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可怕的猜测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1-16 01:37:02 字数:3330 阅读进度:333/573

沐云槿看去,一席龙袍的云广尧和一席红色凤衣锦裙的南庭国王后走进大殿,往殿上的主位走去。

待二人坐下后,殿内一众人立即站了起来,朝着两人参拜。

“众卿免礼。”云广尧笑着对众人道。

殿内的一众人重新坐下后,云广尧视线一瞥,转向了左下侧为首的云连倾这里,面露笑容,“倾儿这段时间在外游历,可有什么收获?”

云连倾被点到名,眯着一双桃花眼,笑着道,“回父皇,儿臣这段日子周游其他三国,最大的收获便是结识了身旁的宁王殿下以及宁王妃。”

“哦?此话怎讲?”云广尧眉梢一挑。

“在西元国时,儿臣承蒙宁王殿下以及宁王妃关心,学到了不少有用的本事,这一时半会儿,都说不完,待改日有空,儿臣细细与父皇说来。”云连倾说罢,还朝楚厉和沐云槿投去一眼。

但那两人都自顾自坐着,瞟都没瞟一眼云连倾这里。

沐云槿从刚才听到云连倾话时,就已经极力忍着嗤笑的冲动,这个南庭国太子,睁眼说瞎话的本事还真不小。

“来,宁王殿下,宁王妃,本太子敬你们一杯。”云连倾话毕,端起酒杯,转身对向楚厉和沐云槿。

云连倾都这么做了,楚厉和沐云槿自然给他面子,两人同样端起酒杯,与云连倾隔空碰了碰。

云广尧见到此景,微微一笑,“今日两位是我南庭国的贵客,又是倾儿的好友,不必太过拘束,全当是自己家。”

“谢过国君。”

……

南庭国的晚宴结束时,沐云槿竟然有种无比惊诧的感觉。

以往在西元国时,没有一次晚宴是让她太太平平的度过的,不论大事小事,总有那么些人,会将一些事情的矛头对准她和楚厉。

今日从开场到结束,中途偶尔传来云广尧几句关切的话语后,便再也没有其他事情。

仿佛今日来参加的,就是一个寻常的宴会一般。

结束站起身时,沐云槿长松一口气。

“看来是我太紧张了,明明什么事都不会发生。”出墨兰殿的路上,沐云槿走在楚厉身边,小声的道。

楚厉偏眸看了她一眼,“你也会怕事?”

“有你在,我不怕。”沐云槿脱口而出,挽着楚厉的手臂。

楚厉似是被她的话给愉悦到了,微微的勾起了唇角。

出了墨兰殿,沐云槿余光触及到一团的强光。

顺着光线看去时,见一旁的走廊处站了不少的人,定了定视线,只见刚才最先走出墨兰殿的云广尧站在中央,似乎在和某个大臣说话。

云广尧的身旁,此时站了不少的太监宫女,每人手里都提着一盏小灯笼,将本就灯火通明的走廊,照的宛如白昼一般。

刚才沐云槿注意到的强光,也都来自这些小灯笼。

不由得,沐云槿皱起眉头,视线若有似无的瞟过走廊上方的一盏盏灯笼,随后又落在太监宫女手里那些小灯笼上。

这场景……

似乎有点眼熟。

沐云槿想罢,心中一凛,转眸看向了楚厉。

楚厉面色清浅,视线正放在别处,感知到沐云槿的眼神后,垂眸看向她,“怎么了?”“没事,我们回去吧。”沐云槿摇摇头,扯出一抹笑。

“嗯。”楚厉点下头。

临走前,沐云槿又往云广尧那里看了眼,这会儿云广尧已经和大臣说完话,在一众人的簇拥下,往走廊的尽头走去,那团强光也随着他,慢慢的消失。

沐云槿不自觉的攥紧拳头,一个令她觉得讶然又可怕的念头在脑海中产生……

回去后,沐云槿早早的就躺下了,脑海里全然都是离开南庭国皇宫时的那一幕。

联想到容妃是南庭国月妃的身份,又联想到来南庭国之前,云连倾所说的话,沐云槿心中惶恐不已。

此时,沐浴完的楚厉走到床榻边,见沐云槿睁眼看着天花板,淡而轻的声音响起,“你有心事?”

“没有。”沐云槿立即出声否认。

楚厉在她身边躺下,微拧眉心,似是疲倦不已,语调慵懒,“嗯,早点休息。”

沐云槿微拧眉心,伸手抱住楚厉,一言不发,闭上眼睛。

楚厉熄灭蜡烛,替她掖好被子,拥着她入睡。

黑暗中,一室静谧,除了外面刮起的阵阵寒风声,再无其他。

床榻之上,两人毫无睡意。

……

第二日,沐云槿和楚厉用完早膳后,南庭国太尉莫经纶上门寻楚厉叙话。

沐云槿见莫经纶来了,便扯借口去国师府收拾包袱,让楚厉在别馆等她,出门时,连丁羡也没带着,独自一人离开了别馆。

出了别馆,沐云槿一路往城东方向的太子府走去。

不多时,太子府门前。

沐云槿走上台阶,还未开口让守门的侍卫进去通报一声,一旁便走出来一名老者,朝沐云槿弯了弯腰,“贵人可是宁王妃?”

