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2章 被蠢死的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1-16 01:37:33 字数:3245 阅读进度:392/573

沐云槿看着秦暮南,眼底有几分的无奈。

若说秦暮南真能洗去秦暮月的记忆,让秦暮月重新做人,也不是不可以。

只是眼下,这秦暮月不仅仅是秦暮月,体内还藏着一个冷鸢,这个冷鸢,可是一个极大的祸害。

她和冷鸢之间。亦是有不共戴天的仇恨。

“秦暮南,你这个妹妹作恶多端,我们都饶过她多少次了?可她一次次都不知道悔改,一次比一次过分,你让我们怎么放了她?”绮绮憋不住出声,怒瞪着秦暮南。

秦暮南皱起眉头,面露迟疑,看向秦暮月。

秦暮月现在只觉得自己难受的要死,这种日子,她早就已经不想过了,死对她来说,何尝又不少一种解脱。

正要开口让秦暮月不要为自己求情时,一道清魅的女声传进了她的脑袋里,操控住了她的意念。

“哥,带我走,带我走……”秦暮月忽的出声求情。

秦暮月听到自己妹妹的声音,抬眸看向了沐云槿,“云槿,我今天必须带走月儿。”

“秦暮南,这里你说了不算!”绮绮激动的上前一步。

沐云槿伸出手制止绮绮往前,目光冷冷的落在秦暮南身上,“秦暮南,当初你给你妹妹下毒的那股狠劲去哪了?”

秦暮南身躯一怔,抿唇不语。

“走吧。”楚厉忽的揽住了沐云槿的肩膀,转眸看着她,语气清淡。

沐云槿微愣一下,看向楚厉,见他对她轻轻的点下头,于是嗯了一声,朝绮绮他们摆手,“我们撤!”

绮绮闻言,虽有不甘,可却还是听从沐云槿的话,一行人乖乖撤离。

在沐云槿等人走后,重伤的秦暮月,终于抑制不住,昏迷了过去。

……

出风月崖的路上,绮绮想到刚才在天圣大陆并未见到杨青凝,估摸着杨青凝趁着他们在山洞打斗时,就已经偷偷的溜走。

于是催动追踪术,追踪杨青凝的下落。

杨青凝并不会武功,就算跑的再快,这会儿也刚出风月崖不久。

在沐云槿等人出风月崖没几步后,就见到脚步踉跄,连滚带爬往前跑的杨青凝。

“抓住她!”沐云槿沉眸开口。

杨青凝听到声音,下意识的往前跑,可后背的衣领却被人揪住,整个双脚离开了地面,腾空而起。

“皇后娘娘,你的好日子,算是到头了!”绮绮抓着杨青凝,冷笑几声。

杨青凝不停的晃着脚,眼下这情况,她自然明白若是被抓回去,自己一定没命活了,不仅如此,整个杨相府,都会一并毁了……

越想,杨青凝越觉得惊慌,想要咬舌自尽,嘴里却忽然被塞进一个布团。

“皇后娘娘你放心,我们不会让你死的。”绮绮笑眯眯的道。

杨青凝的脸色死一般的沉寂。

几人先来到了北鸣国的皇宫里,北堂闻风在梳理完情绪后,就已经和黄炎一起回到了自己所住的宫殿,等沐云槿他们回来。

静阳跪在大殿中央,垂着脑袋,低低的抽泣着,一言不发。

苏辛站在北堂闻风的身旁,刚才在膳厅里发生的事情,他到现在还心惊肉跳的,没想到皇后娘娘竟然那么大胆的敢造反。

真是幸好,槿华公主来的及时。

“回来了!国君,槿华公主他们回来了!”苏辛瞥见走进门的几个身影后,激动的看向北堂闻风。

北堂闻风站起身来,往那人堆里看了看,随即率先走下殿,往一旁面色虚弱的**雪走了过去。

“青雪,你没事吧?”北堂闻风眸露关切,见到浑身是伤的**雪,心里一紧,朝苏辛使了个眼色。

苏辛会意,立即小跑出去,找太医进来,黄炎跟着他一起走了出去。

“我没事,有点累。”**雪摇摇头,握住了北堂闻风的手。

北堂闻风立即扶着她,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又给她倒了杯水,将茶杯递到**雪的唇边喂下。

杨青凝见到此景,一下子红了眼。

从进门起,北堂闻风就没看过她一眼,直奔**雪那个贱人那里。

该死,她为什么不果断一些,早点杀了这个贱人!

