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撞衫了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1-16 01:36:42 字数:3348 阅读进度:295/573

沐云槿这些话都是胡编的,她知道许禾虞的软肋是瞿歆瑶,于是便在瞿歆瑶的身上大做文章。

果然,许禾虞在听到这番话后,一直面无表情发呆的他,忽的眨了眨眼,微微张口,“你,说的可都当真?”

低沉的的话语中,带着一丝急迫。

“自然是真的,歆瑶姐的脾性你又不是不知道,犯起倔脾气来,十头牛都拉不回。”沐云槿开口。

许禾虞拧着眉头,瞿歆瑶的性子他确实了解,也确实如沐云槿所说的那样,她极有可能一生气一冲动,就嫁给那个西明皇为妃。

他的歆歆,那么美好,那么骄傲的一个女子,怎么可以委屈自己,存活在暗无天日的后宫之中。

但是,他这副残破的身体,也根本给不了她想要的。

许禾虞闭上眼,满满的痛苦。

“横竖都是一死,现在有一线生机摆在你面前,为何不试一试呢?万一就成功了呢?你有没有想过,你或许是那个万一?”沐云槿又调转话锋,劝慰许禾虞。

许禾虞闭眸不语。

“你想想啊,如果你真不幸那什么了,那就是和你预期中的一样,在歆瑶姐眼中你也是个薄情之人。但若你成功解毒了……”

“你和歆瑶姐,就可以相伴一生一世了……”

沐云槿这句话刚说完,床榻上的许禾虞‘唰’的一下睁开眼,眼中水雾氤氲,一行清泪从他眼角滑落。

一生一世。

他几乎每日都在期盼着这四个字。

“好,我配合你们解毒。”许禾虞镇定开口。

闻言,屋内的众人都松了口气。

沐云槿淡淡勾唇,也不再这里多做停留,满屋子的药味让她那股不适又涌现了出来,连忙往外走去。

出了门后,晴梦也跟着走了出来。

“王妃,天色不早了,你要不要先休息?”晴梦看向沐云槿,见她的脸色不太好。

沐云槿点点头,折腾一天,确实又累又困。

此时,楚厉和黄炎也从屋内走了出来,经过沐云槿和晴梦这边时,就听晴梦开口问沐云槿,“那王妃是和殿下安排在一间房吗?”

楚厉下意识的要拒绝,还没开口,一道声音已经抢先,“当然不和他一起,谁稀罕和他睡一间!”

沐云槿刚才被楚厉推开怀抱的气还没消呢,这会儿问她睡不睡一间,果断的就出声拒绝。

一旁,黄炎蓦地捂住了嘴,极力忍着笑意。

楚厉面色暗沉,淡淡的瞟了眼沐云槿,薄唇轻启,凉薄出声,“彼此彼此!”

这女人是不是脑子坏了,她不稀罕?

切,他还不稀罕呢!

整个西元国多少女人做梦都想爬上他的床,她倒是好,竟然说不稀罕?

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沐云槿也跟着瞪了眼楚厉,心中怒意更甚,这货居然对她说,彼此彼此?

以前夜夜都缠着她,不让她睡个安生的觉,现在摆出这么个清高的架势对着她……

呸!

彼此彼此?

老娘记住这话了,以后非但不给你抱,更不和你一起睡觉!

还想生个女儿!

生你妹啊!

做梦!

最后,两个人各走各的路,各回各的房。

沐云槿回到房间后,‘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气呼呼的倒头躺在床榻上,心里数落着楚厉一百个不是,直到自己累的慢慢昏睡了过去。

另一旁,楚厉回到房间内,心里仍有一丝愠怒,那个不识好歹的女人,他怎么可能看的上。

“啪嗒……”

刚脱下外衣,一样东西就从衣服内掉了下来,落在地板上。

楚厉弯腰捡起,是一枚月白色的玉佩,玉佩通体莹润,还透散着洁白的光芒。

这玉佩是哪来的?

楚厉端倪了一下玉佩,瞥见玉佩内隐现的‘云槿’二字后,冷眸眯起,微微的一怔。

是沐云槿的东西?

且玉佩应该是贴身之物,为何会在他这里?

楚厉又看了眼玉佩,发觉玉佩散着光芒后,走到一旁,熄灭了蜡烛,顿时整间屋子里,被玉佩的光芒照的宛如白昼。

蓦地,楚厉有些明了为何他会有这枚玉佩了。

但这是沐云槿的东西,是否说明着,她也知晓自己雀蒙眼一事?

