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回蝶花城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1-13 17:41:51 字数:3266 阅读进度:116/573

今日与昨日相比,沐云槿的心静了不少,能够感受到风玄道人所说的那股凝气的方法,一整天下来,沐云槿已经可以完全的操控好体内的那股真气。

“好了,今日就到这吧。”风玄老人抬眸看了眼外面的天色,对着沐云槿道。

沐云槿点头,这才发现外面的天色已经有些沉了,与风玄道人告了别后,就往来的路上走去。

“等等。”风玄道人叫住了沐云槿。

沐云槿停住脚步,回眸看向风玄道人,“怎么了?”

“你当真确定要救容妃?”风玄道人话语很轻,眸间有股极其难言的意味。

“你不想让我救?”沐云槿从风玄道人的话中,捕捉到了另一股意思,淡淡一笑。

风玄道人闻言,摇摇头,叹了口气,“那容妃并非普通寻常的女子,这些年被幽禁在水云寺里,不知道心性磨炼的怎么样了,若是变的极端,救她出来,只会祸乱天下而已。”

沐云槿一怔,微拧眉心,回想了一下那日容妃让她接手凰羽阁时,所透出的心性,确实不太纯良,但也并非是个祸害。

半晌,沐云槿轻笑一声,“她本就是含冤被幽禁起来的,若破阵后出来祸乱天下,那也没什么错,不是么?”

“你啊”风玄道人哭笑不得,“果真是个人间极品。”

“极品?你是在夸我,还是在骂我?”沐云槿不悦的蹙眉,瞪着风玄道人。

风玄道人朝她摆了摆手,“谁在夸你了,赶紧走吧,别在这里碍眼。”

“嘁!”沐云槿嘁了一声,回身抬着轻快的步伐离开。

不远处,一辆黑玄木马车静静的停在那里。

“皇子妃。”丁羡见沐云槿来了,弯腰朝她掬了一礼。

沐云槿点头,以为只有丁羡一人来的,想也没想,就跳上马车,朝着来时坐着的方向扑了过去。

“啊!”

跳进车厢里的沐云槿忽的尖叫一声,似是根本没反应过来马车里还坐着一个人,此时整个身体倾斜,一时没有控制住,整个人扑进了一个硬邦邦的怀抱里。

怀抱的主人此时闷哼一声,似是被她撞疼了,紧接着,一道揶揄的声音从沐云槿的脑袋上方传来。

“不过是几个时辰不见本皇子,你至于这么热情么?”

沐云槿脸一红,立即推开了楚厉,装模作样的理了理衣裳和发髻,“谁让你没事坐在这里了,我以为马车里没人的。”

见她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楚厉轻笑一声,早已见怪不怪,拉着她坐下,“今日可有收获?”

“嗯,比昨天好。”

收获不收获的,暂时谈不上,但比昨天好,那是肯定的,沐云槿暗暗的想。

“对了,我们最近一直都要待在这里么?”沐云槿看着楚厉。

楚厉淡淡点头,嗯了一声。

沐云槿抿了抿唇,也不再说话,昨夜那些黑衣人没有刺杀自己成功,按照楚青蔷的尿性,一定还会安排其他杀手来的。

看来,她也要另外想想办法了。

回到绿荫门口的时候,沐云槿下了马车,下意识的往斜对角花月楼的门口看去。

此时,丽娘站在花月楼的门口,与沐云槿的视线撞了个正着,只见沐云槿接触到她的视线后,投来一个挑衅的笑容。

丽娘顿时气急,一咬牙跺脚,往里走去。

沐云槿进了绿荫,心情一直大好,用过晚膳,正准备回房休息的时候,外面来了人。

“小姐”紫香背着包袱,出现在了绿荫酒楼的门口。

一见是紫香,沐云槿有些诧异,上下打量了眼紫香,“你怎么来了?”

“是相爷托奴婢来找小姐的。”紫香咬着嘴唇,看了眼四周。

沐云槿立即会意,拉着紫香回了自己的房间。

“出什么事了?”进了门后,沐云槿看向紫香。

“前几日,秦家的老将军特意进宫面见皇上,在皇上面前参了相爷一本,说相爷私下勾结群臣,意图不轨。后来皇上单独召见了几个老臣,那几个老臣承认,相爷确实给了他们一些好处”

“后来,皇上大怒,命相爷暂时待在府里思过,近日都不准他上朝。”

“不仅如此,连大少爷都被牵连了,现在也暂时被停了职,被禁足在府中,不得外出。”

沐云槿闻言,心中有些的惊诧,虽知秦家背地里有些小动作,但却也没想到第一步就直冲着相府而来。

“那现在父亲怎么说?”沐云槿道。

“相爷偷偷派人来府上给奴婢传口信,让奴婢来告知小姐,他是清白的,那些个大臣,他根本私下没有任何接触,这几日皇上在查这件事情,若罪名属实的话,恐怕相府众人都要遭殃了。”

沐云槿环抱着双臂,静静的听着紫香的话,眉眼内有些沉思,嘴唇微微抿起。

“好一个秦家,真当他们能在这西元国作威作福了么?”沐云槿冷笑。

从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如今人家都踩到自己头上来了,哪有忍着这口气的道理。

“小姐,那咱们现在怎么办啊?”紫香着急的开口。

沐云槿吸了口气,“那些个大臣,估摸着早已与秦家串通一致了,这回父亲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恐怕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看来,得去找一个人帮忙了。”

“啊?是谁?”

