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竹林腥杀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1-13 17:41:58 字数:3338 阅读进度:129/573

当天夜里,睡到半夜的沐云槿,再次听到了细碎的声音出现在房间里。

沐云槿点燃烛火,眯着眼朝声音的来源看去,只见这次不是昨夜的子虫和母虫,而是一条小手指般细的银蛇游行在房间的地板上,吐着蛇信子。

沐云槿心口处当下泛起一阵恶寒,摸了摸手臂已经渗出来的鸡皮疙瘩,抽出枕头底下放置着的匕首,看着满满爬行靠近自己的银蛇。

“哐啷”屋顶上传来一道瓦片被踢碎的声音。

沐云槿咬牙,也不顾靠近的银蛇,飞身靠近窗户,砰的一声打开,往外飞了出去。

飞到屋顶上时,只见一道黑影正往一旁飞速的闪离。

沐云槿追了上去。

与此同时,听到动静的楚厉也从房间出来,外面院子挂着的灯笼勉强可以让他看清眼前的一些动静。

感知到不对劲后,楚厉眉眼一沉,“丁羡。”

丁羡立即现身,见楚厉暮霭沉沉,似是感觉到不对劲,“属下去看看。”

“不必。”楚厉拿出玉佩,白色的光芒照亮了整间院子,仿若白昼一般。

“这玉佩真是神奇,似乎会越来越亮?”丁羡暗叹一声,第一次见这块玉佩的时候,那光芒也就和个普通灯笼差不多。

这会儿,都赶上十几盏灯笼了。

楚厉飞身离去。

沐云槿一路追着黑衣人到了城郊外的位置,速度之快,离黑衣人越来越近。

透过背影,沐云槿可以感知到前面是个女人。

秦暮月么?

见不能再这么追下去,沐云槿抽出随身携带的银针,手腕一扬,朝着黑衣人的背影扫射了过去。

黑衣人似乎早有防备,闪身躲避掉了银针,又回手扔了几只毒镖过来。

沐云槿同样躲避。

在来到一片密集的竹林后,黑衣人停了下来,身影钻进了竹林里,来回的穿梭。

此时已经过了子时,四周除了朦胧的月光外,便是黑茫茫一片,此刻沐云槿站在竹林外,看着这密密麻麻的竹林丛,以及地上一道道斑驳的竹影,沐云槿一时有些眼花缭乱,不敢贸然进入竹林。

“咻”

“咻咻咻”

四面八方忽然涌出无数个黑衣人,每人手里各拿着一把弓箭,此时一支支羽箭全部对准了沐云槿,带着破空的气势,纷沓而来。

糟糕,中计了!

沐云槿暗骂一声,身影立即钻进了竹林里。

在钻进竹林的前一刻里,沐云槿吹响了玉哨。

下一刻,原本还手持着弓箭的黑衣人,被一群带着势如破竹气息的紫甲暗卫,轻轻松松的毙了命。

为首的紫甲暗卫领头刚想跟着沐云槿钻进竹林里,不远处白光一闪,只见面色森寒的楚厉站落到地,眉眼冷峻的扫了一眼四周的死尸。

“宋淳,皇子妃呢?”楚厉看向为首的紫甲暗卫。

名为宋淳的紫甲暗卫朝楚厉弯了弯腰,“皇子妃进竹林里了,属下正要追上去。”

话落,宋淳还未反应过来,便见楚厉跟着进了竹林。

准备追上去时,四周又飞来一支支的羽箭,直直的对着他们,这一回当他们看了仔细的时候,满目的惊诧。

“是绿甲暗卫!”

四周杀气升腾。

沐云槿钻在竹林里,寻找着黑衣人的下落,但竹林密集,本想靠听力来辨别黑衣人的方位,但四周的细碎的树叶声却一直惊扰着她。

片刻后,沐云槿停在原地,一动不动。

待身边的竹叶声停了下来以后,沐云槿静下心来,仔细的环顾了一下这四周。

忽的,沐云槿眉目一沉!

面前涌来一道道的劲风,眯着眼看去,可以看到无数被染了真气的竹叶,此刻如一片片锋利的刀片,正直击她的门面而来。

沐云槿抽出手腕上的凤尾鞭,注入真气,朝着迎面来的竹叶一一扫了过去,紧接着飞身而起,唇间染上一抹嗜血的笑意。

好久没有大开杀戒了,今晚是要让她过足瘾了吗?

想罢,沐云槿低笑一声,眼中寒芒闪过,挥着鞭子,朝着右侧偏上的竹子打了过去,速度之快,让攀附在竹子上的黑衣人根本来不及反应,结结实实的挨了一鞭子。

“啊”那人低吟一声。

听到这声音,沐云槿先是一愣,随后玩味的笑容溢出,“哈,真是没想到,五公主原来也是深藏不露。”

黑衣人不理沐云槿,继续往前飞去。

沐云槿哪里还能再给她逃走的机会,今夜的银蛇是她放的,昨夜的虫母蛊应该也是她,刚才又派了那么多的弓箭手在此地埋伏。

再不报仇,她就白活那么多年了!