若是知晓,那他和她的关系,还真不一般……

……

翌日,沐云槿早早的就醒了过来,醒来时发现整个人蜷成一团,脚底下的被子一片冰凉。

回想了一下,才想起楚厉失忆了……

昨晚是她一个人睡的。

沐云槿心里有些郁闷,从床榻上坐了起来,刚想弯腰穿鞋时,只觉得脑袋一阵晕眩,整个人也是乏力,使不出一点力气,胃里又有种要作呕的感觉。

真是要命。

沐云槿在床榻边坐了好一会儿,身体的不适才渐渐的消了下去。

“一定是饿出来的。”想到昨晚也没吃上东西,沐云槿现在胃里空空的,连忙整理了一下自己,走出房门。

与此同时,对面的房门也被打开,一道锦蓝色的身影走了出来。

沐云槿是第一次见楚厉穿锦蓝色的衣服,不由得眼前一亮,锦蓝色的衣服清爽干净,衬的楚厉有棱有角的面庞更是俊美异常,还更突显了他优雅与清华的姿态以及翩翩的风度。

啧,她男人就是好看!

想虽想,可在对向楚厉视线的那一刹那,沐云槿便不屑的冷嗤一声,“干嘛也学我穿锦蓝色的啊!”

今日的她,外面特意披了件黄炎昨天给她带出门的锦蓝色披风,这会儿和楚厉,倒是默契的撞衫了。

楚厉闻言,眉头一皱,他倒是想现在就回屋换衣服,但他不常住许禾虞这里,因此这里备着的衣物,并不多。

于是在听到沐云槿的话后,仿若未闻,连瞟都没瞟沐云槿一眼,抬步径自离开。

身后,沐云槿扬了扬眉梢,幸好这家伙没有进门换衣服,不然她真和他没完!

……

膳桌上。

沐云槿进门时,一众人都已经在膳桌上坐下,只有楚厉的旁边,还剩个空位。

“王妃,快坐下吧,先吃早膳,一会儿还得需要你帮忙整理药材呢!”晴梦怕沐云槿尴尬,朝她招了招手。

沐云槿点头,走了过去,直接在楚厉身边坐了下来,过程中都没看楚厉一眼。

两道锦蓝色的身影坐在一起,引起了一旁几人不时投去的眼神,最后还是绮绮先笑着开口,“你们的衣服真好看,现在的夫妻都喜欢穿一样的颜色出门吗?”

“不喜欢!”

“不喜欢!”

两道声音同时开口出声,分别是楚厉和沐云槿。

膳厅内气氛僵到了谷底……

沐云槿在楚厉出声后,垂眸翻了个白眼,不喜欢,他竟然敢说不喜欢,真是失忆了就开始作妖了,记账记账,以后好好的翻倍讨回来……

楚厉也同样不悦的皱眉,斜睨了眼身旁的女人,心底仍旧满满的不爽与恼怒,别的女人若是和他衣衫撞色,窃喜还来不及,她竟然说不喜欢……

这女人怪不得名声那么臭,果然和一般的女子不一样!

“王妃,先吃东西吧。”晴梦舀了一碗清粥给沐云槿,递到她的面前,生怕这两人再说下去,又要打起来了。

沐云槿点点头,看了眼碗里的白粥,拿起勺子吃了一口,清清淡淡的味道吃进嘴里,整个人都顺畅舒服。

接下来的时间里,她光喝着一碗毫无味道的白粥,满桌其他的膳食,一点也没碰。

其实她是因为胃里不舒服,喝白粥舒服才这么做的。

可旁人的眼里,却是心思各异。

除了楚厉以外,其余人都觉得她是情绪低落,心里难过,才会苦巴巴的只喝一碗清粥,还一口接着一口。

楚厉又是觉得一阵怪异,从昨天到现在,他越发觉得沐云槿就是个怪物,更是十分不理解,他们为何都说他从前很宠这个怪物。

……

吃完早膳后,沐云槿坐在大厅里和绮绮一起给药材分类,余光却不时的瞥向一旁锦蓝色的身影。

楚厉正和黄炎坐在桌前,提笔在纸上记录着药材的数量,以及各类毒物解药配置的情况,方便花缨查看。

“主子,那个鳄鱼珠把天神令引出来了吗?”绮绮并不知道昨日楚厉因为天神令,还追杀过沐云槿一事,这会儿想到了天神令,直接开口询问。

沐云槿身体一颤,下意识的往一旁瞄了眼,发觉楚厉已经抬起了头,正看着她。

“没有呢!”沐云槿回答。

楚厉从昨天来了河月城后,一直没有出手伤害过她,恐怕也是因为旁人对他说了他们的事情,他才有所顾忌没有出手。

若是这会儿被他知道天神令已经引出她体内,他必定毫无顾忌的问她拿走天神令。

万一他把天神令拿走了,他又失忆了,对她一定毫无留恋。

至少现在,他还能围在自己的身边,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想起来了呢!

绮绮在见到沐云槿沮丧的神情后,以为是鳄鱼珠融合失败,便开口宽慰道,“主子,你别难过了,这个不行我们再想想其他办法。”

“嗯。”沐云槿点了点头。

一旁的楚厉同样注意到了沐云槿失落的表情,眸底看不清情绪,心里却是思绪翻涌。

天神令在她体内,是对她有什么影响吗?

否则为何看起来这般失落又委屈……

想罢,楚厉蓦地发现了自己的一丝不对劲,该死,他什么时候会闲的揣摩起一个女人的心理来了。

天神令对她有或没有影响,和他有什么关系?

他何必这么在意她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