沐云槿点点头。

“太子殿下一早便下了命令,若是宁王妃来了,直接进府便可,无需通报。”老者道。

沐云槿闻言,轻笑一声,攥紧了衣袖,看来这云连倾,是算准了她会来找他的。

想罢,沐云槿抬步走进太子府中。

老者跟着沐云槿进了太子府,一路把她领到太子府后面的一间雅苑里,沐云槿还未踏进雅苑,便听到几道欢笑声从里头传来。

走进雅苑时,便见云连倾正坐在里面用早膳,左拥右抱着两个艳丽的女子,一个正喂着他喝粥,一个正喂着他点心。

沐云槿无比嫌恶的看着这一幕,这个男人,长的妖就算了,还那么多情。

“云太子好。”沐云槿走近后,笑吟吟的看着云连倾。

云连倾抬眸看向沐云槿,顿时露出一抹邪佞的笑容,“今日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宁王妃竟会光临寒舍。”

“咱们就不说客套了,你让她们都下去。”沐云槿坐下,瞥了眼云连倾身旁的两个女子。

“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云连倾话毕,朝两个女子眨了眨眼。

那两个女子会意,立即识相起身闪开。

不一会儿,雅苑内只剩沐云槿和云连倾。

“无事不登三宝殿,宁王妃一早便来,是有什么大事要说?”云连倾扯了扯嘴角,伸手帮沐云槿倒了杯水,递到她的桌前。

沐云槿抿了抿唇,视线紧盯着云连倾,“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事?”

“嗯?什么事?”云连倾眨了眨眼,嘴角笑意扩大。

“你说呢?”沐云槿发问。

云连倾低下眸子,弯起嘴角,“你说的是那个事啊,本太子确实知道一些。”

“那说来听听。”沐云槿喝了口水,淡淡浅笑。

“你说的那个事情,可是件足以惊动整个沧华大陆的大事,若是一旦抖出来,怕是后果不堪设想……”云连倾笑着道,一双勾人摄魄的桃花眼,此刻泛出点点精光。

沐云槿咬唇,“但现在,不只是猜测而已吗?并不确定此事,不是吗?”

“不管是不是猜测,抖出这种事情,总是没好处的,你说是吗?”云连倾又道。

“宁王妃,本太子和你商量的事情,你有和宁王殿下提起吗?趁现在任何事情都还有回旋的余地,不如早早的做好打算。”

“否则哪一日,成了众矢之的,后悔都来不及了……”

沐云槿眼睛一眯,睨着云连倾,“又威胁我。”

“随你怎么说,现在你没的选择,其实本太子和你们商量的事情,对你们一点坏处也没有呀。”云连倾耸了耸肩,话语轻松。

沐云槿倒吸口气,眸光渐渐的暗了下来。

“若我今日不来找你,你会怎么做?”沐云槿又问。

“你是个聪明人,本太子早已算料到你会来,所以早早派管家在门口等候,没想到你还挺急的,这么早就来了。”云连倾道。

沐云槿冷笑,“行了,话都挑这么明白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本太子和你说的事情,你可一定要好好要考虑考虑,否则本太子生气起来,那就麻烦了。”云连倾抿了口茶,语调渐冷。

“知道了。”

……

出了太子府,沐云槿心里更加的乱了。

走在南庭国的大街上,听着街道上各种摊贩的吆喝声,沐云槿一点停下脚步闲逛的心情都没有。

老天爷果真不让她安生,也不让楚厉安生。

之前容妃一女侍二夫的之事,已经让楚厉被不少人耻笑,这会儿若是真和自己猜测的那样……

沐云槿难以相想象。

……

回到别馆,莫经纶已经离开。

楚厉正坐在大厅里,见到沐云槿两手空空回来,微拧眉心。

“楚厉……”沐云槿走近楚厉。

“嗯?”楚厉看向她。

沐云槿勾起嘴角,在他身旁坐下,低声的道,“楚厉,昨晚南庭国国君宴会离开时,他身旁那些太监宫女提的小灯笼挺好看的,小巧又精致,你注意到了吗?”

“没有。”楚厉淡淡出声。

“你若喜欢,等等可让丁羡帮你去买几盏回来。”楚厉又道,面色清浅。

沐云槿微愣,讪讪一笑,垂下眼帘,心中纠结要不要将自己的想法和猜测告诉给楚厉听。

可现在毫无证据,她若是贸然说了自己的猜测,会不会引起楚厉的不悦和反感?

毕竟容妃才刚出事,这会儿质疑起他的身世……

沐云槿想罢,还是决定先把话咽进肚子里。

“沐云槿,等等午时过后,让黄炎送你回西元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