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幼稚无耻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1-13 17:42:00 字数:3349 阅读进度:132/573

沐云槿点头,往外又坐了一点,整个身体直面对着女医,将左手伸了过去。

女医微微一笑,将沐云槿昨日包扎好的绷带解开,开始小心翼翼的帮她换上新的草药。

楚厉原本就站在女医的身后,此时看着只穿着亵衣的沐云槿正面对着自己,大片肌肤裸露在外,蓦地有些不自然的移开眼,耳根子微微有些发红,身体亦是绷的很紧。

沐云槿丝毫没有注意到楚厉,在女医帮她换药的时候,看了眼自己的伤口。

“伤口划的很深,险些就要划到骨肉了,这几日最好不要乱动,以免让伤口崩开。”女医替沐云槿一边包扎,一边小心的嘱托。

沐云槿点点头,见女医已经包扎完,拉起外衣,就准备要穿上。

“等等。”女医伸手阻止。

“嗯?”沐云槿看向女医。

女医淡淡一笑,“刚包扎好,先让草药挥发一些,等等再穿上。”

沐云槿会意的点点头。

“那奴婢先走了,过两日再来替皇子妃换药。”女医整理了一下药箱,似是忍着笑意,朝沐云槿抚了抚身后,就快步走了出去。

踏出门口,憋了很久的女医噗嗤一笑。

丁羡一脸懵的看着女医,“晴梦姐,什么事笑的这么开心?”

名唤晴梦的女医神秘的一笑,“帮殿下制造了一些好事,不知回头会给我多少赏赐。”

话落,晴梦笑着走开。

丁羡抓了抓脑袋,还是没懂晴梦的意思。

房间内,沐云槿莫名的就很信了女医的话,一时半会儿没有将外衣穿上。

刚刚那伤口自己也是看见了,确实伤的厉害,她这回可要好好听大夫说的,万一这胳膊废了就完了。

“楚厉,这个女大夫是城中哪家医馆的吗?”沐云槿闲着无事,转眸看向楚厉。

楚厉视线依旧看在别处,听到沐云槿的话后,只是淡淡嗯了一声。

“是哪家医馆的啊?她好像还挺厉害的,下次有什么事再找她好了。”沐云槿微勾唇角。

楚厉瞥了眼沐云槿,见她还干巴巴的坐在床上,微叹口气,走近她,伸手帮她把外衣穿上。

穿衣的过程中,对楚厉来说,无疑是一种煎熬,从未帮女人穿过衣服,此时替她拉上长衫后,心中莫名涌现了一团火,眼眸微沉,伸手帮她扣着扣子,手法却有一些笨拙。

几颗扣子,扣了许久。

“好了。”扣完扣子后,楚厉道了一声。

沐云槿垂了垂眼,在楚厉帮她扣衣扣的过程中,也一直紧张的挺直着腰杆,咬着唇瓣一言不发。

此时楚厉突然出了声,沐云槿也微微松了口气,低眸看了眼扣好的衣扣后,嘴角抽搐。

“好像都扣歪了”

沐云槿抬眸小心翼翼的看了眼楚厉,又扯了扯自己一件被系的七歪八扭的外衣。

“重来。”楚厉同样无奈,清寒着视线,又伸手将那些扣好的衣扣重新一一解开。

粉色的肚兜再次映入眼帘。

沐云槿扁着嘴,此时这么直勾勾的面对着楚厉,竟也有几分不好意思了,声音软糯的道了一句,“快点啊。”

楚厉脸色一阵的青白,眸色越来越沉,加快了手上系衣扣的动作,但沐云槿的衣服都是专门的制衣坊订制的,几颗衣扣本就设计的小巧玲珑,一旁的扣带亦是只有小孔一个。

楚厉越是静不下心系着衣扣,越是一颗都扣不进去。

沐云槿看到楚厉这样,忽的忍不住笑了出来,下一秒瞥见楚厉喷火似的眼神后,立即捂住了嘴。

眨巴着眼看着楚厉,“要不然换一件系带的寝衣吧?”

“你不早说!”

楚厉朝着沐云槿怒吼一声,似是隐忍了许久,一把扯下手里正握着的一颗衣扣,扔到地上,转身出了房门。

待楚厉出门后,房间内传来了沐云槿的狂笑声。

楚厉听到笑声,脸色又黑了几分,有那么一瞬间,真想将沐云槿这只小狐狸,切成几段,一口一口吃进肚子里!

