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那女人是谁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1-16 01:36:58 字数:3342 阅读进度:325/573

黑袍风澜……

怎么会是他。

沐云槿立即移开眼,虽然现在已经变幻了容颜,但风澜心思缜密,说不定就会发现她的存在。

此时,绮绮和花缨等人也都发现了不对劲之处,全部安静了下来,背对着黑袍风澜,等着风澜从身后经过。

在风澜走远后,绮绮才起身走到沐云槿的身边,压低声音,“主子,这老鬼怎么在这儿?”

沐云槿摇摇头,摇了摇唇,见到了风澜,这会儿又莫名想起了秦暮南。

秦暮南身中相思毒,不知这会儿怎么样了。

“那边不是南郊吗?他好端端的,去郊外做什么?”花缨看着风澜离开的方向,皱起眉头。

“难不成他知道主子来了这里,特意来寻找主子下落的吗?”绮绮想到一个可能性。

沐云槿咬唇,“咱们先找个地方坐下。”

“嗯。”

……

云澄茶楼。

“既然这老鬼出现在了漳州城,说不定还有其余的同伙也在这里。”绮绮说道。

沐云槿喝了口水,没想到在这漳州城待了两天,又遇到这么些人了,真是头疼。

“楚清的舅舅可是漳州城城主仇天淮,说不定,黑袍与他,也有些联系。”黄炎开口。

“此事我们先别管了,我们在凰羽阁里待着,这些人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花缨漫不经心的出声。

沐云槿点了点头,不过一瞥眼看到黄炎后,倏地咬住了下唇,低声对着黄炎道,“对了,他们会不会是冲着黑市来的?”

毕竟,这漳州城中,能和楚厉联系起来的,只有那条黑市了。

闻言,黄炎猛的一拍桌子,眉头皱起,“对啊!我怎么把这给忘记了!不行,我得去看看……”

话落后,黄炎已经使着轻功,飞出了窗户。

“花缨,你跟去看看吧!万一他一人搞不定呢!”绮绮撺掇着花缨一同前去。

花缨微愣一下,随即还是飞了出去,往黄炎消失的方向奔去。

茶楼里,只剩沐云槿和绮绮。

沐云槿撑着脑袋,“绮绮,你说这世道,什么时候才能太平下来?”

“除非那一伙人全死了,否则别想太平。”绮绮耸肩。

“嗯,好像有道理。”沐云槿扁了扁嘴,看了眼时辰,这会儿临近黄昏,再过不久,天就要暗下来了。

捧着自己刚买的新花灯,灯芯里还放着一张空白的纸条,估摸着是给许愿用的。

想了想,沐云槿有些心血来潮,起身走到门口,喊小二送笔墨进来。

笔墨拿来后,沐云槿研了点墨,提起毛笔,开始在纸条上写字。

绮绮捧着脑袋看着沐云槿,笑眯眯的道,“主子你的愿望一定是和宁王殿下天长地久吧!然后再生几个大胖小子,圆满幸福的生活!”

沐云槿嘴角抽了抽,这丫头说的还真准,基本都被她说中了。

转念,沐云槿看向绮绮,“你呢,你的愿望呢?”

“我想嫁给雷阎哥,不过我们这辈子都不可能在一起的。”绮绮话落,有些的沮丧。

“为什么?”沐云槿放下手里的笔,看着绮绮。

绮绮抿了抿唇,“我属猫灵,他属狮灵,我们不属于同类,是不能在一起的。”

“若是在一起了呢?”沐云槿问。

“鱼婆婆说,会遭天谴。”绮绮说完,落寞的垂下了眼。

顿了顿,绮绮又补充一句,“还有花缨与黄炎,他们也是不能在一起的,否则也会有不好的下场。”

“没有办法逆改天命吗?”沐云槿觉得可惜。

“要逆天而行,除非能斗的过天,放眼如今,谁能斗的过天?”绮绮越说,心里越难受。

沐云槿叹息一声。

等了半个多时辰后,天色终于暗了下来,绮绮早已恢复了以往的笑脸,拉着沐云槿,拿着花灯兴冲冲的往楼下跑去。

沐云槿手捧着花灯,走在大街上。

今夜是花灯节,街上热闹不已,所有的年轻男女几乎都在往一个方向跑。

沐云槿和绮绮一路跟着这些男女来到了一条湖边,绮绮看向沐云槿,“主子,这花灯可以往天上放,也可以放水里飘走,咱们是要哪种?”

