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漫天红光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1-13 17:42:55 字数:3301 阅读进度:177/573

“轰隆”

平静的秋夜里忽的电闪雷鸣,外面狂风大作,顷刻间大雨滂沱,伴随着一道道的惊雷声,大殿的门窗都被这突如其来的狂风吹散,卷进不少的风尘。

沐云槿双眸嗜血般的盯着地上已经流落到脚边的血液,浑身透散出一股肃杀之气,后背处红色的光芒渐渐溢出,将她的身体笼罩。

楚厉凝眸看着这一幕,没有想到沐云槿会此时出现变化,想要阻止时却发现为时已晚。

一只火红色的渐渐的从沐云槿的后背钻了出来,展翅飞在了大殿的半空中,火红的光芒照亮了整个大殿。

众人看到眼前的景象,完全错愕惊愣住。

不是传言秦小姐才是召唤火凤的人吗?

难道

楚厉微微攥紧拳心,沉着眉目,朝一侧站着的丁羡扫去一眼。

丁羡接触到楚厉的视线,立即会意,跑了出去。

火凤拍打着翅膀在半空中,身体散出的红光仍旧笼罩着沐云槿,半晌火凤鸣叫了一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往楚青蔷的方向飞扑了过去。

楚青蔷下意识躲避,但行动不便,避无可避,伸手欲要阻挡火凤时,火凤已经飞近她,尖利的嘴角一口咬住了她白嫩的脖颈,将她的身体拖到半空之中,紧接拍打翅膀,狠狠的将楚青蔷的身体一甩,楚青蔷身体被甩飞出去,头朝着墙面,重重的砸向大殿的玉石墙壁上。

“砰”

血光四溅。

楚青蔷摔的脑浆迸裂,眼眸死死的瞪大,连句遗言还来不及说,就已经气绝身亡,死不瞑目。

而此时火凤的嘴里,还咬着她脖颈处撕下来的一块颈肉。

火凤解决掉楚青蔷后,重新飞到了沐云槿的肩头站立,收起自己明艳绚丽的翅膀,乖乖的垂着头,似乎是在等待着主人的赞赏。

西明皇呆愣着看着这只火凤,脑中浮现十年前的某个场景,不禁眼露错愕与震惊,再看看楚青蔷此时凄惨的死状,竟是喉间堵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郑太后捂着胸口,难以接受这血腥的一幕,同样满目惊诧,忌惮那只火凤,此时不敢出声。

沐云槿站在大殿中央,仍旧双目血红,视线放空,空洞的瞳孔内布满冷寒之意,没有一丝的温度。

雪早已止不住抽泣,从那火凤隐现时,再想起往昔的一切秘辛,她忽然发现是不是当初是不是做错了所有。

天命凰女,这个身份,只会带给云槿无穷无尽的灾难。

为什么偏偏是自己的女儿

“沐云槿,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当殿行凶!”秦暮月在一片静谧之中,最先开口说话。

今日的事情,一切盘算的都是如此之好,这火凤怎会突然冒出来,坏了她的好事!

不过没关系,沐云槿杀了楚青蔷,西明皇是无论如何也不过放过她的,朝中那么多人做见证,舆论也不会饶过她。

沐云槿,你的好命今日真是要走到了尽头!

百官席中,秦老将军也站起身来,丝毫不惧沐云槿的火凤,走到大殿来,“皇上,这宁王妃行为恶劣,当殿杀害五公主,破坏烨太子册封吉时,此事决不能姑息。”

“另,沐良正强迫南庭国圣女,生下孩子,他虽自尽身死,可这罪行,足以株连九族!”

听闻秦老将军的话,百官席中传来赞同的附和声

“秦老将军说的对,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此事事关重大,理应彻查审问。”

“没错,南庭国圣女清白已毁,定要还人家一个公道。”

听着这乌压压一片的声音,沐云槿忽的转过身,朝着身后不远的秦老将军看去,“呵”

“既然横竖都给我定了个株连九族的罪名,那我多杀几人也无妨。”

话毕,沐云槿冷魅的一笑,抽出手腕处的凤尾鞭,朝着秦老将军扫落过去。

“沐云槿,你大胆!”

秦暮月飞身离开席位,手心内凝聚真气,朝着沐云槿的背影打去一掌。

感知到后面传来杀人的戾气,沐云槿手腕一扬,鞭子调转了方向,与此同时,同样朝着秦暮月打去一掌。

这是她们第一次正面交手。

两掌相击,力道之大,周遭的桌椅几乎都被这力道冲击的抖了几下,沐云槿和秦暮月竟是势均力敌。

楚厉站在一旁,始终冷眼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沐云寒似有不解,走近楚厉,带着询问意味的看向他。

“只要她想做的,本王都放任她。”

沐云寒听闻这话,眸间闪过坦然的意味,淡淡一笑,“我这个妹妹啊,不寻常。”