沐云槿在房间里等着,半晌房门开了,她以为是楚厉进来了,却见只从门口飞进来一件外衣,门就被重重的合上。

换上衣服,沐云槿有些困意,躺了下来,很快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此时,小门外的温泉池里。

楚厉靠着池壁,原本浓雾弥漫的温泉池,再被他按了一个机关后,全部替换成了冰冷刺骨的山泉水。

泡在冰寒的山泉水里,楚厉的一颗心,却没有静止下来,脑海里全然浮现着沐云槿刚才的一颦一笑,久久挥散不去。

第一次,有这么想留一个女人在身边的感觉。

接下来的几日,沐云槿一直没有见到楚厉,那个女医晴梦倒是来的勤了,不仅帮她换药,还替她端茶送水送饭,接替了之前做的事。

“皇子妃,吃点心吧。”晴梦将两盘点心放到一边。

沐云槿瞟了眼那点心,并没有吃,心里有些的郁闷,又骂了无数声楚厉这个没良心的。

晴梦是个聪明的女人,自然看出来沐云槿情绪有些反常,也不勉强她吃点心,倒了杯水,递给沐云槿。

“皇子妃受伤的那晚,奴婢从来没见过他那么慌张的神色,想来你们的感情一定很好吧?”晴梦笑着道。

沐云槿看了眼晴梦,与当初的苏碧青差不多的年纪,微微勾唇,“你不用自称奴婢的,我听着怪怪的。”

“下人就是下人,主子就是主子,皇子妃听习惯了就好。”晴梦微微一笑。

沐云槿微抿唇角,喝了口水,“我和楚厉,哪有什么感情,本就是被一道婚约绑在一起的。”

想着这几日都没见到楚厉,沐云槿说话有些赌气。

“皇子妃这话说的不太对,不过奴婢一个外人也不好说,相信时间自然会证明一切的。”晴梦笑着开口。

沐云槿点头,看了一眼晴梦,“你应该不是哪家医馆的医女,而是楚厉的部下吧?”

“为何这么说?”晴梦挑起眉梢,在来之间,楚厉早就警告过她,自称是医馆的医女,没想到沐云槿却看穿了。

“感觉你和楚厉很熟的样子,应该认识很久了。”沐云槿道。

晴梦一笑,“皇子妃不必急着知道这些,等时间久了,什么你都会知道的。”

沐云槿似懂非懂,点点头,打了个哈欠,“我困了,睡会儿。”

“嗯,那奴婢就不打扰了。”晴梦替沐云槿掖好了被子,走了出去。

门外,楚厉正坐在院子的石桌前喝着茶,眸色沉沉,听见开门声后,凝眸看向晴梦,“她怎么样?”

“伤口恢复的很好,现在睡下了。”晴梦走到石桌前坐了下来。

“殿下这几日怎么不去看看皇子妃?刚才皇子妃与属下聊了许久,似乎有些不太高兴呢!”晴梦眸露一丝狡黠,看着楚厉。

楚厉淡淡开口,“过几日再说吧。”

“人啊,生病收拾的时候,总是最脆弱的,现在不好好安抚一番,以后就难咯”晴梦勾唇一笑,起身出了璃泉阁。

楚厉眸色一动,微垂着眼眸,消化了一下晴梦的话后,鬼使神差的起了身,走进房间里。

房间内,沐云槿此时睡的香甜,并未发现有人进门。

楚厉走近沐云槿的床榻边,目光静静的落在床榻上酣睡的沐云槿身上,伸手撩起她的一缕发丝,放在手心里轻轻的摩挲,满眼温柔。

“唔”

床榻上的沐云槿忽的翻了一个身,楚厉的手心里还握着她的一缕发丝,蓦地睡梦中的沐云槿吃疼的喊了一声,伸手捂住了脑袋。

皱着眉头往一旁看去,罪魁祸首仍旧呆呆的站在那里,似乎没反应过来,手里还攥着她的头发。

起床气严重的沐云槿顿时炸了,坐起身来,瞪着楚厉,“你有病啊?几天不见人影就算了!你还趁我睡着了偷偷扯我头发!”

“楚厉,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幼稚!”

“不行,快给我扯还”沐云槿从床上跳了起来,伸着右手,作势就要去拆楚厉头上的玉冠。

楚厉一把伸手握住了她的右手,看着气的吹胡子瞪眼的她,刚涌起的一丝歉意顿时沉了下去,眸染笑意。

“你不翻身,怎么会扯到你的头发?”楚厉反问。

“这和我翻不翻身有什么关系?你扯我头发,你还有理了?楚厉,你不单幼稚,你还无耻!”沐云槿死死的瞪着楚厉。

楚厉闻言,眸露无辜,却是一本正经的开口,“你现在手臂伤了,睡觉不宜动来动去,万一碰着伤口怎么办?”

“本皇子这么做,是在提醒你的睡姿,怕你乱翻身,伤着手臂。”

“万一伤口裂开,苦的还是你自己。”

一番话,说的极为正经和诚恳,沐云槿撇了撇嘴,坐了下来,微微缩了缩脖子。

楚厉说的好像有道理

看来是自己错怪人家了。

沐云槿想罢,心虚的垂着眼,头皮依旧还有些发麻,伸手揉了揉,立即转移了话题,“你这几天去哪了?”

“一直在府中。”楚厉慢悠悠的道。

闻言,沐云槿重重的叹了口气,有些沮丧的开口,“什么时候我也能出门?”

“别说出门了,让我洗个澡也好啊,都躺在床上七八天了,我自己都快受不了了”沐云槿话落,可怜兮兮的眨巴着眼看着楚厉。

楚厉见她这番模样,忍不住笑笑,俯下身凑到沐云槿的面前,“你要沐浴?”

“嗯。”沐云槿郑重的点点头。

“你手受伤不方便,想让谁帮你洗?嗯?”楚厉慢悠悠的开口,看着沐云槿逐渐变化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