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梦中之人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1-13 17:43:50 字数:3327 阅读进度:249/573

沐云槿在房间等了一会儿,都没等到楚厉回来,估摸着还在和晴梦他们说话,她也就懒得等了。

准备好了干净的衣服,沐云槿往温泉池的方向走去。

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转过身重新走到衣柜旁边,打开又帮楚厉拿好了衣服后,这才往温泉池走去。

沐云槿边走边觉得,她真是越来越有当贤妻的潜质了。

都知道沐浴的时候,帮自己夫君的衣服也一并整理出来了……

啧啧啧,人的潜力果然是无限的。

……

泡进温泉池里,沐云槿靠着池壁,低眸玩了几下池水时,视线落在了自己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地方,莫名的脸一红。

“你在想什么?”想的出神时,耳边传来一道带着戏谑的声音。

沐云槿一怔,听到声音,下意识的整个人往水里又缩了缩,刚想伸手挡住重要部位时,手臂已经被人拽住。

“还躲?”楚厉眼染笑意,抓着她的手臂,视线缓缓的下移。

沐云槿气鼓鼓的瞪着他。

“真是可爱死了。”楚厉勾起唇角,笑眯眯的看着沐云槿,随后实在忍不住了,换下衣服进了温泉池。

见楚厉下来了,沐云槿想到某些事情,咽了咽口水,开始往一旁躲去。

楚厉怎会在这个时刻轻易的放过她,很快就抓住了她,将她拉进了怀里,低头吻住了她的唇瓣,轻轻的啃咬着。

片刻后,温泉池内,又是一片旖旎之色。

……

结束后,沐云槿是被楚厉抱着走出温泉池的。

躺到床榻上后,沐云槿身体往里挪了挪,背靠着楚厉,刚才的一番折腾后,她现在整个人又累又困。

伸手一双手又环上了她的腰,沐云槿默默的装死,可那双手又渐渐的上移,最后落在了她的心口处。

沐云槿的耳边,又传来‘咚咚咚’的心跳声。

隔了一会儿,身旁的人没有下一步的动作,沐云槿睡意也是越来越浓,很快就熟睡了过去。

楚厉贴着她,听着她一下一下的心跳声,眉宇间带着几分无奈与心疼。

为什么她不能像普通女子一样活的简单快乐,偏偏要成为全天下人都要敌对的那个女子……

楚厉叹息一声,替她掖好了后背没盖好的被子。

……

睡到半夜的时候,沐云槿又做了个梦,梦见她穿着一袭火红色的衣衫,笑靥如花,正在逗弄着一只墨色的麒麟玩。

那墨麒麟似乎很高冷,根本就不愿搭理她,反而一直扭头去看旁边的一只红凤凰。

她见到这个场景,很不高兴,气的跺了跺脚,这时她的身旁,传来了一道低沉悦耳的笑声……

听到这笑声,她想回头看看,却只看到一个黑色的背影……

“卿哥哥……”她对着背影喊了一声。

那背影似乎听到了她的声音,缓缓的转过身来,正当她要看到他的面容时,他忽然身形一虚,幻为了泡影……

“卿哥哥……”

“卿哥哥……”

……

大半夜,沐云槿从梦中惊醒,整个人从床上弹坐了起来,往四周看了过去。“怎么了?”楚厉在她坐起来的时候,就已醒了过来,见她喘气有些着急,伸手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

沐云槿偏眸看了眼楚厉,觉得楚厉的声音在这一刻听起来,和梦里那个背影很像。

可梦里她喊得是卿哥哥……

卿哥哥是谁?

沐云槿垂下眼眸,明明是一个梦而已,为何感觉那么真实呢?

更要命的是,这个梦里的场景,她白天在那古树的院子里,好像也恍惚看见了……

想到了梦里的那只红凤凰,沐云槿咬了咬唇,估摸着自己是听了秋叶说她是凰女,才会那么敏感,做这种梦的。

“喝点水。”楚厉下床给沐云槿倒了杯水,见她惊魂未定的样子,估计她是做了噩梦。

“嗯。”沐云槿接过水杯,喝水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手抖得厉害。

喝完一杯水,沐云槿重新躺了下来,往楚厉的怀里缩了缩,其实很想开口告诉楚厉自己梦境的内容,可是自己是梦到了别的男人,她又怕楚厉听着醋了……

最后还是乖乖的闭上嘴,搂着楚厉的腰继续睡觉。

可是一闭上眼,那红凤凰的样子依旧清晰的映入眼里,还有那一声声娇甜的卿哥哥……

这卿哥哥到底是谁啊?

