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1章 两不相欠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1-16 01:37:22 字数:3284 阅读进度:371/573

楚厉先扶着沐云槿坐下,随后在一旁坐下。

两人坐下后,门口守着的陆公公也走了进来,拿起茶壶,先帮沐云槿和楚厉倒了杯水,尔后退到西明皇的身后站着。

西明皇见他们坐下后,先喝了口水,才缓缓道,“朕时日不多了……”

楚厉和沐云槿闻言,身躯微微一僵,面上没有表露太多情绪,看着西明皇,等待下文。

“这段时间,楚清那逆子谋反,朝中又有一半的朝臣被楚清说服归顺于他,加之上下民心动荡,难以协调。朕忽然发觉自己老了,实在没精力管这西元国江山了。”西明皇话落,眼内满满的灰败与疲惫。

顿了顿,西明皇又道,“最近朕身体状况日渐低下,也不知道还能活多久……”

“厉儿,朕今日其实是来求你的。”西明皇看向楚厉。

楚厉眼眸闪了闪,面色平静,朝西明皇递去疑惑的一眼。

触及到楚厉的眼神,西明皇再度开口,话语里带着一抹恳求,“朕决定在下个月初一将皇位传给烨儿,朕知道你和烨儿关系不错,朕希望你也能回去,帮助烨儿一同辅佐江山。”

“不需要太久,只有一段时间就好。”怕楚厉不愿意,西明皇又补充一句。

沐云槿坐在一旁,细细的听着西明皇的话,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以现在的情势,全天下都知道楚厉是云广尧的儿子,如今回去辅佐楚烨的江山,这又算是怎么回事……

“宁王殿下,宁王妃,这段时间,皇上身体抱恙,一直都吃不好,睡不好,惦记着宁王殿下,虽然那件事情让大家都不愉快,可毕竟都过去了……陆公公也在一旁劝说。

一直没有说话的楚厉,在陆公公话落后,张了张嘴,看向西明皇,“我同意此事。”

西明皇顿时面色一喜,刚要说话,却听楚厉又道——

“为期一年,就当做是我还你多年养育之恩。”

言下之意,一年之后,两不相欠。

沐云槿抿了抿唇瓣,静静的喝了口水,没有说话。

西明皇见楚厉同意了,眉头舒缓了一些,丝毫不介意楚厉所说的一年后两不相欠。

“你们原先所住的宁王府已经被烧毁了,朕重新给你们安排了一处府邸,所有的宁王府下人,都已经离开大理寺了,你们只要在下个月初一之前,搬进去就可以了。”西明皇道。

楚厉淡淡点头。

“咳咳,那好,朕也乏了,要回去了。”西明皇说着,被陆公公搀扶了起来。

临走前,特意看了眼一言不发的沐云槿,随后走出门去。

在西明皇离开后,沐云槿看向楚厉,勾了勾嘴角,“一年后,不知又是怎样一副光景。”

楚厉轻笑,伸手摸了摸她的肚子,“怀抱女儿的光景。”

闻言,沐云槿笑了出来,“你别抱太大期望,万一是个男孩儿呢!”

“只要是我们的孩子,本王都喜欢。”楚厉揽过她,将她抱在怀里。

沐云槿扬唇浅笑。

……

半个多月的时间过的很快。

月底剩余两天,沐云槿和楚厉正待在凰羽阁里,绮绮忽的走了过来,告知有一批人马正站在溪边等候。

沐云槿走到入口看去时,才见站在溪边的是那日的禁卫军林宁。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行礼后,沐云槿便和楚厉一起出了凰羽阁。

一个半时辰后,马车在一座府邸门口停下。

沐云槿下了马车,看着府邸门口‘宁王府’三个字后,神情有些恍惚,下意识的往门内看了看。

随后,瞳孔轻轻的一缩,发觉里面的布置,竟和被烧毁之前的宁王府一模一样。

“殿下,王妃,先请进去吧。”林宁弯下腰,带两人进去。

沐云槿和楚厉抬步踏上台阶,走进大门。

进了大门后,沐云槿倒吸口气,仔细的端倪了一下四周,发觉这里的摆设,从大到小,都与以前如出一辙。

连那门口几个花盆摆放的位置,以及花盆里放了什么颜色的花,都是一样的。

“哎呀,小姐回来了!”

