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你真幼稚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1-13 17:42:47 字数:3262 阅读进度:169/573

沐云槿一直坐在那里喝茶吃着点心,容玖也是静静的坐着喝茶,期间时不时的用余光打量沐云槿几眼。

红菱看着此景,光是替自家主子着急,不时的找着话题,“对了,听说这里有一间水云寺,据说那里有颗千年古树,许的愿望一般都可以成真?”

“古树是有,愿望到底真不真,我就不知道了。”沐云槿撇嘴。

红菱被沐云槿的话逗笑了,又看了眼天色,“不知那水云寺离这有多远,若是近的话,宁王妃不妨带我们去看看吧?”

“不近。”沐云槿也看了眼时辰,“今日还要回相府用晚膳,不如你们自己找人带你们去好了。”

“没关系的,我们在这还要待上一段时间,等你有时间的时候,带我们去吧,毕竟咱们是东临国来的,在这西元国,也只认识宁王妃一人。”红菱说的极为诚恳。

沐云槿抿唇,忽然觉得自己对待他们的态度是不是太恶劣了?

好歹他们也曾救过自己。

这么一想,沐云槿的态度软了一些,朝他们笑了笑,“过几带你们去吧。”

“那就一言为定。”红菱话落,又道,“我们目前住在前面不远的醉香客栈里,宁王妃可以去那里找我们。”

“好,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沐云槿起身与他们几人告别。

容玖淡淡点头,“慢走。”

“嗯。”

沐云槿走出门后,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容玖夸赞的看了眼红菱,“做的不错。”

“也得亏这宁王妃是个心软之人,我才能掐中她的软肋,否则真是雷打不动啊。”红菱微微开口。

章柏见着此景,有些不解,这宁王妃都嫁人了,这殿下和红菱在盘算什么呢?

想归想,章柏没有说出口。

沐云槿来到相府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相府的前厅里一派的热闹,楚厉不知何时已经先到了,此时被安排坐在主位,和沐相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相府的其余人除了沐云寒以外,几乎都坐在了前厅其余的座位上,沐灵珠在断了对楚厉的念头后,今日穿着甚是随意,发髻也还有些微乱。

沐夏柔是精心打扮过的,一直有话却又不敢说,罗宁雨坐在沐夏柔的身旁,握着沐夏柔的手,带着一丝警告的意味。

沐云槿踏进门时,楚厉就朝她递来一个不悦的眼神,眸光微微转动,浑身上下透着淡漠清冷。

“不好意思,来晚了一步。”沐云槿对着楚厉开口。

楚厉淡淡的点点头,见她走路似乎是走得急,进门后还微微喘着气,伸手将手里的茶杯递给了她。

沐云槿自然的接过楚厉的茶杯,喝了口水后,在一旁空余的椅子上坐下。

前厅内的众人有些愣怔,虽然近日听说了这两人感情不错,但没想到竟然好到都喝同一杯茶了。

这宁王殿下往日不是最讨厌与人接触了么?

沐灵珠见状,眼皮动了动,扬起一抹笑容,走到沐云槿身旁坐下,“姐,清州之行,好像瘦了不少。”

沐云槿瞥了眼沐灵珠,见她如今对自己亲昵的只喊一个姐字,莫名的有些鸡皮疙瘩渗起,“瘦还不好吗?”

“你本来就清瘦,现在更瘦了,今晚的晚膳,一定要多吃点,补点肉回来。”沐灵珠一番话说的随意,竟也听不出其他的情绪来。

沐云槿淡淡点头,也不再搭话。

一旁,沐夏柔忍了很久了,此时挣脱了母亲的手,跑了过来,甜甜的冲着沐云槿一笑,“夏柔觉得,三姐姐现在正好,杨柳细腰,多好看啊。”

“小孩子懂什么。”沐灵珠嗔了沐夏柔一眼。

沐夏柔轻哼一声,不想理沐灵珠,转眸又笑道,“对了,三姐姐,听说你答应了要帮我谋一门亲事?”

“没有这回事。”沐云槿想起那日几个官家夫人聊天的内容,冷淡的开口。

沐夏柔的脸垮了下来,刚要出声,一旁传来罗宁雨的低斥声,“小柔,过来,不许吵到你姐姐。”

“是,娘亲。”沐夏柔重新回去乖乖坐好。

膳桌上,沐云槿与楚厉坐在一起,不知是今日人多的缘故还是其他,沐云槿和楚厉挨的特别近,衣袖贴着衣袖,显得格外亲密无间。

沐相原本想让楚厉坐在主位,但被楚厉以小辈身份推脱,最终还是让沐相坐在了主位。

庄玉颜和沐云寒从后园出来的时候,脸色已经恢复了红润,见到了沐云槿后,含着笑容和她点点头。

侍婢替所有人的酒杯里倒上酒后,沐相举起酒杯,看着一大家子的人坐在一起,心里有种许久未曾有过的满足感。

往日沐云寒经常不在府中,云槿又被禁足,家里总是吃不到一口团圆饭,如今倒是正好了,府中该除的小人已除,剩下的子女之间嫌隙也小了不少,面上都还算和的过去,已经算是相府这么多年来,最好的状态了。

