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差一点……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1-13 17:43:15 字数:3366 阅读进度:202/573

一旁有凰羽阁的部下看到有人中毒了,立即飞下了悬崖,往容岷那里跑去,花缨正抱着双臂站在原地,见有人下来了,问道,“怎么样了?”

“有人中毒了。”雷阎回答。

“是吗?”花缨挑眉,接着视线落在了同样中毒的容岷身上,朝他伸出了手,“解药呢?”

容岷完全没想到局面会反转成这样。

他也算是精通毒术了,从小自知学武能力一般,便花了心思在毒术上面,可没想到今日还未完全展露自己的毒术,就已经被人也压的死死的。

刚才自己想了很久这蛇女人的蛇毒是属于哪一种蛇毒,可硬是没有想出任何结果。

“没有解药。”容岷想与花缨等人周旋一阵。

哪知花缨听到这个回答后,好似一脸无谓的样子,摊了摊手,“那好,同归于尽吧。”

花缨这么一说,容岷开始慌了。

自己如今全部的大计划还未实现一个,若是死在这南庭国了,不仅憋屈,还顺带成全了容玖的登帝之位。

不,不行。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要解药可以,你先帮我解毒。”容岷开始与花缨谈条件。

花缨冷笑,“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本姑娘最讨厌人家和我讨价还价。”

容岷心底又骂了一遍眼前的这个蛇女,最终还是决定赌一局,“在我怀里的瓷瓶里。”

雷阎听到他的话,弯腰就要去取瓷瓶,被花缨拦住,“你自己拿出来!”

用毒之人,浑身说不定都是毒,不得不防。

容岷终于知道沐云槿为什么有那快要通天的本事了,光她底下的其中一个部下,就有够难缠的。

于是只好在花缨清冷的眼神下,取出了怀中的瓷瓶,扔了过去。

雷阎拿过瓷瓶,再次往悬崖上而去。

悬崖上的时候,黄炎正哭丧着脸在和沐云槿说着遗言,刚才已经将自己想要葬在哪里告诉了沐云槿,现在准备说自己的遗产分配。

丁羡和宋淳一脸无语。

“解药来了。”雷阎飞上悬崖,将手里的瓷瓶递给沐云槿。

沐云槿接过瓷瓶,道了声谢,接着蹲下身,把玩着手里的瓷瓶,戏谑的看向虚弱的黄炎,“接着说,你的遗产都在哪?”

黄炎闭上了嘴,朝沐云槿投去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夫人,快,给我来颗解药。”

“你不是在说遗言嘛,接着说啊,正说到我最感兴趣的部分。”沐云槿脸上带着揶揄,可手上动作不停,已经从瓷瓶内拿了颗药出来。

黄炎看着那黑乎乎的解药,感觉自己快要馋死了,张大着嘴,“快给我吃,不然我真的随时要咽气了!”

沐云槿也不敢瞎胡闹,将解药给了黄炎。

黄炎吞下解药,紧闭着嘴,一瞬间一言不发,隔了一会儿,身体忽然抽搐了几下,歪头没了呼吸。

一旁的众人惊叫一声。

沐云槿却撇了撇嘴,起身踢了黄炎一脚,“别装了,不然真弄死你!”

黄炎睁开眼,嘿嘿笑了笑,“没劲,骗不过你。”

一旁的丁羡和宋淳走来,将黄炎扶了起来,黄炎的毒虽然解了,可他身体受了重伤,行走几乎都困难。

“楚厉去哪了?”沐云槿解决完这里的一切,又想起了楚厉。

丁羡回答,“刚才在底下对着容岷不方便说,此次计划我们分了三头行动,黄炎伪装成了殿下的样子来对付容岷,殿下一人前去铲除暗桩。”

“他一人?!”沐云槿原本有些沉下的心又吊了起来。

“你们的计划被楚清和容岷勘破了,光是在这荒地,就安排了这么多的黑衣杀手,更别说暗桩那里了!”

“完了完了,暗桩在哪,快带我去!”

一行人由丁羡带路,往暗桩的方向迅速赶去。

刚下悬崖,沐云槿就看到远远飞来一个紫色的身影,沐云槿停下脚步,看着渐渐靠近的人,心底一颗大石头顿时落下,飞扑进了楚厉的怀里。

楚厉抱着她,在看到了沐云槿后,眉眼闪过异色,但看到她身后重伤由人扶着的黄炎,以及受了些轻伤的丁羡后,薄唇微抿,眉心微微皱起。

“你没事吧?”沐云槿原本有千言万语要问楚厉,可话到嘴边,只能问出这么一句。

楚厉淡淡的点头,视线蓦地落在沐云槿脸上的几个小伤口处,伸手轻轻的抚了抚,“疼吗?”

沐云槿确实感觉有些刺痛,这些是刚才上悬崖时,被滚落的小山石给打到的,当时心急如焚要上天,倒还不觉得。

“此地不宜久留,先回去再说。”楚厉道。

“嗯!”

