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北鸣国国君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1-13 17:42:49 字数:3253 阅读进度:172/573

距离烨太子的册封大典还有三日之期。

沐云槿近日一直待在府中,一步府门也没有踏出过,生怕自己出门偶遇到了容玖等人,又被要求带他们去一些奇奇怪怪的地方。

“小姐,快要下雨了,你进屋里坐着吧。”紫香看了眼坐在璃泉阁院子里的沐云槿,又看了眼天色。

沐云槿看着这暗沉沉的天气,点了点头,“楚厉什么时候回来?”

“这个还不知道。”紫香回答。

闻言,沐云槿叹了口气,最近这几日,也不知道楚厉都在忙些什么,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

回到房间后,外面就下起了倾盆大雨,沐云槿坐在摇椅上,听着窗外滂沱的雨声,眉心微微皱起。

雨势凶猛,一时半会儿没有要停的意思。

不知过了多久,房门被人敲了敲,紫香从门外走了进来,对着沐云槿道,“小姐,宫中派人来传话,皇后娘娘邀请你进宫商讨晚宴一事。”

“啊?”沐云槿一刹那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这晚宴和我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叫我去?”沐云槿整理了一下思绪,看向紫香。

紫香亦是无奈,“据说皇后娘娘还邀请了其他女眷,让大家各抒己见,商讨一些晚宴一些歌舞表演的细节。”

“现在就要去?”沐云槿看了眼外面的雨势。

紫香点点头,“宫中前来传话的公公还在外面等候。”

“好吧,给我梳头发。”沐云槿起身走到梳妆台旁边。

出了璃泉阁的时候,外面仍旧下着很大的雨,一路走到前厅的时候,裙摆已经被雨水溅湿了不少。

见此情景,沐云槿又暗骂一声这大雨天的非要折腾人。

马车在皇宫门口停下,沐云槿踏进宫门后,下意识的问了身旁的公公一句,“皇后娘娘着急吗?”

若是不急的话,她想先去找找看楚厉。

那名公公听闻,弯了弯腰,“皇后娘娘约的是未时,现在还有一些时间。”

沐云槿嗯了一声,尔后心满意足的往朝堂的方向走去。

紫香跟在沐云槿的身旁,见她下着大雨还要来回乱跑,不禁开口提醒道,“小姐,你的裙摆都湿了,不如咱们先去皇后娘娘那里吧?”

“没事,反正湿都湿了,不要紧。”沐云槿扬眉一笑。

快走到朝堂的方向时,迎面走来一道脚步轻缓的身影,见此那抹身影后,沐云槿咬唇,只想装作没看见。

秦暮南瞥见前面走来的人后,原本一张紧绷的脸霎时布满了柔色,“云槿。”

沐云槿淡淡点头,经过秦暮南身旁时,本想绕过他走的,却被秦暮南伸手抓住了肩膀,“我们谈谈。”

沐云槿往后退了两步,挣脱了秦暮南碰着自己肩膀的手,“我们似乎没什么好谈的,何况这会儿还下着大雨,我可没那兴致。”

见沐云槿对他说话张口就带刺,秦暮南眼内闪过受伤,“云槿,你何苦要对我如此?你就不怕当你恢复记忆时,会后悔如今对我所做的一切么?”

“秦少将。”沐云槿抬眸看向秦暮南,视线怔怔,“你总是这样,有意思吗?”

“你们秦家的人,是不是都喜欢招惹已经成婚之人?”沐云槿冷冷的开口。

秦暮南愣住,听闻这话后,仔仔细细的看着沐云槿,观察着她眉眼间的思绪和脸上的表情,半晌,秦暮南恍然觉得面前站着的就是个陌生之人。

“好,你够狠!”秦暮南哑着声音,转身离去。

沐云槿望天翻了个白眼,尔后睨着秦暮南的背影,嘲弄的一笑,“这西元国姓秦的似乎都是怪胎。”

“小姐,咱们快走吧。”紫香撑着伞,在一旁说道。

“嗯,走吧。”沐云槿继续往前走着,刚走了没几步,在一棵大树的后面,看到了一个身着黑色金蟒袍的中年男子,发髻上束着金色的龙冠,身姿高大,仪表非凡。

沐云槿一愣,眼神戒备的扫了眼中年男子,又回眸看了眼刚才自己与秦暮南说话的地方。

此时,中年男子的视线也落在沐云槿的身上,原本只是随意的瞥了一眼,但在看清沐云槿的容颜后,一刹那怔在了原地,眸间内闪过浓浓的异色。

“你刚刚偷听到了多少?”沐云槿不耐烦的看着眼前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被这不悦的语气拉回了思绪,接着饶有兴味的看着沐云槿,“该听的都听到了。”

“你是何人,为何躲在这里?”沐云槿看着眼前这棵大树,虽然能挡掉一些雨势,却仍旧会淋到一些。

眼前这中年男子模样气度非凡,一看便不是普通的人。

此时,站在中年男子身旁的随从不淡定了,瞪着沐云槿,怒道,“大胆放肆,这是我们北鸣国的国君,你还不快点过来行礼!”