一道身影急急忙忙的从前厅里跑了出来,语调里带着一丝哭腔,快步跑到沐云槿的面前。

“紫香,好久不见。”沐云槿走近,伸手抱住了紫香,才发觉紫香浑身都在颤抖。

紫香这一回,是终于忍不住大哭了起来,“小姐,奴婢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哭什么,这不都好好的吗?”沐云槿松开紫香,拿出随身携带的绢帕,帮紫香擦了擦眼泪。

紫香抹了抹眼泪,这才注意到一旁的楚厉,立即吸了吸鼻子,朝楚厉俯身请安。

“既然宁王殿下和宁王妃到家了,那就先好好休息吧,卑职先告退了。”林宁弯腰开口。

楚厉嗯了一声。

林宁离开后,隐匿在四周的丁羡,黄炎已经宋淳都冒了出来,看着这座府邸,一个个忍不住咋舌。

“殿下,我刚去后院看了,璃泉阁都被恢复了。”丁羡开口道。

“这老皇帝这回看来是真有心了,想的这么周到。”黄炎扁了扁嘴,扫了眼四周。

此时,又有一道颤悠悠的身影从一侧走了出来——

“老天有眼啊,奴婢总算盼到殿下和王妃回来了……”

几人抬眸看去,正是沈嬷嬷。

紫香见到沈嬷嬷,立即走了过去,扶住了沈嬷嬷,“嬷嬷身体不好,怎么随意下床走动了!”

“无妨,殿下和王妃回来了,奴婢太高兴了。”沈嬷嬷慢悠悠的走近。

沐云槿看着沈嬷嬷,想起前段时间风玄道人所说的,沈嬷嬷在大理寺里受了刑罚,身体未必能撑过去。

现在看着沈嬷嬷好好的站在这,心里万分感慨。

宁王府的所有人,对她来说,都有特别的感情,这是第一个让她感受到有温暖的地方。

“嬷嬷身体不好,就先卧床歇息,本王这段时间,都会在府里。”楚厉看向沈嬷嬷,语调不似那般冰冷。

沈嬷嬷笑着点点头,“好好好,老奴这就回去休息,今日真是个好日子,一切总算恢复原样了!”

沈嬷嬷说着,由紫香将她慢慢扶向房间。

……

回到璃泉阁,沐云槿看着两间斜对面的房间,唇角不自觉的扬起。走进房间的一刹那,沐云槿才发觉里面的摆设和以前还是有些不相同的,不过这也不奇怪,楚厉的卧室,一般人都踏进不了。

“累不累?”楚厉从后面抱住了沐云槿,侧身亲了亲她的耳垂。

沐云槿转过身,看向楚厉,摇了摇头。

楚厉闻言,低下头,唇瓣轻轻的覆在了沐云槿的唇上,吻了好一会儿,才依依不舍的松开沐云槿。

“不知十个月下来,本王会不会憋死。”楚厉语气内染满无奈,甚至还有一丝……委屈。

沐云槿抬手,轻轻的摸了摸楚厉的脸,眼露狡黠,“看把宁王殿下委屈的,要不要我用手帮你?”

“……”

此时,房门被轻轻的敲了敲,外面传来丁羡的声音,“殿下,烨太子来了。”

听是楚烨来了,楚厉微拧眉心。

“你先去吧,我在这里等你。”沐云槿道,随后伸了个懒腰。

楚厉应了一声,又凑近了她,在她的唇上亲了一口,才缓步出了房门。

沐云槿摸了摸嘴唇,低眸一笑。

楚厉走后,紫香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里面放着几样点心和一些新鲜水果,见到沐云槿后,扬起笑脸,“小姐,我听黄炎公子说,你怀孕了?”

“是啊,已经三个月了。”提起这事,沐云槿难掩笑意。

“那真是太好了,这可是大喜事!”紫香帮沐云槿倒了杯水,递给沐云槿。

沐云槿接过茶杯,喝了口水,看向紫香,叹了口气,“在大理寺里,你们都受苦了……”

紫香听闻,摇了摇头,“其实大理寺的陈大人一直都很照顾我们,没怎么为难我们,只是刚被关进去那几日,宸王和秦暮月,经常会来给陈大人施加压力,陈大人迫于无奈,才对沈嬷嬷用了刑……”

“不过还好,没几日就传出了宸王谋反的消息,他和秦暮月离开蝶花城后,我们在大理寺里,就没吃过什么苦了。”

听着紫香的话,沐云槿紧抿着唇,拳心渐渐拢紧。

很多时候,她就是太妇人之仁了,才会一再的将这些贼人放走,给自己一再的添麻烦……

若再有下一次,她定不手软!

“对了,奴婢刚才进来的时候,看见上次那个来我们府里的南庭国太子也来了。”紫香道。

沐云槿挑眉,“云连倾?”

“对,好像就是那个长的特别妖孽的太子,现在他们正在书房说话呢!”

“这云连倾最近怎么西元国满地跑,南庭国不忙吗?”沐云槿撇嘴。

紫香听闻沐云槿的话,似懂非懂,“这就不知道了,不过他们一个个脸色都不太好。”

“不管了,都是他们男人之间的事情。”沐云槿揉了揉脑袋,有些疲惫。

“嗯呢,小姐累了就先休息会儿吧。”紫香绕到沐云槿的身后,帮她捏了捏肩膀。

沐云槿点头,张了张嘴,还未开口,一道狂风忽的扫来,房间的门窗都被狠狠的吹开……

伴随着一道道摔门摔窗的声响,一道凄厉的女声跟着掺杂了进来——

“沐云槿,你个丑八怪,你根本不在鬼谷洞,你敢骗本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