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被他追杀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1-16 01:36:39 字数:3346 阅读进度:290/573

你是谁……

沐云槿懵了。

一动不动的看着楚厉,当她发觉楚厉的眼神冰冷空洞,不含有一丝感情后,心里忽的咯噔的了一下。

随即,沐云槿轻笑一声,笑眼弯弯,“楚厉,你演的太假了,糊弄不到我的。”

对于眼前的这抹笑容,楚厉此时只觉得晃眼,神情微微凝滞了一下,怒道,“滚出去!”

滚出去……

沐云槿又懵了。

听到这句严重的话,才感觉到了那么一丝不对劲。

沐云槿起身穿好鞋子,走到了楚厉的面前,抬头看着他,“楚厉,你怎么了?你不记得我了?”

“收起你这种无聊的把戏!”楚厉冷声开口,又道,“丁羡!”

门外的丁羡立即走了进来,“殿下……”

“把她扔出去!”楚厉冷眸一眯,语调清冷,不带一丝感情。

丁羡听到这话,整个人蓦地抖了抖,接着环顾了一下四周,不明所以的抓了抓脑袋,“殿下,扔谁?”

“眼瞎了看不见么?”楚厉周身的冷寒一下子又涌现了出来。

丁羡印象中,楚厉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冷冽的时候了,可这会儿让他把人扔出去,这房间不是只有他和王妃吗?

要扔谁啊?

还是他的功力退步了,察觉不到这里还隐藏了其他人。

“他说让你把我扔出去。”沐云槿见丁羡左顾右盼的,扁了扁嘴出声。

丁羡闻言,看了眼沐云槿,忽的松了口气,吓死他了,以为出什么大事了,没想到是这小夫妻俩闹着玩呢!

楚厉见丁羡一动不动,满身带着怒气,“本王的话你听不懂么?”

“这……”丁羡刚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

楚厉这话,似乎不在开玩笑……

可虽是能感受到楚厉此刻滔天的怒意,丁羡想了一下,还是很快做了决定,弯了弯腰,“殿下,小的不敢……”

正当楚厉怒火更甚,准备亲自出手时,丁羡阴测测的吐出一句,“殿下说过,整个王府,都听王妃的。”

王妃……

听到这个字眼,楚厉皱起眉头,目染怒意,犀利的扫了眼丁羡,“本王何时娶妃了?”

沐云槿和丁羡此刻同时感觉被雷劈了!

靠,这货玩失忆呢?

“殿,殿下……这就是您的王妃啊,已经娶了快半年了……”丁羡小心翼翼的开口,不明白自己一上午都跟着楚厉,怎么出了宫,他就变了个人似的。

“楚厉,你真不记得我了?”沐云槿强让自己心平气和一点,对着楚厉出声。

楚厉看着沐云槿,薄唇轻抿,视线平静无波,没有出声理会她。

“这……”丁羡急了,上前一步,“殿下,这是沐三小姐啊,早上还和你一起用早膳呢!”

楚厉目光移向丁羡,皱起眉头,“沐相府那个废材草包?”

“……”丁羡接不上话了。

沐云槿嘴角抽搐,双手紧紧攥紧,怒瞪着楚厉,这死小子,竟然直接对她人身攻击了!

废材草包……

去你大爷的!

正当房间内的气氛僵持,暗流涌动时,容妃从外面走了进来,唇角含着淡淡的笑容。

“厉儿……”容妃唤了一声楚厉。

接着转眸看向了丁羡,“你先出去吧,这里本宫留下就行。”

丁羡点点头,走了出去。

房间内仅剩三人,容妃往前走了几步,瞥见房间里的沐云槿后,偏眸看向楚厉,“厉儿,你不是一直以来,都在找天神令的下落吗?”

“那母妃告诉你,这枚令牌,就藏在这女子的心口处。”

……

沐云槿在见到容妃进门时,已经可以完全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怪不得她早上在河月城时,头痛欲裂,感觉所有的东西都在往脑袋里抽离,原来是吃了会失忆的药,若不是天神令及时阻止,恐怕这会儿她也失忆了!

而现在,楚厉也是吃了那银耳莲子羹的缘故,加上没有天神令护体,所以才导致失去了记忆。

而他失忆的部分,仅仅只不记得她一个。

容妃,好计谋啊。

“呵……”沐云槿轻呵一声,看向容妃,“利用了你儿子,那你就最好祈祷他这辈子都不要恢复记忆,否则到时候,有你后悔的!”

“放肆!”容妃怒喝一声,“怪不得说沐相府的三小姐是个登不上台面的女子,这就是你与本宫这个长辈说话的态度吗?”