沐云槿想了一圈,也没想到自己身旁有谁名字里是带着卿字的。

沐云槿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想下去了,万一哪日做梦喊出了卿哥哥这三个字,她估计她肯定会被楚厉一脚踹下床……

想到这里,沐云槿撇了撇嘴,搂着楚厉的腰更紧了几分,生怕被楚厉踹下床去。

楚厉感觉到腰间传来的力道,只当她是做了噩梦心里害怕,也没有多往其他方面想,亲了亲她的额头,温声道,“睡吧,有本王在。”

“嗯。”沐云槿点了点头,楚厉的一句话,让她无比的安心。

……

翌日,沐云槿醒来的时候,床榻上只有她一人。

起身穿好衣服后,紫香走了进来,“小姐,殿下今日去上朝了,说是午时留在宫中和皇上一同用膳。”

“嗯,知道了。”沐云槿微拧眉心,心想着楚厉这家伙不是能不去早朝就不去嘛,今日怎么破天荒的去了,难不成西明皇又有什么破事准备分配给楚厉去做了。

自从楚厉上次被派到清州那种地方去解决水灾问题,沐云槿对这皇家的父子情,就不抱任何人情温暖去看待了。

以前嘴上总说楚厉是他最喜爱的儿子,也是最能堪当大任的。

可那丫的西明皇前脚刚把人家封为亲王,后脚就把人家派去了清州,哪有半点对这儿子喜爱的样子。

沐云槿想罢,眸露嫌弃,咋舌两声,摇了摇头。

“小姐,你在想什么呢?”紫香正帮沐云槿梳着头,见她忽然摇头,手上动作一松,生怕拽疼了沐云槿的头发。

“没事,只是觉得最近楚厉去上朝,有些稀罕罢了。”沐云槿道。

紫香点点头,继续帮沐云槿梳着头,“对了,早上听沈嬷嬷在那闲聊,说是南庭国新推选了一位圣女出来,马上那位圣女,会前去其他三国,一一参拜三位国君,听说第一站就是咱们西元国。”

“好吧,来就来呗。”沐云槿耸了耸肩,没多大想法。

“话是这么说,可奴婢听说,那位圣女可是南庭国国君的一位公主,今年才十五岁,在此次甄选圣女的时候,自己主动提出来的。而且奴婢还听说,这位圣女生的貌美之极,好比仙子下凡一般……”紫香说着,眼内还有几分的憧憬与好奇。

沐云槿扑哧一笑,伸手点了点紫香的腰,“你这小丫头,提起一个女人能把你花痴成这样,你该不会有喜欢女人的癖好吧?”

“小姐,你又取笑奴婢!”紫香撅了噘嘴,有些不乐意了。

“哎哟,好了好了,我就和你开个玩笑的。”沐云槿摸了摸紫香的脸,哄慰了她一下。

顿了顿,脑袋里顿时又想起一茬,“那楚厉今早去上朝,该不会是和这个圣女来访有关吧?”

“也有可能。”紫香点点头,又天真无邪的多嘴了一句,“小姐,你可要看好殿下了,别被那圣女给勾去了……”

“切,都当圣女的人了,敢勾搭男人,尤其是老娘的男人,老娘第一个站出来宰了她,再把她的脑袋亲自给南庭国国君送去!”沐云槿轻哼一声,还格外傲娇的剔了剔指甲。

紫香忍不住噗嗤一笑,“小姐,你可真坏。”

“只要她不勾引我们家楚厉,我就不对她使坏。”沐云槿抱着双臂,摆出一副格外无害的样子。

“小姐,你真好。”

“我到底好还是坏?”沐云槿挑眉。

“只要不惹你,都是好的。”

“……”

洗漱穿戴好后,沐云槿出了房门,紫香也是难得跟在沐云槿身边。

以前她和沐云槿总是形影不离,可现在自家小姐被殿下霸占着,她除了早上过来梳个头,其余时间根本都见不到自家小姐。

每日只好和沈嬷嬷混在一起,听着沈嬷嬷讲一些宫内的秘闻趣事给她听。

久而久之,连她都成了个消息灵通的人了。

想着想着,紫香又想到了一件事情,“对了,小姐,奴婢早上还听到了一件事情,不过只是隐约听到,不确定是不是真的。”

“嗯?”沐云槿偏眸看向紫香。

“听说北鸣国的静阳公主也要来西元国,不过是冲着小姐你来的,说要来拜访你这个长姐。”紫香道。

听到静阳的名字,沐云槿抽了抽嘴角,这熊孩子来干嘛!

“你听谁说的?”沐云槿问道。

“是早上听丁护卫和殿下出门的时候提起的,好像是殿下收到了一封北鸣国君的书信,然后我迷迷糊糊听到了静阳公主要来,但是也不敢确定……”紫香回答。

沐云槿抱着双臂,背靠着花园里的凉亭,“这静阳我可不喜欢她,要是她真来,我才懒得管她,她爱上哪去就哪去!”

“为什么啊,小姐这次去北鸣国,没有和静阳公主打过照面吗?”紫香好奇。

“就是打了照面,我才不喜欢她的。”沐云槿一想到那一句野种,气就不打一处来。

这北堂闻风也真是的,明知自己和这静阳有过节,怎么还发来书信询问楚厉啊,他是不是老糊涂了啊!

沐云槿抿唇,觉得等楚厉回来,一定好好问问清楚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