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5章 叫你什么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1-16 01:37:19 字数:3291 阅读进度:365/573

话一出,黄炎等人惊呼一声,随后走近许禾虞,身后轻轻打了他一拳,“你小子可以啊,这么速度,身体刚好就要把瑶瑶娶进门了!”

许禾虞轻笑一声,看了眼身旁的瞿歆瑶,“时机差不多了,便把事情给办了,我可是等了好久了。”

“恭喜。”楚厉唇露浅笑,看着他们。

沐云槿同样面露笑容,心底万分感慨,许禾虞和瞿歆瑶这一路走来,实在太不容易了,好在老天有眼,现在也总算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

“干杯!”

凰羽阁里,众人举杯欢庆。

“五天后就要大婚了,那你们成亲的一些事宜都安排妥当了吗?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一句话!”黄炎拍了拍胸脯,打包票。

“你放心吧,能差遣你我们一定会使劲差遣你的!”瞿歆瑶温婉一笑,不知是不是即将为人妇的原因,身上往日的锐气少了许多。

沐云槿坐在一旁,以茶代酒,看着一行人坐在一起吃喝打闹,感觉已经许久没有这般轻松愉悦的时刻了。

就这样一直下去,多好。

“我还是第一次来传说中的凰羽阁,刚才站在那小溪边,脑袋蒙了半天,都不知道怎么进来。”瞿歆瑶说着,环顾了一下四周。

沐云槿勾唇,“我第一次来的时候,也迷茫了许久。”

“对啊,毕竟没有人会一股脑的往溪水里面走。”瞿歆瑶想到那条溪水,面上笑意更浓。

转而,又道,“不过这地方还真好,四季如春,现在外面刚过完春节,天寒地冻的,距离开春,还得冻上一阵子。”

“歆瑶姐若是喜欢这,可以搬来住啊。”沐云槿笑眯眯的看着瞿歆瑶。

“王妃,你想让禾虞刚成亲就成孤家寡人啊?”黄炎开口揶揄。

沐云槿扁了扁嘴,撑着下巴,“许城主也可以一起来啊,不过到时候房间少了,你就要出去了……”

黄炎默。

众人大笑。

许禾虞和瞿歆瑶在凰羽阁住了一夜,第二日一早便离开回河月城操办婚事,黄炎和丁羡也被半路拉去帮忙。

临走前,黄炎觉得都是男人靠不住,硬是把花缨和绮绮也都一起带去了河月城。

一早,沐云槿起来,便觉得耳边安安静静的。

和楚厉一起用早膳时,鱼婆婆拄着拐杖慢悠悠的走了过来。

“婆婆早。”沐云槿见到鱼婆婆和后,向鱼婆婆打招呼。

鱼婆婆笑着点点头,看了眼沐云槿,又看了眼楚厉,嘴里喃喃的道,“真好啊,又在一起了……”

听到这略带深意的话,楚厉和沐云槿都下意识的朝鱼婆婆递去一眼,尤其是沐云槿,联想到前几次鱼婆婆也这样说些带有深意的话,想问些什么,但估摸着鱼婆婆也不会告诉她,于是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明日你们要去水云寺是吗?”鱼婆婆开口看着他们。

沐云槿嗯了一声,看向鱼婆婆。

“帮我把这个,挂在那颗千年古树上面。”鱼婆婆拿出一根红色的绸带,递给沐云槿。

沐云槿伸手接过,看着这根红绸带,扬起一抹笑来,“婆婆也知道那颗千年古树?”“自然是知道的,先前听说那棵古树枝叶凋零了,我还可惜了许久,现在好了,又可以寄托些心愿了。”鱼婆婆道。

沐云槿收好鱼婆婆的红绸带,“婆婆放心吧,一定帮你带到。”

“那好,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我先走了。”鱼婆婆说完,慢悠悠的起身离开。

鱼婆婆离开后,沐云槿转眸看向楚厉,却见他盯着鱼婆婆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

“楚厉,你怎么了?”沐云槿问。

楚厉听到声音,偏眸看向沐云槿,随后摇了摇头,“没事。”

“只是总觉得这位老前辈有些熟悉。”楚厉道。

沐云槿抿唇,抱着手臂,想了想,“我第一次来的时候,婆婆称呼我拂欢,说那是凰女的名字,还说终于等到我回来了。”

“叫你什么?!”楚厉眸光一闪,反应很大,皱起眉头看向沐云槿。

沐云槿微愣一下,补充一句,“叫我拂欢……”

拂欢……

拂欢……

楚厉细细的默念了两遍这个名字,明明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却发现有股无比熟悉的感觉,并且心尖跟着隐隐疼了起来。

沐云槿看着楚厉的反应和脸上一些细微的表情,咬了咬唇,试探性的问出了一个问题——

“楚厉,你知道司卿此人吗?”

话一出,楚厉眼皮一跳,下意识的问出一句,“卿哥哥?”