“飘水里吧。”万一放天上了哪天掉下来了,岂不是愿望都被人看透了。

绮绮点头,往湖的方向看了看,“现在人好多,过去怕是要被挤死,我们先四处逛逛,吃点东西吧。”

“好。”沐云槿同意。

两人调转了方向,往一旁的摊位走去,走了几步,绮绮见到了一个卖糖葫芦的摊位,买了两串糖葫芦后,递给沐云槿一串。

沐云槿最近特别喜欢吃酸的,这会儿的山楂糖葫芦,正合她胃口,美滋滋的坐在一旁的栏杆上吃着。

“他俩怎么还不回来呀?”绮绮添着外面的冰糖,不时的往四处看着。

“不知道。”沐云槿嚼着山楂,听绮绮这么一提,心里有些担忧起来。

绮绮见沐云槿微皱眉头,立即岔开了话题,“没事的,黄炎就是个人精,不会出事的,何况花缨也在呢,她可是用毒高手,没人能轻易对付的了她。”

“也是。”这么一说,沐云槿也放宽了心。

自从怀孕以后,她的性子变得优柔寡断不少,甚至有时候,连一些主见都跟着消失。

吃完一串酸甜的糖葫芦后,沐云槿感觉胃口大开,又拉着绮绮往其他的美食摊位走去。

绮绮本就贪吃,这会儿和沐云槿两人在一起,吃遍了一家家的摊位,两人几乎将放花灯都抛到了脑后。

“撑死了……”

不知过了多久,沐云槿终于吃不下了,靠着一面墙壁,伸手捂着肚子。

绮绮打了个饱嗝,往四周看了眼,“主子,这会儿人还是好多,我们先在这休息会儿。”

“嗯,正好我也走不动。”沐云槿叹了叹气。

绮绮靠着墙壁坐下,视线四处飘忽,视线触及到一道身影后,立即站了起来,抓着沐云槿的手臂,躲进了一旁的拐角处。

“怎么了?”沐云槿被绮绮突如其来的动作一吓。

“你看……”绮绮指着前面。

沐云槿顺着方向看去,只见黑袍风澜再次出现,不过与白天不同的是,这会儿他的身旁还跟着一个女子,女子的手里,正提着一盏花灯。

“那女人是谁?看着蛮年轻的。”沐云槿打量了一下那个女人,最多也就三十多岁的样子。

“老鬼也就四五十的样子,不像是能生出这么大女儿的,难不成是他妻子?”绮绮摸着下巴。

沐云槿摇头,“也不像是妻子啊,红颜知己?”

“不懂。”绮绮撇嘴。

沐云槿想着,身子已经探了出去,混在人群里,密切注意着黑袍风澜的动静。

只见黑袍风澜正揽着那名女子的腰,往湖边的方向走去,黑袍不时侧头与那女子说笑,脸上的表情也是从来没有过的温柔……

沐云槿感觉好玄幻。

此时,黄炎和花缨的身影从一侧显现。

沐云槿立即退了回去,看向他们,“怎么样,没什么事吧?”

“没事,黑市那边,我已经秘密加派了暗卫在那盯着。”黄炎回答。

“那你们怎么去了那么久?”绮绮问。

闻言,花缨难得的露出一抹笑容,“半路遇见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话毕,花缨指了指黑袍风澜的方向,显然也知道沐云槿和绮绮她们发现了黑袍以及那个女子。

“那女人是谁啊?你们认识吗?”沐云槿八卦之魂再度点燃。

花缨摇头。

黄炎见状,忽的笑的特别邪恶,抖着肩膀,“本小爷倒是知道。”

“真的?”三道女声同时开口。

“那女人叫沈婉凝,住在城主府里。”黄炎挑眉,看向三人。

沐云槿一怔,“城主府里?那她和仇天淮是什么关系?”

“这就不知了,不过我今日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女人和黑袍竟然有点关系,我倒是好奇了。”黄炎往湖边看了看,这会儿竟能看见黑袍和沈婉凝一起蹲在湖边。

“咱们先换个地方。”黄炎又道。

沐云槿等人点点头,离开了这附近。

……

隔了许久,大街上的人渐渐开始散去后,沐云槿等人才重新回到湖边,此刻的湖边,早已没了黑袍的身影。

站在湖边,沐云槿点燃花灯,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花灯飘到湖边上,随后又对着花灯,心里默念许了个愿望。

黄炎站在一旁,此刻蓦地催动内力,将湖面上已经飘远的一盏花灯招回湖边。

眼见那花灯飞速的往回飘来时,沐云槿扬眉,“你这是做什么?”

“看看老鬼那花灯上面写了什么。”黄炎贼兮兮的一笑,弯腰将那盏花灯检查了一下,见到绑在灯芯里的字条后,顿时乐了。

“真有字条!”

身旁三人齐齐凑了过来,盯着黄炎手里的字条。

黄炎将字条展开,清了清嗓子,煞有其事的读了出来,“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若有来生,必定与君长相守,不负深情一片。”

“你确定这是他们的花灯吗?”沐云槿摸了摸手臂上的鸡皮疙瘩。

黄炎盯着花灯看了看,“没错啊,这灯叶上面还有名字呢!”

话落,沐云槿朝着花灯的叶子看去,果真上面有一个凝字和一个澜字。

“看不出来,这黑袍四十五的人了,还玩这么浪漫的!”沐云槿抿唇轻笑,抽回黄炎手里的字条,放回花灯里,重新将花灯飘回了水面上。

黄炎撇了撇嘴,“这沈婉凝的身份,看来要好好打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