冷笑一声,往凤尾鞭上又加重了力道,缠绕住了楚青蔷的腰肢,往一侧的竹林堆里重重的甩了过去。

竹林密集,楚青蔷的身体被甩飞出去后,又弹了回来,最后无力的摔倒在地,吐了口血。

楚青蔷摘下黑色面纱,强撑着站了起来,眼内杀意浓烈,“沐云槿,你竟然会武功?”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你连我的底细都不知道,就敢贸然出手,心也是够大的。”沐云槿冷嘲,眉眼内满是不屑。

楚青蔷擦了擦嘴角的血迹,与沐云槿僵持了片刻后,玩味的开口,“你以为今夜,我没有做足万全的准备吗?”

话落,衣袖内一根红色的信号棒飞出,在这黑夜里,一道红色的烟雾冲天而上。

沐云槿静静的看着这一幕,丝毫没有任何畏惧。

此时,忽的感知到身后有人过来,沐云槿以为是楚青蔷的帮手到了,身形戒备起来,却听到一道淡漠的声音在身后传来。

“沐云槿。”

沐云槿诧异,是楚厉

回身看去时,楚厉正站在自己的身后,许是出门匆忙,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轻衫,此刻微微喘着气,眉心微拧。

沐云槿见状同样凝眉,走近楚厉,小声的开口,“你是摸黑来的?”

“没有。”楚厉摇头,在找到沐云槿之前,已经将玉佩提前收起。

沐云槿有些担忧的开口,压低了声音,“你先走,她这里还有帮手,一会儿打起来不方便,若是被她知道你有雀蒙眼,那就糟糕了”

闻言,楚厉却是低声一笑,尽管他先走根本看不见她的脸,但凭她说话的语气,也能猜到几分神情。

这个女人啊,该说她什么才好,真是让人又爱又恨。

片刻后,蓦地四周狂风涌动,沐云槿被夜风吹得一怔,周围有些瘆人,沐云槿下意识的后退一步,与楚厉并肩,又一把抓住了楚厉的手,紧紧的攥着。

“你怕?”楚厉垂眸看了眼那只紧张的有点在发抖的手,手心拢了拢紧。

“开什么玩笑,我怎么会怕啊,我是怕你等等不方便。”沐云槿挑眉,感知到手心传来的温热后,镇定了几分。

须臾,沐云槿忽的发现,自己和楚厉的周围,已经被一个个穿着黑袍,且身形高大遮住面容的男子给包围住。

吹来的夜风里,也弥漫着浓烈的杀气。

“东临国的千叶杀手,五姐好手笔。”楚厉嘲弄的开口。

楚青蔷闻言,冷笑,“六弟,我的宏图大业被你们二人识破,今日是万般留不得你们了。”

“哪怕你是暮月喜欢的男人,这也不行。”

沐云槿在听到暮月二个字后,再度嗤笑了一声,心里完全没有惧意,不就是几个杀手么,她还有整座凰羽阁呢!

咦?

不过今夜的凰羽阁灵号为何还没有亮起来?

失灵了?

“上!”楚青蔷似是耐心用尽,暴喝一声。

四周的黑衣人各自亮起武器,寒光闪过,朝着沐云槿和楚厉渐渐的逼近。

沐云槿握着楚厉的手又紧了几分,饶是在这危险的处境里,还是忍不住朝楚厉说了一句,“我先与他们周旋试试,你不要拿出玉佩来。”

话落,又是气恼的一跺脚,“你这家伙怎么就独自一人出来了!”

楚厉好笑的看着她,伸手一拉,将她往身后带去,回眸淡淡开口,“本皇子还不需要让你来保护。”

哈?

沐云槿暗骂了一声死鸭子嘴硬,但下一秒,面色有些僵住。

只见楚厉手心内真气凝聚,一道紫色的光球在手心里渐渐的聚拢,眸子冰凉如水,带着刺骨的寒冷,却又是无比的空洞。

“啊!”

“啊啊啊!”

千叶杀手的惨叫声在黑夜里层叠响起,那紫色的光球在脱离楚厉的手心后,化为一道强劲的真气,朝着四周靠近的千叶杀手打去。

那真气落地,尘土飞扬,将原本四周密集的竹林削落了一半,四周霎时空旷了起来。

有几名千叶杀手当场身体飞出去,跌落在尖利的竹竿上,穿过心肺,当场毙命。

仍有几名倒在竹叶丛里,挣扎着爬了起来,再度朝着两人逼近。

“哇,你这掌风好厉害,这是什么武功,能不能教教我?”沐云槿眼露崇拜,楚厉此刻就几乎等同是个瞎子啊。

竟然还能靠听力分辨对手的位置,真是太帅了!

剩下的几个千叶杀手整理好后,重新变幻了打法,手中持着刀剑,身体来回穿梭游移,脚步轻盈,不发出一丝声响。

沐云槿见他们游移的速度之快,估摸着是某种阵法之类的,但听不见一丝声音后,又有些惊慌了。

楚青蔷环抱着双臂,冷笑站在一侧,手里握着的匕首一直蠢蠢欲动。

今夜是绝佳的时机,只要杀了这两个人,那么她就再也无后顾之忧了,待容岷得了这天下,她也将会是这天下最尊贵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