四合院里,此时无比的热闹。

凰羽阁的众属下都待在院子里,第一次见到神秘的主子,此时都在这等候着,想等等和主子好好的打个照面。

沐云槿和楚厉此时都在黄炎的房间里,晴梦正在帮黄炎包扎伤口,黄炎此次中了两刀一剑,流了不少的血,虽然毒已经解开,但失血过多,整个人仍旧陷入昏沉。

沐云槿抱着双臂,转眸看向了楚厉,“听说你一人去了暗桩那里,那里没有埋伏吗?”

沐云槿觉得有些不信。

“有埋伏。”楚厉回答,“今日似乎有人早已告知楚清他们,本王要去打掉他们的暗桩,他们早已做好准备。”

沐云槿挑眉,“那你是怎么逃脱的?”

“逃?”楚厉抓住了这个字眼,似有些的不悦,轻哼一声,“本王不屑逃。”

“那”沐云槿拉长了声音,继续询问楚厉。

楚厉扬眉,“你说呢?”

“你不会一人敌百,杀光了那些黑衣人,又打掉了他们的秘密暗桩吧?”沐云槿见楚厉一副闲逸的姿态,做了个假设。

“嗯。”楚厉点头应了一声,表示假设成立。

沐云槿抽搐了一下嘴角,眼内仍旧闪耀着,我不信三个大字。

“今日,多亏了你。”楚厉忽然话锋一转,低眸对沐云槿说了这么一句。

今日的事情,让楚厉第一次尝到了一种挫败感,没想到自己竟然也会有失算的时候,若不是沐云槿及时赶到,今日说不定损失重大。

沐云槿听到这句话,心里莫名美滋滋的,终于有这么一刻,感觉自己也是被楚厉需要的。

床榻上,虚弱的黄炎此时悠悠开口,“公子,今日若不是夫人的话,恐怕你就再也见不到属下了”

“嗯。”楚厉点了点头,看向黄炎的神情里也带上了几分歉意,“辛苦你了。”

“不辛苦,只要公子将这个月漳州城的利润多分我点就行了”

见黄炎这一副钻进钱眼里的样子,便知他没什么大碍了,沐云槿抿唇一笑,接着凑近黄炎,“你刚才说的遗产到底在哪?”

黄炎头一歪,闭眼装死。

沐云槿和楚厉走出了黄炎的房间时,见到满院子的凰羽阁部下,沐云槿抓了抓脑袋,看向楚厉,“他们都是凰羽阁的”

楚厉点了点头。

“你们先聊,本王先去沐浴。”楚厉扶了扶沐云槿的肩膀,接着往房间里走去。

沐云槿站在原地,朝凰羽阁部下笑了笑,“今日真是谢谢你们了,要不是你们及时赶到,今日一定没什么好下场。”

“主子,你说的哪的话呀,虽然咱们是第一次见面,可你也不要太见外了。”花缨开口。

雷阎等人表示赞同。

沐云槿见他们都这么好相处,扬起唇角,眉眼含着笑意,“你们想吃什么,我去替你们准备。”

“生猪肉”

“青蛙”

“麻雀”

沐云槿抓了抓脑袋,面色有些懵。

绮绮上前一步,挽住了沐云槿的手臂,忍不住吐槽一句,“你们能不能别吃这么恶心的东西,像我一样吃鱼多好?”

众人嫌弃的看了眼绮绮。

夜晚,沐云槿从沐浴完后,就一直像块牛皮糖一样紧紧的黏着楚厉,今天的事情,现在想想仍心有余悸。

“暗桩也打掉了,我们明天是不是可以回去了?”沐云槿开口询问,毕竟她在西元国,还算是禁足期。

楚厉点头,轻轻的抱着沐云槿,“可以回去了。”

“那就好。”沐云槿钻进楚厉的怀里,接着又抬起头来,“对了,黄炎在这儿,那水云寺那边现在什么情况?”

“怀远大师撑着,不必担心。”楚厉淡淡一笑。

沐云槿放心了。

楚厉睨着她,接着又是一笑,翻过身将她压在了身下,眉眼含着笑意,“良辰美景,要不要做些什么?”

沐云槿抿唇,唇间绽开一抹笑意。

楚厉唇染浅笑,低头在她的唇瓣上轻轻一吻,原本只是一个轻吻,可双唇相碰时,似乎点燃了某种火花,轻吻变成了深吻,吻了一会儿后,唇瓣缓缓的滑向了沐云槿的锁骨。

沐云槿身体一颤,心跳的很快,仿佛能预知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红着一张脸,竟然想不出任何要拒绝的理由。

楚厉见她没有拒绝,心神一荡,伸手将沐云槿外衣的纽扣一颗一颗的解开

“叩叩叩”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室内的一片春光。

“谁?”楚厉不悦的开口,低沉的声音有些许的沙哑和愠怒,周身透散着森寒的冷意。

“殿,殿下”丁羡哆嗦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那个北鸣国国君和青姑娘来了”

一听是这两人来了,沐云槿伸手推了推楚厉,“出去看看。”

楚厉叹息一声,将沐云槿脱了一半的外衣重新穿好,替她系好扣子,接着恋恋不舍的又亲了她一下,才开始起身穿衣。

沐云槿坐在床榻上,伸手捂了捂滚烫的脸,此时理智有些的清醒,刚才真是差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