“秦太妃。”

沐云槿出了房间,一路往楚厉房间的方向走去,走到门口后,轻轻的敲了敲门。

“是我。”沐云槿先自报家门。

“进来。”

沐云槿推门而入,进了楚厉的房间后,微微勾唇,“那个,相府出了些事情,我能先回去么?”

“何事?”楚厉看了眼沐云槿,微拧眉心。

沐云槿将府中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给了楚厉,末了还补上一句,“虽然你和秦暮月关系不错,但这件事情触及到我的底线了,无论如何我也不会让步的。”

“谁说本皇子和她关系不错了?”楚厉皱着眉头,似是不悦从沐云槿口中听到这种话。

沐云槿闻言挑眉,也不再多说什么,“明天我要回府,学破阵之法的事情,能不能暂时搁一下?”

“嗯。”楚厉淡淡点头。

见楚厉点头同意了,沐云槿有些诧异了,“你真的同意?”

“本皇子同意不算什么,让你师父点头同意,才是你要做的。”楚厉睨了眼沐云槿,眉目清淡。

沐云槿无言以对。

翌日一早,沐云槿早早的出现在了草屋的门口。

进了草屋后,原本以为会见到风玄道人,却见草屋里面空荡荡的。

沐云槿一直在草屋门口等了将近一个时辰,风玄道人才姗姗来迟,身上穿着的是昨天沐云槿送的新衣服,脚下也穿上了新鞋子,一头往日乱糟糟的头发,今日似乎也精心梳洗过。

一改往日邋遢的形象,沐云槿打量了一下,还真看出了几分得道高人的样子来。

“哟,你这丫头今日怎么来那么早?”风玄道人睨着沐云槿,心情似乎不错。

沐云槿见风玄道人看起来格外好说话的样子,牵强的扯了扯嘴角,“那个,我有事情要和你说”

“说吧。”风玄道人进了草屋。

“我有急事,要回蝶花城一趟”

“不准。”风玄道人果断拒绝。

沐云槿挑眉,瞪着眼,气鼓鼓的开口,“为什么不准?”

“我不喜欢半途而废之人,说了不准就是不准!”风玄道人斜眼看着沐云槿,哼了一声。

沐云槿咬着唇瓣,“喂,人命关天的事情啊,你要是不准我回去的话,恐怕过几可能就被官兵抓着去砍头了!”

“砍头?你?”风玄道人挑眉。

沐云槿郑重的点点头,“是啊,是我!”

“哈哈哈哈,那正好啊,你这死丫头那么不听话,早点砍了也好啊,省的我老道费心了。”风玄道人笑的前仰后合。

“老头儿,你穿着我买的新衣服和新鞋子,这么说话合适吗?!”沐云槿朝着风玄道人大吼,这死老头子总有种气死人的本事。

一听沐云槿的话,风玄道人收敛了笑意,理了理衣衫,“你这么说,似乎有些道理。”

“我不和你说笑,我是真的要回去一趟。”沐云槿一本正经的开口。

风玄道人听闻,沉了沉眉眼,“那我跟你一起去蝶花城,为期半个月的学习,一日都不能落下!”

“这”

“好吧。”沐云槿最终答应。

回去的路上,马车厢内传来沐云槿和风玄道人聒噪的声音,一旁的楚厉闭眼小憩,一声不吭。

“原来是秦家啊,那能做出这些事情来,倒是不奇怪。”风玄道人在听沐云槿一五一十道出回去的原因后,一脸见怪不怪。

“你也瞧不上秦家?”沐云槿挑眉。

风玄道人闻言,哼了一声,“我不是瞧不上秦家,是瞧不上教秦家两个兔崽子功夫的秋叶。”

“诶?你们不是并称天下三大高手吗?”提到这秋叶道人,沐云槿有积分的好奇。

“嘁,他个糟老头子也配!”风玄道人啐了一口,“别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了,别人不知道他当年学艺时,被逐出师门,受江湖众人唾弃的事情。”

沐云槿眼前一亮,“还有这档子事情?”

“你个屁丫头,管这么多干什么?先管好暂时在你头上长着的脑袋吧!”