“父亲,这边的事情先解决一下。”沐云槿有些累,在一旁坐下,指了指已经被押着跪在地上的杨青凝。

北堂闻风这才朝杨青凝投来视线,眼内带着满满的愠怒与失望。

他承认,这些年亏待了她。

所以出于对杨青凝的歉意,他明知二皇子不是最适合帝位的那个人,却还是立下诏书,封二皇子为太子,只因他觉得,这些年都对不起自己的这位皇后。

可他没想到,最毒妇人心……

“父皇,求你饶过母后吧,母后是一时鬼迷心窍,这绝非是她的本意。”静阳朝北堂闻风磕了个头,帮杨青凝求情。

“闭嘴。”北堂闻风嗔怒的朝静阳投去一眼。

此时,苏辛从太医院找来了太医,黄炎也顺便把绑起来的林奇带了过来。

林奇这会儿人已经醒了过来,但双手双脚都被布条绑着,无法动弹。

虽然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见到跪在大殿内的杨青凝和静阳后,心底一沉,有股不好的预感。

北堂闻风见到林奇,也是脸色铁青。

这一国皇后与太医院的太医苟且,传出去,简直丢尽了北鸣国的脸。

“林太医,刚才皇后娘娘说,她与你在一张榻上,睡了好久了……”沐云槿勾起唇角,饶有兴味的看向林奇。

林奇听到这话,整个人猛地一颤,连忙摆手,“启禀国君,冤枉啊,给小人十个胆子,小人也不敢觊觎皇后娘娘啊……”

“啧,胡说八道什么呢!我都看见了!”黄炎猛地伸手拍了一下林奇的脑袋。

林奇被这么一拍,顿时想起来了床底下的那几个人,面露一丝惊愕,伸手指着杨青凝,“是皇后娘娘逼我的,小人不敢不听啊!”

“啧啧啧,敢做不敢当的男人,可就没意思了……”沐云槿撇嘴。

杨青凝这会儿跪在地上,静静的,一句话也不反驳。

要造反,是她自己说的。

和林奇苟且,也是她说的。

下慢性毒药谋害北堂闻风,是她说的。

这种种罪行,都是从她自己口里说出来的,她如今哪里还有辩驳的余地。

真是没想到,有朝一日,她是被自己给蠢死的。

蠢到把自己的罪行送上门去,让人来斩自己的脖子。

真是可笑啊……

“来人,将杨青凝和林奇拖下去,秘密处决!今日之事,谁都不许外泄,否则统统杖毙!”北堂闻风拧着眉头,召唤侍卫进门。

在几名侍卫冲进门时,一直沉默的杨青凝,忽的和疯了似的,扑向北堂闻风,抓着北堂闻风的衣摆。

“国君,我可以去死,但静阳和祁儿是无辜的,求你不要因为我迁怒他们,所有的错都是我一手造成的,与他们无关……”杨青凝哭喊着道。

“母后……”静阳抱住了杨青凝,忍不住哭了起来。

北堂闻风看到此景,面色毫无动容,朝侍卫摆了摆手。

侍卫们立即抓住杨青凝的手,将她往外带去。

在杨青凝和林奇被拖下去后,大殿内的气氛静谧的诡异。

“云槿,这次多亏了你们。”北堂闻风轻叹口气,面色不佳。

沐云槿抿着唇瓣,没想到这一趟北鸣国之行,短短不过一日的时间,竟然将一国之后给处决掉了。

黑袍他们可真有本事,连杨青凝都被他们给唬弄到了。

“娘,你是留在这里吗?”沐云槿抬眸看向坐在对面的**雪。

话落,正在给**雪把脉的太医开了口,“青夫人受了不少的皮外伤,还受了风寒,需要休息一阵子,不宜奔波操劳。”

“青雪,你先在这里住一阵子,养养身体吧。”北堂闻风关切的出声。

**雪确实没力气奔波了,身体本就有伤,加上在密牢时催动的灵力,几乎耗费了她全部的体力,于是在北堂闻风出声后,点了点头。

沐云槿见状,抿起唇瓣,侧眸看向陪在身旁的楚厉,“我们也回去吧。”

“嗯。”楚厉淡淡一笑。

“云槿,不多留几日吗?”北堂闻风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要走。

他们一家人好不容易相聚,连好好坐下吃顿饭的时间都没有,就又要分离了。

“不了,你和母亲近段时间先好好调理身体吧,等你们养好了身体,我再来看你们。”沐云槿勾起唇角,看着两人。

闻言,北堂闻风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临走前,花缨给北堂闻风把了把脉,随后走到桌前,拿起毛笔,写下了一个药方子。

“这些药草可解国君体内的毒,按照药方,一日三顿即可。”花缨开口。

北堂闻风接过,道了声谢。

……

一个半时辰后,一行人全数出现在了凰羽阁里。

连着奔波了几日,也只有凰羽阁是最能好好休息的地方了。

花缨,雷阎,修昧这次都不同程度的受了伤,一回到凰羽阁,三人便各自回房休息。

绮绮又累又困,慢悠悠的回房。

沐云槿站在草地上,看向楚厉,“我们也回去休息吧?”

楚厉倒是没挪动脚步,弯下腰,看着沐云槿,“在天圣大陆的时候,那个女子,为何叫你拂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