沐云槿不想和秦暮月打长久战,在她看来,和这个女人动手,真是脏了自己的手。

想罢,沐云槿眼睛一眯,眸间折射出冰寒的冷光,紧接着收回凤尾鞭,两掌内凝聚出一团火红色的焰火,冷笑一声后,红色的焰火化为一道凌冽的红光,带着破空的气息直逼秦暮月而去。

秦暮月也打出了一招玄术,本以为会阻隔沐云槿打来的一掌,但那红焰火气势实在逼人,穿透了她的玄术屏障,直往她心口处来。

秦暮月见状一个闪身回避,但那红光速度之快,穿透进了她的腰肢,将她弹出了十几米远,跌落在了西明皇脚下的台阶上。

“噗”秦暮月吐了口血,痛苦的捂着腰侧被刺穿的血窟窿。

“玄灵真经!”目睹了一切的秦老将军惊骇的开口,饶是没想到沐云槿竟然修炼成了玄灵真经!

“暮月!”荣王妃起身看了眼秦暮月,随后对着太医大喊,“快给她止血!”

沐云槿冷眼看着这一幕,唇间溢出玩味的笑。

“厉儿,你是看管她的?”西明皇不敢直接与沐云槿打照面,转眸看向了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旁观的楚厉。

楚厉双手负在身后,眉眼清淡,没有理会西明皇的话,缓步走到大殿中央的沐云槿那里,伸手牵住了她的手。

掌心内传来的温度,稍稍让沐云槿回了一点理智,回眸看向身旁的楚厉时,眼中的嗜血渐渐暗了下来。

“别怕。”楚厉看着她,伸手抚了一下她额间凌乱的发丝。

一声别怕,让沐云槿原本空洞的眼神逐渐变得清明起来,而原先一直站在她肩头的火凤似也得到了指引,拍了拍翅膀,重新钻回了沐云槿的背部。

漫天的红光暗了下来。

一切似乎又在顷刻间恢复到了如初。

只有空气中弥漫来的血腥味,告知着刚才的一切并不是梦。

楚厉紧握着沐云槿的手,眼眸温柔的看着她,“我们回家。”

“嗯。”沐云槿有点累了,脑袋也是无比晕眩,点了点头,应了楚厉的话。

话落,楚厉牵着她,旁若无人的往大殿外面走去。

西明皇见被楚厉无视了,震怒不已,往殿内的禁卫军使了个眼色,一众禁卫军立即跑了上去,在还未靠近楚厉的几米远后,似乎就被一道无形的屏障阻隔,根本无法往前行走靠近楚厉。

走到大殿门口的时候,一席华服的楚烨走了进来,今日本是他的太子册封大典,却没想到出现了这么一场大的闹剧。

雪见楚厉和沐云槿走到了门口,想要追上去,被太尉莫经纶伸手拦住,雪咬唇,“等我处理完这边的事情,自会回去请罪。”

话毕,雪快步追了上去。

身后,北堂闻风眸中黑暮沉沉,闷头喝了口酒,看了眼前面还未处理掉的沐相尸首,忽的自嘲的一笑。

容玖双眼也渐渐的沉了,从未知晓,沐云槿的身上竟也背负了这么多。

走出大殿的时候,外面仍旧下着雨,沐云槿不要撑伞,径直走到了大雨中,想让自己清醒一些。

楚厉陪着她走在雨中。

“云槿,等等我。”雪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接着就往要沐云槿这里来。

沐云槿停下脚步,转眸看去,神情冷淡,“不要靠近我!”

雪止住了脚步。

“云槿,对不起”雪有千言万语要和女儿说,可话到了嘴边,只有这无力苍白的一句。

沐云槿冷笑,“你不必和我说对不起,因为我们之间并没有关系。”

“真正要说对不起的,是大殿内尸骨未寒的沐相!”

“雪,你若真还有那么几分良知的话,就跟着一起去死吧!”

沐云槿话落,快步往前走去。

楚厉冷淡的看了眼雪,也不说话,往回走去。

沐云槿转身的时候就泪如雨下,此时不断的伸手抹着脸上的泪水和雨水,接着又不争气的骂了自己几句,“该死,沐相对我又不好,我干嘛为他那么难过!”

“好了,不哭了。”楚厉将她揽入怀里,深吸了一口气,话语格外轻柔的对她道。

沐云槿吸了吸鼻子,“我才没有哭。”

“我们先回家。”楚厉拉着她,坐进了马车内,一进马车,楚厉就伸手解下了她湿透了的衣衫,将马车内干净的毯子盖在了她的身上。

沐云槿裹着毯子,随后沉着眼眸,“今日我惹了这么大祸,皇上和一众官员一定不会轻饶了我的,会不会波及到你和相府其余的人?”

“丁羡会处理。”楚厉将她的毯子拉好,话语中似是不以为意,又极为的淡定。

“嗯。”沐云槿点头,接着又伸手抚了抚后背处,“我的后背最近怎么总是那么烫。”

对于火凤的记忆,她是一点也没有。

楚厉眼眸微闪,唇间带着一丝淡笑,“不要多想,回去好好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