“哈哈哈,你装的可真像那么回事!”沐云槿大笑出声。

与此同时,楚厉在听到天神令三个字后,冰凉森冷的脸上终于出现了那么一抹情绪,视线牢牢的锁在沐云槿的心口处,眸露一抹嗜血。

气氛忽的有些诡异。

楚厉眯了眯眼,掌中真气流出,飞身上前对准了沐云槿的心口处重重的落下一掌……

……

沐云槿感知到楚厉运气时,就已经有所防备,此刻面对着迎面扫来的劲风,立即闪身躲避,‘砰’的一声,刚才所站位置,传来一声巨响。

回过眼眸,沐云槿紧皱眉头,侧边又是一道真气,这会儿连容妃都一起出手了。

沐云槿心中暗道不妙,楚厉现在完全不记得她是谁,顷刻间又变成了她以前刚接触时的那个冷面修罗了。

这会儿为了天神令,怕是势在必得,对她一定不会留情。

她又不是楚厉的对手,何况她也不想与楚厉兵戎相见,让容妃的阴谋得逞。

想罢,沐云槿觉得现在,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打不过先跑再说。

想罢,沐云槿眼神落在一旁的窗户上,趁着身旁两人还未出掌,即刻飞身往窗户的方向飞离而出……

外面,守在一旁的宋淳见到破窗而出的沐云槿,先是一愣,随后待在原地,也不行动。

紧接着,窗户内又飞出了一道紫色的身影,紧随着沐云槿的方向离开。

宋淳微愣了一下,随后也跟了过去。

……

沐云槿感觉到身后穷追不舍的人,有些哭笑不得,她这是被自己的男人给追杀了么?

真是要命。

眼见着楚厉就要追上来了,沐云槿即刻拿出了之前楚厉给她的玉哨,放在唇边吹响……

霎时,隐匿在四周的暗卫一波接着一波的涌现了出来。

“帮我拦住你们王爷!”沐云槿对着他们吩咐。

那些暗卫听到沐云槿的命令,以为他们是在闹着玩,立刻照做,一大波人都挡在了楚厉的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沐云槿趁机离开。

……

楚厉被层层紫甲暗卫挡着,沉着面色,额头的青筋跳了跳,一时不知该说怎么才好。

刚才他亲眼所见那女子拿出了控制紫甲暗卫的玉哨,并且吹响。

这是他的贴身之物,为何会到她那里。

这时,宋淳也跟了上来,看到这边出动了这么多的暗卫,挥了挥手,示意他们撤下。

一大波暗卫离开。

“殿下……”

楚厉斜睨了一眼宋淳,脸色发青,“没看见刚才逃走的女人么?本王要你这暗卫统领有何用!”

宋淳一怔,往沐云槿跑开的方向看了眼,随后反应过来,“是,属下就这去把王妃追回!”

“等等……”楚厉叫住了他。

今日一天真让他过的有些莫名其妙,莫名其妙冒出来这么一个她从未见过的女人,并且丁羡和宋淳竟然都称呼她是自己的王妃。

可他什么时候娶妃了?

并且还娶了沐相府的那个草包三小姐,他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但刚才看那女子身手矫健机敏,似乎又与传闻不同。

“她叫什么名字?”楚厉问。

“殿下,你说谁?”宋淳没反应过来。

楚厉阴沉的扫了眼宋淳,语气有些不耐,“刚才离开那个。”

“……”宋淳觉得有点害怕,他家殿下这是怎么了?

可想虽想,还是老实的开口,“沐云槿。”

沐云槿……

楚厉仔细的想了一下这个名字,脑中一点印象都没有之外,还觉得脑袋有些疼。

他确定自己,不认识这个女人。

“追上她!”楚厉想到天神令在她的身上,紧抿唇瓣,往沐云槿刚才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

沐云槿趁着楚厉没追来,一路来到了城郊外的瀑布山下面,打开了瀑布后面的密道入口,弯腰钻进了密道,往水云寺跑去。

这个节骨眼,楚厉失忆了,又变成了以前那个一心寻找天神令的楚厉了。

她得尽快找到安国师他们,将两颗珠子凝合起来,形成鳄鱼珠,若不然这个节骨眼上出了岔子,她恐怕就难办了。

想罢,沐云槿加快了脚步。

很快,她的身影出现在了安心堂的破书阁里。

轻车熟路的从木门里走出,进到了安心堂,沐云槿往怀远大师的禅房方向跑去。

禅房内,此刻安国师正和怀远大师下着棋。

不一会儿,禅房的门被敲了敲,传来沐云槿急迫的声音,“有人在吗?”

“宁王妃,快请进来!”怀远大师开口。

话落,禅房的门砰的一声被打开,沐云槿急匆匆的走了进来,连声招呼都来不及打,“快,你们先帮帮我,先把这两颗珠子凝成鳄鱼珠,把我体内的天神令引出来……”

“怎么如此着急,宁王殿下不是说今夜才会来吗?”怀远大师有些诧异,往外看了眼,才发觉沐云槿是一人来的。

“楚厉正在追杀我,你们先不要问那么多,先帮我把鳄鱼珠弄出来。”沐云槿急的把两颗珠子拿了出来。

怀远大师和安国师此时同时眉毛挑了挑,异口同声,“追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