话落,恍然间,楚厉似又想起了那个在耳边回荡的少女音,那一声声又甜美又欢愉的卿哥哥……

沐云槿在听到卿哥哥三个字后,眼前一亮,“你知道这人?”

楚厉点头,刚想说曾经耳边出现过这等幻觉,却听沐云槿已经兴奋的开口,“这个司卿据说是地界的冥神大人,可我翻了好多天神的记载书册,都没有对冥神的介绍。”

“冥神?”楚厉瞳孔缩了缩,语气略带诧异。

“是啊,是冥神。”沐云槿点头确认。

楚厉蹙起眉头,眸光被云雾笼罩,分辨不出此时的情绪来。

沐云槿也因为楚厉的沉默,静了下来。

这一刻,四周的空气里,忽然弥漫出阵阵的诡异……

最后,没有人再继续这个话题。

……

第二日,水云寺里。

在怀远大师从大理寺被放回后,水云寺已经恢复了往昔的人来人往,原先被吓的不敢来上香的百姓们,又已纷纷前来上香祈福。

沐云槿和楚厉是在午时之前到的,随行的还有风玄道人。

三人一到水云寺后,便往怀远大师所住的禅院走去,走在半路,却遇到一个不速之客。

“你们怎么才来啊,本太子等你们好久了!”云连倾从一个角落里冒了出来。

沐云槿翻了个白眼, “你怎么跑这来了?”

“你们不是约在水云寺嘛,既然本太子是你们的盟友,总该要来的。”云连倾笑的邪佞。

沐云槿彻底服了这人。

进到禅院后,安国师早已经到了,和怀远大师先一步的在下棋,见到楚厉和沐云槿来了后,立即放下手里的棋子,站了起来。

“好一段时间不见了,你倒是过得挺滋润的,脸圆了不少。”安国师笑呵呵的看向沐云槿。

沐云槿一愣,立即伸手捂住了脸,原本染笑的小脸顿时垮了下来。

说她胖就直说嘛……

“好了,说点正事。”安国师先招呼几人坐下。

所有人入座后,安国师率先开腔,“秦暮月那丫头,现在被困在南庭国,这事你们知道吧?”

众人点头。

“前几日我特意放消息出去,但楚清那边却毫无动静,似乎已经将秦暮月当成了弃子。”

安国师说罢,又道,“后来我花了点功夫,去打听了一下楚清那边的动静,这一打听,不得了啊……”

安国师拉长尾音。

沐云槿一颗心被吊起,“怎么个不得了?”

“他们把主意打到慕容如素头上去了。”安国师道。

“什么?他们想对慕容如素做什么?”风玄道人不淡定了,急忙出声。

安国师叹气,看向风玄道人,“还记得,慕容如素和风苍,曾经有个女儿吗?”

风玄道人点头。

“据说,那个女孩子并没死,而且就是那个草鬼婆,沈婉凝。”安国师扔出自己得到的消息。

这下轮到沐云槿等人惊掉下巴了。

沐云槿咬了咬唇,心里怎么想,怎么都无法把沈婉凝和慕容如素联系起来……

“现在,黑袍已经带着沈婉凝去屏峰崖了,如果沈婉凝真的是慕容如素的女儿,那么你们说,慕容如素会不会重出江湖?”安国师悠悠的道。

顿了顿,又补充一句,“楚厉又该怎么面对这个师父?”

“还有那个秋叶,原本受了重伤,是活不了多久了,现在如果有了慕容如素相助,他除了那条断臂无法找回,其余冰针所受的伤,基本都会被治愈,且不会留下后遗症!”安国师道。

安国师的话,让沐云槿的心沉重不已。

那个慕容前辈的本事她是见识过的,她从屏峰崖上摔下去,都能被慕容前辈救回,救一个秋叶自然也不在话下。

虽说找回女儿是件好事,可怎么偏偏就是沈婉凝呢!

“不行!我得去趟屏峰崖看看!”风玄道人坐不住了。

安国师扯住他的衣袖,“你先等等,别冲动,我话还没说完。”

闻言,风玄道人愣了一下,最后还是先沉了沉气,坐了下来。

“那个秦暮月,你们准备怎么处置?那日我与她交手,发现她体内修习了秋叶和黑袍的功法,虽然不能在她体内融合,但发出的力量也是不容小觑,我与她过了好几十招,才把她拿下来的!”

“此女若是再放走,怕是有大危难了!”

安国师说完,将视线投向了楚厉。

楚厉感知到安国师的视线,眸色暗了暗,不带一丝温度的道,“那就杀掉好了。”

“哈哈哈,不知那疯婆子听了这话,会不会狂性大发!”安国师笑出了声。

……

闲聊了几句后,再次折回正题。

“现在有个问题就是,慕容如素极有可能为了女儿,与我们敌对,这老婆子的功力可不低,且巫术蛊术都精通,咱们得想个法子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