北鸣国

国君?

北堂闻风?

沐云槿诧异了,但看着这中年男子身穿着黑蟒袍,发髻上带着金龙冠,便立即反应了过来,这世间除了四国的四位国君,谁还敢穿戴成这样。

于是,咬了咬唇,微微抚了抚身,“见过北鸣国君。”

“哈哈哈哈。”北堂闻风此时忍不住笑了,眼前这小丫头,还真的有趣的很,能屈能伸,世间少见。

而且,她的相貌,以及她的性情,还真有些让他有些熟悉感。

“国君笑什么?”沐云槿听着这笑声,总觉得心里毛毛的不舒服。

“你是宫中的哪位妃子?”北堂闻风开了口,眼前的这女子衣着打扮仪态都并非普通寻常的女子,刚才说话语气又格外的不善不耐,估摸着也是个被宠坏的姑娘。

沐云槿撇了撇嘴,“我是宁王楚厉的妃子。”

“原来是大名鼎鼎的宁王妃。”北堂闻风在来西元国之前,早已了解清楚了西元国当下的情势,对于宁王妃沐云槿这个名号,他自然也是听说过的。

沐云槿听到这声宁王妃,总感觉北堂闻风是在讽刺自己,刚才自己与秦暮南的话都被他给听见了,也不知道他会不会误会了自己和秦暮南的关系。

若是在背后嚼舌根的话,恐怕又要引起不小的麻烦。

“母后还召见了我,我就不陪国君继续闲谈了,这里下着大雨,国君还是早些回去,以免受了寒气。”沐云槿勾起唇角,话落转身往来的路上走回。

北堂闻风目送着沐云槿的背影,眉间思绪浓烈,转眸对着身旁的随从开口,“找了这么久,宜兰殿的方位究竟在哪?”

沐云槿走在去皇后所住的宫殿路上,原本还想去见一下楚厉的,硬是被秦暮南和北堂闻风耽误了时间。

不过,这北鸣国的国君,倒是比西明皇看着好说话一些,样貌也是非凡,估摸着年轻的时候,也是个极为俊美的男子。

来到皇后所住的宫殿后,沐云槿走进门时,已经有几个眼熟的嫔妃坐在里面,不过令她比较诧异是的,郑太后和荣王妃也在。

莫名的,沐云槿就感到了一股压抑的气氛。

朝郑太后和皇后微微抚了抚身后,沐云槿站在大殿中央,视线盈盈的落在皇后身上。

“云槿来了,先坐吧。”皇后指着一侧空余的座位。

沐云槿点头,坐了过去。

刚一入座,就听对面的梨妃尖着嗓子叹了一声,“哟,这宁王妃架子够大的,让咱们在这一通好等,连声歉意都没有。”

“约的是未时,可如今离未时还差一些,梨妃娘娘不能因为我是最后一个到的,就给我扣了个迟到的罪名吧?”沐云槿挑起眉梢,余光瞥了眼时辰。

梨妃脸色一白,冷哼一声。

“好了,都少说两句,今日咱们众姐妹约在一起是件高兴的事情。”荣王妃靠着椅子,轻轻的吹了吹冒着热气的茶,抿了一口。

沐云槿连眼皮也没抬,毫无形象的翘着二郎腿,懒得搭理这些女人。

接下来的时间,大殿内都比较安静,只有皇后坐在主位上,讲述着晚宴上面的一些安排,并且时不时的询问众人的意见。

梨妃等人一直抢着插话发表自己的意见,唯独沐云槿一直神思云游,只想着快点结束这无聊的场面。

早知道自己就称病不来了,没事抽风跑来这里给添堵做什么。

“云槿怎么一直都不说话?”郑太后忽的打断了梨妃等人,看向沐云槿。

沐云槿正在发呆,没听见郑太后在和自己说话,一旁的紫香见自家小姐垂着头,立即吓得拉了拉沐云槿的手臂。

沐云槿这才回过神来,伴随着一个哈欠声。

郑太后的脸顿时耷拉了下来,不悦的沉眸看着沐云槿,“云槿,今日特意找你来商讨烨儿的太子册封大典,你这般神思游移,莫不是不将烨儿放在眼里?”

“唉。”梨妃忽然重重的叹了口气。

“这宁王妃不会是因为宁王殿下没有当上太子,而耿耿于怀吧?”梨妃说出了这番大胆的话,一脸玩味的看着沐云槿。

自从秦太妃死后,她早就想找沐云槿的晦气了,之前被沐云槿这小贱人害的丢了几次颜面,如今这后宫中无人庇佑她,看她还怎么猖狂。

“梨妃娘娘如果不想被砍掉你这美丽的脑袋的话,就请收回刚才那句话。”沐云槿抬眸看向梨妃,懒洋洋的开口,眼神内带着浓浓的警告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