“大家一起喝一杯吧。”沐相举着酒杯道。

众人都格外给面子,举起酒杯,与沐相碰了碰杯。

沐云槿难得喝酒,此时一杯清酒下肚,胃里也暖融融的,心情也不由得好了几分。

楚厉偏眸看了眼才喝了一杯酒,脸颊就有些微红的沐云槿,唇边挂起一抹极浅的弧度,帮她夹了一些菜到她碗里,尔后又小声叮嘱,“不许再喝酒了。”

沐云槿点点头,命人倒了杯茶水,开始低头吃碗里的饭菜。

两人亲昵的姿态,可谓羡煞旁人,沐灵珠虽然放弃了楚厉,但看着此景,心里仍旧有些牙痒痒的。

这沐云槿命可真好,嫁给了楚厉不说,如今楚厉还对她百般的好。

可自己呢?

“云槿妹妹,这个是我做的马蹄糕,上次你没吃到,这次可要尝尝。”庄玉颜指了指桌上的一盘马蹄糕,笑看着沐云槿,心里带着几分对沐云槿的歉疚。

前几日,她真是错过云槿了,怎么可以把云槿想的那么坏,现在想想,还真对不住她。

沐云槿点头,见庄玉颜神色恢复了往昔,便也十分给面子,夹了一块马蹄糕,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

“前几天云槿回府的时候,在我这个哥哥面前,夸了宁王殿下百般好,今日宁王殿下登门,一定要好好敬一杯。”沐云寒端起酒杯,看向楚厉。

楚厉拿起酒杯,与沐云寒碰了碰杯,抿了口酒后,伸手轻轻的拍了拍沐云槿的后脑勺,“爱妃,你是怎么夸本王的?说来听听。”

“走开,我哥瞎说的,你还当真了。”沐云槿头也没抬,用手肘捶了一下楚厉的胸膛。

“云槿,不得放肆!”沐相放下筷子,对沐云槿刚才那个无礼的动作,有些的心惊。

哪知楚厉罕见的对他笑笑,“不碍事,本王习惯了。”

“听见没?”沐云槿得意的朝着沐相挑眉,又看了眼含着笑的楚厉,唇角笑意扩大,“宁王殿下说了,宁王府,我这个王妃最大。”

众人皆是心一惊。

楚厉在众人惊诧的视线下,格外的宠溺的对着自家爱妃看了一眼,低笑一声,“是,爱妃说的是。”

相府众人的下巴感觉要掉了!

冷面楚厉竟然会笑?!

而且还是这么温柔的对着一个女人笑,并且宣告了沐云槿在府中的地位。

一时间,众人看着沐云槿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敬佩。

一顿晚膳吃的非常愉快。

回去的时候,沐云槿和楚厉决定步行回王府,反正王府也在街市中,离相府并不远。

出门的时候,天色已经全部黑了下来,丁羡在一旁提着灯笼。

楚厉瞥了一眼丁羡手里的灯笼,垂眸看着被揽在怀里的沐云槿,“本王背你好不好?”

“嗯?”沐云槿一怔,尔后立即点头,“好啊。”

“上来。”楚厉弯了弯腰。

沐云槿跳到了楚厉的背上,趴在楚厉的背上,环住了楚厉的脖子,格外的心满意足。

丁羡早已会意,于是悄悄的走到沐云槿的身旁,伸手戳了戳她的手臂,“王妃,给。”

“什么?”沐云槿皱眉。

“小的在这有点碍眼,就不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了,这个灯笼给你,辛苦你帮殿下提着。”话落,丁羡将灯笼塞进了沐云槿手里,下一刻使着轻功离开。

沐云槿抽搐了一下嘴角,握着有些沉的灯笼,继续懒洋洋的趴在楚厉的背上,一手搂着楚厉的脖子,一手提着灯笼。

此时天色已晚,街上几乎已经没多少行人,楚厉不知道天黑看不清的缘故,还是其他,此时走的并不快。

沐云槿靠在楚厉的肩头,想起白天沈嬷嬷所说的话,微叹了口气,搂紧了楚厉几分。

“怎么了?”楚厉感知到后背传来的异样,微微开口。

“你背着我累不累?”沐云槿扯出一抹笑容来。

楚厉脚步顿了顿,沉默了一会儿后,唇染笑意开了口,“你若是亲本王一下,本王就不累。”

“若是不亲呢?”沐云槿挑眉反问。

“本王很累,你自己下来走。”

沐云槿见这家伙是存心戏弄自己,却也不恼,心中反而渗出不少的甜意,忽的笑了几声,凑近楚厉,勉强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现在不累了吧?”

“还累。”

“那你想要怎么样?”

“再亲几下。”

“楚厉,你真幼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