪。

当云连倾下意识要往前走时,却被一道无形的屏障弹了回来。

“这……”云连倾看向黄炎。

“云太子,你倒霉咯,连咱们王妃都逃不出这个阵法。”黄炎说道。

云连倾懵了……

……

璃泉阁房间内,仍旧温情一室。

“楚厉,我忘记拿衣服了……”正在沐浴的沐云槿,发现没拿干净的衣服。

不一会儿,楚厉拿着干净衣服,走到了屏风后。

依旧是和往常一样,用干毛巾帮沐云槿擦干身体,然后帮她换上衣服。

只是今日换衣服的时候,楚厉的动作格外的缓慢,一直低头盯着沐云槿的胸口在看。

“楚厉……”沐云槿被看的不自在了。楚厉仍旧盯着,且面色越来越沉,眉头皱的越来越紧,看的沐云槿心里一阵发毛。

“怎,怎么了?”沐云槿说话都有些底气不足。

楚厉伸手,指着她的胸口一处,“你中蛊了。”

“什么?!”沐云槿惊叫出声,低头看去。

“哪里,你从哪看出来的?”沐云槿急迫道。

楚厉指着她胸口处一道隐隐约约的黑痕,紧绷着脸,“这里。”

沐云槿仔细看了一下,随后冷不丁噗哧一笑。

“哈哈哈哈,我中蛊了,哈哈哈哈哈……”

楚厉这下眉头皱的更紧,把沐云槿拥进怀里,“你别担心,本王会解决的。”

沐云槿靠在楚厉怀里,听到这话,一阵感动,又一阵想笑。

“楚厉,你知道这黑痕是什么吗?”

“嗯?”

“妊娠纹……”

“……”

……

昨夜闹了个小乌龙,沐云槿第二日心情一直不错。

用早膳时,云连倾一直恶狠狠的盯着她和楚厉。

“阿嚏!”云连倾打了个喷嚏。

沐云槿朝云连倾看去,嫌弃道,“别把感冒传染给我。”

“你……黑心黑肺!”云连倾咬牙切齿。

昨夜他被困在阵法里,待了好几个时辰啊,最后黄炎都坐在他旁边嗑瓜子了……

沐云槿笑了笑,不理云连倾,看向楚厉,“晴梦姐刚才给了我一个药膏,可以抹掉妊娠纹的……”

“快把粥喝了。”提起这妊娠纹,楚厉语气带着无奈。

这个东西,他昨晚还是第一次听说。

想到自己以为沐云槿中蛊了,楚厉现在觉得自己特别窘。

“殿下,后天就是祭祀大典,皇上宣你进宫,还有云太子……”丁羡进门开口。

“还有本太子?”云连倾指着自己。

丁羡点头。

……

不一会儿,楚厉和云连倾一起出了门。

楚厉出去了,沐云槿又开始无聊了……

“王妃,右相家的李夫人来了。”沈嬷嬷走到后园,对着沐云槿道。

“她来做什么?”沐云槿问。

沈嬷嬷开口,“说是路过咱们王府,进来拜访一下。”

“那就说我在睡觉。”沐云槿不太想见。

“是,奴婢明白了。”

顿了顿,沐云槿话锋一转,“等等,让她进来。”

“是。”

……

不一会儿,花园里。

“好一段时间没见过宁王妃了,近来可好?”李夫人关切的问。

沐云槿扯了扯嘴角,“都好。”

“那就好。”李夫人笑了笑,随后想起一件事,“那个杨夫人上吊自尽了。”

沐云槿微怔一下。

“上次那事,她本就犯了死罪,虽然刑部还没宣判,但死是逃不过的,现在她自尽了,好歹留个全尸。”李夫人道。

心底不由感叹,这人生,起伏太大了。

沐云槿对杨夫人的死倒是没什么感觉,也不评价此事。

李夫人坐了会儿,又道,“其实今日来,想冒昧问个私事的。”

“什么?”沐云槿看向李夫人。

“宁王妃了解当今皇上的为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